2016年重慶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統計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據明慧資料統計,二零一六年,重慶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案例有515起,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有6人;非法批捕、庭審、判刑的有46人;非法拘留、長期關押迫害的有84人;199人遭騷擾;118人被強制洗腦;被經濟迫害、搞身份證迫害、流離失所的有58人。二零一六年重慶市法輪功學員被中共人員勒索的資金約上百萬元。另外有32人之前被迫害致死但在二零一六年才得以曝光。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目前已知的至少兩人失蹤。

圖1:2016年重慶法輪功學員遭各種迫害人次統計
圖1:2016年重慶法輪功學員遭各種迫害人次統計

一、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統計

(一)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六年邪黨迫害重慶法輪功學員致死的案例有6起,他們是:重慶武隆縣馮志蘭;重慶江北區鄧超;重慶巴南區肖由珍;重慶江北區肖安琴;重慶沙坪壩區陳思可;重慶潼南區唐西秀(音)。

自九九年遭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致死的未曝光的重慶法輪功學員相當多,例如重慶榮昌區李元榮,在二零零七年被迫害致死,二零一六年才報導出來。在重慶江北區的某地不完全統計,有31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含冤離世,他們的名單是:馮惠、劉漢周、趙雲秀、殷禮秀、周永華、陳道恩、童登芳、羅成俊、何世國、陳友圓、郭朝國、胡清、夏蘭、王明雷、龍光慧、陳玉霞、劉厚樹、關維清、李明芳、戴老頭、李奉承、陳英、萬世榮、明中英、李仁君、易素華、楊清芳、何克明、左素雲、陳道恩、白婆婆等。

迫害致死案例

(1) 重慶武隆縣馮志蘭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七月她被劫持到女子監獄,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馮志蘭在監獄被迫害致死。馮志蘭表妹熊紅衛被武隆縣法院重判七年,正遭受嚴重迫害。

(2)重慶市榮昌區直升鎮萬寶村法輪功學員李元榮,男,六十多歲,二零零六年七月, 他和重慶的幾位法輪功學員,從重慶到雲南省張窩(原來是四川省宜賓縣安邊區管的)朋友家裏玩,還帶了真相資料,被一個做醫生的人惡意告發而遭綁架,造成當時有十八個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關押在宜賓縣柏溪看守所,被誣判三年左右。二零零六年底,李元榮被劫持到四川樂山五馬坪監獄四監區迫害,在四監區入監隊時,因殘酷迫害造成突然死亡。監獄不敢公布李元榮的死訊,對其他人說李元榮保外就醫,被家人接走了。

(3) 重慶女子監獄「教育」科長公開供稱害死唐西秀。法輪功學員唐西秀(音),七十歲左右,重慶潼南人,於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左右被劫持到重慶女子監獄一監區,被迫害的嚴重病態,因拒絕所謂的轉化,被一監區主管洗腦迫害的警察唐安智在寒冷的冬天把她的衣服脫掉,只穿一件短袖,強制她站在屋子中央遭受侮辱,惡警讓所有刑事犯人去觀看。二零一六年七月底,重慶女子監獄所謂「教育科長」李曉娟在教學樓召開迫害法輪功的所謂「知識講座」會上,公開供稱害死了唐西秀。她說:你們那個唐西秀(音),多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不也死掉了嗎?當時有四十人左右的法輪功學員以及每人的三個互監包夾人員在場。

(4) 重慶市江北區法輪功學員鄧超,男,49歲,重慶石油部門工程師,他因堅持「真善忍」信仰,他晉升「高工」的職稱被取消、原任的基層領導被免職,而且還受到種種非人的迫害,他於二零一五年七月依法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二點多鐘,重慶江北區大石壩派出所警長楊順華、(主管維穩的書記副所長)、大石壩街道辦事處綜治辦主任(610)李峰和另外兩名社區男女,將鄧超劫持到所在單位的保衛科,進行非法錄音、錄像。警察與邪黨人員對鄧超進行恐嚇,他們用精神虐待、欺騙脅迫等手段,強迫鄧超在「三書」上(三書:「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按手印簽字。鄧超還喝了邪惡的茶……於十一月十一日在家含冤離世。鄧超的死,是元凶江澤民的迫害政策造成的,也是江澤民的爪牙警察、「610」人員,侵犯了憲法三十六條規定的信仰自由,採取的暴力恐嚇、精神虐待、茶中下毒等迫害手段造成的。

( 二 )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批捕、庭審的案例

(1) 遭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中共邪黨對重慶法輪功學員判刑的案例有23起:

九龍坡區陳昌蘭被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
江北區袁志強被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
江北區任登龍被非法判刑二年;
永川區代先明被非法判刑一年二個月;
永川區肖紹貴被非法判刑一年六個月;
永川區萬亨梅被非法判刑一年;
永川區鄧新哲被非法判刑一年;
江津區羅太清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榮昌區何祖兵被非法判刑五年,勒索伍千元罰款;
榮昌區金雨被非法判刑二年,勒索二千元罰款;
榮昌區朱勇被非法判刑二年,勒索二千元罰款;
豐都楊仕蘭被非法判刑三年;
渝北區鄒華蘭被非法判一年九個月;
渝北區郭雲清被非法判刑一年六個月;
渝北區遊章鳳被非法判刑一年緩刑;
涪陵區霍運碧被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
涪陵區蔣國蘭被非法判刑三年、罰款兩萬元;
涪陵區張冬梅被非法判刑三年;
涪陵區陳淑玉被非法判刑二年、罰款兩萬元;
涪陵區陳曉芬被非法判刑二年、罰款兩萬元;
涪陵區黃興明80歲,被非法罰款兩萬元,因為有病監外執行;
開縣梁經碧被非法判刑三年;
開縣徐開華被非法判刑四年零二個月。

(2)遭中共非法批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

遭邪黨非法批捕、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的案例有23起,被迫害的人員是:曾瑤蓮、王琦、鄧力平、任登龍、劉明秀、謝錫春、劉明秀、餘光河、周紅、楊昌琴、陳昌英、劉建平、傅聲明、羅開碧、劉志明、李秀英、高雲霞、唐明華、王玉君、徐開華、王琦、文幫玉、代先明。

( 三 ) 遭中共非法拘留、長期關押、劫持洗腦班、經濟迫害、抄家綁架騷擾的法輪功學員:

(1) 遭非法綁架抄家拘留、長期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案例有84起,被迫害的人員是:塗桂勛、鄧伯壽、陳姓學員、蘇懷珍、李安秀、羅素琴、楊世芳、劉明華、許永霞、蔣錫仁、劉渝建、龔汝碧、趙琪瑤、石坪橋造漆村田x素四人、廖錫瓊、韓德清、曾瑤蓮、張銀明、朱國鳳、譚宗萍、周國芬、李國英、唐濱、牟財芳、羅太清、謝錫春、蒲政先、姜錫珍、張家福、瓦解難、韓小平、張德紅、姜春燕、姜敏、劉桂碧、費錫瓊、龍小琴、任緒英、張小波、鄭素媛、亢宏、張全民、李賢成、段在英、屈池、全啟明、張君、劉仁秀、邱聖書、王萬仁、羅惠蓉、徐麗、谷藝藝、任祥蓮、王吉梅、李芝會、劉萍、馮姓女學員、王維君、鄭祖英、顏玉蘭、徐明金、鄭成芬、余永秀、錢光秀、朱國蓉、全啟明、余清珍、秦玲、屈池、黃志群、蔣中碧、段方和、王大書、張冬梅、黃興明、陳淑玉、陳小娟、蔣國蘭、李朝貴、劉明秀。

(2) 遭非法騷擾的法輪功學員的案例有199起

( 這些案例大多是因「訴江」被強迫寫三書、抽血、簽字按手印、錄音錄像,電話騷擾、直接株連親屬、抄家綁架的 ),被迫害的人員是:王治海、吳榮耀、趙正友、陳世萍、唐素珍、伍華珍、段平利、譚紅菊、丁素芳、吳雲清、朱紅、周秀芳、鄺天珍、鄧茹惠、馮軍、羅丕萍、陳文華、龍啟秀、李國英、吳永清、張永珍、廖正碧、王姐、冉秀花、劉榮華、王遠明、馮超瓊、況元貴、陳德貴、曾令楓、曾祥祺、曹樹友、黃朝珍、樊國慶、胡樹德、周有容、羅成碧、楊方群、楊方平、余燕萱、向遠群、李芳蘭、譚秀明夫婦、何運坤夫婦、肖澤君、朱繼芳、李新芬、蘇天鳳、唐梅、侯英、周永蘭、代平、翁文碧、陳邦勝、李顯明、張大姐、何紅、王國群、蔣錫仁、譚宗萍、趙孝群、譚碧華、范德芳、高弘維、張銀明、屈義軒、王運強、段平利、吳雲清、張軍、張世先和婆婆、劉德芳、彭成芳、程德貴、黃代芳、況欣榮、江津區教委停發楊雨書陳順明等13人工資、劉家琴、陳富明、黃朝勝、古全榮、陳貴芬、黃代芳、黃朝勝、古泉榮、馮宗玉、李尚碧、周積會、江仁碧、廖聯海、劉必靜、趙利、廖月清、文德賢、陳福明、鄭雪、蔣文倫、蘇明利、李阿姨、李正良、賀治群、劉道全父親、謝小兵、楊竹蘭、李春元、彭元芳、張紹華、陳利華、黃淑華、馮萍、羅淑華、文明靜、葉經華、胡淑華、有二人不知姓名、張小莉、李陽碧、李蘭秀、冉茂才、周華利、王華、楊月沁、楊天蘭、唐德容、白述英、王秀英、劉萍、馬旭泉、陳潔、張春生、王清榮、鄭世菊、吳學芳、蔣偉康、張朝碧、張清福、劉桂書、韓維芳、余秀華、高偉、許紅梅、陳像高、唐梅、聶明華、謝志中、覃大芬、米加隆、唐天貞、蔣志分、張帆、張曉林、張光秀、劉進秀、程崇玲、張凡、張小林、唐金碧、李安惠、陳禮秀、楊昌秀、蔣宗碧、王長貴、林玉蓉、劉昌秀、石繼懷、李玉瓊、陶德蓉、袁銀華、葉淑珍、盧景文、辜青、周彬、辜筠、楊友碧、周華利、雷昌蓉、陳貴芬、譚克珍、劉家琴、況曉春、吳明書、彭光水、羅開碧。

註﹕江津區參加訴江的學員約有150多人,因明慧網上只有幾十人的實名,多數人沒有實名故未統計,其他地區雷同。這些人基本都被抄家騷擾,有的還被抄家幾次。

(3) 遭非法強制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的案例有118起

被迫害的人員是:彭碧、林長遂、歐長素、邱正容、王良芳、薛俊鶴、李憲明、許月民、譚秀明、朱宗秀、李國英、張中偉、楊淑清、朱德富、趙正友、陳焌、牟琳、張銀明、任東川、趙琪瑤、車懷傑、晏小悅、薛俊鶴、李憲明、許月明、李遠琦、田貽鳳、胡明文、劉桂碧、易國勤、余中書、楊隆美、李光英、陳炎秀、雷志華、鄭雪瑤、張元菊、桂為倫、陳曉琴、楊國正、李正銀、余吉珍、蘇某、孫章國、楊美瓊、張澤波、楊美秀、蒲昌志、王成芳、劉萬容、任何容、王乾玉、陳德新、文澤強、徐安眾、田川、陳實、何洋、藍夢寧、龍仲勤、左川、黃讚、何友榮、唐鵬、劉勁、赴容、李宗澤、何文龍、陳方貴、張情、黃華琴、胡天龍、高文利、雄琳、孫炳強、楊為、章新福、何茂平、劉國平、唐忠義、徐峰、張志芬、李文鳳、楊幫碧、唐映雪、黃京、南太蓮、唐元碧、蒲元勝、龔延昭、萬德玉、馮昌玉、何天才、唐全、鄭開源、秦大芬、謝志忠、小謝夫妻、湯世惠、王思碧、曾祥國、劉成高、張幫潤、袁菊芬、周良榮、李玉瓊、羅明友、堯榮宣、唐豐華、陳芙蓉、何成軍、吳修會、老屈夫婦、張小梅、張曉紅、喻姓學員。

(4) 遭邪黨迫害流離失所的案例有23起

一般是被邪惡抄家恐嚇後,被迫害的人員是:劉天林、陳發碧、唐素珍、費娘娘、熊德利、田高素、蘇鐘蓮、況曉春、王光林、鐘傳惠、胡明文、巫秀琴、冉茂炳、鄭守禮、江信美、鄭大姐、李貴珍、唐素華、陳啟秀、楊友碧、曾繁文、任興群、張曉紅。

(5)法輪功學員受邪黨經濟迫害的案例有31起,被勒索資金約100萬元

被迫害的人員是:
1、榮昌區何祖兵被非法判刑五年,勒索伍千元罰款;
2、榮昌區金雨被非法判刑二年,勒索二千元罰款;
3、榮昌區朱勇被非法判刑二年,勒索二千元罰款;
4、江津區教育系統有李遠琦、李遠欽、李有誠、李澤明、楊淑坤、楊雨書、陳順明、張福明、張碧賢,刁姓學員等十三位法輪功學員被停發工資。
5、江津區陳曉琴,其丈夫謝照明因修煉法輪功,被永川監獄迫害致死。陳曉琴「訴江」後,被當地「610」報復,強迫她寫「三書」未果。從二零一六年二月起她的退休工資被停發,而且她兒子在工地上班的工資也被停發,母子二人生活危機!
6、豐都冉素蘭被警察敲詐勒索伍千元。
7、合川區610指示「重慶市合川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合川人社函﹝2012﹞757號」停發鄭開源退休金改發生活費,從2012年開始至今將鄭開源退休的教師工資待遇也扣除了一大半。
8、合川區李文鳳被抄家警察搶走六萬元存款、工資本。
9、涪陵區黃興明、陳淑玉、陳小娟、蔣國蘭四人,被黑關一個多月,而且每人都被當地610勒索五萬元。
10、潼南縣塘壩鎮陳潔被關押迫害的不能行走。邪黨還用經濟迫害手段株連她的丈夫和兒子,她兒子工作也停了,丈夫的退休工資也停了,陳潔本人也沒收入。
11、涪陵區蔣國蘭被誣判三年、罰款兩萬元;涪陵區陳淑玉被誣判二年、罰款兩萬元;涪陵區陳曉芬被誣判二年、罰款兩萬元;涪陵區黃興明80歲,被罰款兩萬元,因有病監外執行。

(6) 中共邪黨利用身份證迫害的案例有4起

合川火車站、永川火車站、豐都火車站,因邪黨利用身份證迫害,致使南岸胡建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攔截搜身,警察搶走大法書、真相幣、護身符等物。

(7)失蹤案例有2起

被迫害的人員是:重慶江北區熊毓珍,二零一一年七月被江北區「610」綁架;三年後重慶江北區法院突然通知家屬:法院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開庭審判熊毓珍。開庭這天,法院卻說:「今天不是開庭審判,今天是調解熊毓珍失蹤的問題。」熊毓珍五年多在邪黨手心裏生死不明,法院卻要硬判「失蹤」。

重慶市永川區茶店十六大隊五小隊的雷顯康失蹤十六年,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九日,在外地躲避邪黨人員騷擾的農村婦女、重慶法輪功學員雷顯康的妻子,偶然遇到好心人給她勸三退,她知道她遇到當地法輪功學員了,終於透露了心中藏了十六年的擔憂:失蹤十六年的丈夫雷顯康是否被邪黨惡人活摘了器官?因為當地六一零和政府部門十六年來始終在雷顯康家監控、蹲坑,家人時時遭到警察騷擾和威逼:他一旦回來,立即報告!家人處在矛盾之中:不回來又擔心,回來又怕被惡人抓去,因此不敢打聽他的下落。十六年來,全家沒有一天安寧日子過。現在雷妻想打聽她丈夫雷顯康的下落,是否被邪黨惡人活摘了器官?特請知情的好心人告知。

二、法輪功學員遭迫害典型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的報導《重慶公訴人承認法輪功在中國合法》,讓人耳目一新。報導中說,十二月二十三日下午,重慶市巴南區法院再次對法輪功學員張君非法開庭。律師為張君作了無罪辯護。面對律師的完滿辯護,公訴人承認:我們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法輪功是「×教」,也找不到任何法律法規說法輪功是「×教」,就是沒有任何法律法規說法輪功是「×教」。公訴人的這段話清楚記錄在當天的《庭審記錄》上,而且公訴人在《庭審記錄》上簽字予以確認。

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沒有資格給任何信仰定性,但即使根據中共制定的法律和規定,法輪功都是合法的。

( 一 ) 重慶企業家劉道權家屬控告法院對人命關天的大事不立案

重慶法輪功學員、企業家劉道權被迫害生命垂危、保外就醫,在依然命危的情況下被重慶永川監獄強行收監,針對這種毫無人性的行為,劉道權的父親委託律師向重慶市永川法院、渝北區法院遞交了控告重慶監獄管理局違法撤銷監外執行決定的起訴書,遺憾的是永川法院、渝北區法院不予立案。

劉道權
劉道權

劉道權,現年四十五歲,他是重慶思凱模具有限公司第一負責人。他因講述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被重慶沙坪壩國保警察綁架,於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被沙坪壩區法院非法冤判有期徒刑八年, 二零一五年一月綁架到重慶市永川監獄。

永川監獄為「轉化」劉道權,唆使縱容監獄刑事犯暴力毆打和虐待劉道權,為了掩蓋迫害罪惡,又非法剝奪了家人的探視權。劉道權迫於無奈以絕食抗爭,遭到監獄方面野蠻灌食等迫害,造成其「嚴重肺部感染和代謝性腦病」等多種疾病。劉道權隨時都有死亡危險,永川監獄要求劉道權妻子湛紅軍提出保外就醫申請並作為保證人,由永川監獄上報重慶市監獄管理局批准。劉道權於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起暫予監外執行,被親屬送往重慶西南醫院搶救。由於肺部嚴重感染,呼吸困難,隨時有生命危險,醫生切開劉道權氣管,用呼吸機幫助他呼吸。劉道權在西南醫院的二十餘萬元的醫療費,全部由家人、親屬多方籌措支付。

在劉道權進入西南醫院重症監護室治療,隨時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重慶市沙坪壩區司法局卻謊稱以「劉道權病情已好轉,各項人體正常體徵穩定」,並且說,劉道權與其父親等近親屬均係法輪功人員無合適保證人為由,提請將劉道權收監執行刑罰。

因不服兒子命危又被強行收監的決定,劉道權父親委託律師向永川法院、渝北區法院遞交了控告重慶監獄管理局違法的起訴書。重慶市渝北區法院、重慶永川區法院公然蔑視「依法治國」,抗拒「有案必立、有訴必應」規定,不予立案。劉道權父親依法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監察部、重慶市檢察院、重慶市高級法院、重慶市監察局等部門提起控告。

如今,劉道權被迫害命危,劉道權弟弟遭到萬盛區街道綜治辦的威脅,劉道權的父親劉應良也被重慶萬盛區610劫持逼寫三書。

( 二 ) 多次被迫害、妻子冤死 重慶老教師控告江澤民

重慶市合川區七十八歲的退休教師鄭開源,因堅持真善忍信仰,曾多次被「610」、警察綁架、關押、毒打,遭到洗腦、打毒針等迫害致生命垂危。

他的妻子曾憲會也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洗腦、打毒針等酷刑折磨致死。鄭開源於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鄭開源又攜兒子鄭萬建、鄭策和媳婦鄧桂香等人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遞《檢舉信》,反映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情況,要求嚴懲禍首江澤民,追究其刑事罪責。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點鐘,合川區「610」出動五部警車,以頭目肖長印隊長、黃京、張紅睿、趙高兵為首,帶領區國安、雲門鎮派出所、社區姚老么、劉祿建、唐勝兵等二十幾人非法將鄭開源綁架到五尊洗腦班。在洗腦班鄭開源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一個姓杜的彪形大漢(據說是從合川區看守所調到洗腦班來的)兇狠的說:「我要你先死」,說罷就有五個人,將年邁的鄭開源死死壓住不能動彈。他們以檢查身體為名,強制抽血、強行打針,並在鄭的肝臟部位和脾臟部位各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第二天這伙人又將鄭開源死死壓住,在肝臟部位和脾臟部位又各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那針藥毒性很強,鄭開源全身肌肉出現萎縮,肌肉萎縮時伴有長時間的全身性的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大腦像有不明物體流動發緊發痛,視物不明,記憶不清,神經錯亂,晝夜難眠,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攙扶,煉功打坐都難以坐穩。警察做賊心虛,害怕鄭開源死在洗腦班,第二天就派六個警察送回家。

鄭開源妻子曾憲會患有嚴重的風濕關節炎等多種病,手腳麻木,指關節變形,面黃肌瘦,形同廢人,她長期服用中西藥無效。煉功十天就拋棄了藥罐子,走路一身輕,自己身體好了,病痛消除了,又為國家節約了很多醫藥費。過去家裏賣私藥,修煉後自覺不賣了;家裏賣油絕不摻假、壓榨油的加工費也比別家少;街坊鄰居、親朋好友看見曾憲會一家人修煉法輪功的變化,都積極的來學法輪功。

可是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下,610對鄭開元、曾憲會夫妻多次抄家、關押、洗腦,不停的騷擾,因此鄭開元與妻子由重慶到廣東大兒子家探親。沒想到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重慶合川區雲門鎮鎮政府610的趙高兵、雲門鎮派出所警察唐勝兵、雲門鎮龍塘村黨支書明德富、石門村黨支書王耀等四人,也由重慶攆到廣東我大兒子家,他們利用欺騙、恐嚇手段拉攏大兒子。原本孝順的大兒子,由於恐懼中共的株連政策,寧願做逆子也不做孝子。在610的欺騙毒害下,大兒子被迫同流合污,參與了他們逼迫父母親放棄修煉法輪功的迫害。

610一夥人對我妻子曾憲會 (當時我已離開廣東)無恥地說:「如果發現你再煉法輪功,就要給灌大糞,弄去坐牢,死了還要將人砍成坨坨,扔進糞坑。兒子也不養你,餓死你……」這麼多人圍著曾憲會反反復復辱罵威脅 (大兒子也在其中),逼她簽字,將她逼瘋,在極大的壓力下,當場致使曾憲會的精神出現了異常,即後他們還投放了鬧洋花 (一種麻醉中樞神經的藥物) 給曾憲會喝,想整殘她。以後大兒子還帶媽去打針,不知道打了些甚麼針藥 ?不久曾憲會就徹底的精神失常了。

二零一三年一月,大兒子將母親曾憲會從廣東送到重慶合川二兒子家。二兒子問母親發生了甚麼事?母親說:「大兒子逼她撕了、燒了大法書,耳機也丟進了垃圾箱,大兒子不要她了。」自曾憲會回合川後,她陣陣精神恍惚,害怕被抓被整,她經常說:警察又在開會抓法輪功了?於是她就到處躲,一會兒躲在犄角旮旯 ,一會兒躲在衛生間裏,一會兒又躲在別人家裏……。

一個原本病魔纏身的廢人,煉法輪功健康了,全家幸福了,可是卻因為中共的迫害又導致曾憲會本人及全家人的大不幸了 !

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曾憲會突然暈倒,送合川人民醫院搶救。大兒子從廣東回來後,大吵大嚷,說不再管老人了,給了一萬餘元,三天就走了。曾憲會住院十四天,當地610直接參與了醫院對曾憲會的治療中加害。護士尹某在曾憲會的尾椎骨處打了一針(不明藥物),使病情加重,醫院搶救兩天無效,通知家屬將病人接回家。曾憲會枯瘦如柴,打針處爛了很大一個洞,骨頭都露了出來,親人們在哭泣,曾憲會在痛苦中含冤離世。

( 四 )重慶法輪功學員田貽鳳揭露遭洗腦班迫害事實

我叫田貽鳳,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我在路上走被重慶市北碚區靜觀鎮派出所的警察綁架,在北碚區三溪口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五天,九月十五日又把我劫持到北碚區邪黨校洗腦班。洗腦班人員強迫我每天看污衊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強迫我每天寫心得體會,他們又兇又罵,不准我說大法好。他們中有三個「幫教」,兩個包夾。「幫教」張某逼我寫三書,我不寫,「幫教」劉某抓住我就是打耳光、腳尖拳頭打我,打得我頭暈腦脹,周身上下變成青紫,臉、頭腫痛,吃不下飯。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十一月八日上午,他們又逼我寫三書,我不寫,十點左右,「幫教」劉某抓住我又是一頓暴打,我倒在地上,動彈不得,差點昏過去,他們就強行叫我站起來,恍惚中我站起來就感到整個身體像散了架子一樣,全身顫抖,眼睛睜不開,話也說不出來了。他們強迫我寫三書就讓我坐,不寫就一直站。 「幫教」顏某抓起我的右手,強硬的要把筆塞給我,我不拿,把手指伸開,她就用筆尖猛戳我的虎口,我的虎口都被戳穿了,流了很多血,我仍然不拿筆,不寫。

好不容易熬到天黑,我一倒床上就沒有知覺了。不知過了多久,恍惚覺得好像有一個人站在我的左邊,像是拿個東西要蒙我的嘴,一個人站在我的右邊,來拉我的右手,我掙了掙,還是沒有掙脫,另一個人好像是拿的紙在擦我的大拇指,不知道他們要幹甚麼。過後好像有人像是拿個體溫計要考我的體溫,我一下就清醒了。一看已是又一天上午了。過了兩天,「幫教」顏某對我說:我們把你的手拉起來簽了字、蓋了手印交上去了。你回去後 不要對任何人說,不然就整你。此刻我才明白,我被他們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寫了所謂的三書。

十一月十五日,他們放我回家。直到現在我的右手臂子都不能抬高,頭昏,不想吃飯,右胸及腿多處都疼。因此我聲明:在我沒有意識的情況下被洗腦班強行簽的字、蓋的手印我一概不承認,全部作廢!

三、重慶女子監獄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

(1) 全國先進教師、重慶市江津區四牌坊小學退休教師周澤群,在重慶市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監獄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日通知家人保外就醫,當時周澤群已經被迫害得不能走路,大小便中帶血,面色蒼白,被不明藥物破壞中樞神經,沒有記憶,字都不認識。二零一四年五月二日含冤離世。時年七十歲。

(2) 重慶市江津區退休工人郭傳書,二零零四年在重慶女子監獄時曾被迫害癱瘓。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再次被劫持入重慶女子監獄,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在重慶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時年六十二歲。

(3)重慶雲陽縣法輪功學員塗桂勛,在這十七年的非法迫害中,多次被抄家,無數次騷擾、搶劫、綁架、拘留、勞教、判刑,還被重慶市女子監獄迫害得雙目失明,她丈夫也多次被驚嚇離世。

(4) 重慶市永川區七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肖紹貴,二零一六年二月被劫持至重慶女子監獄後,拒絕轉化,遭到強制洗腦、剝奪睡眠、長時間罰站體罰等迫害,入獄不到一月被迫害致休克。

(5) 今年入獄的趙時芳、王愛華因拒絕轉化,至今仍然經常被包夾劉燕、王曉霞、高英、楊玲、江麗等拳打腳踢,拽著頭髮在地上圍毆暴打。其它監室都能經常聽到趙四芳、王愛華被毒打的慘叫聲。

(6) 使用剝奪睡眠、不准上廁所、罰站等各種體罰酷刑迫害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趙四芳、王愛華、秦麗、肖紹貴等堅持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在一監區長期被嚴管,每天凌晨三點才准睡覺,凌晨五點必須起床,還要罰站十幾個小時,並限制上廁所。

(7) 為掩蓋迫害惡行,非法剝奪家屬會見權。所有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被禁止家人探望、會見。秦麗的父母屢次到監獄探望都被拒絕,獄警黃安智公然對秦麗八十多歲的老父親破口大罵,事後秦麗還要遭到罰站十幾小時的處罰。

(8) 重慶市女子監獄不僅摧殘人的身體,更摧殘著人的道德、良知和做人的底線。他們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迫害,逼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這種惡行得到重慶市司法局、監獄局支持。當有法輪功學員家屬向司法局、監獄局投訴反映時,他們公然叫囂 「你去告吧,到哪裏告都可以」 。由於有司法局、監獄局後台撐腰,監獄的獄警們才敢於長期如此肆無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