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班學生退出中共團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我是偏遠農村的大法弟子,在縣城中學教英語。下面我把這些年來向學生這一特殊群體講真相的心得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

一、「真、善、忍」深深的播種在孩子們的心田

我們的學生從初一到初三一個循環,孩子們是十二歲到十五歲的少年。對這個年齡段的孩子來說,形成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非常重要,因此,我決定用「真、善、忍」的理念歸正他們的心理和行為。

第一次走進教室,看著生機活潑的孩子們,我精神飽滿,微笑著搶先和他們打招呼:「同學們好!」他們一改當時的喧鬧,齊刷刷的應和著喊道:「老師好!」我接著說:「看你們生龍活虎,我從心裏喜歡。從現在開始,你們已經是中學生了,不再是小學生了,不戴紅領巾了,那就意味著你們都已經退出少先隊了,是嗎?」「是!」我再重複了一遍:「你們都退出甚麼了?」「退出少先隊了!」「對,退出少先隊了!祝賀你們!」

我接著說:「作為中學生,首先你們要學會做人,做好人,同學之間要真誠、善良、忍讓。」同時我把「真、善、忍」三個字大大的寫在黑板上。「真就是說真話,不說假話,做錯了事,不抵賴,有擔當,下次把它做好;善就是善待他人,不傷害別人,同情弱者,舉止文明,待人禮貌,不打罵同學,不損壞公物;忍就是忍讓,包容別人的缺點,欣賞同學的長處,與同學和睦相處。這樣做我們就是好人,高素質的人。在這樣愉悅的環境中學習成長,不知不覺的我們都會提高自己的修養和品德。就像樹的年輪,雖然看不見,可是你會發現有一天突然間在某一個問題上提高了。比如有人惹了你,你沒有計較,依然樂呵呵的和他相處,這就是進步;或某一天想罵人,突然間不想罵了,這就是提高。」

看著同學們把「真、善、忍」三個字寫在自己的筆記本上,我心裏真舒心。

「真、善、忍」的種子深深的播種在孩子們的心田。這樣我從開始的第一節課就把講述大法真相作為課堂的主題。

師父說:「實際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經和修煉一環扣一環的緊緊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對自己的放鬆,實際上就是對修煉的放鬆。」[1]所以,我年復一年的把講述大法真相貫穿到課堂教學的始終。充份利用師父給我講真相的這個特殊平台,兌現著自己的誓約。學生的思想也每天都在發生著變化,我深知育好人比教好書更重要。

二、全班退團隊

注重課堂的實效,力求每節課生動有趣。修大法使我開智開慧,看著每篇教材,課型設計油然而生,講真相的思路如泉水般湧出。英語教材的內容很適合我講真相,比如:《諾亞方舟》這篇課文。我告訴學生們:「人類變壞了,上天要以大洪水的方式懲罰壞人,上帝喻示諾亞造一艘大船,載上好人在水災中逃難。這則故事告訴我們:做人要做好人,上帝才會保祐你,人類有災難是因為人變壞了。比如近幾年的東南亞大海嘯、四川地震、薩斯病毒、武漢暴雨水災、都是上帝在懲治惡人。現代社會科技很發達,可是原子彈對這些一點用處都沒有,恰恰是人類對科學的片面追求導致的生態不平衡,造成了社會的畸形怪胎。我們以後無論在社會的哪個階層,都要秉持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從自己做起,才能減少災難的發生。」

不知不覺的,我把講真相和教學融為一體了。學生們都聽的聚精會神,幾十雙明亮的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有的甚至把頭從後面探出來,凝神傾聽,好像喚醒了他們久遠的記憶……我常常被感動著,他們的表現激勵我更加精進,不敢懈怠。

講《金字塔》這一課時,我會講史前文化,讓孩子們知道人類不僅僅有這一茬文明,一下拓寬了學生想像的空間。教「巨石」這個單詞時,我會引出貴州平塘藏字巨石,我讓學生回家上網查詢,石頭上說了甚麼話。第二節課我問,石頭上寫著甚麼?學生齊聲回答:「中-國-共-產-黨-亡──!」我扳著手指頭讓他們再說了一遍。同學們震耳欲聾的聲音在教室的上空迴盪。我接著說:「既然黨要亡,那共青團和少先隊是它的後備力量,我們可要退出來,只有退出團隊,我們才能平安。大家說我們要退出甚麼?」「退出團隊」。孩子們堅定的聲音飛出教室,迴盪在校園的上空。

記得有一節課是單詞課,我按照構詞法、發音規則、英漢對比的方法去教學,自然流暢,孩子們很投入,狀態很好,師生配合達到了極致,很快完成了教學任務。

可是有一個孩子,無論我怎麼努力,他就是不上心,一節課連三個單詞都學不會,我盯著他背時,問哪不會。我說:「那你告訴我做人的準則是甚麼?」「真、善、忍!」他大聲說。這樣的回答使我轉憂為喜。再看他黝黑的臉膛,濃眉大眼,標準的農村男孩的模樣。瞧,多可愛的孩子們!我的課堂常常有這樣的驚喜。我相信我的學生將來無論到社會的哪個階層去工作,他們都一定是那一階層的棟樑。因為「真、善、忍」的種子已經扎根在他們的心田,溶入到他們的生命深處。

也不知是哪節課,講朝代更替,我說歷史的發展規律告訴我們:當朝廷腐敗無能,民不聊生時,就有另一個朝代代替它,人類就進入下一個文明。現在大小官員集體腐敗,說不定哪天現行執政黨也會解體,我們會迎接一個輝煌燦爛的新時代。孩子們問:「那我們怎麼辦?」我說:執政黨解體了,五千年文明還在,祖國還是完整的祖國,山川河流依舊。就像一面大鐘,它裏面的電池壞了,表不走了,我們把壞電池卸下來扔掉,換上新的,這鐘就走的更準更穩了。孩子們終於明白了,露出了會心的微笑。就這樣消除了一個個疑慮,孩子們的心裏越來越亮堂了。

三、展現大法弟子的美好

作為師父的弟子,救眾生是我的誓約。為了更好的救人,平時我非常注意自己的修為,無論在哪裏碰到學生,我都會樂呵呵的首先向他們問好,遇到問題站在他們的角度交流溝通。孩子們有事經常找我而不是找班主任,這樣我做著不是班主任的班主任工作。班主任的孩子還小,看到學生這樣依賴我,就把班上的大事小事推給我,就連家長會上的資料都是我一手準備的。孩子們經常說:「老師,你把心給了我們,同時也帶走了我們的心。」有的說:「老師,我們都把你當作媽。」我一進教室,孩子們馬上會站起來向我問好。下課了我要出去,他們會圍著我不讓走。是啊!這些年來,我每天早上六點半就給一個班上早讀課,緊接著給另一個班上早自習,早餐後兩個班各有一節課,下午兩個班依然兩節課,兩個自習,我的時間全部給了孩子們。有時候,腿都站腫了,可是想著孩子們,想著自己特殊的使命,心裏很充實。

學生是活傳媒,他們會向他們的父母朋友講述我講的真相。有的家長告訴我,孩子一進家門就說:今天英語老師又給我們講岳母刺字、嫦娥奔月、武松打虎……在孩子眼裏,英語老師好像成了他們生活的百科全書,其實這些故事都來源於神韻中的傳統文化。這樣,孩子們成了我和家長交往的橋樑,為我進一步給家長講真相做好了鋪墊。慢慢的大法的真相在社會上傳開了。

也許是這個班的學生已經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突然間我又被調到另一個班去上課,分別時孩子們三五成群的在教室裏、樓道裏、操場上哭,那情景震動了全校師生。

我修大法曾經轟動了全縣,人們會在心裏作對比:煉法輪功的人和普通人就是不一樣,大法和師父太了不起了!塑造出這麼好的人。這樣,我又成了一個活的真相資料,用實際行動證實了大法的美好。

其實,作為大法弟子,我的智慧來源於大法,來源於師父。這次寫交流文章,我感覺自己的心態比以前平和理性,也沒有了證實自我的心。以後的日子,我會謹記作為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修好自己,救度眾生。

兌現誓約隨師還。
三尺講台度韶華,
一腔熱情澆嫩芽。
隨師正法了宏願,
真相飛入千萬家。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