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黎鄉親呼籲釋放王紹平(錄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昌黎縣馬坨店鄉法輪功學員王紹平,於今年八月六日在新集大集跟人講大法的美好及自己一家人被中共迫害的經歷時,遭警察綁架。王紹平老人現在被檢察院非法批捕。昌黎鄉親們頂著壓力接受採訪,呼籲釋放王紹平老人回家。

昌黎縣周振才、王紹平一家因修煉法輪大法,堅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家中三對夫妻和女兒共七口人都曾遭到非法勞教、判刑。原本一個幸福之家,經過十幾年的風雨支離破碎,難以再承受更多的苦難。

十幾年來鄉親們看到了身邊這一家人的遭遇,了解了法輪大法,面對還在持續的迫害,他們站出來說話,反對中共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表達對這善良的一家人的擔憂,表達對法輪大法的支持。

請看四位昌黎鄉親接受採訪視頻。


視頻:四位昌黎鄉親呼籲釋放王紹平老人(採訪視頻語音文字請見附錄)

鄉親們在採訪中說:「能不能公平、正確的從法律角度上,真正的去執行法律,把這個人放回家。因為啥?我認為她(王紹平)沒有犯法,我就認為她沒有犯法,她不存在到拘留所去守法。」

「她是好人,也不是壞人,大法也是好法。」

「(周家大兒子)向黨也被逮過,她老兒子(向陽)也逮過,這回給老太太逮去了。」「老太太都七十歲了,你抓她幹啥啊,家裏剩個老爺子沒法了,你把她放了得了吧。」

「那年,老周家的老二(周向陽)被抓進去了,我就簽個字說句好話,那是好人。」

「這家人哪,一家子都是好人,也不坑哪,也不騙哪,對任何一個人都是和睦相處。」

「(如果)了解法輪功,確實累不了了(方言「就很好了」的意思)。」

修煉大法的一家好人

王紹平老人已年過七旬,三十歲時得了腰痛病,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嚴重。從腰部至大腿肉都疼,不能坐不能躺。中醫西醫都看過,按摩烤電也沒用,哪個大夫也沒有說出是甚麼病。別人晚上睡覺,她只好在被子上跪著,就這樣好幾年,還有腦神經疼,婦女病。那時她覺得活著真沒勁了,是為了孩子們才撐著。

一九九六年,王紹平與老伴周振才學了法輪功後,老倆口身上的病都好了,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看到父母親身體的變化,她的孩子們周向黨、周向陽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王紹平的小兒子周向陽,從小就很善良,挨別人欺負從不抱怨;從北方交通大學畢業後,分配到天津鐵道第三勘探設計院工經處,因工作出色,單位送他到天津大學,又獲得投資經濟學位;一九九八年考取了全國首批造價工程師職業資格,成為當時全國僅有的六十位造價工程師之一。在法輪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導下,他工作兢兢業業,從來不要客戶私下給的好處,成為一位在世風日下的社會中卓然獨立的好青年。

十八年風雨中的一家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王紹平全家因堅持信仰、修煉大法被嚴重迫害。十八年來,一家人只過了四個團圓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之後,周向陽為說一句「法輪大法好」去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竟被勞教一年半,受盡折磨,被獄警、吸毒犯電擊、毆打、辱罵;每次昏死後被弄醒,接著挨打,屋裏的牆上濺的到處是血。

二零零一年,王紹平的大兒子被冤判九年,大兒媳被冤判三年,年僅五歲的孫子一下子沒有了雙親,只好被姥姥和姑姑撫養。當時年逾六旬的周振才和王紹平夫婦被迫害的流離失所。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這三年多的時間裏,國安多次帶人抄家,家裏財物損失嚴重。

二零零五年九月,老倆口被非法勞教。當他們從勞教所回家的時候,身體都被迫害的不如從前了。他們又奔波在營救小兒子、兒媳的路上。那幾年,王紹平拖著年邁的身體奔波於昌黎、天津和石家莊之間,探望兒子、兒媳。

此次周振才、王紹平夫婦二零一七年八月六日被綁架後,警察帶人到他們家,翻牆闖入搶走大法書、法像等私人物品,沒有家人在場,無法統計被搶財物。後周振才因高血壓,體檢不合格,看守所不收,才被「取保候審」回家。王紹平至今被關押在秦皇島市看守所,已被檢察院非法批捕。

關於周向陽、李珊珊遭受的迫害,請參考明慧網報導《天津周向陽、李珊珊夫婦被冤判(圖)》、《工程師周向陽獄中命危 老母親穿狀衣鳴冤》、《一對年輕人的苦難經歷: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
昌黎周振才、王紹平一家人因修煉法輪大法遭中共迫害的詳細情況,請見《河北昌黎縣遭受殘酷迫害的善良之家》一文。

附錄:採訪視頻語音文字

第一人採訪者:向黨也逮過,她老兒子(向陽)也逮過,這回給老太太逮去了,你說呢老爺子耳朵又聾,體格又弱,政府幫助幫助這家好人,給老太太放家來,讓她伺候老爺子。這家人哪,一家子都是好人,也不坑哪,也不騙哪,對任何一個人都是和睦相處。莊裏有的人,拿這個取笑似的,說法輪功咋地咋地,其實他們的心不平衡,他要是平衡,了解法輪功,確實累不了了(方言「就很好了」意思)。

第二人採訪者:看著呢,已經構成了整個不是一個幸福的家庭,根據這個說呢,不管法律是甚麼要求,出於甚麼、站在甚麼基點上,對她實行的這種拘留方式,但是我不明白,這是我可要說的東西,我就是這麼說。具體最後怎麼解決這件事,我更是不清楚,只是想了解一下,也是想出於站在我這個基點上說說這事,以後能不能通過村裏也好、親屬也好、各界人士也好,也都關注這件事,就是說,能不能公平、正確的從法律角度上,真正去執行法律,把這個人放回家。因為啥?我認為她沒有犯法,我就認為她沒有犯法,她不存在到拘留所去守法。

第三人採訪者:那年,老周家的老二抓進去了,我就簽個字說句好話,那是好人,那年啥都大豐收。老太太都七十歲了,你抓她幹啥啊,家裏剩個老爺子沒法了,你把她放了得了吧,她是好人,也不是壞人,大法也是好法。

第四人採訪者:你看屎一把尿一把的,把二兒子們拉扯大了,哪都等兒女們孝敬,你養好他小,他養活你老,是不是啊。反過來說,可憐天下父母心,你們可憐可憐又聾又老的老頭,老爺子,說莊稼話,你把她放了得吧,你把她放了得了唄!還追究啥啊?那都那麼老了,還能蹦的幾年。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