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為法輪功辯護 教授如何面對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高考考生用作文為法輪功辯護 名教授如何面對

文:華中法輪大法弟子

一名中國大陸高中生參加高考,閱卷的老師發現,他的作文題目竟然是:「法輪功有甚麼錯?」

這是S教授在一次講座上隨口給大家講的一個真實故事。數百名聽眾鴉雀無聲。我也在場,頗有感觸。

S教授是華中地區某著名大學的教授,享受國務院津貼,他編著的作品在教育界有一定的影響。我第一次聽他的研究生課後,知道他不僅學識淵博,而且良知尚存。S教授對中國大陸學校教育的行政化備感痛心,對中共對民族文化的破壞的憤懣常常形於辭色。那時他對法輪功的態度我並不清楚。

這次講座上他說:「我在北京的某個會議上講我們的教育問題,是政治色彩太濃。旁邊就有人踩我的腳,笑著說我又發牢騷了。有甚麼呢?該發的牢騷還是要發的。」

S教授應邀來我們公司演講時,免不了又是一番慷慨陳詞:「我們做教育工作的,要有點原則和骨氣吧。一年高考,我任閱卷組組長。一個閱卷教師突然滿臉驚慌,捧給我一份語文試卷,試卷上的作文標題是『法輪功有甚麼錯?』我和幾個閱卷領導一商量,跳過政治因素去,該給多少分就給多少分,最後判定該考生的分數在及格分以上……」

教授說到此,停頓了一下,看著台下的聽眾。聽眾多數是八零後的大學生。他們的表情,先是微微詫異,見S教授的眼神深沉嚴肅,立刻都肅然起來,現若有所悟之狀。

剛聽到S教授這一席話時,我心頭也是一震,可就在那一瞬間,全場寂然,似乎感到大家的心靈都不約而同的道了一聲:「哦,原來是這樣啊!」

半年後,在該省我又見到一位省社會科學院的W教授。在看了自台灣帶回的《大紀元時報》上的《九評共產黨》之後,由原來對「六四」學潮都批評的他,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立即宣布退黨。我聽著他不絕於口的揭露中共的邪惡和讚揚法輪功時,不禁想起了那個S教授。

中共失民心已經到如此地步了呀!這真相豈能是掩蓋得住的呢?!

看守所獄警真誠地對我說:「莫急莫急,天快亮了!」

文:華中法輪大法弟子

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辦的洗腦班,在看守所或監獄裏,常常有些民警會打趣的對法輪大法弟子說:「回去了好好煉啊,帶著一家人去煉啊!」這些只當是善意的玩笑隨便聽聽罷了。然而我卻親耳聽到一位W獄警真誠的對我和同修說:「莫急莫急,天快亮了!」

在看守所,號長對我說了幾次:「提到你們法輪功的時候,一個W獄警默不作聲,另一個W獄警總是說:『煉法輪功的是好人,對他們要好一點兒。』」我只是耳聞有個W警官與眾不同,但我從未見到過他。

一年多過去了,我和一名同修被非法判刑。幾個警察押送我倆前往監獄。一個瘦高瘦高的警官坐在我的前面一排座位上,笑瞇瞇的聽著我和同修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一會兒看守所副所長上車了,一上來就大打官腔,嘲諷我們不面對現實如何如何。我和同修正想說幾句,前排那位瘦高的警察悄悄朝我們擺了擺手。我們領會他的意思,就保持了沉默。

他就是那位W獄警。

到了中轉站,他們要為我們辦手續和體檢。W陪著我們。體檢完了,我和同修站在走廊裏,望著窗外陰沉的天,等著。

「莫急莫急,天快亮了!」這聲音不大,卻宛如雷鳴。我扭頭一看,說這話的正是那位W獄警。他站在我倆身邊,微笑著。這時我看到他眼神清澈,一臉真誠。

我們看著他,點點頭。為了不牽連他,我們沒有跟他多說話。

「你知道嗎?李東生被抓了。」同修扭頭跟我說。

「李東生是誰?」我問。

「中央『610』頭子,公安部副部長。今年抓的。」同修回答。

「莫急莫急,天快亮了!」W聽完,重複道。

手續辦完,他向我們揮手道別,一身黑色警服在夜色中消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