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長沙市芙蓉區610李增欣遭惡報猝死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長沙市芙蓉區610副主任李增欣,於二零一四年,突發腦溢血(一說為腦梗)猝死,時年五十九歲,僅差一年退休。李增欣的猝死,令許多認識他的人震驚,而這正是他長期以來追隨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遭到的報應。

李增欣是中共部隊轉業軍人,北方人。「610辦公室」是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自二零零一年起,李增欣長期擔任長沙市芙蓉區610辦公室副主任一職,後任芙蓉區610辦公室主任科員。

十多年來,在中共江氏集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邪惡政策驅使下,李增欣伙同長沙市芙蓉區610前後兩任頭目王陽春、翦新華及歷任芙蓉區政法委書記,賣力迫害法輪功,非法拘留、勞教、判刑法輪功學員共數十人次,另有多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洗腦班強制洗腦,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無理開除公職,致使眾多法輪功學員及其親屬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工作與正常生活秩序遭到破壞,個人及家庭經濟損失難以計數。

十餘年中,不完全統計,在遭芙蓉區610直接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已知至少有蔣麗英、何應清、潘得益、劉國榮、連滔滔、賴金明等六人先後含冤離世,此外,還有未修煉的譚榮華(法輪功學員譚覓覓的父親)、李建煌(法輪功學員賴金明的丈夫)等法輪功學員的親屬因這場迫害所帶來的身心傷害,而患病過早離世。

二零零一年一月,芙蓉區610、區政法委在位於長沙市芙蓉區火星鎮的常德捲煙廠駐長沙辦事處頂樓開辦洗腦班(對外謊稱「法制學習班」),李增欣為該洗腦班三位主要負責人之一(另兩人是時任芙蓉區610辦主任的王陽春與時任芙蓉區政法委書記的王曙光)。

法輪功學員被從各自單位、家中(或勞教、冤獄期滿)綁架到芙蓉區洗腦班後,被囚禁在一間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間裏,由專人二十四小時貼身監控,吃喝拉撒都在裏面,毫無人身自由,不「轉化」(即不放棄信仰真善忍),就長期關押不放或送勞教。

從該洗腦班成立至停辦的三年中,先後劫持了陸第甲、劉佩蘭、龔湘暉、陳桂蘭、潘得益、何應清、柳榮華、連滔滔、任立雲、曹志敏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其中,陸第甲、劉佩蘭夫婦與兒媳龔湘暉被非法關押兩年多,何應清被非法關押一年多。

芙蓉區610還與何應清所在的單位湖南省生物機電職業技術學院合謀,將何應清非法勞教。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所,何應清遭受了種種令人髮指的折磨,出來後,仍被所在單位嚴密監控,身心飽受嚴重摧殘的她,於二零零七年六月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一歲。

李增欣、王陽春等人不僅非法剝奪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在精神上施加各種壓力摧殘學員,而且還在經濟上迫害法輪功學員,非法剋扣他們的工資。

在該洗腦班成立的最初三個月,芙蓉區610向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單位每月索要4500元,後來改為每月1000元。陸第甲被非法關押期間,每月有九百元的工資被芙蓉區610剋扣,連工資存摺也被扣在610不法人員手上,被非法關押近兩年,共被剋扣工資兩萬餘元。任立雲是長沙市曙光電子集團有限公司的一名內退職工,被關押期間,沒領過一分錢工資,全被剋扣;連滔滔的家人則被索要了兩萬元「押金」。

與此同時,李增欣、王陽春還利用辦洗腦班之機,肆意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將自己的親友安排在洗腦班做事,領取高額工資,李增欣的妻子當時也在洗腦班謀了一份差事,他們把洗腦班當作吃喝玩樂的好地方,經常在那裏打牌賭博、玩麻將,利用公款吃喝,招待親朋好友。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湖南省610花巨資在長沙市開福區撈刀河鎮成立洗腦「基地」迫害全省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三月,芙蓉區洗腦班停辦。此後,芙蓉區610又積極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基地」。對堅守信仰、不配合洗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李增欣、王陽春則與長沙市610、芙蓉區公安分局勾結,將他們非法勞教,劫持到湖南省新開鋪勞教所與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進一步實施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長沙市610在撈刀河洗腦「基地」舉辦又一輪洗腦班。此時,王陽春已轉任他職,李增欣與新任上司翦新華狼狽為奸,除了出謀劃策外,還親自帶人上門綁架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譚覓覓的父親就是由李增欣親自上門實施綁架的。當時,李增欣帶人到譚覓覓家(譚覓覓與父母住在位於芙蓉區韭菜園的住所)綁架譚覓覓,因譚覓覓不在家,遂不顧家人反對,綁架其父譚榮華(未修煉法輪功)充數。譚榮華在撈刀河洗腦班被非法拘禁七天以後,才在親屬的強烈要求下,被放回。據悉,譚榮華在被非法拘禁期間,為早日回家,曾違心寫下誹謗法輪功的所謂「悔過書」。中共610人員目無法紀、為所欲為的法西斯行為,對譚榮華不僅造成了精神上的恐懼與痛苦,也損害了他的身體健康。譚榮華已於兩年前患癌症,不幸過早離世。

湘潭法輪功學員賴金明,退休後,與家人居住在長沙市芙蓉區五一東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下旬,賴金明因向民眾講真相被綁架到拘留所,賴金明的丈夫李建煌前往芙蓉區610了解情況,當時接待他的就是李增欣。在與親屬談話的過程中,李增欣稱自己幹這行已有十來年了,言語中滿是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仇視。當親屬向其講述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造成許多冤假錯案,前國家主席劉少奇都被迫害致死,不要讓歷史的悲劇重演時,李增欣根本就不願聽。李建煌提出希望能考慮女兒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需要照顧,放賴金明回家,這時,李增欣態度強硬,讓李建煌很擔心。長沙市朝陽派出所教導員曹鵬飛原本回覆賴金明親屬,對賴金明「拘留十五天」,但是在芙蓉區610的主使下,十五天後,賴金明被非法勞教一年(這是賴金明第三次被非法勞教)。

賴金明被劫持到株洲白馬壟勞教所後,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從勞教所回家幾年後,隨著外孫的降生,生活負擔的加重,被關押期間,留下的精神傷害與現實中仍然持續的迫害壓力,導致賴金明精神失常,身體也越來越差,於二零一六年初離世。賴金明離世後,其夫李建煌一直鬱鬱寡歡,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也於二零一七年上半年病逝,家中僅剩獨生女兒一人。

多年來,逢中共「敏感日期」,李增欣不僅指使下轄各街道辦、社區人員,上門或電話騷擾法輪功學員,自己還多次竄至法輪功學員家中,以「走訪看望」為名,進行騷擾,伺機刺探學員的思想動態,對法輪功學員及親屬施加壓力。

李增欣為何如此賣力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究其根源,是其參軍後多年受中共的洗腦、灌輸,「黨叫幹啥就幹啥」、「一切行動聽指揮」的「黨性」已深入骨髓,導致他除了「在思想與行動上與『黨』保持高度一致」之外,已完全失去了作為一個正常人應有的是非、善惡與好壞的衡量標準。當「黨」把誰視為「敵人」進行打壓時,李增欣自然就成了被其利用的迫害工具。

人從事甚麼職業或許並不完全出於人的主觀願望,在中共江氏集團發動的這場迫害中,在中共的「一言堂」專制體制下,多數公職人員與中共官員,很可能都是在被動與脅從的情況下,在無知中做惡,對民眾犯罪的。上天有好生之德,慈悲給世人機會,李增欣生前,曾多次接到海外法輪功學員打過來的勸善電話,他也曾對一位法輪功學員親屬講:「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上明慧網」,可悲的是,在中共的謊言欺騙下,由於受「黨性」禁錮,自始至終抱著對法輪功的偏見不放,李增欣至死也沒能真正明白真相。

生命只有一次,人生沒有從頭來過的機會,一切全憑我們自己把握。守住良知,像前東德守護柏林牆的士兵一樣,「把槍口放低一釐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保護無辜遭迫害的民眾,其實也不會影響到自己個人的甚麼。希望李增欣的悲劇能讓更多中共體制內的官員們警醒,在「執行上級命令」時,少一份盲從,多一份思考,給自己與家人留一條後路。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