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子陷冤獄 慈母盼兒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北京市延慶區城東外大街老公交車站附近,發生惡性綁架案:蹬板車為生的聞俊清正在等活兒,突然一輛警車開來停在旁邊,車上下來一個警察(警號:063161),一個輔警。他們問聞俊清姓名、身份證號,強行把聞俊清拖上警車。隨後又出現幾個人,他們脅迫聞俊清到他的住處。

這伙人把聞俊清扣留在車上,開始對他的租住房肆意亂翻,沒有找到他們想要的東西,搶劫了聞俊清用於修煉的大法書,其中一部是《轉法輪》。還有筆記本電腦和移動硬盤各一個,手機和一千六百元現金等。搶劫後,把聞俊清關押到延慶看守所並非法批捕。參與綁架的有:夏都派出所警察王紫劍、王飛、溫鵬等。

聞俊清這次被綁架後,家屬找到延慶610頭目路俊海,詢問此事,陸矇騙家屬說,開十九大,關幾天就放人,讓家屬等著。結果家屬等來等去,等到的卻是一張「逮捕通知」。家屬這才知道,又一次被他們騙了。現在,家屬正在請律師積極營救聞俊清。他母親最大的心願是「趕快讓我家老四回來吧!當娘的老了,得用他!」

一、「好樣的」聞俊清

聞俊清
聞俊清

聞俊清是延慶四海海子口人,今年四十七歲,兄弟五人他排老四。他自幼好學,成績優秀,畢業後在延慶國稅四海所工作。法輪功傳入延慶,聞俊清被法輪功「真、善、忍」三個字深深吸引,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講的做好人的道理,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讓聞俊清打心眼兒裏佩服。他認準了這是個好功法,決心一修到底!右上:法輪功學員聞俊清。

修煉大法前,聞俊清是個爆脾氣。參加工作後,曾經酒後因言語不和打了領導。喜得大法後,「真善忍」的強大感召力,使暴脾氣漸漸溫和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當時那恐怖陣式,有如文革重來。無數法輪功學員被抄家、拘留、勞教、判刑。單位領導迫於壓力,為了讓聞俊清放棄信仰,孤立他,侮辱他,歧視他,不讓他上班,限制他人身自由。在如此的不公面前,聞俊清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聞俊清為了讓單位領導跟上邊好「交差」,不扣獎金,不丟官職,他被逼迫放棄了令人羨慕的工作。那天,四海所領導對他下了最後通牒:要麼放棄法輪功,要麼辭職,二選一。他如果不選擇,單位領導就要受到上邊處罰。聞俊清在長期的高壓下,為了不讓領導受處罰,無奈選擇了「辭職」。領導見此,趕快給局領導彙報,當時局領導正在來四海所的路上,聽到消息,車子立即掉頭返回了。

就這樣,在二零零零年,聞俊清被迫停職了。那年他才三十歲,一個風華正茂、前途美好的青年,一下跌到自謀職業的困境。心中有正信,腳下路自寬。聞俊清不氣餒,不求人,花錢置辦一輛三輪板車,開始了靠體力掙錢的嶄新人生。

延慶610和國保警察,不斷騷擾他,恐嚇他和他的親屬。二零零六年,聞俊清在家中,被突然闖進來的延慶610人員綁架,非法勞教二年。妻子經受不住三番五次的折騰,又害怕株連孩子,無奈之下,離聞俊清而去。聞俊清失去工作,失去家庭。這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殘酷手段:「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垮,身體上消滅」的又一例證。

聞俊清把新買的樓房留給妻子孩子,自己過起「串房簷兒」的日子,哪合適就住哪裏。十八年迫害,他被勞教所摧殘過,被囚禁「洗腦班」折磨過。但他對「真善忍」的信仰從來沒有動搖過!「做好人」的信念從來沒有放棄過!

儘管聞俊清失去溫暖的小家,無家、無業、無錢的清苦生活處境,沒有壓垮他。他懂得,這一切都是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造成的。他是千千萬萬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個,相比那些被迫害失去生命的同修,眼前的這點苦頭兒算不上甚麼。苦難的日子終將過去,法輪功的沉冤,總有大白於天下的那一天。

最讓聞俊清放不下的,是延慶的百姓們。因為受江澤民抹黑法輪功的謊言毒害,很多百姓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有誤解。他們還不知道,法輪功不只是祛病健身有奇效,不只是能讓人道德回升、遵紀守法,而是能讓人返本歸真的修煉大法──真正的佛法,在教人向善,在教人自救。所以,法輪功學員聞俊清,不顧自己生活如何清苦,就是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有緣人;就是要用真情實意告訴人們,為甚麼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所以他每天快樂的蹬著上板車,向人們展示著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

二、「好板哥」聞俊清

北京習慣把蹬板車的叫「板爺」,或者叫「板的」。但大家覺得還是把聞俊清叫「板哥」最合適。因為他絲毫沒有「板爺」的派頭兒,只有「板哥」的質樸與實誠。

聞俊清沒有被魔難壓垮,他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光之中。不爭名,不爭利,拿的起,放的下。煉功得來的健康體魄,讓他有使不完的力氣;平和的心態,讓他結交許多靠力氣吃飯的朋友。他們時而合作一塊完成一項工作,時而你幫我找活幹,我幫你找活幹,在流汗中掙錢。

蹬板車可是個苦差事,每一塊錢,都是靠雙腳一圈一圈蹬來的。聞俊清蹬板車從不要高價,很少跟顧客討價還價,很隨和,而且別人嫌遠價錢又不多的活,往往拒載。如果遇著他,一定不會因錢少拒載,會送到顧客滿意的地點。有時同行會說他幾句,他都一笑了之,不往心裏去,也不計較對方,漸漸地同行都知他不是破壞行規,而是真為顧客著想,也就不再說他啥了。天長日久,就都知他是個好人了,都知煉法輪功的人可信好交往。

每天蹬板車,顧客都是南來北往的,所以,每當顧客下車離開時,他總是要看看顧客是否落下東西,及時提醒顧客。因為他知道,一旦顧客離開,再見是很難的。所以,他總是不厭其煩地提醒顧客:別落下東西,別落下東西。偶爾有落下東西的,他會在原地等顧客回來找,不計較是否耽誤自己掙錢了。

這就是聞俊清,他就是這樣,默默無聞地蹬著他的板車,將近十八個年頭了。他堅守著自己的信仰不動搖!聞俊清就像延慶大山裏的那些扎根岩石的大樹,在風霜雨打中挺拔著。

三、「大孝子」聞俊清

聞俊清由於單身方便,照顧父母的事兒,他承擔的較多些。要細說起聞俊清孝敬父母那些事兒,真是春夏秋冬四季都有歌:春天,他要回家給父母種地,給果樹澆水施肥;夏天地裏的活多,他不誤農時緊忙活,按時施肥打藥;秋天收割莊稼,採摘果實,果粒歸倉;冬天飄雪了,取暖的柴禾足量備好。父親有病,他能床前盡孝;母親摔傷了,他碗上碗下的侍候著。一天、一月、一年,年復一年。

父親去世後,七十多歲的母親一人在家,聞俊清放心不下,他想把母親接到城裏跟自己住,既照顧了母親,又不耽誤出去掙錢。可是母親不願意離開自己的熱炕頭兒,哪個兒子請也請不動。沒辦法,大家只得依著母親。聞俊清城裏家裏來回跑,隔三差五的回去,給母親準備生活用品,備足幾天的用水。哄母親開心,讓母親放心。

母親年紀越來越大,身體上的小毛病也越來越多。後來添了小便失禁的毛病。因去年摔倒受傷,還沒有完全恢復,行動很不便。加上年齡偏大,失去老伴的孤獨,老人就盼著兒子在跟前。可是她已經快兩個月沒見到老四了。她知道老四又出事了。但她明白自己的兒子絕不會幹傷天害理的事!

當母親知道兒子又被迫害後,心裏像壓了塊大石頭,使本來自理就困難的病體雪上加霜。尿失禁,加上兩腿膝蓋病變不能彎曲,整日在痛苦中煎熬。她老人家最大的心願就是:「趕快讓我家老四回來吧!當娘的老了,得用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