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骨髓癌的丈夫康復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我修法輪大法 老伴也受益

〔四川來稿〕我修煉法輪功已有近二十年,受益匪淺。最近發生在我老伴身上的一件事,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我和老伴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起到北京幫女兒帶孩子、買菜等料理家務。老伴由於明白真相,且幫我做過很多好事,身體一直很好。二零一三年我回到四川,這樣一來女兒家所有原來由我和老伴一起承擔的家務事便落到了七十多歲的老伴一人身上。

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的早晨,老伴去送外孫女上學後,剛到家,進到廚房,覺的左側頭痛,約一分鐘後又覺的右邊手足不靈,接著就控制不了自己倒在地上了。這時是上午九點左右,他當時心裏明白,可是給女兒、女婿打電話都打不通。

在地上躺了一會兒,老伴突然想起了我告訴他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便趕緊默念這九個字。念著念著有點昏昏入睡了,剛一醒過來,又接著打電話,還是按不到位,最後手機沒電了,這時小便失禁,同時又嘔吐了,他感覺就像發生在別人身上一樣,直到又昏昏入睡,醒來後又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

直到下午七點多鐘,女兒女婿下班回家,急忙把他送到武警二醫院,觀察搶救了三天,確診為高血壓,身體右側癱瘓,三天後醫生對老伴說:「你左右的三個病人都已經去世了,你卻脫離了生命危險了,現在轉到普通病房。」

老伴悄悄的告訴醫生說:我隨時都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醫生會意,並默認地點點頭。

二零一五年四月老伴被轉到海軍總醫院康復治療,六月九日出院回到女兒家。臘月末,老伴從北京回到了四川,他告訴了我這些,說的過程他很感動,並自豪的告訴我:「整個過程我一直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老伴是本校的老教師,身邊很多人都很關心他,和我們也都很友好,大家了解情況後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老伴現在每天要走一萬多步的路,並能做些簡單的家務了。

謝謝師父救了我的老伴,如今他已經在聽師父的講法和看師父著作了,並告訴我:寫稿時一定寫上:「我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患骨髓癌的丈夫康復了

〔河南來稿〕二零一零年丈夫六十五歲,那年五月的一天晚上,他去外面鍛煉身體,回家後突然上吐下瀉,劇烈的咳喘,還發著高燒。因為他平時身體很好,幾乎沒有生過病,當孩子們勸他到醫院看病時,他就說沒事。孩子們也以為他是腸胃炎吧,就讓他在家裏輸液。兩天後,病情仍沒有減輕,我們就送他到醫院檢查,結果是:多發性骨髓癌!全家人都驚呆了!

醫生要求立即住院化療。一個療程後,他想到外面走走,可是渾身無力,行走困難,剛走一步就暈倒在地,把臉也磕破了,只好天天躺在床上。

第二次化療中又出現了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症狀。為了給他治糖尿病,醫生就給他打胰島素,不知甚麼原因,他大汗淋漓,體溫下降。醫生趕緊又說給他吃點甜食。後來病情越來越厲害,躺在床上起不來,連翻身都困難,吃不下飯,瘦得皮包骨。醫生已無能為力。

來看他的親戚都哭了,他自己也明白自己即將與世長辭,和我交代了後事。

我知道他的病不一般,但我相信我的師父能救他。我緩緩地對他說:「我平時給你說過『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你不相信。今天你都這樣了,你咋辦?我們的師父在慈悲度人,你是要命、還是要共產黨?你好好想想。如果你不真誠地承認法輪大法好,不退出邪黨,邪靈附體就折磨你,要你的命。因為你入黨時對血旗發過毒誓:把一切獻給黨!想活下來,你就把它退了吧,退出了中共,默念『法輪大法好』,你就擺脫了它的控制,我的師父就會管你了,那你就得救了。」他點點頭說「退」。

我伏在他耳邊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跟著念。晚上他自己會翻身了,感到不那麼痛苦了。我給他戴上耳機,讓他聽大法弟子的歌曲。當時病房裏沒有其他人,他就高興地跟著唱「法輪大法好」這首歌。

第二天他能自己慢慢起床了,還能扶著床頭走幾步。他真的發自內心的高興,他明白是師父救了他的命。醫院還要給他繼續做化療,我們決定不做,回家去了。

回家後,讓他看《九評共產黨》,徹底認清邪黨的本質,讓他看大法的真相資料,讓他聽師父的廣州講法,就這樣他的身體慢慢好起來了,不久生活能自理了,身體逐漸恢復健康。親友來看他,說他完全不像是得過大病的人。

再次到醫院複查時,丈夫的骨髓癌不見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