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較量中的生命選擇(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接前文

四、人類進入最黑暗的時期

在對人類歷史的深度研究中,我們清楚地看到,人類的歷史是圍繞著神將要回來救人這件大事而發展的。因為中國被選擇承擔了這個特殊的歷史使命,系統地為創世主傳法救人奠定文化基礎,一方面方便創世主傳法和結緣,另一方面讓人們能夠理解和認識法。這一特殊而又偉大的歷史使命造就了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

在中國之外,撒旦和共產邪靈這股邪惡勢力長期在暗中秘密地發展。這股邪惡勢力是迷惑人的,為了毀滅人類而破壞神來救人,就利用了人的善心和追求幸福的願望,通過謊言和欺詐讓人搞世界革命運動,欺騙人搞共產主義邪教(撒旦的人間天堂),把中國變成了邪惡的共產主義國家,摧毀中華傳統文化,用唯物論、無神論和進化論給人們洗腦,讓人只信錢,只信眼前的利益,讓人們不相信人的生命還有深層的意義,企圖讓人失去得救的機會。

創世主回來救人出現在東方,中國是神回來救人的大舞台、主戰場。共產邪靈進入中國的目的是不讓人類得救,從而摧毀人類。共產邪靈仇視人類,和正常的政黨很不一樣的是,共產黨在其掌權後,不是讓人們安居樂業,而是不停地在國內搞政治運動,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不停地魚肉百姓,屠殺中國人,製造恐怖氣氛恐嚇中國人;反右讓人們失去了說真話的勇氣和膽量,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儒釋道三教齊滅,還要「砸爛舊世界」、「把舊世界打得落花流水」,把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說成是封建迷信、文化糟粕而予以批判打擊,從而摧毀了人們的信仰,摧毀了傳統的文化,摧毀了道德。

從歷史的深層角度來看,文化大革命真是革中國傳統文化的命,是一場真正的文化浩劫,具有非常邪惡的目的。經過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很多人失去了精神信仰,失去了文化的根,淡漠了道德……一九八九年六四的屠殺加速了中國社會的信仰真空和道德真空。長期的政治運動和洗腦使得人們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盲目地相信中共的謊言,心中充滿了對共產黨的恐懼。同時,共產黨有意引導人們一切向錢看,無神論、唯物論泛濫,讓人墮落,讓人變壞,讓人道德淪喪,讓人走向毀滅……共產黨讓中國真正處於黑暗之中,迷失的人們也隨波逐流,在毀滅的道路上越走越遠,離危險越來越近……

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輪大法「真善忍」從吉林省長春市公開傳出,從此人類回歸的路出現了,人類的希望出現了,兌現著古老的神回來救人的預言。法輪大法具有祛病健身的奇效,能夠快速提升人們的道德,使人心向善;法輪大法破除迷霧,揭示了宇宙的真理和生命的真正意義,在共產黨「假惡鬥」統治下的中國社會快速地在民間傳播……到一九九九年的時候,在短短的七年時間內,就有七千萬至一億人在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功),千百萬人道德昇華,給中國和人類帶來了巨大的福分和希望。一九九八年,前全國人大委員會委員長主持了一個在北京、廣州、武漢和大連對法輪功的社會調查,調查的結果提交給了中共中央政治局,調查的結果認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儘管法輪功無私的奉獻,教人向善、不參與政治,對提升社會道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但由於煉法輪功的人數太多,超過了當時六千六百萬的中共黨員人數,這使得仇視人類、以毀滅人類為終極目的的共產邪靈無法忍受,讓心胸狹窄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妒嫉得失去了理智,於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真善忍」與「假惡鬥」的大較量開始了。

(一)人類進入最黑暗的時期

人類的歷史是有序的。對於事關人類命運和未來的頭等大事,有許多著名的預言提出過警示。例如,法國人諾查丹馬斯在著名的預言《諸世紀》中寫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
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
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
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中國著名的唐朝預言書《推背圖》第四十一像也明確地講到:「九十九年成大錯 稱王只合在秦州」。《推背圖》中「九十九年成大錯」和《諸世紀》中的「一九九九年七月」指的是同一件事,所以這件事情非同小可。

預言通常是不直接說的,但是《諸世紀》卻直截了當地說出「一九九九年七月」人間有大事發生,這是很不尋常的。恐怖大王(即魔王)從天而降統治世界,人間將黑白顛倒,瑪爾斯(馬克思)將統治天下。

那麼在一九九九年七月發生了甚麼大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以權代法利用中共控制的國家機器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非法鎮壓。和以前的歷次政治運動一樣,先是媒體造謠、污衊、抹黑、扣帽子,然後對法輪功進行無情和血腥的迫害。

從表面上看,是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其背後的實質是共產邪靈妄圖截斷人得救的路,從而毀滅人類。被中共謊言欺騙而仇視法輪功的人們當然不知道這背後的真相。從此,人類(尤其是中國)進入了最黑暗的時期。

(二)以謊言開道的非法血腥鎮壓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提倡真善忍,給人祛病健身,讓人提升道德,做一個好人。小肚雞腸的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以強權代替了法律,嚴重地破壞了憲法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等等合法權益,導致了中國法治的大倒退。江澤民密令對法輪功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下令成立的凌駕在憲法之上的非法秘密組織「六一零」辦公室,系統地實施江澤民的密令,在全國範圍內系統地組織、發起、計劃、發動、落實和實施等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過程。

(1)「名譽上搞臭」。江澤民利用中共控制的兩千家報紙、一千多家雜誌、數百家地方電視台和電台,鋪天蓋地地大肆造謠,誹謗、污衊、抹黑法輪功。據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在短短的半年之間,中共媒體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誣蔑報導和批判文章,竟然高達三十餘萬篇次,毒害了無數不明真相的世人。

不僅如此,江澤民、羅幹一夥炮製了震驚中外的「天安門自焚」騙局,用以栽贓、抹黑法輪功,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仇恨法輪功。法輪功明確說明殺人、自殺是有罪的,法輪功學員怎麼會自殺或殺人哪?這個所謂的「自焚」漏洞百出,國際教育發展組織通過分析「天安門自焚」錄像後指出,這是中國政府製造的騙局。由於共產黨的信息壟斷和封鎖,這個偽案還是欺騙了無數的國人。中共還把這個偽案編入小學教科書中,給沒有辨別能力的小學生們洗腦。在一言堂的媒體炮製自焚、自殺、殺人的謊言來抹黑、妖魔化法輪功的同時,中共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不然就失去工作,被關押、罰款、株連……甚至失去生命。

(2)「經濟上截斷」。中共政法委和六一零辦公室對法輪功學員經濟上的迫害包括以下方面:(a)限制外出謀生。各級地方政府由於擔心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強制性將法輪功學員的身份證沒收,使法輪功學員無法外出謀生。(b)公安榨取錢財。警察們將迫害法輪功學員當成發財手段。因為抓捕法輪功學員一方面會得到上級的獎賞,最重要的是他們還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從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身上榨取錢財,歸為自有。(c)農村收回土地。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修煉,鄉村兩級部門竟然置土地法、合同法於不顧,將農村法輪功學員家簽訂的三十年不變的土地承包合同強制收回,使法輪功學員失去生存的依靠。(d)城市收回住房。城裏的法輪功學員要面臨著收回單位住房的懲罰。(e)企業解除勞動關係。在企業工作的法輪功學員,被單位領導以各種非法理由或藉口解除勞動關係,失去了工作,沒有了經濟來源。(f)機關開除公職。在國家機關或政府事業單位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則面臨開除公職的處罰。而根據中共的相關規定,被開除公職的法輪功學員在從事其它的工作時都會面臨諸多的限制,這些法輪功學員的處境比一般的辭退更為艱難。(g)停發養老金。已經退休的法輪功學員,則面臨停止發放養老金的處罰。(h)公司無法運營。法輪功學員自己開辦的公司有的被非法凍結公司的賬戶,有的被非法吊銷營業執照。使正常經營的企業被走向破產。香港商人朱柯明原是一位千萬富翁,由於其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舉報與控告江澤民,受到江澤民的報復,自己的公司被迫關閉。

(3)肉體折磨直至消滅。從迫害一開始,江澤民就叫囂要「鏟除法輪功」。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江澤民命令要達到百分之百的「轉化率」。對於那些堅守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江澤民密令:「打死算自殺」,「打死白打,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江澤民的瘋狂,中共的邪惡,使得很多包括警察在內的人肆無忌憚地迫害法輪功,明目張膽地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把他們非法投入到勞教所(二零一三年,勞教所因臭名昭著被解散)、監獄和洗腦班裏。這些政府人員和警察執法犯法,沒有底線地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江澤民流氓集團明確地告訴警察們,只看結果,可以使用一切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

在高壓政策下,監獄、勞教所和洗腦班的警察們無所不用其極,現在已知的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的酷刑折磨多達百種,包括:長時間刑訊逼供、毆打;連續多日剝奪睡眠;超長時間奴役勞動;長時間體罰、站、跪、蹲馬步樁、坐小凳子;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嘴裏、臉部、胸部、腋下、乳房、陰部等;用燒紅的鐵板烙背、火燒、烙燙;用狼牙棒、銅絲鞭、鋼筋條、帶刺竹竿、荊條毆打;鐵釘、大頭針、竹籤釘指甲;坐鐵椅子、老虎凳、關鐵籠子;鉗子擰肉、拔指甲;抻刑五馬分屍;穿斷筋骨裂的「約束衣」;關地牢、蹲小號、地錨、上死人床捆綁數天不讓動彈;各種吊刑;懲罰性灌食、灌辣椒水、灌濃鹽水、灌糞便湯;放毒蟲、蛇咬;冬天冷凍、往頭上澆涼水、扒光衣服在室外長時間凍;長時間暴曬;不讓大小便;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超極限強度電針摧殘;性虐待、電擊生殖器、用牙籤、掃帚苗捅生殖器、砸睪丸、牙刷刷陰道、針刺乳房、強姦、輪姦;折磨懷孕七個月的孕婦直至流產……

到目前為止,被打死、迫害致死的至少有四千一百五十四名法輪功學員,這個數字不包括被活摘器官而離世的大量法輪功學員。

下面是迫害致死案例之一:四川省攀枝花市優秀警察徐浪舟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攀枝花市徐浪舟,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生於一九七三年,是攀枝花市交警一大隊優秀警察,專職處理交通事故。一九九四年他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嚴格按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的思想行為,在煉功後的短短時間內,身患的疾病消失,身體健康。徐浪舟以前抽煙、喝酒,對事故逃逸司機,抓著就打,請吃也去,送錢送禮也要,而在煉法輪功後去掉了所有惡習,再也不打人了,請吃也不去了,送禮送錢再也不收,而且工作認真負責,踏實敬業,處理交通事故又快又好又公正,年年被評為優秀警察。在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徐浪舟堅持修煉法輪功,並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無理開除、關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徐浪舟在自己家的戶外煉功被綁架關押在攀枝花市彎腰樹看守所,被警察迫害「上刑床」連續十三天,手和腳呈大字型被手銬固定在鐵床上,胸部橫綁粗鐵鏈,二十四小時不能動彈,吃喝拉撒全在上面。

酷刑示意圖:長期捆綁在床上
酷刑示意圖:長期捆綁在床上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徐浪舟被非法勞教二年,送四川省綿陽市新華勞教所,遭警察拿幾萬伏的電棒電擊;警察把他強制按在地上捆警繩,繩子都勒進了肉裏,五花大綁後丟在大熱天的壩子裏曬太陽。他長期被強迫燒磚,溫度很高,磚還是火紅的,就叫他去撿。撿出的磚放在壩子上以後,還能點燃紙煙。兩年期滿時,因堅持信仰不「轉化」又被非法延期九個月才放回家。他妻子不堪壓力與他離婚。

二零零四年四月九日,徐浪舟正在塗料廠上班時被國保大隊等人綁架。參與綁架的秦剛、鄒勇軍等十多名警察,他們全部穿便衣,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強行用黑袋子把徐浪舟的頭蒙住,直接綁架到鹽邊新縣城B區金谷酒家二樓會議室暴力取證。警察秦剛、鄒勇軍等人把徐浪舟吊起來迫害,吊了一天一夜,三天兩夜不准睡覺。秦剛強迫徐浪舟簽字,徐浪舟不簽,秦剛說:你不簽、不認,老子弄死你!國保警察在綁架徐浪舟時,收走了他隨身帶的一個包(後來證實包內裝的是塗料廠的賬本、收據及現金三千多元),但警察硬誣陷說他包裏有一包法輪功資料,並且不承認包裏有錢,國保人員鄒勇軍還欺騙徐浪舟所在塗料廠的工人去作偽證……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鹽邊法院對徐浪舟進行非法開庭。在法庭上,徐浪舟揭露了警察的暴力取證惡行,並申明酷刑折磨中神志不清時所言作廢。因「證據不足」,法院迫於眾怒未能立即判刑。在「六一零辦公室」等對法院的強壓下,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鹽邊法院對徐浪舟第二次非法開庭。在法庭上,審判長不顧暴力取證的誣陷事實,在沒有任何犯罪證據的情況下,用攀枝花市「六一零」警察誣陷的材料,對徐浪舟非法判刑八年零六個月。

二零零五年一月,徐浪舟被送到四川省廣元監獄繼續迫害。之後他被轉到樂山五馬坪監獄遭受迫害。就在徐浪舟即將刑滿回家時,五馬坪監獄長祝偉因他拒絕放棄「真善忍」信仰,指使獄卒吊打徐浪舟七天七夜,直至徐浪舟生命垂危,然後將他送成都司法警官總醫院。

徐浪舟遺照
徐浪舟遺照

徐浪舟的親人被通知到醫院時,徐浪舟已經於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遺體胃腹處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兩側分別有兩個小圓洞,兩前胸肋內側有一大片血瘀。是毒藥謀殺還是活摘器官,醫院和獄方不但至今不敢給家屬看徐浪舟死亡鑑定報告,還訛詐、威脅其家人。徐浪舟的遺體一直冷凍在成都東林殯儀館,二零一七年一月被強制火化。

這個迫害致死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三)活摘器官

中國人歷來講人死了也要全屍,所以自願捐獻器官的人很少,而這些年來中國快速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器官移植大國,這麼快速發展的原因是甚麼?一個關鍵的原因就是有一個巨大的秘密活體器官庫的存在。二零零六年,有人在海外首次揭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從而中共活摘器官牟利的黑幕被撕開了一角。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位當年曾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現場擔任警衛的遼寧公安,親自打電話到海外揭露了多年前發生的一例活摘器官的案例。他揭露說: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下午五點,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派來兩名軍醫,將一位三十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轉移到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進行活摘器官。在這名女學員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

他具體揭露道:「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得有一個星期對她的審問,嚴刑拷打,身上已經有無數次傷疤,並且電棍電,她已經神智不清……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這位公安還揭露道,在摘取她器官之前,惡徒們還對她進行了強暴:「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是江澤民親自下令而進行的,是中共政府支持的,由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為主導,加上許多地方醫院參加而共同進行的。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成了一個巨大的活體器官庫,根據需要而活體摘取器官,牟取暴利,然後焚屍滅跡,銷毀犯罪證據。有多少法輪功學員由於被摘取器官而死,現在還是個未知數。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惡魔行徑,在國際上被稱為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中共是人間的惡魔。

海外爆料,江澤民的大兒子江綿恆做了三次腎器官移植,按需殺人,總共殺死了五個人。至於這五個人的身份,現在外界還不得而知。

除了法輪功學員之外,也有其他人(包括兒童)和少數民族的人成為活摘器官的對像,所以在中國人人都可能成為中共活摘器官的受害者,中國處於恐怖黑暗之中。中共為了極力掩蓋真相,法輪功話題成為中國禁區的禁區。許多人出於對中共的恐懼,都盡力迴避法輪功的話題,一聽到法輪功,頭腦裏條件反射的都是中共媒體宣傳的謊言,他們完全被中共的謊言矇蔽了。

(待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