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三次救了我丈夫的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我今年七十三歲,一九九八年初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隨著學法的深入按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修心向善,慢慢放下各種執著心,性格、脾氣在不斷的改變,家庭更加和睦,身心健康。

千鈞一髮 師父救了我丈夫一命

二零一零年夏天,丈夫用一個像盤子一樣的齒輪圓電鋸,鋸一個木方,因當時天氣熱,他沒穿上衣,打著赤膊。這個圓鋸的鋸速,是一分鐘二千多轉,由於下鋸時,沒有用力抓緊鋸柄,一下就跳在左手的虎口上,差一點就是生命的要害處,接著又跳左邊的肋骨下的肚子上,把肚子鋸了個三寸長的口子進入肉內。

當時只有我丈夫一人在那幹活,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飛旋的圓鋸突然停住不轉了。丈夫頃刻間把電鋸從肚子上拿出來丟在地上,此時圓鋸像瘋了一樣在地上快速轉動,丈夫趕緊把電插頭拔掉。然後丈夫立即用衣服堵住兩處傷口,搭的士趕往醫院,的士司機扶著他到搶救室。

由於兒媳是在這家醫院工作,有人認識我丈夫,一進醫院就進了急診室,接著七、八名醫生趕往急診室會診。一看傷口醫生都嚇呆了,兩處傷口都是致命的地方。

檢查後,醫生舒了一口氣說:你真是命大,是神保祐了你!兩處傷口都是要命之處,手上虎口離要命處只差一點點,肚子傷處下方離包腸子的膜的距離只有一張紙的厚度,如果膜破了,那肚子裏的腸子就會掉出來,命就難保了。傷處上方離心臟只差一釐米的距離,如果傷到心臟,會出血不止。到不了醫院就一命嗚呼了!

醫生說對了,是師父在關鍵時刻救了我丈夫的一命!至今想起來那情形丈夫都心驚膽顫,而且丈夫只住了十天醫院就拆線回家了。

丈夫也按大法要求做 替別人著想

二零一一年初秋的一天,丈夫在汽車站修車場做工,正在工作時,從外邊開來一輛大客車,車輪突然壓到了一塊修車時用的一尺長左右的三角木,木頭一下子彈出去二、三十米遠,在空中飛旋,不落在車上,也不落在地上,像長著眼似的對著我丈夫下來了,砸在他的臀上,當時他疼得大叫!

司機馬上送他上醫院,經檢查傷口嚴重,醫生建議暫不要下地行走,要他住院治療。第一天治療費,花去二千多元;第二天一千多元,到第三天我丈夫就要出院,他說:這個地方上的肉不礙事,過一段時間自然會好的。人家司機開車多不容易,他又不是故意的。可司機不同意他出院,丈夫堅持回家,只花了三千多元就出院了。司機全家人感動的說:「你真是好人,換上別人不住上半個月,花上萬元錢是不會出院的。」

丈夫能替別人著想,也是我平常告訴他:大法要求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們修煉人遇到問題要向內找,不要往外推,多替別人著想,萬事都有因緣關係的。他也認同這個法,再說三角木要是打著他的頭、腰,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是師父的慈悲又一次化解了我丈夫的重難。

喊「法輪大法好」死裏逃生

丈夫有爬山的習慣。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早上他又去爬山,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和往常一樣,四點半鐘起床去爬山鍛煉身體,每次他看見山上長有野生植物和能吃的野果、蘑菇之類,經常會摘回家來吃。那天他又採了二朵野生蘑菇回家,早上他親自下廚做了魚,他把魚盛出來,剩下一點湯把野蘑菇放到鍋裏。我當時已吃過了早餐。

丈夫早上沒吃,中午我沒回家,他午睡後兩點半鐘吃完午飯,三點要出去打球。跨上自行車剛騎了一百多米,他眼睛一黑肚子裏一股氣往上提,他馬上意識到是中毒了,趕緊把自行車丟一邊,打的去市人民醫院。到了醫院首先要化驗血,當驗血結果還沒出,丈夫就被送進了搶救室。當我四點趕到醫院時,見他躺在搶救室的病床上,我叫他,他一點反應也沒有,我心想不會就這樣走了吧?

當時我兒子還有他朋友在場,我推他叫他都沒有反應,我就附在他耳邊說:「你是清醒的,只是嘴說不出話來是嗎?那你趕緊在心裏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師父定會保護你的。」我也合十求師父救他。

十多分鐘後,我兒子叫我快進去,說他爸叫我。我快步到他跟前,他已坐在床上了,握緊我的手說:「我很後悔沒聽你的話。現在還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十幾歲那年認識一個算命的小伙子。由於倆人談得來,他給我算了一命,說我在六十七──六十九這幾年都是難關,六十九歲一關是很難過得去的。今天看來我註定難逃此劫。」

對兒子說:今後你要替我好好照顧你媽,又轉向在場的朋友說:只怕今天我真的要和你們再見了。

我立即跟丈夫說:「你一直都很堅強,你堅信師父的一念,師父會保護你。」這時我倆同聲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連喊三聲。他還說我不去那邊我要在這邊!

在師父的保護下,丈夫又一次轉危為安。醫生幫他清洗血液後一個星期就出院了,跟平時一樣完全恢復了健康。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