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之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日】我從大型攪拌車下爬出來之後,警察把這次車禍定為「重大交通事故」。

在交通大隊辦理相關手續時,有一位中年男子騎電動車,被一位「的士」司機撞傷,他的症狀就是頭昏,醫院也治不好。他和家人不想在醫院耗費醫療費用,想讓肇事司機直接賠償兩千元錢,但司機只想賠一千五百元錢,他和家人很生氣,雙方互不相讓,僵持在那裏。

我對他說:「你就是讓司機賠你二千或是二萬,你還是頭昏,還是活得不快樂,有甚麼用?你記住並誠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你一定會好起來的。我就是剛剛從大卡車下爬出來的。我是修法輪功的,才能活下來。」

旁邊警察說:「她確實是剛剛從裝有五噸混凝土攪拌車的下面爬出來的,我們警察都感到很震驚!」

他的家人一聽就對他說:「聽人勸,落一半。我們就相信她的話,只讓司機賠償一千五百元算了!」那位警察大聲說:「你們家蓋房子、孩子升學,都會順利,有福報的。」對警察如此明真相,我從內心感到高興,感動!

當警察連續問我三遍:「你不找他賠嗎?」我說:「我不會有任何事的,不要他賠!」儘管當時我的左腳已經脹痛的很厲害了,鮮血已經透過襪子又滲透到皮鞋外了。辦理完相關手續,警察感動的站起來連續對我說了三遍:「某某師傅(喊著我的名字),請簽字……」我在三張相關的單據上簽了名。

大法弟子按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做好人,在遇到重大車禍的情況下,仍不顧自己的傷痛,只想著不給別人找麻煩,減輕別人的壓力,這是每個真修弟子都應該和能夠做到的。

車禍那天,從早上十點半左右到下午五點左右,所有相關手續才辦完,我的左腳已經腫的幾乎脫不下鞋了,皮鞋被血浸透,血滴到外面來。當我忍著劇痛艱難走進臥室時,回頭一看,一行醒目的血腳印穿過整個客廳。在床上呆到第三天時,望著不能走路、脹腫烏紫、有三、四個傷口還在不住的往出流血水的左腳和小腿,我對自己甚麼時候能恢復走路沒有信心。心裏想著:在救人的緊迫關頭,自己卻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救人的事中……,難過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第三天上午,聽完師父的一講法,一個念頭在腦子裏閃過:去給師父上香!因自己不能行走,前兩天都是靠同修幫著上香的。於是我就用兩手扶著方塑料凳,彎著腰,拖著左腿,一點點挪到另一個房間給師父上香。艱難的上香跪拜後,又想,去做真相資料吧。就這樣雙手扶著凳子,來回挪動身體做著資料。沒想到資料居然做的非常順利,過程好像比平時還要暢通,讓修了這麼多年的我都覺的真是神奇: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對弟子的加持!

十一點到了,得衝一包快餐麵充飢。當然要先敬師父,自己再吃。平時敬師父都用專門的碗,在這個特殊的情況下只能將就了。因不能行走,這兩天吃了麵都沒有洗碗。我就一手拿著碗一手扶著牆慢慢挪到水管邊把碗洗乾淨,把面放到碗裏,倒進開水,蓋好蓋。

還沒等我雙手合十,請師父吃麵,突然想起:剛剛沒有扶凳子,只是一隻手扶牆就可以走了,那不扶牆應該也能走了吧?抬起腳不扶牆真能自己走了!

在這個「非死即傷」的重大交通事故後,僅在第三天,我就從原來的完全不能行走(去衛生間都是坐在地上靠兩隻手和右腳用力挪動身體)到正常行走,還能順利做事,這個過程之快讓我自己都覺的不可思議!

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我的一思一念,師父都看的清清楚楚,只要信師信法,敬師敬法,心在法上,師父就讓我的願望實現。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