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何永銘被非法判刑兩年 現已回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九日】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何永銘,二零一六年三月被非法判刑兩年。二零一六年六月左右,何永銘被劫持到樂山嘉州監獄迫害。二零一七年七月回到家。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晚上七點多鐘,仁和區公安分局派出所兩名警察以「普查人口」的名義闖進何永銘家,進行非法抄家。當時家裏只有何永銘八十多歲的老父親,警察搶走何永銘的私人財物:電腦、打印機、切刀、大法書籍、記錄本等物品。次日凌晨三點,何永銘被綁架到仁和區大河派出所。之後,他被非法關押在彎腰樹看守所,被強制戴手銬、非法審訊。才二十多天他頭髮白了,人很消瘦,與被非法關押前判若兩人。

何永銘在修煉法輪功前,體重七十多斤、吸煙、喝酒,脾氣不好;修煉後身體好了,煙、酒都戒了,按真、善、忍做人,孝敬父親、關心妻子、兒女,家庭和睦;工作中任勞任怨,不貪不佔,不吃回扣,樂於助人。何永銘是大家公認的好人。

何永銘八十六歲的老父親生活起居全靠兒子,兒子被警察綁架後,生活沒有著落,想念兒子精神都恍惚了,八月二十三日失蹤,全家人出動去找,一週後才找到。

八月二十五日,何永銘被仁和區檢察院非法批捕。家屬拒簽逮捕證。九月一日,何永銘的妻子與父親去攀枝花市仁和區國保要人,主管迫害何永銘的所謂「案子」的警察起學運,第二次叫何永銘的妻子逮捕何永銘的逮捕證上簽字,逮捕證上沒有說明是甚麼原因,也沒有警察辦案人員簽名,都是空白。何永銘的妻子拒簽。警察起學運說:兩個月以後開庭。八十六歲的父親為救兒子,跪在警察的面前,老淚縱橫地說:請釋放我的好兒子回家!請放了我的好兒子!警察面對一位孤獨孱弱老人的哀求,卻無動於衷。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何永銘的妻子與何永銘的父親去攀枝花市仁和區國保要人,主管所謂何永銘案子的警察起學運,第二次叫何永銘的妻子簽逮捕證,逮捕證上沒有說明何永銘是甚麼原因?也沒有警察辦案人員簽名。何永銘的妻子拒簽。警察起學運說兩個月以後開庭。法輪功學員何永銘家人已請北京律師介入。

十月二十二日,攀枝花市仁和區公安分局將構陷何永銘的案件轉到仁和區檢察院。

十一月十日,家人請的北京律師到攀枝花市仁和區檢察院閱卷,公訴科副科長汪鈺劼(女)把卷宗拿給律師看,律師看完卷宗後,再找汪鈺劼就找不到了。

十二月初,何永銘的妻子和他父親到檢察院去要人,檢察院的汪鈺劼說,「案件」退回仁和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何永銘的妻子和父親再次找到仁和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王軍要人,何永銘的妻子說:父親想兒子精神恍惚,一出門就不知道回家。王軍說: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檢察院把誣陷何永銘的案件「起訴」送到仁和區法院。何永銘被非法關押近半年,攀枝花市仁和區公安分局將構陷何永銘的所謂案子轉到仁和區檢察院,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檢察院「起訴」送到仁和區法院。仁和區法院原定一月二十六日的「開庭」往後推了。

攀枝花市仁和區法院非法庭審何永銘時,本地律師作了有罪辯護,北京律師作了無罪辯護。二零一六年三月何永銘被非法判刑兩年。二零一六年六月左右,何永銘被劫持到樂山嘉州監獄迫害。

在這之前,何永銘還遭受過一次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日,大花地派出所唐興偉帶一群警察凌晨一點闖進何永銘家的小店鋪亂翻,當時何永銘家沒有房子住,只開了一個小店鋪一家老小都住在裏面,孩子嚇得驚叫、哭泣,老父親嚇得發抖。大花地派出所唐興偉等其他四名警察用槍對準何永銘和妹妹,把他們綁架到派出所,雙手銬在長鐵椅子上。

第二天,何永銘和妹妹同時被轉到東區公安分局,在遭非法審訊時,被警察邱天明、田萍(女)等人的刑訊逼供,拳打腳踢、打耳光,打得眼睛冒金光,身上被打青,腿上被打紫。非法關押七天,身體和心靈遭受嚴重傷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何永銘和妹妹被非法關押在攀枝花市彎腰樹看守所三十五天。在看守所期間,遭到警察和犯人的欺辱。當時何永銘家剛向親朋好友借了十多萬元錢買了一輛大車,把何永銘非法關押在彎腰樹看守所,家裏老的老、小的小,剛買的車停著,還要每月上交養路費,弄得家裏生活都成了問題。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五日,何永銘和妹妹被釋放回家,警察又以罰款為藉口勒索四百元錢。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