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87歲大法弟子天天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八日】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年已經八十七歲了。大紀元網站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二日發表三退聲明,開始登記三退人數,我從那時起,開始記錄我每天勸退的人數。我平均每年能勸退一萬多人,到現在為止,我已經勸退超過十一萬人。

一、持之以恆 天天出去講

我每天都出去講,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颳風下雨也不耽誤,中國新年放假期間也每天不落。除非有特殊情況,實在不能出去了,但是我第二天或者當天下午也要補回來。例如,我每天講退三十個人,第二天,我補回來,就要講退六十個人。這樣,持之以恆,天天如此,數字一點也沒有落下。

一次,我上午參加一個外地來的同修的交流會,下午我講了二個半小時,補了回來。一次,我參加本地同修組織的慶祝「五一三」聚會,通知我上午九時到場。我為了不耽誤講真相,就先去講真相,兩個小時,完成了當天的任務,十點半到場,交上了三退名單,大家看到都很欽佩。

現在,每天出去講真相都成了我的工作,到點就出去,不出去就覺得不舒服。

二、思想純淨 講真相效果就好

我每天保持自己思想純淨,除了大法以外,沒有任何雜念,不看電視,不到子女家串門,不嘮常人嗑。我每天三點五十分起來煉功,六點十分發完正念,做飯吃飯,飯後,學一講《轉法輪》,然後學各地講法。十點鐘出去講真相,下午三點回家,再學一講到兩講《轉法輪》。之後吃飯,飯後學各地講法和聽小廣播等等。

此外,同修們找我還有這事那事的,出去發資料、貼粘貼、發碟、給同修訂書補書、看望病業中的同修等等,忙的不亦樂乎,腦子裏裝的都是大法,沒有別的東西,保持思想純淨,講真相的效果就好。

師父說:「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1]

師父告訴我們:「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2]所以我明白,不好的東西絕不能裝,全身心都溶於法中。這樣講真相效果自然就好。

一天上午,我坐在廣場的椅子上等人,我兩邊都坐著人。我先給坐在我左邊的人講,他三退了以後,我又給右邊的人講,又退了。不一會兒,他們先後走了,又有新來的人坐下,我就接著講。人不斷的輪換,我坐在那裏沒動地方,不到一個小時,勸退了二十人。我還覺得奇怪,後來一想,是師父看我有這個心,把有緣人送到我身邊來了。

心裏純淨,只想著救人,講起來得心應手。一天,我勸退了二十九個人之後,一看名單,裏邊都是隊員、團員,沒有黨員,我想裏面咋沒有黨員呢?應該再退個黨員。我就上了公交車,坐在我旁邊一個人,我問他多大年紀了?他說七十五歲了,我問他是不是黨員?他說是老黨員了。我就把他勸退了。真是心想事成。師父講法時講過:「人要想完成一件事情,做一件事情,得親自動手動腳,得經過你的體力勞動把它做成。而佛不用,佛只要思想,想就可以。」[3]我悟到是師父點悟我們,我們已經有了這個能力,只要你在法上想問題做事,就有這個能力,做事情就順。

思想純淨了,沒有任何消極念頭,例如:我講了,他不退,怎麼辦?他不理我、罵我,怎麼辦?她舉報我咋辦?等等。這些都不要想,就想著救人。一次,一個同修給一個商場老闆講真相,被那個老闆攆了出來。同修讓我去講,我就進去跟他講。不但把他講退了,他還高興的送我出來。這樣的事情發生多次。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4]

講真相不但要有慈悲心,念要正,還要抓住對方的思路,一環扣一環,抓住要害問題不放鬆。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勸退他。不要拖的時間過長,或者是偏離了話題,那樣效果就不好。現在,我越講越順利,每天都能勸退三十五人到五十人之間。最多時一天勸退了一百五十二人。師父看我講的口乾舌燥,經常是在我旁邊放了一瓶水給我喝。我也不知道是誰的,反正是沒人要。我等了半天也沒人來要,我就喝了。

一次我在馬路邊上走,沒在人行道上走,結果被摩托車撞了,我人飛起來了,但落地時輕飄飄的,坐在了地上,啥事沒有。那個騎摩托車的人嚇壞了,一個勁問我咋樣?要不要上醫院?我說沒事,我是修大法的,你走吧。他不走,我就把他勸退了。後來他就走了。從那以後,我很遵守交通規則。我悟到師父利用一切機會提高我們,淨化我們,讓我們儘快修好自己。

三、講真相時 理智和智慧不可少

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5]講真相要先和對方打招呼。打招呼是一門藝術,例如在馬路上,碰到不認識的人,我又想救他時,就熱情的打招呼,先聊些別的事情,問問家人的情況等等,認可他做的生意或他的工作不容易,之後講社會的腐敗,為甚麼會這樣。他同意這些說法後,我就講貴州的藏字石,然後自然引申到現在有一個遠離災難保平安的辦法──三退保平安,起個化名、小名等等退出來。有的很認同我的說法的人,我就會說,我們是救人,是你的緣份到了,千好萬好不如平安最好。你啥也不損失,還猶豫啥?難度大一點的人,就多講一些,多用點時間,給他講明白了,就退了。

在醫院講真相,我先講:老百姓現在看病不容易啊!醫生看病幾分鐘就完了,可是排隊掛號要幾個小時。醫藥費這麼貴,你得掙多少錢,才敢來這裏看病呀!你看那些當官的,醫院要派人到當官的家裏去給他看病,好醫好藥的伺候著,老百姓能行嗎?老百姓得自己想法子保平安,現在有一個不用花錢能保平安的法子,叫三退保平安。之後再多講一會兒就自然退了。

四、要多帶多幫新同修走出去講真相

經常有認識的或不認識的同修來找我,讓我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帶帶他們,我都樂意做。我想,出來講真相的同修越多越好,多救人,加快正法進程,這正是師父要的。我帶他們時,開始他們在旁邊看我講,一邊學,一邊發正念或者幫著記名等。有的有怕心,我鼓勵他不要怕。我說,是我講,又不是你講。後來,他們越來越好,膽子大起來了,許多都能獨立講真相了。

一次,我帶一個年輕同修出去講真相,他發現有便衣跟蹤,他就走到馬路對面去了,隔著馬路在那兒看著我和一個人講真相。他看見那個便衣向我身邊來,可是碰不到我身體,三次來回,就是到不了我身邊。後來那個便衣就走了。這是過後那個年輕同修告訴我的。我悟到可能是師父看見弟子正念足,沒有怕心,師父保護弟子講真相,給弟子下了個罩,那個便衣進不到這個罩裏來。

一次,我和我們地區幾個同修去外地交流,往回返,在車站候車室等車,要等一個小時左右。我跟他們說,咱們正好利用這一小時講真相,他們當時有顧慮,有怕心,擔心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就自己講,他們在旁邊看,講退了二十多人。他們很受啟發,回來後,開始試著出去講,現在很多人都能獨立講真相了。

五、講真相別有怕心 不要挑人

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6]我沒有怕心,也不挑人,見到誰給誰講。一次,我走到派出所門前,看見三個警察,其中兩個跟另一個彙報工作,我猜想那個人是頭。等那兩個人彙報完了,我就給那個頭講真相。後來他說,我就是管你們的(編者註﹕即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我給他起了個化名退了,他還告訴我小心點。

一次,我在一座樓前給門口的四個年輕人講真相,講完,他們都退了。講完後,我看到樓門口上掛著一個國徽,我就問他們這是甚麼地方,怎麼還掛著一個國徽?他們就笑了,衝我說:你講了半天,這是甚麼樓還不知道?你咋回事?這是刑警隊,我們都是警察,可我們都穿的便衣,你當然認不出來了。我也笑了。

有一次,我從車站候車室講真相出來,下樓梯時,一個聲音在我耳朵裏說,旁邊是警察局,你進去講一講。我一看是鐵路警察分局。我就進去講了,兩個警察退了。

還有一次,在舊物市場裏邊的檔口,我正在給一個女的講真相,一些警察突然進來抓人,手裏拿著對講機。那個女的臉都嚇白了,一下子躲一邊去了。我沒怕,穩住心,跟一個警察講起真相,結果他同意退了。我出去一看,很多警察把舊物市場圍住了,好像是找人,我堂堂正正的走出去了。

一次我講真相時,帽子被風刮起來,我走過去,蹲下身子撿帽子時,帽子又被刮起來,拐個彎飛起來,落到四個人中間。這四個人一個老頭、一個老太太,還有一男一女兩個年輕的,他們是一家人,老頭老太太是那個年輕女孩的父母,年輕男子是女婿。我悟到師父讓我給他們講真相。我就給他們四個人講退了。其中兩個是團員,兩個是隊員。

一次我在文化廣場給三個人講真相,快講完時,突然一輛警車停在我身邊,車裏一個警察用手指著我的鼻子說,你還講真相?當時我一點也沒害怕,心裏發出一念,我是來救人的,你們趕快走,你管不了這個事。結果那個警察的手就落下來了,開著車就走了。我還奇怪呢,怎麼走了呢。那三個人也笑了。

一次我在醫院講真相,一個人老跟著我,還聽我講真相。我走到哪兒,他跟到哪兒,差不多跟了半個小時。我問他,你是幹啥的?老跟著我幹啥呀?他說他是汽車廠(汽車產業開發區)的警察。我說:你給我定住,別跟我走了。結果,他站在那兒真不動了,我就走了。

一次,我在廣場看見兩個年輕的著裝執勤警察,我走到他們跟前說,你們兩個有福相,將來當官要當清官。我接著問他們入黨還是入團了,他倆一個是黨員,一個是團員。我問他們,聽說過三退保平安沒有,他們就笑。我就講了真相。最後我說給你們兩個起兩個名字,退了它,神就保祐你們了。他們就點頭同意了,一直笑著看著我。

六、別的大法修煉的事也配合同修做

我除了講真相之外,別的法上的事都做,只要是同修找到我,我都去做,包括傳遞資料、補書、通知事情、看望同修、找技術同修修機器等等。一次,一個同修給了我一大堆真相期刊,說是剩下的,處理不了了。我二話沒說,裝在兜裏,自己出去發。發到天黑,發完了才回家。還有一次,同修把一兜子粘貼給了我,說想要粘貼的那個同修今天沒來,你拿去貼吧。我接過來,背在身上,往家走,一邊走一邊貼,到家也貼完了。

我想,作為大法弟子,必須圓容大法,無條件地配合同修做好法上的事。師父說過:「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7]我們同修都能做到,那力量得有多大呀!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