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明慧法會文章 澳洲西人正念祛癌症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記者李正澳洲採訪報導)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圓滿結束不久,曾參加過天安門和平上訪的澳洲西人學員丹迪斯・約翰遜(Denice Johnson)由衷表示:讀明慧大陸法會文章幫助我走過兩次生死關。從中幫我加強了正念;明白了怎樣祛除「病業假相」;堅定了信師信法的信念。

澳洲西人受益大法 上天安門和平請願

二零零零年六月開始在法輪大法中修煉的丹迪斯,在修煉初期她只是感覺今生今世能找到返本歸真之路很幸運,而在不知不覺的修煉過程中,她發現曾患有連醫生們都解決不了的多年吸煙造成的肺氣腫不治而癒了,過去由於呼吸困難不能步行太久的她,現在能在天國樂團演出中邊吹號邊遊行了,這令她感到修煉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圖1: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從墨爾本趕到悉尼海德公園(Hyde Park)參加遊行的丹尼斯
圖1: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從墨爾本趕到悉尼海德公園(Hyde Park)參加遊行的丹尼斯

當她得知使海內外千千萬萬人受益的法輪大法卻在中國被無辜打壓時,她太震驚了!為了證實大法的美好和表達她對大法師父的感恩,她曾與兒子斯圖爾特及澳洲西人學員,共十人於二零零二年三月七日,前往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他們在去天安門之前帶著印有「全世界共有五十三個國家的一億人在修煉法輪功」字樣的標籤四處張貼、散發。他們還刻了一枚寫有中文「真善忍」的印章,走到哪裏就將這三個字印到哪裏。他們被非法抓捕後告訴警察:我們就是想讓受矇蔽的中國人民知道,在中國以外各個國家的人們都可以自由修煉法輪功。

當時,十位澳洲西人學員前往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遭非法抓捕後被強行遣返,於三月九日上午抵達墨爾本後,澳洲多家主要媒體ABC電台、7頻道、9頻道、10頻道等出席了新聞發布會,媒體的覆蓋面空前,使得全澳洲人民借此機會從正面更加深入地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同時也把海內外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心緊緊的連結在一起。

圖2:十五年前丹迪斯(右4)前往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而遭非法抓捕後被強行遣返、抵達墨爾本機場
圖2:十五年前丹迪斯(右4)前往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而遭非法抓捕後被強行遣返、抵達墨爾本機場

明慧大陸法會 促海內外大法弟子比學比修度難關

丹迪斯和大陸同修由此結下的特殊緣分,使她在之後遇到巨難時,得到了無數大陸同修的援助,雖然是無形的,但丹迪斯感受到的是如此的重要和難忘。

在她從北京回墨爾本九年後,她被診斷出癌症,同時,她意外的在明慧網上發現了一篇第九屆大陸法會交流文章,對她幫助極大,她表示:「那時我讀到大陸法會交流文章時,我非常驚訝:大陸同修還有這樣的法會呀?同時我也非常高興。因為當時我身邊基本沒有親朋好友能幫助我,只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用大法來洗淨我、改變我,還指引我去讀大陸法會的交流文章,讓大陸同修用書面交流形式來幫助我。」

丹迪斯非常感動的哽咽道:「在那幾年反覆祛『病業假相』過程中,我整天除了學大法著作外,就是讀大陸法會的交流文章。讀他們的交流文章對我的幫助極大,他們幫助我幾次超越、祛除『病業假相』。每當我讀交流文章時,我的身心感覺很舒服,並有種特殊的感覺,那種如他們在直接的、面對面的講故事給我聽的感覺,這是一種我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最好的、最奇妙的感受。我能很真切的感受到他們正在幫助我,我明白這背後蘊含的全部是師父慈悲的安排和加持。」

丹迪斯讀了所有第九屆大陸法會交流文章後,又開始回過去讀第八屆大陸法會交流文章,然後再讀第十屆、十一、十二、十三到最近的第十四屆大陸法會。而且她到當地文具店把所有的文章都打印了,並裝訂成書,可以經常讀。她表示:「我喜歡讀大陸法會交流文章,從發現那天起一直讀到今天,我幾乎每篇都讀,而且感覺非常重要。如果我們能經常讀他們的修煉體會就能明白:甚麼是正念正行,如何保持正念正行,因為他們身處中國,面臨的是非常嚴酷的迫害環境,我發現大陸同修的修煉方式與我們不同、他們必須時時用大法來加強和保持自己的正念。

我讀大陸法會交流文章時還發現,在所有的交流中都體現出他們把堅定正念貫穿在他們修煉的整個過程中,在任何情況下他們都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並堅定來自於大法的強大正念,他們對大法和師父的堅信是無條件的。無論是在消業過程中,還是在講真相過程中遇到警察,他們都能堅定正念、守住正念。這點是非常重要,也是難能可貴的,值得我學習的。我感覺每一篇交流稿都那麼好,都使我受益,都對我幫助很大,讀著讀者,我感覺自己的正念越來越強。」

必須多學法 才能區分人念和正念

丹迪斯還表示:「我學到大陸同修做大法的事情時非常用心,他們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當我讀到關於祛除病業的交流文章時,我發現他們從不給病業症狀一個醫學名字,比如癌症之類的名字只用消業來代替。我理解給病業症狀名字也同時產生了一種物質。從大陸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我學到了如何區分甚麼是人念甚麼是正念,然後向內找,否定和去除所有的人念,只要保持正念。

就這樣我越來越好起來,我的修煉也變得越來越成熟。從中我認識到:剛開始我的症狀出現和加重是我的人念促成的,當我聽到癌症的時候我的第一念就想:我有麻煩了,我極度害怕和焦慮,我去醫院吃藥治療但是沒見好轉,所以我就停止了用藥和治療。我反思當時的第一念是錯的,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好壞出自一念」。我不應該承認和給予這個症狀名稱。後來當我有時想到這個名稱時我就發正念把想這個名稱的想法去掉,把不正的念頭統統都去掉。我認為這個名稱是人起出來的,就把它當真的了,實際上它不是真的,只是業力,業力只是需要被清理掉而已。

我還認識到:每次我有錯誤的不在法上的想法時,我就跌倒一次,所以我學會把所有的念都放在法上,這對修煉人是多麼的重要,特別是我們年紀大的同修,我們在修煉大法前在常人中生活了許多年,我們必須多學法,才能區分甚麼是人念和正念。」

圖3:今年四月二十五日,丹迪斯去香港參加講真相活動
圖3:今年四月二十五日,丹迪斯去香港參加講真相活動

走師父安排的道路 抓緊時間實修

對於如何祛除身上的「病業假相」 ,丹迪斯還表示:「我讀大陸同修交流後學到我要抓緊大量的時間學法,所以我早上起來就學法,中午吃飯前後學法;晚飯前後學法;睡覺前學法,如果我不能學法時我就讀大陸法會交流文章或聽《九評共產黨》的錄音,堅持每個整點發半小時正念。還有我學會大陸同修生活起居簡易。在澳洲我們有那麼多能讓人娛樂和誘惑人的東西,比如很多好吃的食物、電影、電視以及方便的生活環境。對我來講最重要的就是遠離所有的誘惑,並且把心中裝滿大法,才能祛除『病業假相』所製造的種種不好的人念。就這樣我克服了『病業假相』 。」

「走過兩次生死關後,我還學會了不管我今天甚麼時候能做大法的事情,但我會在早上的第一念首先想到的是大法。我努力用大法對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今年六十三歲的我現在很健康,還在澳洲國防部全職上班,路上單程需要開車一小時。為避免塞車,早上我提前到單位先煉功。我利用上班的中午休息時間學法,喝茶休息時間發正念。多餘時間練習吹法國號,我需要練習到我能吹到的最好的水平,因為我參加天國樂團演出,需要用吹號去講真相救人。」

丹迪斯最後表示:「在讀大陸法會交流文章時,我常常看到大陸同修在幫助過病業關同修時,是那種沒有條件的、無私無我的奉獻精神,讓我真正明白了甚麼叫整體力量,而那種力量來自於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和博大精深的大法。讀今年大陸法會文章中那篇《信師信法渡難關》的交流文章,讓我很感觸。他在交流中談到如何去執著心的整個思考過程、如何事事以法對照去除人的觀念等,我感同身受,特別當他說:『我決心走師父為我安排的道路,我想和師父一起回家。』這讓我想起自己也曾說過同樣的話。現在,每當我想加強正念時,師父寫的《洪吟》中的一首詩總是提醒我:

《實修》

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