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當年的煉功點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已古稀之年,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在此之前,為治一身的多種疾病,走遍半個中國,苦藥吃了幾麻袋,卻越治越重,最後喝完一碗湯藥得睡一兩個小時才醒。在山西一家醫院治病時,有一位包頭病友也是我這種症狀,她回家後給我寫信告訴我,當地一位老中醫說這不是睡覺,是你長期吃藥不對症,造成藥物性肝中毒、肝昏迷,因為是藥三分毒,必須停藥,並說現在有不少人吃藥不見效練氣功病好了,你們也可以練練氣功,或許會出現奇蹟。

當時也有一位醫生告訴我,北京國家機關一位癱瘓的姓張的官員多年治不好,練氣功站起來了,還能爬長城了。雖然吃藥不管用,可還是放不下吃藥的心。所以,我從一九八七年就開始一邊吃藥一邊練氣功,先後練了好幾種氣功,毫無效果。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初,有一天,一位離休多年的鄰居阿姨給我兩張票,說是氣功講座錄像。我說:您給別人吧!我已經聽了好幾場氣功報告了,練了三、四種氣功了,病也沒好。老人家說:聽說這是佛家功法,叫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但是得修心性,時時處處做好人才能好病。去聽聽吧。聽聽講的是啥內容,就是不煉也不搭啥,是不是?出於面子和人家的一片好心,就去了。

第一堂課開始,看見師父就感覺非常親切。師父開門見山就講,他傳功不是傳普通的氣功,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高層次」是甚麼樣呢?這使我想往下聽。因我看了多種氣功書,有常人追求新奇的心理。九堂課聽完,切身感到這真是高層次的功法,和一般的氣功真的不一樣,是佛法修煉。可我還是沒走入修煉,只是給母親讀《轉法輪》,因母親不識字,學會了動作也只是為了教母親煉功。

給母親讀《轉法輪》幾個月後,突然有一天腦子裏就想:我也應該煉法輪功呀!於是我就打聽哪兒有煉功點。一九九六年六月,我找到了離我家較近的煉功點,從此開始了修大法之路。

一、煉功點是一片淨土

我們的煉功點就是市直某局直屬單位的兩間辦公室,因為這個單位的一位領導也煉法輪功。煉功點大約有30多人,有市、縣局級離退休領導,有市政府機關現任領導、一般幹部,中小學教師,在職、退休或下崗工人。每天早晨三點五十煉功,晚上學法。每天到煉功點總是有一種像被陽光照著暖暖的感覺,心情非常激動,現在明白了,那就是佛光普照。每天大家一見面就說:我今天哪件事沒做好,或者我哪句話說的不在法上。總之,見面就是向內找,真是共同切磋,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同修之間的關係比親兄弟姐妹還親,誰有困難,同修都主動幫助。特別是政府機關的那幾名幹部,每當來新書、師父講法錄影帶、錄音帶、煉功音樂帶時,他們都多買,然後送給下崗、生活比較困難的同修,買錄音機、錄音帶等物品也是他們花錢,都搶著幫助別人。沒有在機關或其它單位人與人之間互相戒備、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為個人利益、職務的升遷而爭而鬥的行為,都不議論常人中的事情。

我從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就一直在地、市直機關工作,親身體驗到了官場的複雜,可是一到煉功點就完全變了,深深感到,煉功點真是一片淨土,是一個和諧的大家庭。

二、煉功點是心性提高、道德昇華的「煉丹爐」

這個煉功點也是學法點,每天晚上學法兩小時,沒有節假日,風雨不誤。學法時每人讀一段,基本上每天學一講。後來還有幾位同修背法,大家提高的都很快。通過學法,普遍明白了人是從哪裏來的,應該回到哪裏去;病是怎麼得的,怎麼做才能祛病;「煉功為甚麼不長功」[1],「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是維持人類道德、淨化人心的標準,是宇宙中最高的佛法。也知道了煉功人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事先替別人著想,先他後我、無私無我、要重德、要與人為善等等方方面面的問題。

有一位機關幹部調到一個新單位,是領導班子成員,主要領導說:每天早晨你在家等著,有車接你。這位副職想:我家離單位不遠,我離退休還有十多年,要是步行上班也能給單位節省不少油錢,於是,她坐了幾天車後跟司機說:我每天上班就是坐著,沒有活動量,所以我從明天開始步行上班,鍛煉身體,你千萬別告訴一把手。當時單位蓋家屬樓,樓層可著領導挑,她挑了一套兩大居室四層雙陽,錢也交完了,家具都搬進去了,還住了一宿。但她聽別人說:一位退休的老主任想要這套房。她想:人家在這個單位幹了一輩子,自己來這個單位才幾年,人家貢獻比自己要大得多,這套房子應該給老主任。於是她把房子退了,老主任住上了這套樓房。有人說:你太傻了,有權不用過期作廢,你是領導,花錢買房,你退甚麼房啊!她說:我師父要求我們遇事先替別人著想,先他後我,無私無我,最後要修成一個完全為了別人的人,才配稱為大法弟子。那人說:你們煉法輪功的思想境界太高了,真了不得,我真的很佩服您!她說:你應該佩服我師父,是我師父讓我這樣做的,我要不修大法我肯定不會這麼做的。

有一位副廠長同修,單位要出去旅遊,他女兒也要去,他說:可以去,但費用我們自己拿。旅遊回來後,別的領導子女都沒交錢,他把女兒的那份悄悄的補上了。這就是修煉人和常人的區別。

還有一位當領導的同修,一輩子往外隨禮的錢花了不少,可是,她修煉後,家裏遇到的紅白喜事都不告訴別人。比如她母親住院、去世,自己的孩子結婚,弟弟、妹妹結婚都不聲張。有人給她算了一筆賬,在這幾件事上如果收禮至少可以收二十萬。她說:那是藉機斂財,不能那麼幹。

一位英語高教同修切磋時說:雖然自己是為人師表的教師,可是,修煉前做的極差。師父說,煉功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可是,以前我丈夫出軌,我抓住這一把柄,一不順心就罵他,覺的解恨,急眼了還打他。修煉後明白了,他傷害我會給我德,可我打他罵他,把德推回去了,從自身還飛走很多德給了人家,所以才多種疾病纏身,如糖尿病、眼病等等,我真是太傻了。修煉後不會罵人了,罵不出口,就是不好意思罵人了,要是早點得法該有多好。她丈夫說:現在怎麼聽不到你的罵聲了?你好像換了一個人。她說: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你得感謝我師父,是我師父和大法才使咱們這個家安寧了。丈夫說:真得謝謝你師父!

還有一位是中學教師,她說:修煉前,不欺負別人,但也不想吃虧,每次買菜盡挑好的,上秤後總得看看是星裏還是星外,秤是高還是低,不是在斤兩上抹一點,就是在錢上抹一點,不但斤斤計較,還貪圖便宜。修煉後,買啥也不斤斤計較了,也不圖便宜了,連秤都不看。有一次買了兩斤乾豆腐,回家後丈夫用彈簧秤一稱說少二兩,讓我趕緊去找賣乾豆腐的人。我樂呵呵地說:虧你還是個大局長呢,這點小事你也斤斤計較,少給二兩,他給咱們德呀!你得謝謝人家。丈夫愣了一下說:這個傻娘們,吃虧了還樂呵呵的,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她說:你看看《轉法輪》就知道應該煉。這兩位教師的丈夫後來都看《轉法輪》了。

此類例子太多了,不一一列舉了。

三、煉功點是獲得身心健康的最好「醫院」

在我們的煉功點,有六、七位原來都是練別的功法的,而且都是心臟病,不管怎麼練,每年都要住一兩次醫院,單位條件好,藥費百分之百報銷,可是就是治不好、練不好。他們修大法後再沒犯過病。有一位六十四歲的局長夫人不但紅斑狼瘡痊癒了,還來例假了,臉上皺紋幾乎沒有了,一天就是高興,再也不愛生氣了。

一位市政府辦公廳處長患癌症,在去上海手術前學了《轉法輪》。他在點上交流時告訴我們:手術時刀口拉開,沒等手術,點滴瓶子就掉到肋骨上,瓶子碎了,藥水流到腹腔裏不少。這位同修修煉前,每天中午喝一瓶白酒,下午照樣給領導寫材料。所以說給他全麻,可是並沒有全麻,整個手術過程他都是清醒的。給他手術的老教授告訴他,兩個月後來複查。他回來後,每天學法、煉功、修心性,特別精進。兩個月後去複查,老教授驚訝的說:太神奇了,你患的是世界上四種肝癌中最嚴重的一種。就是其它三種,患者手術後各項檢查指標也沒有全部正常的,可是你的所有指標全都正常。同修說: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了,才出現這樣的檢查結果。他說:只要真修,不用手術也能好,可是當時沒悟到。

還有一位女士,三十多歲結婚,但一直不懷孕,想不到的是,修大法後懷孕了,生了個兒子,非常聰明、健康。同修帶兒子坐公汽,車上一人問她:這是你孫子吧?她說:是我兒子。那人說:看你有四十多歲了吧?咋這麼晚才要孩子呀?她就把自己的經歷告訴了乘客。一車人都聽到了。那時邪黨已經迫害法輪功了。她看有人害怕,就說:不用怕,我家一鄰居警察見我面就說:好好修,法輪功早晚得平反,修真善忍有啥錯,江澤民盡整好人。你不讓煉人家才上訪,上訪就抓,人家才貼、送真相資料……車上的人都噓了一口氣。

我修大法三個月後,全身的病都沒了,再也沒有出現頭疼時鼻子出血的現象,眼睛看東西也不重影了,彎腰五分鐘腰就直不起來的現象也沒了,右腳落地也不像踩在棉花團子上軟軟的,而是實實成成的。胃,生冷硬酸辣的東西都敢吃了。那時四十七、八歲,已經到了絕經的年齡了,每年只來兩、三次月經而且像得了病一樣腰肚子疼的不敢動的現象沒了,可卻一個月來一次,哪兒也不疼了。過去每年九月份就戴口罩還咳嗽、九月份就穿毛褲、十月穿棉褲、數九天棉褲裏面還要再加一層毛褲,腿還照樣疼,夏天陰天下雨時腿酸疼的直蹦的症狀全沒了,冬天只穿毛褲也不冷、腿也不疼了。修煉前血脂檢查,四項指標三項是加號,修煉後一個加號也沒有了。心慌氣短、四肢無力、潮熱盜汗,後背總像背幾十斤重物的感覺也沒有了。總之,十多種疑難雜症徹底沒了,二十多年來,沒打過一針、沒吃過一片藥。

法輪功不但給修煉者重塑一個健康的身體和崇高的思想境界,還能開智開慧。我母親是上個世紀二十年代末期生人,沒念過書,不識字,只好我給她讀《轉法輪》,一讀就是三年。一九九九年末,我說:媽,明天是二零零零年了,新紀元開始了。你從明天開始讀《轉法輪》,試一試,看看能不能讀下來。第二天她打開《轉法輪》讀,我下班回家,她高興的告訴我,大部份字都認識了。我給她一支筆和一個本,說:你就是讀,哪個字不認識,你就照葫蘆畫瓢把那個字畫下來,我回來告訴你。從此媽媽天天《轉法輪》不離手,還學會寫字了,寫信告訴她外地的子女:她識字了、會寫字了。

四、煉功點上的神奇故事多多

煉功點上的神奇故事幾天都說不完,篇幅所限,僅舉幾例:

故事一:我們點上有個小李,是下崗工人,靠打工掙錢維持生活。他每天到點上總是笑瞇瞇的,很少說話,點上有甚麼活兒他都搶著幹,早晨煉功都是他倆口子拿錄音機給大家放煉功音樂。有一天晚上,還沒開始學法,小李站在掛在牆上紫紅色大絨旗上繡的法輪圖前、以前也是每天來時總是看,那天他站在那兒自言自語的說:誰把這個法輪製作的這麼精緻,天天這麼轉,這旗可不能摺疊呀!那樣裏邊的機關弄壞了不就不轉了嗎?他以為是有人用機關控制那法輪圖,法輪才轉的。同修說,其實甚麼機關也沒有,就是你天目開了,師父讓你看的,那法輪不用甚麼機關、發動機呀,他自己就轉。我們都沒看見法輪轉,你太幸運了。他說:我還以為誰都能看見呢!另一同修說:讓你看見是師父鼓勵你讓你好好修的,別產生歡喜心、顯示心,一產生這些心,天目就容易關上、也容易傷掉。小李說:我明白了。

故事二:我們點上有一位在公安系統工作的同修,有一天她哥哥從外區給我們送大法資料,進屋後興奮的說:真了不得,我一到你們這樓前,就看到跟師父說的一樣「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1]。進到樓裏,連樓道裏都是紅光。

故事三:有一位老同修,她兒子被派到某縣當科技副鄉長。他的鄉長上司有一種病,省醫院、北京、上海等地看遍了不見效,就是犯病時全身不會動,而且全身從裏到外沒有不疼的地方,疼的連大氣都不敢出,吃啥藥也不好使。有一天,兒子打電話說:媽媽,我媳婦沒在家,我帶鄉長到市裏看病,麻煩您中午給做點飯行嗎?「當然行了。」老同修剛做完飯,兒子也回來了。他倆一進屋,兒子就介紹:這是我媽媽,退休多年了。這是我們鄉長。

他們一邊吃飯一邊說話,突然鄉長說:「大娘,一進你家我身上咋哪兒也不疼了呢?全身太舒服了,從來沒有的感覺,你一定是信啥的吧?」老同修說:我信真善忍,是法輪大法,只要真修這一法門,師父就給你演化功,這個功就把病銷毀了。鄉長說:我不太懂您說的。舉個例子說。老同修說:比如,衣服髒了,把衣服泡濕了撒上洗衣粉,用手一搓,髒物就沒了,這個功就好比洗衣粉,病就好比髒物。但是,衣服髒了得人動手去搓,不修煉的人得病得去醫院看醫生、吃藥,把病壓到身體最微觀之中,暫時舒服不疼了,而修煉的人這個功自動的就把身體裏的病銷毀了,沒病了,就用不著吃藥了。我給你讀一段我師父的法吧,你聽完一定能全明白。我師父告訴我們,煉功人都有功也叫能量,「在你能量場的覆蓋面之內的人都會受益,他可能覺的很舒服。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單位、在家裏都可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在你的場範圍之內的人可能無意中你就給他調了身體,因為這種場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1]

鄉長說:我全明白了,這個功太好了,好學嗎?正好旁邊就有《轉法輪》和《法輪功》等一摞子書,還有大法資料。老同修說:你倆上醫院看完病回來看看這些書,了解一下覺的應該學你就學。鄉長說先看書,一口氣看了好幾講,就決定跟大娘學法輪功。兒子回市裏上班時告訴媽媽,即使迫害來了,鄉長也修的很好,那病再也沒犯過,一再讓我代他謝謝您。

故事四:我們點上有一位教研室主任,她姑婆是中直企業萬人大廠的小學教師。一九九五年有一天,姑婆的女兒拿著一本《法輪功》回來對她媽說:媽,同事送我一本氣功書,說可好了,書上還有煉功動作圖,說這個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你也煉吧!看你那一身病,吃多少藥也不見好,這還不用花錢就好病。老太太心性好,五十年代中專畢業,幾十年一直教書,先進勞模榮譽不少,她的多數同學都當校長或調到機關當幹部,她一點兒都不妒嫉,還說:無官一身輕,知足者常樂,能忍者自安。修煉沒幾個月,天目、遙視等功能就出來了。有時想看看山東老家那個小村莊甚麼樣了,閉上眼睛就能看到,打電話一問果然如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瘋狂的迫害開始了,我們的煉功點解散了,大家懷著沉重的心情依依惜別。此後,一位副市長的夫人、某部的主任有怕心不煉了。一位教研室主任隻身一人去國務院信訪局上訪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她講真相,在省城洗腦班她講真相,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真修的都沒落下。

在煉功點的三年,幾天就有一個神奇的故事,篇幅所限,只能說這麼多了。那是一片淨土,那是一個和諧的大家庭。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