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五)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三章 暴力殺戮 惡貫穹宇(下)

目錄
4. 破壞自然
5. 毀滅文化
6. 邪惡之最
1)迫害法輪功
2)活摘法輪大法修煉者器官
結語

* * * * *

4. 破壞自然

神不只是造就了人類,也為人類安排了生存的自然環境。特別是在中土神州,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及其通天的內涵,也體現在自然環境中,這正是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的具體體現。名山大河中其實都有山神、河神維繫著人類生存的自然環境。

中國作為神選定的「中心之國」,其山川河流對整個地球生態的影響巨大而深遠。在中國文化中,地理風水的影響和作用實際上超越肉眼可見的空間。從高層次上看,在全球水循環體系中,中心之國也是全球淡水水脈的發源地,這裏的淡水污染會波及全世界的水源。因此中國環境的破壞,可能造成世界範圍的生態走向崩潰。由此我們不難理解為甚麼共產邪靈處心積慮,必欲毀壞中國的自然環境。

中原皇朝的歷代聖皇明君都定時祭祀天神及山川江河之神,謙恭感恩,正常享用自然環境所賜予人類的生活所需。數千年來,信天敬神的中華子民一直和自然環境和諧相處。而共產邪靈奪取政權之後,同樣是利用暴力加欺騙挾持世人不信天人合一的理念,破壞神賜予的自然環境,鼓勵人們戰天鬥地,發揮人性中惡的一面,為了賺錢肆意破壞自然環境,使人變得狂妄自大,全無對自然環境的敬畏之心。

古人需要柴禾、建造房舍、採伐森林時,總要保護尚未成材之樹,絕不亂伐。中共建政後,則普遍採用毀滅式、破壞性的採伐手段,為眼前利益不顧後果地毀壞森林資源。如長白山地區砍伐森林時,不成材的照樣砍倒,即使是只有一寸粗的小樹也不能倖免,被砍倒用作掃帚把。很多地區整片整片的森林被「剃頭」一樣毀掉,植被消亡,水土流失,其結果當然是各種災害接踵而來,或曰「天懲」,而中共培養出來的無神論者對此自然不會承認。

宇宙、地球、人類整個環境是循環的。人在生命輪迴中,當道德高尚時,沒有多少業力,輪迴轉生後對自然環境也沒有多少壞的影響。但當人們業力積攢越來越多時,也終會將業力帶到生存環境中,影響周圍的一切,沙漠化就是惡果之一。

中共建政以來,人們道德迅速下滑,業力劇增,無度地揮霍、浪費自然資源,毀壞自然環境,中國大好河山瘡痍滿目,沙漠面積急劇增大。50年代至70年代,中國每年有1560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沙漠吞噬,70年代至80年代,擴大為2100平方公里,90年代,達到2460平方公里,到21世紀已超過3000平方公里。內蒙古歷史上曾經有五大草原讓世人稱道,如今有三個已經基本消失。烏蘭察布草原、科爾沁草原和鄂爾多斯草原,三大草原的大面積退化沙化,只用了20年。河北懷來縣人稱「天漠」的飛來沙漠現在離北京僅70公里,北京或許就將是下一個消失在沙漠中的樓蘭古城。

中共任意亂砍濫伐,堵河填海,與天鬥、與地鬥,已然破壞了神為人生存所創造的環境。各種災害越來越多,江河泛濫、霧霾毒人、沙塵滾滾;乾旱斷水、工業污染、地脈水脈被斷、極端氣候頻繁出現,屢創紀錄;更有諸多可怕奇怪的疾病奪走世人生命,真可謂觸目驚心。

5. 毀滅文化

從暴力殺戮精英階層、暴力摧毀人類賴以生存的精神、物質環境,到暴力毀滅人之所以為人之傳統文化,都是共產邪靈有計劃、有步驟地毀滅人類的安排。

1)毀物質載體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破四舊」的邪火燒遍中華大地。寺院、道觀、佛像和名勝古蹟、字畫、古玩破壞殆盡。

王羲之寫下流傳千古的《蘭亭集序》的蘭亭不但被毀,連王羲之本人的墳墓也被毀掉,吳承恩的江蘇故居被砸,吳敬梓的安徽故居被砸,蘇東坡親筆書寫的《醉翁亭記》石碑被「革命小將」推倒,石碑上的字被刮去……這些中華文化之精華經過數千年的承傳積澱,一旦毀去即無法還原。

北京城建於大元朝,元世祖忽必烈讓丞相劉秉忠按天宮布局,取乾坤之像建成。整個北京城浸透了儒、道、佛之思想與文化,大都城門和大殿名稱多出自於周易乾坤之像,廟宇、寺院、殿堂皆按天象安排所建。

北京有名的四合院,大院套小院,不光別緻,還有乾坤結構寓於其中,有些正房儼如廟堂。曲徑通幽是對北京小巷最好的描述。穿過幽徑進入四合院後,豁然開朗,別有洞天。如此精心打造的人間建築瑰寶,將人們心中對神佛和上天的信仰、天人合一的傳統理念與周圍環境、建築融為一體,實為絕世之作。但是絕大多數的四合院都在文化大革命破四舊及其後的所謂開發建設中毀掉。

文化大革命之前,北京尚有500餘座古廟、殿堂、寺院,文化大革命破四舊之後,幾乎全毀。所有這些,不止是毀壞了信徒們禱告、修煉的場所,古代天人合一的建築,更把人們心中的正信、天人合一的傳統正念一起毀掉。世人可能對此不以為然,覺得與我無關,其實共產邪靈無孔不入,從肉體消滅到思想污染,再到破壞正教修煉環境、場所,它斬斷了中華文化、道德、信仰綿延幾千年的傳承。

中國幾千個城鎮,歷史悠久,每個城鎮都有城牆、廟宇、寺院,文化古蹟處處皆是,挖地一尺,看到近代古蹟,兩尺、三尺、二十尺,歷代古蹟,數不勝數。

宇宙中,人世間,各種理論、信仰、文學藝術形式、建築、風俗等等都有其人類空間的顯現及另外空間存在的形式。一個人讀一本書,做一件事,不算甚麼,當千千萬萬個人都在讀同一本書,做同一件事,有同樣所想,就會在另外空間形成巨大的物質場,並支持表面空間這件事,這個形式、建築、風俗等。如果沒有這個背後的場,這個空間的事物、建築、形式等也就不會有多大能量。這也是為甚麼西方相信的十三日、星期五的組合不吉利,但其對東方社會則沒有甚麼影響;而東方的風水寶地風俗等也對西方沒有很大影響,因為其背後的場在另外社會中不夠強大。

古廟、老城、寺院、古蹟等經過千百年及千萬人的同一信仰、關注,有其背後強大的物質因素,特別是正教的殿堂,開光後有覺者的加持,保祐一方生靈、民眾。當這些器物、建築被毀,其背後的場以至高級生命也無法繼續存在。所以毀掉的不只是表面建築、形式及其背後天人合一、加持人類空間正念、正信的正能量場,還有覺者離去而失掉的佑護。

同樣道理,即使重建這些古蹟、建築,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建立強大的正能量場,請回高層覺者加持、佑護。近些年中共又大興土木,重建寺廟、修復古蹟,但為的是欺騙、賺錢、造假,或裝門面,那結果只能是招來邪靈、爛鬼、負的能量場佔據這些地方,給世人反而帶來無窮禍害。

共產邪靈深知這些,所以它們要毀掉城市文化精英、鄉村紳士階層,敗壞世人道德,同時毀掉寺廟、神傳文化古蹟、傳統風俗、文學藝術形式、文物、字畫、書籍、傳統民居等傳統文化的物質載體及精神支柱。

2)壞精神支柱

老子留下的五千言《道德經》,是道家修煉之經典,老子被奉為道家始祖。但文革中老子被批為虛偽,其《道德經》則被稱為封建迷信。

孔子周遊列國,講述「仁、義、禮、智、信」及中庸之道,修訂先皇治國理事、入世為人準則之六經,因此被後世稱為「至聖先師」。文革中孔子被批,被稱為孔老二,仁、義、禮、智、信,中庸等被暴力、鬥爭、造反有理代替。1966年,康生讓北京造反派頭頭譚厚蘭以中央文革小組的名義,率領紅衛兵到曲阜,「造孔家店的反」,大肆破壞,燒毀古書,砸毀包括孔子墓碑在內的歷代石碑近千座,搗毀孔廟,破壞孔府、孔林。更令人髮指的是,他們還刨平孔子墳墓,掘開其他孔氏後代的墳墓,曝屍批判數日後,將其焚毀。

這已經不是簡單毀壞典籍和文物的問題,因為這些典籍文物中承載著深厚的中華文化和傳統價值。如果對傳統文化有著絲毫的敬畏,這樣的破壞都不會發生。這樣的破壞如此暴烈、徹底,乃是中共已經將對傳統文化的仇恨深深植入了「紅衛兵」的心裏。

中國古代曾發生過「三武一宗」滅佛事件,每個滅佛的皇帝或被人刺殺,或暴病而亡,信神者都知道那是滅佛的報應。後周世宗柴榮曾親自拿大斧子砍大悲寺觀音菩薩像的胸口,最後自己死於胸部瘡口潰爛。那些在中共的煽動下毀佛毀道的年輕人,如不能懺悔贖罪,會有怎樣悲慘的遭遇呢?

在這場狂飆突進的「破四舊」中,不知道多少人造下了會下地獄的罪業,這正是中共想要的結果。

6. 邪惡之最

1)迫害法輪功

文革後期,人們渴求身體健康,開始了健身鍛練。古老的五禽戲、太極拳、易筋經等傳統功法悄然興起,很快掀起了氣功熱。1992年仲春,李洪志先生傳出了以信仰「真、善、忍」為本的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大法至簡至易,從祛病健身開始,僅短短幾年,經口耳相傳,就有上億人入道得法,遍及中國,洪傳全球。

法輪功歸正人心,法輪功學員修心向善、努力淨化自己、重回對神佛的信仰,被邪靈視為眼中釘;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法輪功的傳播帶動了整體社會上的信仰重建和道德昇華,且「真、善、忍」的理念也包含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隨著大法洪傳,更多世人走進修煉,勢必讓人類走回正道,讓江山重歸清明。

中共邪靈的終極目的是通過毀滅文化、道德來阻斷人得到創世主的救度,自然將法輪功視為第一大敵。

1999年7月,中共邪黨前黨魁江澤民迫不及待地發動了對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的全面迫害。大法善待所有眾生,包括負面生命,也曾一再給它們機會,讓它們放棄敵對,獲得新生。但共產邪靈執意與大法及修煉者為敵,必然是自掘墳墓。

它動用所有媒體、公安、武警,造謠污衊、逮捕、監禁大法修煉者。江澤民在部署迫害法輪功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狂妄地宣稱:「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

如果沒有共產黨幾十年的殺戮積累的恐怖和整人經驗,迫害法輪功能這樣就搞起來了嗎?法輪功學員修心向善,身體健康,當時有上億的法輪功學員,每個學員的親朋好友加起來,那是多麼巨大的一個群體。為甚麼說打壓就能打壓得了呢?江澤民下令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正是中共積累幾十年的邪惡的總爆發。幾十年的殺戮造成的恐怖環境,讓中共不需要大規模公開的殺戮,也能把這場迫害搞起來。

共產邪靈有效地用經濟手段捆綁自由國家,使其無法制止中共的迫害政策,同時隱蔽地實施暴力殺戮和迫害。難以計數的大法修煉者無辜被判刑、關押、殘殺,甚至被活摘器官但卻不被很多世人所知。很多世人在邪黨多年高壓、洗腦、殺戮中噤若寒蟬,變得麻木不仁,對迫害視而不見,甚至違心地順從、參與迫害而不知自己已被捆綁走上毀滅之路。

我們想特別請讀者注意並思考一個令人費解的現象:很多被關入拘留所、勞教所和監獄的大法弟子遇到過類似的要求,尤其在迫害的初期,也就是只要他們簽下一紙不再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和「揭批」法輪功,就立刻停止酷刑折磨,甚至有的直接釋放回家。

這種現象的古怪之處在於,在過去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被打擊者即使低頭認罪,也仍然繼續受到批鬥、關押、虐待乃至死刑,完全身不由己。而法輪功學員是否遭受酷刑甚至獲得自由卻似乎是自己可以決定的。難道中共變好了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對所有堅貞的法輪功修煉者,各種超越人類語言能夠描述的極限的酷刑就被輪番使用。從酷刑的種類、程度和廣泛性來說,中共的殘忍邪惡沒有絲毫的改變,甚至變得更壞;但只要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中共就似乎網開一面。這恰恰再次證明了中共的目的是為了真正的毀滅人。不是以毀滅人的肉體,而更是要毀滅人的靈魂,一方面出於邪靈對神佛的仇視,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法輪功的傳播帶動了整體社會上的信仰重建和道德昇華,且「真、善、忍」的理念也包含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作為通過毀滅文化、道德和阻斷人得到創世主救度為終極目的的中共邪靈來說,當然將法輪功視為第一大敵。

2)活摘法輪大法修煉者器官

共產邪靈集古今中外邪惡迫害手段之大成,更超出這一切手段之外,直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用人類星球上從未有過的最邪惡手段迫害、虐殺法輪功學員。

在共產邪靈的眼中,法輪功修煉者堅定的信仰和無畏使它們過去很多得心應手、百試不爽的迫害手段失去作用。尤其對那些它們轉化不了又無計可施的法輪功修煉者,活摘器官就成為了中共迫害的重要手段。其巨大經濟利益不僅能維持迫害,還吸引全世界的人為了活命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用錢買活體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器官,其實也在幫助中共殺人害命。這同樣也是邪惡所要的,即進一步達到毀滅全世界人的目的。

2006年7月7日,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與加拿大前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首次發布《血淋淋的器官摘取: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該報告以18種證據證明,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犯罪是真實存在的,並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經國際調查員通力合作,2016年6月《「血腥的活摘器官」及「大屠殺」更新調查報告》發表。該報告以680頁的篇幅、近2400條參考資料,揭示了中共活摘器官犯罪的真實性質和駭人聽聞的規模。

2016年6月13日,根據所有這些調查、取證,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譴責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要求對中共器官移植濫用問題進行可信、透明和獨立的調查。自由世界終於開始認識到了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及其信徒們的邪惡程度。

結語

在過去一百年中,共產主義在世界範圍內害死了超過一億人。在蘇俄、在柏林牆下有多少冤魂仍在遊蕩,得不到超度;其它共產政權在蘇俄及中共支持下殺害了多少本國人民!柬埔寨那麼小的一個國家,卻有幾百萬人民被波爾布特共產政權虐殺,萬人坑裏的累累白骨記載著共產紅魔的殺戮惡行。最近的朝鮮共產極權黨魁更在光天化日下,虐殺包括自己親人家屬在內的黨內及普通世人,還以核大戰來威脅世界。共產主義的歷史就是一部部的殺人史,每一頁都染著世人的血跡、都記載著共產邪靈百年來一路暴力嗜殺的惡行。

本章梳理中共充斥著暴力殺人和毀滅文化的歷史,並不只是揭露這些屠殺和破壞本身,更要說明這兩種手段都是共產邪靈用以毀滅人類的手段。同時揭露世人看的到的表面後果和世人暫時還看不到的可怕結局。

在這傳統文化被毀、道德敗壞的大潮中,很多世人隨波逐流,已經失去了最後能聽懂神的教誨的能力,面臨著徹底被毀的結局。但有多少世人意識到大劫在即?

中共邪惡罔顧神的慈悲,一意孤行,已然走到了邪惡至極的最後一步。善惡終將有報,邪不勝正是宇宙間永恆的真理。對世人來說,保持純真、善良本性,堅守神為人類定下的道德規範、思想品行,從新走回傳統之路才是世人能走過生死大劫的保障。

(原載大紀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