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邯鄲市文教系統官員遭惡報實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目前,明慧網不斷報導中共人員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實例,而且密集出現。文教系統也沒例外。下面談談邯鄲市教育系統中共官員迫害法輪功遭報的部份實例。

河北工程大學江便良遭惡報,撞斷三根肋骨。

2002年11月2日,邯鄲工程大學城建繫邪黨書記江便良(男,五十多歲),伙同邯山區公安分局政保科長黨殿軍〈惡報死亡〉等三十多人,在工程大學講師、法輪功修煉者楊鳳蓮住的六樓,撬開樓道中窗戶的鐵欄杆,從兩米高的樓道小窗戶跳入室內,強行把楊鳳蓮和女兒綁架,惡警用幾根電棍同時電擊折磨楊鳳蓮後又送入邯鄲第二看守所。楊鳳蓮被電得頭腫得很大,手上、胳膊上全是水泡,被非法關押近十個月之久,被折磨得只剩下八十多斤。二零零三年八月,惡警勒索她家裏兩千多元才放回。

2003年8月,工程大學城建系書記江便良並未罷休,又一次要綁架楊,楊鳳蓮正告江便良善惡有報,江說:「沒事,我遭報。」

2003年9月27日,江便良、保衛處處長毛瑞新等人合伙在楊鳳蓮出門買菜時又將其強行綁架,送到邯鄲市西環路洗腦中心迫害致生命垂危時,江不但不讓其回家,還轉石家莊所謂「省會法制培訓中心」繼續強制洗腦迫害。楊鳳蓮在那裏又遭到邯鄲610惡警高飛(已全家遭報應)打臉,吐了一盆血,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江便良不知悔改,連續作惡,在二零零五年出了車禍,其肋骨被撞斷三根。這正應了他的那句話:「沒事,我遭報。」

河北工程大學張玉芳,作惡殃及女兒車禍死亡。

河北工程大學城建系辦公室人員張玉芳在中共利益面前,失去了良知,跟隨江便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楊鳳蓮,招致報應禍及兒女。張玉芳獨生女兒於2007年8月出車禍死亡。明白人感嘆,這是他不聽勸告跟隨中共作惡而禍及家人。

邯鄲610打手高飛遭惡報

高飛,男,邯鄲大學司機,現60多歲,一米八以上個子,黑胖,邯鄲磁縣都黨鄉都黨村人。

高飛是個有名的地痞流氓,十幾歲當兵,退役後在邯鄲市邪黨黨校當司機,後與邯鄲大學圖書館田青亂搞不正當男女關係,拋棄了原配妻子和兒子與第三者田青結婚。第一個妻子無法忍受,用刀刺傷了第三者,高飛現在的妻子田青就是當年的第三者,臉上至今還留有當年的傷記。高飛利用其岳父(田青的父親)的關係在邯鄲大學當司機(臨時工)。

高飛能說會道,最善於巴結領導,恭維、獻媚是高飛的本性。高飛和原邯鄲市610頭子曹志霞(女)關係非常密切,曹志霞借迫害法輪功之機將高飛調到自己身邊──610辦公室。之後曹志霞又以迫害法輪功需要為藉口,又將這個流氓地痞高飛加以包裝,以邯鄲市610辦公室人員身份將高飛派到邯鄲市勞教所,監視、監督與轉化法輪功學員,一個所外地痞流氓搖身一變,在勞教所竟成了邯鄲610派駐的領導、迫害法輪功的黑高參、邯鄲市610頭子曹志霞迫害法輪功的得力內線。

作為臨時工的高飛,賣命地迫害法輪功,其一是本性所至;其二想得到主子(610頭子曹志霞)的歡喜,轉為正式警察。所以他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時候沒有底線:下手凶殘狠毒。高飛迫害法輪功學員罪惡累累,河北省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他的迫害。

高飛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所謂「經驗」被中共邪黨給了許多冠冕堂皇的「榮譽稱號」,如2004年7月5日,《河北日報》一篇報導稱,高飛兩年多來「轉化」234名法輪功修煉者,「記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並獲得省勞動模範,省『五一』勞動獎章,省教育「轉化」能手等多項滲透著法輪功學員鮮血的「功績」;高飛的所謂「經驗」曾在河北省電視台、邯鄲電台等邪黨喉舌媒體向全省、市播放,欺騙世人;同時高飛還把迫害和「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流氓手段恬不知恥介紹給其它很多地區。高飛由一個地痞流氓變成了一個更沒有人性、更沒有道德良知的害人的魔鬼。

善惡有報是天理。高飛迫害法輪功學員,受到了上天的嚴懲。據河北報報導,高飛得糖尿病後又得了一種女人坐月子才會得的怪病;2007年3月8日,高飛突發腦血栓住院搶救,花去十幾萬元也沒能治好;之後又得了脈管炎,走路、起坐都非常困難。高飛慘無人道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已遭到了惡報並且殃及了他的家人:2006年正當高飛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時候,高飛的母親因車禍腿被撞斷,後又患上了癌症;高飛的妻子患上了心臟病,且經常發作。

2013年5月,高飛這個為中共邪黨賣命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渣,被中共徹底拋棄,「下崗」成為無業遊民。據和他家人要好的朋友說,現在高飛非常害怕法輪功學員,他根本就不敢在家正常生活,他像著了魔一樣極度恐慌到處躲藏不敢露面。

原武安市教育局馮雲生遭惡報被判刑。

原武安市教育局長馮雲生,1999年追隨中共迫害政策,強迫武安地區中小學校搞簽名抹黑法輪功。2009年8月19日夜,馮雲生在不再擔任教育局長的情況下,一晚上簽署調令150份,買賣教師職位集中調遷。遭全國媒體持續報導後被逮捕送司法機關,後被異地判4年,住監獄2年後被保外就醫。後又被人舉報再次入獄。這都是追隨江澤民迫害政策給自己帶來的報應。

武安市大同鎮蘭村小學校長李武其污衊法輪功遭報應。

李武其〈音〉,男,50歲上下,武安市大同鎮蘭村小學校長。99年7月20號後,積極追隨中共迫害政策,想趁機撈取政治資本。李武其編造了誣蔑、誹謗法輪功的歌曲讓本村小學生演唱,造謠栽贓構陷法輪功。

害人終害己,李武其終遭現世報應。在一次車禍中李武其腿被撞骨折。並禍家人,其女兒被地痞流氓拐走一去不返。污衊法輪功者遭了現世報應,更遭世人嗤笑。

曲周縣第三中學校長劉獻堂遭惡報被免職。

曲周縣第三中學校長劉獻堂,是曲周縣安寨鎮南陽莊村民,身為校長不教學生重德行善,卻誣蔑真善忍法理,大搞污衊法輪大法的簽名活動。一次該校學生打群架,一人當場死亡,一人死在醫院,另一學生被判刑。劉獻堂被死去的學生的家人打得跪地求饒,賠了死者家裏五萬三千元錢,後被免職。

涉縣校長任所明遭惡報火燒、嗆死。

任所明,原涉縣河南店鎮茨村小學校長,1999年迫害發生後,為了向上爬,在全校師生大會上公開誣蔑法輪大法,給學生灌輸邪黨理論。任所明借刀殺人,挑唆村幹部煽動學生家長誣告法輪功學員張俊亮,讓村民仇恨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學員。張俊亮被綁架半個月,損失一萬多元,至今仍被迫害。

任所明作惡多端終遭惡報,因醉酒臥床吸煙引燃被褥未能逃出房間,被火活活燒、嗆死,年僅48歲。

廣平縣教委職工劉連海誣陷法輪功,遭惡報摔死。

劉連海,廣平縣教委職工。1999年7月迫害發生後,劉連海積極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多次在《廣平報》等刊物上發表誣陷法輪功的文章、小說、快板等,為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擂鼓助威,以此撈取政治資本,不信善惡有報,不聽善勸,2006年秋,劉連海騎摩托車被摔死。

這是邯鄲文教系統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部份實例,還有那些被隱瞞未曝光的,法輪功學員還沒發現的,一定還有很多。

追隨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是罪有應得,可悲的是他們大都是受了江澤民的謊言欺騙,執行了邪惡的命令,為自己種下了惡果,從根本上說他們也是受害者。因為從古至今誹謗佛法、迫害修煉人罪惡極大,必遭天譴!

在此奉勸邯鄲教育系統還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各級官員,那些還在死死盯著法輪功學員不放、挖空心思籌辦洗腦班,脅迫法輪功學員轉化的中共文教各級官員;如,邯鄲復興區文教體局局長裴獻堂、書記李梅峰、邪黨工委書記王國俠;鋼城分局局長路服彬;邯鄲鋼鐵公司610頭子李衛紅;復興區鐵路中學校長葛智泉等人及那些脅迫學生看誹謗法輪功視頻,利用「網絡微信」、「展板」和「書信」等形式,煽動學生仇視法輪功的各學校領導和教師等,希望你們要認清當前形勢,趕快懸崖勒馬將功贖罪,為自己留條生路,亡羊補牢為時不晚。否則,上述惡報人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