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曉豔再次被劫至哈爾濱女子監獄(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哈爾濱市雙城區法輪功學員姜曉豔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剛剛從遠道的父親家中回到雙城,就被雙城區國保警察非法抓捕,秘密關押約十天左右;十一月二十多日(具體時間不詳)再被劫持到哈市女監繼續迫害。目前姜曉豔的身體狀況堪憂。

'姜曉豔(2017年2月家中拍照)'
姜曉豔(2017年2月家中拍照)

姜曉豔女士,五十六歲,家住哈爾濱市雙城區,一九九九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她原本患有直腸癌,病勢危重;修煉後,按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嚴格要求自己,癌症不治而癒。十幾年來,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修煉使她得到了一個身心健康的體魄,眾多親友都為她感到高興。

被折磨生命垂危、扔給家人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爾濱、雙城公安警察聯手綁架了五十六名法輪功學員,其中三十六人被非法勞教,六人被非法起訴判刑。姜曉豔是在看望同修孩子時被非法抓捕構陷。警察入室抓人,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對姜曉豔非法判重刑十四年。

中共酷刑示意圖: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

姜曉豔被劫持到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期間,遭到了省廳等警察的刑訊逼供,被連續非法審問六天中,遭酷刑迫害五個半天。警察強制將姜曉豔反銬在審訊室的椅子上,姜曉豔人長的單薄瘦小,由於胳膊短,背在刑椅後面的兩隻手腕無法互接,幾個警察用力將姜曉豔的兩隻胳膊在後背反銬上,椅子背後有一橫樑,前面還有一鐵的東西卡住姜曉豔的脖子。警察用塑料繩套在姜曉豔的手銬上,然後再吊在橫樑上,再用力上提,兩手腕被強行拽在一起,導致姜曉豔的胸腹部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警察認定她是最大的頭兒,開始問話:是誰搞的群發?你的上線是誰?下線是誰?

姜曉豔被突然抻拽的就感到只是胸口那有一窩氣了,一會腰以下沒有了知覺,手和胳膊也沒感覺了,鼻子也沒了氣息。警察看著姜曉豔閉著眼睛沒聲了,用打火機燎斷吊著的繩子,然後又給失去知覺的姜曉豔「通穴位」。那種血液恢復流通時的痛苦感覺是無以言表的。

五天酷刑,姜曉豔被折磨的多次昏死過去。她臉色慘白、皮膚無血色,渾身無力,沒說幾句話,就支撐不住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她被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強行綁架送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當時她身體狀況極其不好,重度貧血,子宮肌瘤,奄奄一息,命在旦夕。當時經過身體檢查,發現姜曉燕完全不符合關押條件,監獄擔心姜曉燕隨時死在監獄裏,堅決不收。可是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的洪姓所長,托人找關係,幾經周折,還是把姜曉燕關入了女子監獄。

黑龍江女子監獄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給家屬發出了病危通知書,可是這病危通知書,卻沒有及時轉到家屬手裏,直到九月二十日家人才接到此通知。等家人見到姜曉燕時,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二零一三年七月,家屬又去看望,在接見時,看到姜曉燕病情更加嚴重,臉色更加蒼白,臉浮腫,左眼看不清東西,沒說上幾句話,就要暈過去。家屬再次找獄長、刑房科長,要求放人。獄長,刑房科長和有關警察回答:她不夠保外就醫,理由是沒達到刑期的三分之一。

從她的症狀看,很像重度貧血。人被送到哈爾濱女監時,女監不敢收留,經省醫院法檢中心檢驗,姜體內只有2.8克血了,診斷為嚴重缺鐵性貧血;同時腹部長出的瘤子有嬰兒頭那麼大,下體還伴有流血。生命已危在旦夕,醫院告訴家屬人要輸血,不輸血人就不行了。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姜曉豔是120車從監獄醫院送回家的,當時已經沒有一點行為能力了,是家人把姜曉豔抱下車的……

'姜曉豔腹部的腫瘤連帶著胃部都是腫脹的'
姜曉豔腹部的腫瘤連帶著胃部都是腫脹的

'無法進食躺靠在床上'
無法進食躺靠在床上
'整齊的牙齒全部稀鬆離縫'
整齊的牙齒全部稀鬆離縫

再遭劫持入冤獄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下午一點多鐘,姜曉豔剛剛到家就被警察綁架。半個月的時間,多位家人到雙城區公安局,站前派出所,哈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女子監獄、監獄管理局醫院等地一次次的查找姜曉豔的下落無果。

姜曉豔兒子結婚的日子迫近,人給關到哪去了?姜曉豔妹妹急了,她又折回到雙城公安局去要人。她走到公安局的收發室就問,國保在哪屋?幹啥呀,抓我姐,人給弄到哪去了,告訴在女監,哪有人哪,這不騙人嗎?收發室兩個值班的就阻止姜妹妹不讓上樓,與其撕扯在一起,一個老頭把姜妹妹的手撓破了兩大條子,血流了出來。姜妹妹上到五樓找到國保大隊,一個女警出來就往外薅姜妹妹。姜妹說:你別薅我,就是你們抓的人,我不找你們找誰呀?你們因為啥抓我姐?

姜妹妹說:你們這不是糊弄我嗎? 女監根本就沒有我姐。好多警察都出來了,都勸姜妹妹,你看你得好好找啊。姜妹妹站累了,就坐在地上跟他們理論:那不行,瞅瞅給我這手都撓出血了,你們就這麼幹哪,花老百姓的錢,還撓老百姓啊?我一個家庭婦女,我就是來找我姐,幹啥給我撓這樣?好好找,人都給整沒了,非法抓人!

一個小時過去了,有人過來勸說:別哭了,我給你個電話號碼,是肖吉田的(國保大隊隊長),你問問他。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姜妹妹終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見到了姜曉豔。姜曉豔是被兩個人架著出來的。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姜曉豔的臉瘦得臉色煞白,薄薄的皮膚上能清楚的看到皮下的毛細血管,扶在台面上的手一直在顫抖著。會見只許十分鐘,姜妹妹看到姐姐心體虛弱的樣子就哭了,不知道姐姐又遭受了甚麼樣的折磨。

目前姜曉豔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的監區醫院。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