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面對面講真相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是鄉村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歲。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一身病,高血壓、皮膚病、胃不好、腿疼等;修大法後師尊淨化了我的身體,淨化了我的心靈,我無病一身輕。在修心上,我時刻按師父要求的「真善忍」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做事先考慮別人。有段時間離我們村口不遠處有個通道沒人打掃,又臭又髒,到處碎玻璃,不知道扎破多少車胎,我從家中拿上掃把,幹了三個多小時,好多人都豎起大拇指。當時我都六十五歲的人了,要不是修大法,哪能幹的動這些活啊!這都是師父給了我好的身體,讓我在法中修出的善心,我才能這樣做的。

可是就是這麼好的功法卻在一九九九年遭到邪黨江澤民流氓集團的誣陷和打壓。大法弟子走出來揭穿謊言、講清真相、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

我面對面講真相和發資料,這過程真的就像師父說的雲遊的過程,甚麼人都會遇到,有明白了真相千恩萬謝的,有被邪黨嚇的不敢聽的,有感動落淚豎大拇指的,有鞠躬的,有罵的,有要打電話舉報的。對於態度不好的,我不看表面的惡,只是聽師父的話,一心救人,總是微笑的向他們問好,慈悲的對待他們,要是男子我就稱呼他們「師傅」、「先生」、「兄弟」,要是女子我就稱呼她們「大姐」、「妹子」,要是孩子們,我就叫他(她)們「寶貝」。和他們講五千年文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講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造謠誣陷,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更甚至活摘器官,是這些惡行導致了現在的天災人禍。

有一次和兩個中學教師(夫妻)講真相,說現在人們不講道德只愛錢,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父子不和,兄弟反目,有權就有理,黑白顛倒,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才導致天災人禍。他們都認同,都用化名做了三退,拿了資料。在這過程中過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坐下、起來好幾回,我微笑的問了一句:先生,您好,他冷冷的說了一句:你是幹甚麼的?你宣傳退黨?宣傳法輪功?我微笑的問了一句:先生,你在哪個部門工作?他說:「政法委,我就是抓法輪功的,一個電話就讓警察來抓你。」我看他有點半身不遂,手腳不利索,肯定是以前有過參與迫害遭報應了。我一邊拿著扇子扇著 (我夏天出去都拿個扇子),邊發著正念求師尊加持,邊平靜的面帶微笑的和他說:先生,你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你們被江澤民當槍使迫害佛法,迫害修煉的人,罪有多大?你們的職責應該是懲惡揚善,可你們執法犯法迫害好人,活摘器官,天理不容,現在全世界有二百四十一萬人控告江澤民,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都遭了報應,共產黨執政幾十年就是卸磨殺驢,文化大革命後殺那麼多幹部和警察就是歷史教訓。他不兇了。

有一次A同修要資料,後來由於各種原因又不要了,我就背著包去發資料。我不會騎車,出門就是步行,七十歲的人了背著資料要走好幾里路,見門就進,商場、門店、飯店,邊走邊發。後來進了一個飯店,當時不是吃飯時間,有三個人聊天,我在桌子上放了一份資料就往出走,剛走到一個商場門前,有個年輕人騎車追來了,問在場的人說誰剛才進他們飯店了。我沒怕,不想讓他對大法弟子犯罪,就反問了一句:年輕人,你找阿姨有事嗎?他的氣一下子就消了,嘟囔著說丟東西了。我就說,你看阿姨像這樣的人嗎?他騎上自行車就走,說了一句,「法輪功」。我追上去問了一句,孩子,你知道不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他沒回答,飛快的跑了。

二零一四年三月份,我在馬路上講真相勸退幾人後,給一個年輕人講真相,同時給了他資料。後來他把我舉報到了派出所,十點多來了幾個警察把我綁架,到了派出所我不報姓名、住址,不照相,不配合他們,只是給他們講真相,有時間就發正念,給他們背師父的《洪吟》,那個女副所長讓別人給她抄。他們劫走了我所有的東西,包括五十元真相幣,只留下三十元沒字的錢。他們給各個村打電話讓村長去認人,可是誰也不認識我。我就在自家村口被綁架的,我發正念不讓他想到我村。

中午十二點他們讓我回家,我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出了派出所,我沒有往回走,向相反方向走去,就發現有個年輕人跟著我,想擺脫他,怕時間長了又碰上熟人,就打了一個出租車掉頭向南開,我給司機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告訴他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讓他甩掉後邊的那輛車,他說不好甩。後來車開到另一個區,在人多的地方下了車。我在人群裏小巷裏轉了幾圈進了一個商場。可是我對那裏並不熟,商場沒有後門,我沒有走脫。。後來聽警察說為了抓我,他們從分局調動了好幾輛警車。在派出所他們把我關進鐵籠裏。晚上十二點,兒子找到了派出所和警察吵了起來,問警察為甚麼不通知家裏。警察讓他們看了全程錄像,並告訴他們,你媽沒有說自己的名字和住址,他們還要打我兒子。

夜裏一點,他們把我送到了拘留所, 一進去床上十幾個人擠在一起,坐起來就睡不下去,大小便都在這裏,都是年輕女孩,有兩個才十八九歲,都是販毒、吸毒、賣淫,她們沒有羞恥,滿口髒話,毒癮上來會痛苦的媽呀媽呀的叫,用頭撞牆,因為一個煙頭會大打出手。我就想這樣不行,雖然落到這一步,可她們也都是高層來的有緣眾生,我得救她們呀。我調整了自己的心態,主動接近她們,和她們聊天,講做人的道理,從生活上關心她們,家裏送去的東西我和她們分著吃。她們都很尊敬我,都叫我奶奶,給我打水、打飯。我就開始給她們講真相。有兩個歲數大的,因拆房和醫院誤診打了三年的官司,我都給她們做了三退,她們睡覺都想和我在一起。

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這期間我不穿號服、不背監規、不做操、不喊報告,就是煉功、背法、發正念,三個監室都待過,退了三十五人。這段的經歷讓我想起了師尊的《征》,「馳騁萬里破妖陣 斬盡黑手除惡神 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1]。

我修煉十七年,現在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至今我背了兩遍《轉法輪》,抄了一遍《轉法輪》,背過《洪吟》、《精進要旨》,從二零一五年十月後,我天天出去講真相,到現在三退人數大約兩三萬。我知道我還有很多執著心還沒有去,比如爭鬥心、歡喜心、面子心、抱怨心等等,今後我一定要在修煉中遇到事情為別人著想,遇到矛盾找自己,時時向內找,做好三件事!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征〉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