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岳母離世看修煉的嚴肅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岳母(同修)一直在我家住,我和妻子都修煉,大姨子也修煉,而且家就在我家附近。岳母在過病業關時的後些天,我們幾乎整天在家與她發正念,聽師父講法,和她交流。我們說要向內找,看有沒有甚麼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時,她總說找不到。

在她病業假相很嚴重肚子疼的很厲害時,她動了要去醫院緩解一下的念頭。我們從法上同她交流,告訴她:你已修煉十幾年了,沒修煉前身上的很多病通過修煉都好了,通過這麼多年的修煉,我們都深知修煉人沒有病,這時你身體上出現的病業是一種假相,是舊勢力的一種干擾,如果到醫院去,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常人生老病死都是有定數的,醫院是治得了病,但救不了命的,如果這是一個生死大關,你只有放下人心,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才能過關。

通過交流,岳母法理清晰了些,信心也上來些。但就在這時,她的兒子來到我家,她兒子對大法是支持的,但他本人不修煉,當他看到母親肚子疼時很難受的樣子,就說:我不反對你們修煉,但病疼的這樣子,總得到醫院去查一查是甚麼毛病,或去醫院緩解一下,不能這樣扛著吧?這話正符合了岳母當時的想法,於是當晚去了醫院。

就這樣,師父也沒放棄對弟子的點化。醫院急診科的醫生安排拍了片子,看了片子後說是腸梗阻,說這陣子運動少吧(岳母肚子疼,就有好幾天沒煉功了),並說讓肛腸科的醫生再來確診一下。不一會,肛腸科的一位值班醫生來了,來後,反覆打量著我們,嘴裏還不斷的說怎麼這麼熟悉呢?我看看他並不認識,便對他說那我們是有緣吧。

這位值班醫生看了片子後說,先灌一下腸吧,如果通了就好了。急診科的醫生聽後,小聲的對他說:你給她現在灌好了,她不就不住院了?(現在醫院的都想要人住院,來提高經濟效益)。但肛腸科醫生堅持先灌腸。灌腸後,已是晚上快十一點了。醫生讓晚上先回去,如果晚上大便通了,就沒事了,不通,明天上午再來進一步做檢查。

因醫生說得較輕,在回家的路上,岳母雖然大便還沒通,但臉上的表情已輕鬆了很多,我們說醫生說你這陣運動少,就是點化你這陣子沒煉功了,她表示回去就煉功。

回家不久,岳母肚子就通了,排了很多的氣。岳母說她先睡一下,明天上午起來煉功。我們發完十二點的正念,聽到岳母這時發出了這陣子少有的鼾聲,我們也安心的去睡覺了。

如果,岳母第二天真能按師父的點化去做,放下病的想法,堅持起來煉功,就不會有後面的事了。

可第二天五點,我到岳母房間,她已醒了,說肚子還是疼,我說那就起來煉功吧,她說人沒有勁(這幾天沒吃東西),還要睡一會。

他兒子上午去了醫院,把岳母的近況對醫生說了一下,醫生給開了一盒藥。他兒子來我家,看岳母還說肚子疼,中午就堅持讓岳母吃藥,岳母毫不拒絕的喝下了她兒子衝的藥。吃藥後,岳母的肚子疼痛加劇,並伴有腹脹。她兒子看了藥上的說明,說是有腹脹這種反應的,可能要過一陣才能好。到晚上時,因岳母嚴重腹脹,疼痛得厲害,在她兒子的要求下,她本人同意,晚上七點多住進了醫院。

醫生給她吊水,並說明天早點檢查再確定要不要做手術。但晚上十點多,岳母突然血壓下降並且意識喪失,被緊急送往重症室。第二天上午,岳母被推進手術室,不久,醫生告訴我們,小腸穿孔,小腸百分之九十以上壞死,因小腸穿孔內臟被感染,內臟全部衰竭。第二天,岳母就離開了人世。

從進醫院到她離世就兩天的時間。這一切來得太突然。雖然我們知道岳母到醫院去可能結果會不好,但都沒想到會這樣快就離世。她平時也算是能吃苦的人,這次動了人心要去醫院緩解一下,卻正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在舊勢力安排的生死關上沒能正念否定。那是甚麼不正的行為或思想被舊勢力死死抓住不放?從而將她迫害離世呢?

岳母修煉十多年了,在修煉前有很多種病,通過修煉所有的病都好了,她本人對大法是堅信不移的,但在法理上不是很清晰。這幾年中,也有過幾次病業關的,都能正念對待。這次,在一個多月的病業中,開始時岳母也能正念對待,疼痛時好時壞,有一次在同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時,岳母說:這樣疼,還不如死了算了。同修聽後,當時給她指出這一念不對,她本人馬上及時否定了這一不正的念頭。這應該不是舊勢力抓住不放的理由。

岳母離世後,家人就她安葬的問題意見不一,她兒子和小舅舅(岳母的小弟弟)意見是葬到岳父的家鄉,同死去的岳父合葬。但小舅媽說:二姐(岳母)不想去那的,她就想葬在這裏。問她怎麼知道,她說,去年年底,二姐去她家說過。她說:「二姐說孩子們將老頭(指岳父)葬在他老家,每年做清明也不方便,我以後死了就讓孩子把我葬在本地,這樣孩子們做清明方便,也可經常去看看。」

我們知道,常人的生老病死都是有定數的,修煉後,我們的路是師父給從新安排的了,已沒有「病」和「死」之說了,只有消業和過關。而正法時期出現的病業,都是舊勢力干擾造成的,我們要發正念清除它。但如果自己心裏還放不下病和死,甚至還想著死後的安排,那不是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嗎?那不就成了舊勢力抓住不放的理由了。

還有一事,岳母去世後,她兒媳說,十年前她找人算命,說岳母七十歲時要為兒子承受一大劫。今年岳母正是七十歲,在舊勢力已安排好的劫數中沒過去。那她為兒子承受甚麼樣的難呢?近一年來,她兒子常來我家,常對他母親說他家的矛盾和自己肚子經常疼痛。岳母三個孩子,兩個大女兒都在修煉,小兒子不修煉,身體又不好,岳母很心疼這個小兒子的。她嘴上沒明說要為兒子承受難,但她的孫子(也看書學法)都說:「以奶奶的為人,父親常說自己身體不好,奶奶肯定是會想為父親承擔的。」這方面,在這之前沒得到她本人的肯定,只能說是有這個可能,也寫出來,是想對也有類似想法的同修一個提醒。

師父說:「一個常人修煉你可不要有替親人承擔罪過的想法,那樣大的業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1]

修煉是嚴肅的,這不只體現在過關當中,我們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才能過好關。也體現在我們平時的修煉中,我們的一思一念都不能違背大法的法理。要做到這一點,平時就要多學法,遇到問題都能用大法來衡量,才不會被舊勢力鑽空子,才能成為一個真正助師正法的大法徒。

岳母的事作為她個人來說,是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但出現在我家,也說明我們在修煉上是有漏的,缺乏足夠耐心和關心;遇不順意還易上火,這些沒修去的人心也被舊勢力鑽了我們的空子。岳母的離世讓我們也看到了我們很多不足的人心,這是要加緊修去的。

不足之處,望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1/從岳母離世看修煉的嚴肅-356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