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市委批准退黨 「全市第一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慈悲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明慧網一年一度的大陸網上法會開始了,作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這一年來穩步的做著三件事。隨著正法形勢的突飛猛進,師尊用巨大承受延長了時間。弟子以無上崇敬的心情將修煉中一點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開創局面,講真相救人

我是一名工程師,在政府部門某局工作。我於一九九八年得法,很珍惜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踏踏實實在大法修煉中提高心性。在「七二零」迫害發生後,我有過一段時間的困惑和消沉。大法像指路明燈,消除了心中的迷茫,我匯入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之中。

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名利心較重,且大部份入了邪黨,是受黨文化毒害的重災區。我也入過黨,雖然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三退」了,但是在單位人員眼裏,好像我還是這個邪黨的一名黨員。「黨員」這個身份就像一個污點,在我心裏難以消除。

我發現,政府部門人員在處理一些事情的時候,如果問題敏感,他們通常會壓下來,不敢辦理,誰也不願做出頭鳥。但如果有別的單位案例參照的話,他們就會模仿著去做。所以要讓誰成為這類事情的帶頭者,是極其困難的。

當我單位的兩名副局長、各科室的主要負責人及科員的「三退」人數超過總數的一半的時候,我覺得機緣成熟了,我想把局面打開,走出一條給後來人參照的路。

二零一零年,我研究了一下退黨的組織程序,開始了第一步──拒交黨費。單位領導一下慌了手腳,不知該如何辦理。我就耐心的教他們。我說,黨章有規定,「入黨自願,退黨自由」,就按照組織程序進行吧。我順著他的黨文化的思路說:「我這屬於信仰發生改變,『革命意志動搖,組織上要挽救』我,可派人找我談話,若談話沒有效果,再開支部會討論、評議,最後報上級黨委批准,組織部備案。」

他們就按照我說的辦了。由局長、分管黨建的書記、辦公室主任分別找我談話,我就和他們講真相,談邪黨的本質。他們基本能夠接受,只是局長反應比較大,說他是黨委書記,他肯定要管。我想,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平時只是工作接觸,還扯不上這個話題呢,就和他講為何退黨。講到最後局長說,「你回去再考慮考慮,思想工作也不是一天能做完的,不想交黨費那就不交吧,以後再說吧。」

後來有同事告訴我,財務科每個月都把我的黨費給我補上了。聽到這裏,我淡淡一笑,他們造假那是他們的事。

遞交《退黨申請》

幾年後,換了新局長,並新任命了分管黨建的書記。這個黨建書記做過「三退」,問我黨費的事,我就講這個過程,並正式遞交了《退黨申請》,要求按組織程序給予辦理退黨。

《退黨申請》是另一種形式的講真相,也是一封揭露邪惡的真相信。書記承諾說可以辦,拿著《退黨申請》和局長研究去了。一個月後,我問書記:我的事辦得怎麼樣了?怎麼沒動靜啊?書記笑笑說:「我剛管黨建,不太懂,我就不該接你這個申請。」

再遞《退黨申請》

過了兩年,又調來了新局長,並任命了新的分管黨建的書記,這個書記受黨文化毒害較深,對他講真相,他總是搖頭晃腦的說:你說的也信,也不可全信。

我再次遞交了《退黨申請》。和前任一樣,他口頭答應給辦,但要跟局長商量。很長時間過去了,還是沒動靜。

就在我看不到希望的時候,事情有了轉機:我聽說組織部下發了一個文件即關於清理問題黨員的通知。這對我來說,是個好消息。

我又去了書記辦公室兩次,最終他下定決心去組織部問問。組織部回覆:「可以按文件要求給予退黨,但程序是要兩人以上先做思想工作,然後黨員會議要給差評,最後黨委會開會批准報組織部備案。在政府部門退黨,在全市還是第一例,沒有參照,一定要謹慎操作。」

單位民主評議,我沒參加,全局只有十九個人參加投票,我獲得十三票差評,六票好評。我得知結果問同事:不是各個科室提前通知了給差評的嗎?你們不填差評我就沒法通過了。一同事馬上從褲兜裏拿出一張評議表說:「我都沒填,表都拿回來了。又在那造假,哪來的十九票?」同事們哈哈大笑,說赤匪盡幹這事。

幾天後,單位做政工工作的同事告訴我:「你的事辦成了,我們市兩個人(批准退黨),另一個人是企業的,情況和你不一樣。在政府部門辦理退黨,過去沒有過,你還是第一個。」

師父說過:「大法弟子就是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甚麼依賴的想法都沒有,邪惡也不敢鑽你的空子,壞東西見著你就逃,因為你沒有任何遺漏能被它抓住鑽空子。」[1]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在這場正邪的大較量中,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我知道不管過程如何曲折艱辛,只要我按照大法要求做的端行的正,最終正義必定戰勝邪惡。

心無遺憾

師父巧妙安排,書記辦完這件事就調走了,他的那間辦公室空閒著。單位的第一副局長開始兼任政工和辦公室工作。副局長以前辦過「三退」,和我的個人交情也比較好,對於我退黨這件事,他一直堅持還像以前一樣由財務科交黨費,他說:「共產黨整人的手段多著呢,不可信,不同意這樣辦理。」

我去和他交流這件事,最後他拒絕參加會議,不發表意見。當我告訴他我想去書記的辦公室看看時,他馬上就明白了我要幹甚麼了,提醒我,鑰匙在辦公室主任那裏,你去找他拿鑰匙,就說我說的,他會給你。

辦公室主任明白一些真相,他說法輪功早晚要平反。我告訴他,共產黨迫害佛法弟子罪惡太大了,它沒資格平反,老天滅定它了,最後他同意「三退」。他膽子小,不敢用翻牆軟件看新聞,所以經常到我那坐坐,問我一些中央反腐的內幕。我去了辦公室找鑰匙,他馬上找出鑰匙給了我。

我去了那間辦公室,慢慢找了起來,發現了一張我市電視台當年製作的誣蔑大法的光盤,發現了多年前的一些文件,我把這些文件和光盤收集起來,拿回去銷毀。

還有一間閒置的辦公室,牆上掛了一些誣蔑大法的刊版,那是政法委強令各單位製作懸掛的。我去把它們摘下來處理掉。單位新考進來的一名公務員看見了,就來幫我。他還翻出一本書主動遞給我,說:「這是你最討厭的人寫的書。」正奇怪是誰寫的呢?接過來一看竟然是江魔頭的甚麼選集。這名公務員明白真相,鄭重作過「三退」。

眾生在覺醒,他們都想有正面的表現。

有一次和外單位的一位經理在一起吃飯。我的一位同事指著我告訴那位經理:「就是他退黨退成了。」那位經理敬佩的說:「那可是世界上最大的黑幫組織啊!竟拿你一點脾氣都沒有啊!」

他們從常人的角度看覺得不可思議,其實很簡單。因為師父講過:「因為你是大法弟子,你能完成歷史上其他修煉人完成不了的,你能做常人做不了的事情。你是大法弟子,你有大法,你有未來的大法。」[2]

我為甚麼能做到,因為我是大法弟子,關鍵就在這裏。

轉換救人的新場地

師父再次巧妙安排:二零一七年,單位有一個去另一單位幫忙的名額,讓我給趕上了。我去科室主任那裏辭行。他明白真相作過「三退」,我對他說:「這裏該做的基本上做了,心願已了。」

在新的單位,我一下從忙忙碌碌中擺脫出來,我是去幫忙的,幹多幹少他們都沒意見,沒有行政約束,想甚麼時候走就甚麼時候走,三天基本就能把一週的工作處理完。這樣,我有更多的時間接觸更多的同修,更好的做三件事。

感謝師尊的賜予,我有了時間,有了財力,有車,有技術,有恆心,我仰視師尊法像,心中對師父說:弟子一定在大法中提高自己,無論多麼曲折、艱辛,我會做好三件事,以我的所能圓容整體,不負師尊慈悲救度。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