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羅向旭和老父被洗腦班劫持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十一月七日中午一點多,重慶市江北區法輪功學員羅向旭家裏來了幾個人,進屋說檢查安全,然後就走了。羅向旭過了一會兒後出門,在樓下被綁架。據目擊者稱,羅向旭抵制,七八個便衣對他又打又踢,把他硬塞入車中時,還故意踢打他的傷腿,對他的高聲痛呼根本不理睬。

當天下午五點多,羅向旭七十九歲的父親羅春吉在樓下也被非法抓捕。七八個警察晚上打著給羅向旭轉送換洗衣服的名義想進屋,當時羅向旭的母親和二姐及五歲的小兒子在家。羅向旭二姐隔著門問那些人弟弟在哪裏。那些警察說他們也不知道,但可以轉送換洗衣服,說羅向旭兩三天就可以回家。羅向旭的二姐擔心他們要抓母親,沒開門。

羅向旭七十九歲的母親,近一兩年來不時頭昏目眩,目睹她兒子被七八個不明身份的便衣拳打腳踢抓走後,深受打擊,幾天起不了床。

十一月九日下午,羅向旭岳父到石馬河派出所詢問羅向旭被綁架事件,說:「眾目睽睽之下,被七八個穿便服的人綁架走,當天下午,我到派出所問,你們說相關人員沒回來。現在三天了,人沒有下落,怎麼回事呢?」派出所辦事人員在電腦上查後,說人不是我們抓的,我們沒抓人,是街道綜治辦幹的。

羅向旭岳父到綜治辦後,綜治辦推說是街道司法所管,司法所又推說是綜治辦管。後來羅向旭的岳父對綜治辦的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綜治辦才說他聽錯了,是該他們管,把他們父子倆關在洗腦班,在「學習」,關在一起的。

十一月十三日,羅向旭妻子向中瑤去江北區石馬河街道綜治辦,向綜治辦索要抓捕羅向旭和羅春吉的法律文書,是行政拘留還是刑事拘留?該出示給家屬的抓捕他們的相關法律通知和文書。先一個綜治辦辦事人員說不是拘留,是所謂「學習」。

向中瑤問:「甚麼『學習』?」問為甚麼當時不給家屬告知?為甚麼不給本人告知?為甚麼不穿警服?為甚麼在羅向旭不斷高喊「土匪抓人了」?為甚麼把他塞進的車不是警車?向中瑤向那位工作人員訴說《憲法》三十七條──公民的人身自由受法律保護的具體內容,等等。但那位工作人員一直在發微信。

下午二點工作時間到後,那位工作人員說綜治辦副主任周珣醒了,叫向中瑤到另一個辦公室。向中瑤對周珣說,你們在星期四下午說,羅向旭和羅春吉被你們弄去「學習班」了,是嗎?他說你要幹甚麼?向中瑤說我來要你們關押他們父子的法律文書。特別是羅春吉,已滿七十九歲,法律規定對七十歲以上的老人都免於拘留。

周珣非常囂張地說,沒有法律通知文書,你要告就去司法局告;然後威脅說,向中瑤,你不要給我說這些,走,走派出所去。周珣這時給一直在旁邊的工作人員說:「你去叫某某某,把向中瑤押到派出所去」。向中瑤說我本來就要去,但不是被你押去,然後離開街道綜治辦辦公室。

向中瑤把她在綜治辦的遭遇告訴了很多路人,他們都非常憤慨:就這麼強行的被失蹤,連個最起碼的法律程序都沒有!還談甚麼依法治國!連本著維護法律公正公平公開的精神去索要法律告知文書的家人都想要一起綁架,公然違法!

自從羅向旭和他的父親被綁架後,羅向旭的母親和兩個孩子(大的十二歲,小的五歲),老老小小三人都需要向中瑤照顧。向中瑤本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顧家人,身心疲憊。

羅向旭遭迫害致走路明顯殘疾

羅向旭,現年四十六歲,原係重慶通用集團公司總裝車間鉗工。自從煉了法輪功,年年被評為公司的先進,也當過市裏的先進工作者。一九九九年十月卻因修煉法輪功,被廠方強行單方解除勞動合同。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凌晨兩點鐘,羅向旭在家被江北區公安分局石門派出所綁架,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判四年徒刑。在法庭上,法警完全不顧法律,當著許多旁聽者的面對羅向旭進行毒打,過後幾名法警又把羅向旭押到辦公室,進行毒打。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羅向旭被送往永川監獄迫害,遭受各種酷刑迫害,出獄時下肢已殘廢,行步艱難。

二零零六年元月四日晚八點多鐘,江北區公安分局石門派出所十餘警察闖入家中,強行抄家,遭到抵制,公安大打出手,致使羅向旭滑下五樓,摔成重傷,被公安送往重慶市騎士醫院醫治,左大腿骨折,腳掌趾骨折,肩胛骨傷,脫臼,住院月餘。

二零零七年初,在江北區國保違法闖入羅向旭和妻子的租住房,把他妻子非法收監時,羅向旭從四樓陽台跌下,雙腿重傷。兩年後,去拆大腿鋼板時,被診斷為右腿股骨頭壞死,後來為了生計,他忍痛工作,但下班後,只能躺著床上,在床上翻身和起床或在走路時,經常痛的呻吟:好痛啊,好痛!因為股骨頭壞死,他的右腿比左腿短了至少五釐米,走路明顯殘疾。

羅向旭的妻子向中瑤,繫原重慶市江北城一百二十四中學化學教師,也曾經遭受殘忍折磨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二日在廣西北海市被非法判刑七年,受盡殘酷的迫害導致「拘禁性精神障礙」,兩下肢(廢用性)肌肉萎縮,完全失去生活能力,二零零三年由廣西監獄局送回重慶家就醫。二零零七年元月四日晚,被江北區公安分局強行抄家並再次綁架送往重慶永川監獄。當時向中瑤身邊還有剛斷奶的孩子。

二零一七年年初,羅向旭去辦護照,在辦護照處,當工作人員輸入他的名字後,立即到後台,給國保打電話,說有網上追逃人員。後來羅向旭想起二零零七年初江北區國保叫房東敲開門後,把妻子向中瑤非法抓走收監。他自己被逼從四樓逃生。跌下樓後,因傷勢嚴重,取保候審,後來一直就處於流離失所狀態。當時羅向旭要回身份證未果,就離開辦證大廳。

這半年來,羅向旭的大姐曾被戶籍進屋詢問是否有海外親戚和是否出國旅遊。他的岳母和岳父家曾被警察進屋查戶口。他的父親被石門派出所叫去歸還羅向旭的身份證時被詢查,在羅向旭的父親到石門派出所去給快五歲的羅向旭的兒子羅雙龍辦戶口時,派出所在所有手續齊全情況下,不給辦理,說叫羅向旭和向中瑤本人去派出所。這些都是羅向旭及其家人在今年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這些只是二十多年來羅向旭一家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關於羅家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報導《重慶江北區石門派出所對羅春吉一家的迫害》、《四川永川監獄惡警教唆犯人對我進行毒打和凌辱》和《向中瑤被劫持回重慶女子監獄 身體十分虛弱》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