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闖過生死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一名中學教師,一九九七年在上學時得法。那時我們學校有很多師生學大法,早晨煉動功,晚上煉靜功,大家都很精進。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鋪天蓋地的壓下來。我由於學法不紮實,在單位人人過關的情況下,違心的寫了不煉功的話。結婚成家後,由於分娩時產生的劇烈疼痛,又使我想起了大法,想起了師父,疼痛馬上消失了。我想我還要學大法。這樣在坐月子時,我又拿起了《轉法輪》

在十幾年的修煉過程中,自己不是很精進,所以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份訴江以後 ,經歷了兩次大的考驗。

解體迫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份,我用實名控告江澤民。兩高把控告書打回到地方後,十一月底,單位開始找我。因我以前沒有公開修煉,單位領導、同事都不知道我學大法。這一下公開後,學校像炸了鍋,局領導要求學校校長馬上停我的課,班主任也不讓當了。

那時我正在帶初三畢業班,學生、家長都很詫異,紛紛打電話詢問,我只是說身體不好,沒有如實說明。接下來,他們讓我的家人給我施加壓力,勸我在「三書」上簽字,當天晚上我的父母、公婆、妹妹、大伯哥都來了,輪番對我施加壓力,說我是省裏頭號人物,主要的「轉化」對像,要不寫「三書」就怎麼怎麼樣,就把這個家毀了……等等,全是恐嚇的話。

我是農村出來的,考上學分配了一個教師的工作,家人都覺的很自豪,嫁到了城裏,婆家是一個知識份子,家庭各方面條件比較好。父母替我高興,認為從此改變了命運,過上了好日子。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的老父母不知如何是好,父親當時就給我跪下了,反覆的說:「閨女,簽字吧!簽了吧!」我知道考驗來了,要用正念對待。應該是惡人放棄迫害,而不是我放棄大法修煉。我不斷的發正念,背師父的法:「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1]這樣堅持到晚上十一點多,他們回去了。

第二天到單位,學校領導又找我,說每星期談話一次。每次談話我都跟他們講真相,加上我平時工作上的表現:不收家長的一分錢,送的購物卡都讓孩子帶回去,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學生身上,工作兢兢業業,我是學科的教研組長,被評為市級骨幹教師、師德標兵、優秀教師,參加過省級骨幹教師培訓等等一系列榮譽。雖然我帶的班差生較多,經過一段時間管理(我給學生講了真相,四十多人退團退隊),班級穩定班風正,任課老師都喜歡上我們班的課。上一屆學生在畢業班理化加試、信息加試中,只有一個學生只差一分不是滿分外,其餘學生全部通過,比優秀班通過率還高。校長在大會上表揚我,校領導們有目共睹。書記私下和我談話,也說我是一個好老師。他們又找來專門洗腦的人員來勸我「轉化」,副局長又找我談話,說如果不簽「三書」的話就要拘留我,當時我身體處於病業假相,丈夫又鬧著和我離婚,我承受著各方面的壓力,真像師父說的:「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2]。我加強學法,不斷加強正念。

他們看我還是不「轉化」,四月份,派出所警察到單位把我帶走,雖然檢查身體都不合格,還是強行拘留我。下午四、五點鐘到了拘留所,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晚飯沒有吃,一直落淚,到了晚上十來點鐘,我想起了師父的法:「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3]。我開始向內找,找到了很多人心,總之都是不精進,沒有好好修自己。但是我想:我有漏,有師父管,有法歸正,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

師父看我有要修的心,並且正念否定邪惡,給我演化出了嚴重的病業假相,心臟跳的很快,喘不上氣來,很難受的樣子,他們馬上叫來了120,可能醫生看了我的體檢報告,跟他們說了危險性,他們跟上面請示,怕擔責任,讓120把我拉走了,到了醫院門口,我就要求回家,醫生也沒堅持讓我住院,丈夫把我接回了家。這次魔難師父幫弟子化解了,師父又為弟子承受了很多,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我在家調整了幾天,想得回去上班,這個工作是師父給安排的,誰也動不了。他們想拘留我十天,可是不到十天我又去上班了。領導老師們以為我找人走後門提前出來了,其實不是。

此後,我就寫信跟他們講真相,同修也幫助,把不乾膠貼到了教育局附近的小區及牆上,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期間,區紀檢委又不斷的找我談話,最後一次談話時,問我還煉不煉,我說:我一修到底!

邪惡被解體了。師父將計就計給我安排的修煉路是最好的,現在我在後勤工作,時間、精力上充足了許多。

我想起了師父的法:「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4]謝謝師父!

闖過病業關

今年五月份,我的身體出現了病業假相,其實在這之前身體也是處於不正確狀態,只是自己沒有好好向內找,沒有紮紮實實的修自己,就是硬挺著,人為的滋養了邪惡。這回舊勢力邪惡因素真的下狠手了。

一天傍晚,我發完六點正念後,感覺很累,想躺著休息一會兒,丈夫突然看到我的腿部浮腫,非要催著我上醫院。我說不去,沒事的。他說他明天請假,不上班了。第二天早晨他果然沒有去上班,說我全身浮腫是腎臟出問題了,趕緊到醫院去治。他又把我妹妹叫來勸我,讓我去醫院。我妹妹學過一陣大法,多少懂得法理,她也支持我修煉。我跟丈夫說了一些簡單的法理,舉例說了一些絕症都是修煉大法好了,大法是超常的。這一次丈夫讓我去醫院的目地沒達到。

邪惡不甘心,過了幾天又操縱我丈夫及我父母逼我去醫院,那天早晨他沒去上班,打電話給我單位領導請假。接下來,邪惡操縱他開始對我大打出手,問我去不去醫院,我說不去,他一拳把我鼻子打出血了,又搧了我幾個嘴巴子,並且連踢帶踹,用胳膊夾著我的脖子往門外拽我。我大聲喊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丈夫身材高大,我身材瘦小,可他就是拽不動我,把他累的夠嗆。

丈夫一看不行,就開車把我父母接來了。他們連哭帶鬧,說治晚了就不行了,趕快去醫院,說我堂姐就是因為治晚了,五十多歲就去世了,你剛四十出頭,不能那樣,你有個三長兩短的,我們怎麼活呀!丈夫說我得了尿毒症,父母更害怕了,強拉硬拽,我堅定一念,就是不去醫院,因為我知道這不是病。上午好不容易過去了,中午我給他們做了飯,他們說下午再去醫院,休息了一會兒,又開始勸說我。

當時邪惡強加給我的壓力很大,我就不斷的加強正念:「走師父安排的路,我不去醫院,我沒病,求師尊加持。」就這樣堅持了一下午,為了讓他們放心,最後我說:「如果浮腫不消,放了假再去醫院。」他們得到了所謂的承諾,父母就先回家了。

之後,我不僅腿部浮腫,肚子還很大,像是腹水了,同事們都以為我懷孕了,學校書記看到後也問我是否懷孕了,我說沒有,他們以為我不好意思說實話,沒再追問。六月快中考了,畢業班需要印刷的卷子特別多(我在印刷室工作),幾乎都是我一個人把紙搬到複印機上,印完後又搬下來,在全身浮腫的情況下又幹這些活,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走不到五十米就要歇一會兒。無法騎自行車,我只能開車上班,我家住六樓,每次回家我都發愁上樓,因為很費勁,上一次樓需要休息三、四次。有一次,我記錄了一下時間,上樓用了十分鐘,回到家後還要給孩子做飯。

在這種情況下,我想怎麼才能闖過病業關呢?只有學好法,一切交給師父,向內找,修去執著心,才會做到。晚上我去同修家學法,這位老年同修家的場特別好,我一坐到床上,腿不由自主的就可以散盤,(因為腿腫的厲害,學法時腿只能伸著),還有一位同修,我們三人一塊學法,每天就是學法、發正念。在這位同修家我的腿就可以散盤,別人家都不行,這是怎麼回事呢?有一次我問老同修,她說:「我沒有給你加任何負面思維,別人問你好了沒有,我就回答好了,也不讓同修們有任何負面思維。」原來同修給我加的都是正念。每次學完後我們都交流一會兒,每次她都鼓勵我:「今天好多了,比昨天好,腿部正消呢!」使我增強了信心。

晚上十點多回到家後,我就長時間發正念,每次至少半個小時,堅持煉功,我以前懶惰,煉功不及時,五套功法不是一步到位,尤其動功不愛煉,這回要好好煉,不敢鬆懈了。在煉第四套法輪周天法時,很難往下蹲,但我盡力蹲。最不好過的是後半夜,由於浮腫,睡覺翻身很困難,全身不好受,每隔一小時就醒一次,起來看著外面街道上昏暗的路燈,沒有了信心,很著急,不知道甚麼時候能闖過去。在師父法像前我哭泣,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幫弟子闖過這一關,弟子不怕死,但有許多眾生還沒有得救,我不能給大法抹黑。邪惡也不斷的給我加負面的思維,害怕的景象,它一出現我就發正念滅它。

邪惡操縱我丈夫說的一些話,也讓我看淡了情。丈夫說:「上醫院我就給你出二十萬治病,你不去,等到病重了一分錢也不出。」「你不去治病,你兒子就會多一個後媽。」等等一些絕情的話。我不動心,心想:一切都帶不走,我就跟師父回家。

同時我也向內找,問題出在哪呢?為何丈夫一反常態,和以前判若兩人,脾氣暴躁,惡語相加。我靜下心來思考:剛開始談對像時,我就看不上他,因那時我已得法,知道法理,每個人的一生都定好了,修煉人更有師父管,該跟誰,都有安排,隨其自然。結婚後,婆家的親戚都是當官的,由於我名利心沒去乾淨,有時心裏嫌棄他沒本事,甚麼事也辦不了,如果不修煉我才不會和他過呢……我找到了名利心、怨恨心。

當時丈夫每天把家裏弄的亂七八糟,也不收拾,當我又想指責他、埋怨他時,就想到自己是煉功人,忍下了,心裏還有點過不去,這樣連續幾天,一點都不動心了。我開始關心他,不再和他爭辯,不再看不上他,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甚麼都依他,名利心也放下了,我的心轉變了。一天晚上,我開始上廁所,拉的都是水,幾天後,肚子癟了,大腿也開始往下消腫,到七月底放假的時候,基本都消下去了。丈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說真是出現奇蹟了,他一改過去的態度。這時我才明白了他在幫我修呢。

放假了,我和同修們一起出去講真相,身體也有勁了,自行車也能騎了,家務活也有勁幹了。在這次過關中心性有所提高,不再看不上別人,能包容、寬容、理解他人,心的容量擴大了。

經歷兩次大的生死選擇,去掉了名利情,心性提高上來 ,過程中最大的感悟就是信師信法,師父是創世主,無所不能,只要弟子按照師父、法的要求去做,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