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同修整理稿件過程中的感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五日】前幾天為同修們的法會稿件打字發稿的過程中暴露出一些平時隱藏很深卻不易察覺的人心執著。因為同修們的稿件是陸續拿過來的,先拿過來的稿件我一看時間還夠用,就每晚整理出一篇,短的兩篇。整理完之後統一發給明慧。

整理過稿件的同修都知道,不是把稿件拿過來直接把字打上去就完事了。得先把稿件看一遍,知道具體內容是甚麼,使每句話的字能連貫的打出來。再有就是今年我地同修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寫徵文稿件,加上文化水平有限,白字、錯別字、語句不通、要表達的意思沒有表達清楚,還有的同修字寫的潦草、標點符號不準確等等,這樣一來要把一篇稿件整理出來是很費時的。

第一次協調人給我拿來四篇稿件,我用了三個晚上整理出來並發給了明慧。緊接著又拿來六篇(長短不等)。這回不敢怠慢,用了兩天半宿的時間。發完稿件,心裏一陣輕鬆:這回沒事了,不能再有稿件了,因為離截稿日期只差一天半了。剛想自由支配一下時間,協調人又來了。進門就說:又來稿了,你還得幫著打出來,給發出去。聽她這樣一說,我再一看稿子又是六篇,其中有三篇較長。我的怨氣就上來了,說:這都啥時候了,還趕趟嗎?再說這麼多我一個人也整理不完哪。心裏老大的不情願,怕協調同修把稿子都留下,還有意誇大難度,極力的想推脫。協調同修堅持說,你就辛苦辛苦吧,同修好不容易寫出來了,你就幫忙給發出去吧。她在那裏說的時候我這心裏牢騷都滿了:說的輕巧,發出去,是發出去那麼簡單嗎?你知道得費多大勁兒嗎?想想自己這幾天吃不好、睡不好的,心裏一陣委屈。協調同修一看我的表情,就說:稿兒要是多的話我拿走幾篇,你看看你留下哪個?我也知道自己不大對頭,平靜平靜說:那就留三篇長的吧。協調人臨走的時候安慰我:就這幾天,過了這幾天就不用這麼忙了。誰找你幹活你也別去了,抓緊時間給趕出來,說完就有事走了。

沒辦法只好把手裏的活兒放下了,白天晚上的趕,總算在截稿前一天下午發了出去。自己長出了一口氣,這回不能再有稿子了吧,渾身輕鬆,如釋重負一樣。晚上去協調同修那送資料,順便告訴她稿件發完了。就急著要回家。同修讓我先等一會兒,說那三篇稿件讓別的同修打字了,那個同修說要發不過去給送過來。並說你來的正好,否則她要送來我也得給你送過去。我只好坐下來等,但心裏有點起急。發完七點鐘正念還不見人來,協調同修說這麼晚了不能來了,我就回來了。剛到家,協調同修就來了。說:你剛走同修就來了,沒發出去,另外還有的標點、書名號用不好……

我把電腦打開,協調同修逐篇告訴我哪裏需要更改,哪裏需要甚麼標點,直到稿子全部改完才放心離開,已是晚上九點了。

同修走了以後,我這心裏很不是滋味。同修比自己大十幾歲,快七十歲了,為了同修們的稿件都有進入明慧交流的機會,也是起早貪黑的在跑,從法會開始就鼓勵所有同修都來參加交流,說這樣的機會不多了,自己不就是在老同修一再敦促下才動筆嗎?她也不是為了自己呀。而自己在整件事情上卻表現的極端的自私和不理智,就想自己舒舒服服才好,沒想過為別人付出。自己不自在了就不幹了。付出一點就怨聲載道,想想自己的樣子,根本就是與修煉人的狀態背道而馳。這回發現自己真是修的不怎麼樣了。看到了自己和同修之間的差距。看到了自己那麼多骯髒的人心,其實同修們有的稿件寫的非常感人,講真相救人做的非常好,這也是自己後來字越打越快的原因吧。還有兩篇稿件字寫的非常潦草,有時一整句話都辨認不清,都沒有信心能打出來。就把它放到後邊,可是等到真正開始打的時候,裏面的字就一句一句清晰的跳入眼簾,並沒有想像那麼難。其實修煉人的世界真是充滿了神奇。可是由於摻進了自己的人心,就變得不那麼神聖了。

過程中還有一件神奇的事和同修們分享:我正在使用的電腦,以前沒發現有甚麼特別,很普通。這回可讓我刮目相看了。法會徵稿剛開始的時候,自己沒想寫,因為去年寫過,而且在明慧每日文章上發表了。雖然寫的不全面,但有種見好就收的心理。可協調同修堅持讓我寫。說我有很多事沒寫。就這樣我開始在電腦上打草稿。剛寫了一半,就開始給同修們整理交流稿,弄的我焦頭爛額,自己就想沒時間就不寫了。有一天下午,最後三篇稿子整理好了,就想直接給明慧發過去。可是打開小鴿子怎麼也上不去,重啟也不行,開關機還不行,這可是從來沒有的事呀?實在上不去就放棄了。就去寫自己那一半交流稿。到了晚上稿子寫完了,心想這回看看能不能上去,結果我想大家肯定都猜出來了,點開小鴿子,快速打開明慧網頁,順利的把同修的三篇加上自己那一篇一起發到了明慧。後來想想可能是師父看我要打退堂鼓,給我留的時間,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缺一不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