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生命之意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五日】

師父好!
同修好!

我出生於一九九九年三月,今年十八歲。

我經過很長的時間才得法。之前我曾經聽說過法輪大法,因為我的母親在法國瓦茲河畔梅裏城堡公園向一位大法弟子學法輪功,這個公園綠樹成蔭,環境很好,沒有比這種環境更適合開始學功的地方。我的母親通過一位女性朋友開始接觸大法。她因為好奇,很快就請來了一本《轉法輪》。這本書讓她大開眼界,解答了她心裏的許多疑問。我母親的脾氣也變好了。有一天,她建議我一起去公園煉功。剛開始我很不情願,因為我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但那天我的一位朋友要陪我們去,所以我決定一起去。當時是二零一四年。

我在公園煉功後,並沒有甚麼特殊的感覺。但我感到教我學功的那位學員非常善良。我用了整整一年才讀完《轉法輪》。在讀這本書以前,我甚麼都不信,不過,我還是希望有神的存在。我對傳統正教不感興趣。在讀完《轉法輪》以後,我覺得自己相信書裏寫的。雖然說還不能完全相信,但不知道為甚麼,我願意讓自己去相信,我願意給自己一點時間慢慢的去接受和理解:對這裏面講的一上來全能接受,我還做不到。但是我很高興能用一種全新的方式來看待事物。

一年過去了,轉眼到了二零一六年。有一天,我不知從哪裏聽說了「正法」這件事。我對此不太了解,所以上明慧網了解了這方面的內容。

看了一些文章後,我感到非常震驚,那時我才知道原來眾生都在指望著我們,我們要講真相,做三件事,救度眾生。我感到非常震驚。這是怎麼回事?我覺得自己一下子了解了許多世界上的事,甚至是天機。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相信這些,但後來經過仔細思考後,我對自己說:「想想看,如果這是真的,但你卻甚麼都沒有做,以後你會非常後悔的,是不是?」

師父曾經說過:「每個生命、每個人都不簡單,背後都代表著宇宙龐大的生命群。一個人得度,他就代表著他背後的所有生命都將得度,因為在世上的人、今天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在天上的王下世轉生成了人。」[1]

在得法兩年後,我才遲遲下定決心去精進的做三件事,徹底去除各種執著心。

最適合我個人的講真相方式,是向信箱裏發真相傳單。我在想,住在我周圍的人應該都是和我有緣的人,可能前生前世他們都曾經是我的親友呢?

每到週末或學校放假,我都會很早起床,把真相傳單發到信箱裏。開始的時候,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我,所以我會在早晨五點之前,天還沒亮的時候就起床。父母同意我這樣做。路上只有路燈照著我,但我並不害怕夜裏獨自出門,因為我曾經練過十年的空手道。而且我很喜歡夜裏安靜的環境,滿天的星星都看著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感覺很好。但這還不夠,我還得去掉怕被人看到的心。

從那以後我就開始白天發傳單,開始的時候很難,我不想人家跟我搭話,向我提問,因為我還沒有準備好。我還沒有去認真了解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很難把傳單上提到的事情解釋清楚。但我非常清楚自己想要救人,我也知道這些傳單能做到這一點。但要我開口講話?那真的太難了,至少在當時是那樣的。其實後來在我發傳單時,誰也沒有來打擾我。值得一提的是,微笑,對我幫助很大,尤其是發自內心的微笑。

到今天為止,我已經發了整整三座城市,幾乎所有能接觸到的信箱裏都已經發了傳單。

我也通過簡短的演講向自己所在的高二班同學,以及我的老師講真相。我可以親手把傳單給他們,但大部份時間我都是把傳單夾在他們的本子裏。高三的時候,我把一迭傳單放在圖書館裏顯眼的地方,希望學校裏的高中生能夠看一眼傳單。我覺得自己還沒有辦法親手把傳單遞給每個學生。

高三時,我的課程安排是整個高中階段最理想的安排,課時很少。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是為了方便我在課餘出去發傳單。

我還參加了二零一七年法國明慧夏令營,遇到了很好的同修,看到他們,我覺得自己不再孤獨,那時我並不知道法國的同修人數多不多。夏令營期間,我和同修一起,第一次到集市上和別人講真相。我成功的和路人交談,回答了他們提出的問題。

我就說到這裏吧。最後還想說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在我試著把《論語》背下來時,我去外面轉了一圈。我在微紅的夜空中,看到了一朵長得像豎起的大拇指一樣的雲彩,好像在鼓勵我。真的太有意思了。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二零一七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