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成績優異卻被禁上大學 遭勞教後長期被監控騷擾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濰坊壽光市化龍鎮化龍橋村劉曉林,二零一一年高考成績優異,已被網上錄取,等通知書期間,劉曉林在網絡上講真相,年僅十八歲的他遭中共當局綁架並被非法勞教。

劉曉林被抓期間,父母收到了學校的錄取通知,並交了學費。勞教結束後,劉曉林想去學校上學,學校以種種理由拒絕,12年大約8月份將學費退還。從勞教所出來後,一直遭受各種監控、騷擾。因長期遭監視與單位等迫害,劉曉林輾轉工作來到濟南,現居住於濟南市市中區英雄山路二百二十二號(西八南社區又叫居委會社區),工作於歷城區漢峪金谷A2-4-503的深圳泰和安科技濟南商務中心,工資不高,住處的東西時常丟失與人為損壞,每次回家都有被翻過的痕跡。

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劉曉林從家中返回濟南在青州市站坐火車進站時,被單獨攔下,被檢票窗口工作人員刷身份證時,顯示存疑,被帶走身份證與火車票,交給一旁的警察單獨安檢,劉曉林問原由時,那位警察說:十九大特殊時期,你是不是犯過甚麼事?劉曉林二零一一年十八歲高考結束時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劉曉林被公司安排去南京拜訪客戶,但去後卻甚麼都沒做,而是學習企業文化(在濟南他都學過,而且考試過了)。十月二十一日,劉曉林母親受到山東省壽光市化龍鎮化龍橋村文書劉宗文騷擾,劉宗文問劉曉林是不是去南京了,事後劉曉林母親給他打電話問地址在哪,讓「老實點」。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劉曉林出門去德州市臨邑縣,當天返回時,被警察跟蹤,在臨邑縣汽車站買票,被問要身份證,進站時有一警號是FJ0767的協警攔下,說他身份證存疑,要給臨邑縣公安局發微信,讓臨邑縣公安局通知是否放行,對方態度蠻橫一直不讓他通過。劉曉林問其原因,他說:你是不是上訪過或者犯過事?這時劉曉林拿出手機撥打536-12345濰坊市市民服務熱線,但手機怎麼打都打不出去!不是停機。劉曉林又借了一部手機,用別人的手機卻打出去了。這時對方才同意放行。

網上說出真相 一家三口被非法勞教

劉曉林二零一一年中學畢業,高考成績優異,已被網上錄取。等通知書期間,劉曉林在網絡上講真相,遭中共當局綁架。

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上午,劉曉林一人在家,被壽光市化龍鎮派出所陳光明等五、六名警察非法闖入家中綁架。之後,警察又折回他家,搶去電腦、打印機等物品。這一切被他的伯父劉宗輝遇見,劉宗輝因正告惡人不能私闖民宅,被毆打,被抬到車上帶走,關押迫害近一個月。

劉曉林被綁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三天後,又劫持到看守所,九月九日被劫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劉曉林的父母聞訊兒子被綁架後,為躲避迫害,有家不能回,被逼流離失所,直至九月二十一日晚回家後,被蹲坑的便衣綁架,劉宗剛和隋巧雲被非法關押在壽光看守所遭受迫害。據悉,警察對劉宗剛夫妻刑訊逼供,劉宗剛被手指甲插竹籤、野蠻灌食迫害得很嚴重。

劉曉林的父母均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父親劉宗剛被劫持到章丘勞教所,母親隋巧紅被劫持到淄博周村女子勞教所。

全家人屢次被殘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劉曉林從小飽嘗邪黨對他及他父母兄弟和他爺爺全家人的屢次殘酷迫害,其慘烈苦難,無法想像,給他們身心造成巨大傷害。

劉曉林的父親劉宗剛、母親隋巧紅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曾三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他們去北京講真相,被警察綁架押回當地拘留,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一日出獄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劉宗剛夫妻及他的父親劉卿田等五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劉曉林的叔父劉宗山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打「法輪大法好」橫幅,遭警察毒打,左眼眶被打的粉碎性骨折,腫的鼓鼓的特別大,後被劫持回壽光市非法關押。年底,警察把劉卿田、劉宗剛、劉宗山他們父子仨人同刑事犯一起劫持遊街侮辱,然後在壽光體育場開所謂的公判大會,劉卿田、劉宗剛均被非法勞教一年,劉宗山被非法判刑三年。

劉宗山的妻子劉樹紅在歷經化龍鎮邪黨書記何洪濤、副書記張信奎、副書記劉蘭吉、村書記王文信、派出所所長魏武斌、壽光市洗腦中心李同忠等中共官員的屢次非法關押、殘酷迫害後,於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年三十五歲,撇下一個十歲的孩子。

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關押。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從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試想一想:不讓做好人、做好人遭受迫害的社會,可不可怕?你願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樣的社會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