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雄縣杜賀先絕食抗議30天 父親控告警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雄縣法輪功學員杜賀先被國保大隊大隊長郭軍學等入室綁架、非法關押,絕食抗議30多天。家屬多次找郭軍學要人,而郭卻以各種理由推脫,說自己做不了主。

10月25日,家屬為杜賀先聘請了北京律師維權,並於當天上午在保定看守所見到了身體已經非常虛弱的杜賀先。交談中,律師得知,前些天是幾天被野蠻灌食一次,近一段是每天都被野蠻灌食一次,給杜賀先造成的痛苦無以言表。隨後,家屬和律師馬上又回到雄縣國保隊,要求立即釋放身體已非常虛弱的杜賀先,國保隊警察國會民說:「郭軍學沒在,說等他回來商量商量再答覆。」

日前,為營救自己女兒,杜賀先年過花甲的父親杜福元依照憲法賦予公民對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違法失職行為檢舉揭發控告的權利,對雄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正副大隊長郭軍學和張保中等人濫用國家刑法、肆意踐踏公民人權的違法犯罪,向雄縣檢察院、雄縣政府法制辦等提出控告。

下面是杜福元在控告書中陳述的部份事實與理由:

2017年9月26日下午,身為雄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正副大隊長的郭軍學、張保中,帶領十幾個不法之徒突然闖入我女兒杜賀先租住的院落,對我的女兒杜賀先和連同當時在那裏的我的小女兒杜愛仙,實施了綁架。

據我的小女兒杜愛仙回憶說:當時郭軍學、張保中帶領的十幾個不法之徒像一幫土匪一樣,進了院子不由分說,就把她們姐妹倆的胳膊和雙手反銬到身後,架上一輛警車,直接把他們姐妹倆劫持到距雄縣縣城20多里外的昝崗鎮派出所非法拘禁和審訊。

第二天即九月二十七日下午,這些人放回了我的小女兒杜愛仙,而我的大女兒杜賀先卻被郭軍學、張保中等人劫持到位於保定清苑區的保定市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我的女兒杜賀先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已經一個月的時間。

10月25日上午,北京的律師到看守所會見了我的女兒。我的女兒杜賀先一直以絕食的方式抗議對她的不公正對待。雄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和看守所,無視我女兒的絕食抗議,拒不停止對我女兒的不法侵害,採取野蠻灌食的手段對我女兒加重迫害。據律師講,我女兒的身體現在很虛弱,走路需要兩個人架著,身體健康狀況,十分令人堪憂。

在這裏,我不想說,郭軍學、張保中等人的強盜行為,多麼粗暴蠻橫。我只想說,郭軍學、張保中等人,給我女兒杜賀先強行冠以「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已經構成濫用國家刑法、侵犯公民人身權利的犯罪!

郭軍學、張保中的犯罪,不僅對我女兒杜賀先個人的人身自由、生命健康等基本人權構成了不法侵害,而且對我女兒具有的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也構成了詆毀,侵犯了憲法規定的公民信仰自由。

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關押。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教人以真善忍為準則修心向善,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在短短的十幾年已傳播到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吸引了各個民族,各種膚色的人。鑑於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大法為人類心靈健康和身體健康做出的傑出貢獻,來自世界各國政府的褒獎達到三千多項。

而中共欺壓百姓,利用宣傳機構對民眾洗腦,中共才是一個真正的邪教。這樣一個邪教沒有資格給一個信仰定性,更不配評價法輪功,但是即使根據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和規定,修煉法輪功也是合法的,迫害法輪功才是真正的犯罪。自一九四九年以來,中共邪靈在歷次運動中害死八千萬中國人,超過兩次人類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相當於三個月來一次南京大屠殺。經歷過上個世紀歷次政治「整人、害人」運動的人都知道,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一些人為了獲得「先進、積極、進步、革命」等等的政治虛名,與自己的父母親友劃清所謂的「階級界限」,做出了打父母、罵老師……的惡行!因為如果不打父母、不罵老師,自己就會被扣上「革命立場不堅定」、「黨性原則不強」等等的政治帽子……於是乎,多少人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良知泯滅,淪為了六親不認、不講人性的畜牲和政治流氓小人。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無法彌補的災難,給中國人民造成了無法癒合的傷痛,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江澤民集團操縱中共法院歪曲法律、陷害法輪功學員,是江澤民集團利用中共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

警察、檢察官、法官本應該是維護正義和公道的,而在對法輪功學員的庭審中,他們無視法律,在610的背後唆使下昧著良心,相互勾結構陷,是在踐踏法律的尊嚴,是在執法犯法。在這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悲劇中,他們扮演著可悲、可恥的角色,如還不懸崖勒馬,當法治真正健全、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他們的也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