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的根去掉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覺的功法很好,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在空閒時間學法煉功,不知不覺間身體和思想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身心健康,心裏充實。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出於個人嫉妒開始打壓迫害法輪功,由於我從小就膽小怕事,對突如其來的變故不能理解,不知如何應對,整天提心吊膽,度日如年。每到邪惡認為的敏感日,時不時就有警察以不同形式干擾,整天生活在恐懼之中。修煉中由於怕心不去、過重,在二零一零年春,招來邪惡的迫害,被人誣告,被非法勞教一年。

這些年來每次都努力想把「怕」的關過好,因為怕心驅使,在面對邪惡壓力過關時,但每次都不如意,不能像正念足的學員那樣,把真相講明白,沒能真正救了警察。細細的回憶,對照法進行總結,為甚麼?就是怕心和自私心理在作怪。

在今年八月九日上午,我去講真相,路遇同修說話,過派出所門口時,被警察攔住不讓走,想拖拉我去派出所,警察給錄像並搶東西,當時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不叫眾生對大法犯罪,我不能配合他們,一切由師父說了算,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擋住不讓錄像,這時,圍觀的人也上來了,我心裏還是不穩,我看了看年輕的警察和周圍的群眾說:「你們這是迫害好人,我們師父教我們以真、善、忍為準則,做一個好人,這些年來你們應該都知道了。我為甚麼要跟你們去派出所?我沒有錯,更沒有罪。你們看看迫害法輪功的有多少遭惡報的?薄熙來、周永康、周本順、李東生等不都遭惡報了嗎?我不想看到你們對大法犯罪,希望你們有好的未來。」圍觀的群眾和警察都靜靜的聽,當時就覺的我在大聲的說,都是救人的話,還說了很多,現在也想不起來了。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智慧,現在想起來是師父在加持我,在給我智慧,在解體人們背後邪惡的因素。當時也沒有人動我。那時我就記得師父說的:「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說你們這是侵犯公民肖像權,中國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權,你們這是知法犯法,你們叫甚麼名?並把三個警號記錄下來,說給你們上網曝光。

一會兒,公安局國保隊來了一個人,見到我就說:「某某大嫂啊,你就給我找麻煩吧!」我說:「你們竟給我們找麻煩,不叫我們救人,迫害好人,還搗亂!」他和那幾個警察說了幾句就放我們回家了。

回到家中靜下心來向內找,這時沒有怕的感覺,不知道甚麼是怕,心裏很坦蕩。沒有了以往感覺,我知道是師父看我在法上,幫我把怕的物質拿掉了,感謝師父!師父說:「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用正念思考問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來,看誰敢來迫害你!」[2]我還找到了自己有不善的心,總對警察有一種對立和怨恨心,我清醒的知道這都不是我,我不要。

過去由於經常和同修騎摩托出去很遠講真相,碰到幾次騷擾、綁架的事情,都是跟同修同時處理,有依靠,有依賴。並沒有太重視怕心怎麼去就過去了,並沒有真正向內找,表面上也在修,也在做證實法的事,想的都是自己怕落下,事實上是修煉了表面,並沒有修到內心,所以使自己遇事害怕、沒理智。因此,在這個怕心的驅使下,使我修的很累。之所以能不斷出現這些問題,如今才使我如夢方醒,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和修煉的嚴肅,舊勢力為甚麼能乘虛而入?它為甚麼能干擾到你?它抓住你的把柄了,它看的見你有那個物質,它能甘心嗎?它能讓你往上修嗎?它在往下拖你、拽你。

通過這件事的突然出現,給我當頭一棒,修煉絕不是兒戲,不是糊弄糊弄事就能過去的,那得真正踏踏實實的去實修那顆心才行。我雖然修的跟頭把式,磕磕絆絆的,但是,我始終保持著堅定的一念,決不允許任何生命、舊勢力等再干擾迫害我。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誰也動不了我,誰動誰是罪,將面臨徹底毀滅。

我做的事是最偉大最神聖的事,我為甚麼要怕?怕的根本就不是我,讓這個怕心永遠不在我這產生,它與我沒有任何關係,讓它徹底解體、滅盡。

通過這次自己真正過關,把怕的根去掉了。

感謝師尊安排這次去怕心的機會。

不妥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