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今天的風流人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六日】一九九八年正月,在我重病走投無路時,有幸得法輪大法,不到一天我轉危為安。十九年的隨師修煉,師尊授予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我無上榮耀,無比自豪,我深知肩負的責任重大。下面我將近幾年體悟「做好今天的風流人物」的心路歷程向偉大的師尊彙報,與全世界大法弟子及有緣人分享。

由歧視到尊重

師父說:「你要記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變常人的,不是常人帶動你的。常人說了甚麼,或者是干擾你了,你不要往心裏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人的思想來源很複雜,而且有許多人是觀念在講話,不是自己的真念、不是自己真正的人在講話,所以說出的話往往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他講過了啥他自己馬上就忘了。他自己都不重視他講的話,你為甚麼重視呢?別管他講啥,你講的話對他來講每一句話都是噹噹響的炸雷。」[1]

三年前,我由醫院的臨床科室調入管理科室,這裏的人大多有權有勢,多數是女性,穿著講究,甚至把這些當成他們身份的象徵,一個個的孤傲無比,對新調入的人非常冷漠。將近五十歲的我,半路換了工作,業務是陌生的,當官兒的分配工作,又不怎麼教,我感到了壓力,甚至怨恨她們,知道修煉人要忍 ,但心裏不平。我悟到這是我救人的新環境,她們與我有緣,也擔憂這些滿腦子邪黨文化的人得救的難度。

當時大法被迫害十五年了,醫院曾有十多位大法弟子,有三位被非法判刑,開除了公職;有一位被迫辭職;一位被迫調離;剩下的同修多被歧視。醫院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員遭惡報,有的患癌症,有四人車禍死亡、癌症晚期一人。我要為眾生負責,要救她們。

面對這些孤傲的人我想順著她們的執著救度。以往以為順從人、不觸及眾生負的一面就是順著人的執著。十五年了,在中共造謠媒體的蠱惑下,在江澤民集團的瘋狂鎮壓下,大法弟子能堅持修煉,講真相,就非常了不起。救人過程中,被反覆迫害中,怕心不時的冒出來,許多大法弟子走不出做好人的誤區,忍辱負重的,自覺不自覺的在家庭中、在社會上淪落到被欺負的位置,得不到做好人的尊嚴,讓眾生造了業,毀了他們。

修煉前我有病時,頭髮在短時間內花白了。我想頂著一頭白髮,穿著不講究怎麼能接近她們?師父讓我有這樣好的工作,掙這麼多錢,是救人用的,我要利用好我所擁有的一切。常人執著名、利、情,敬畏有錢、有權、有勢的人。於是我一反常態,我先燙後染,打造出漂亮的髮型,穿的衣服、提的包都非常講究,將自己打扮的很得體,與人相處不卑不亢,樹立一身正氣。

我有豐富的臨床經驗,我自學文件,上網查資料,學課件,工作中嚴格要求自己,我的業務水平提高很快。主任交給我的工作我完成的非常出色。過程中有艱辛,但我有這個願望,師父就給我開啟了智慧。我漸漸的走入了她們中。

我利用閒暇時間接觸別的科室的人,她們大多談論美容、養生、買衣服、誰家有權、有錢,我也順著她們講一些她們愛聽的,也買她們推薦的化妝品,漸漸的拉近了距離,那些傲氣慢慢的削弱,她們主動來找我聊天了。我不失時機的、機靈的將大法真相告訴她們,讓她們了解了大法是甚麼,中共如何迫害法輪功,支持大法會得福報,詆毀大法、破壞大法天理不容……這些炸雷讓她們由開始的漠不關心到驚的目瞪口呆,她們的心結被一個個炸開。

幾個月功夫,我就讓二十多人明白了真相,而且有超過五位同事走上了修煉之路。我利用下臨床科室檢查工作的有利條件抓緊救人,我落落大方,善良而又嚴謹的工作態度,出色的工作,得到了院領導的表揚。

我常常被安排陪著上級領導檢查,我智慧的引導,得到領導、專家們的讚賞,我利用一切機會讓專家明白大法真相,現在我已經和好多專家成了朋友。她們說,在我身上看到許多與眾不同的地方。

工作中有時不自覺的和科主任發生爭論,開始時以為是對的,隨著修煉提高,意識到自己慈悲心不夠,表面的威嚴下暴露出了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證實自己的心,我抓緊時間多學法,多發正念排斥它。科主任聽我講了多次大法真相,到現在也沒有認同大法,我看到了一個一心想當官兒,緊抱著邪黨組織不敢聽真相生命的可憐。師父說:「任何一個地區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們就是那個地區眾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2]既然我們在一起就是緣份,也是她的得救機會,我要珍惜。漸漸的,我對她的妒嫉沒有了,怨恨消失了。

隨著全國醫療糾紛的此起彼伏,醫院從院長到臨床科主任紛紛受牽連落馬,醫院的管理工作人員如履薄冰,工作壓力很大。我越來越配合科主任的工作,她對我的態度改變了許多,工作中她也越來越依賴我,有重要的工作主動找我商量,由開始的歧視變為現在的尊重。明白真相的管理層同事及領導,都很尊重我,甚至敬佩我。

救人過程中,我非常理智,所以十七年來在神的路上走的很穩定、踏實,基本沒有受到甚麼嚴重迫害。

新學員的巨變

來到新科室三年多了,多位同事明白真相後走入修煉,她們經常在我辦公室談自己修煉後的一些神奇事情,談論她們修煉後如何提高心性,比學比修,看看誰盤腿時間長,誰的煉功動作標準。聽著她們的交流,我經常不自覺的掉眼淚。

甲修煉後對自己痴呆的婆婆精心照顧,無怨無悔,與兄弟姐妹也不計較了,多年的胃腸病好了,甲亢不見了。以前那種圓滑、自私,官太太習氣改掉了。她說,通過修煉,她知道被邪黨毒害的都不知道怎麼做人了,有權有勢也不快樂,現在感覺天天快樂。

乙本是婦產科醫生,兩年前,由於醫療糾紛致身體不好,整天苦惱不堪,患上了抑鬱症,多次想自殺。當醫生的丈夫休假在家陪她,全家人憂心忡忡。由於她再無法勝任臨床工作,就調入了管理科室。走上修煉後幾天,疾病全無,她精神狀態完全好了。一向居高臨下、沉默寡言的丈夫看見我主動打招呼。通過修煉,乙放下了臨床上的優厚待遇,尤其那些不正當收入,婦科大夫,每天給婦女流產,殺生,分不清對錯,造了很多業。她慶幸自己走上了修煉,活的明白了。

修煉前,乙與公爹多年的矛盾放不下,近來公爹病重,被後老伴攆出家門,由於平時的不檢點,身邊的幾個孩子都不要他,公爹只能打電話找離他千里的小兒子,小兒子很為難,知道父親做了些對不起兒女的事情,媳婦不能同意,更何況病重了。丈夫試探著和媳婦商量,結果媳婦滿口答應。真出乎意料,丈夫高興極了。媳婦告訴他說:「那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要不然我做不到。從我嫁到你家,你爹對我們不管不問,只顧自己享受,我憑啥管他?」公爹來後,乙和丈夫細心照顧,一個月,老人紅光滿面,怕兒媳嫌棄的顧慮沒了。是法輪大法改變了她,從此全家更支持她修煉了。

新學員們說,她們無法用語言表達,只有好好修煉來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