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後青年弟子:精進實修 同化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我出生於一九九三年,兩歲時就有幸與大法結緣,在法中成長。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後,我失去修煉環境,就一直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總在媽媽不斷提醒中像完成任務似的學法、煉功。每當我稍有迷失在塵世中,都是師尊慈悲將我喚醒,從未放棄過我。在這正法的最後時間裏,在師父的幫助下,我終於不再浮於表面,真正走進大法。

下面寫出自己修煉路上的一些經歷,警醒自己在正法的最後時刻「回歸步別鬆」[1]。

一、走進大法 淨化本體

自媽媽修煉大法後,我就每天在媽媽的懷裏聽她誦讀《轉法輪》,她還教我背誦師父的著作《洪吟》。那時我身體開始出現耳朵失聰灌膿,腦門長大包等一系列消業狀態,我疼的直哭,媽媽告訴我這是好事,讓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是在師父的看護下,我很快就好了。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消業,拿掉了體內不好的物質。謝謝師父!後來媽媽去參加集體學法、煉功都會帶上我,我就在一旁看。

從小我就未吃過一粒藥,在感冒的時候因為拒吃藥,爸爸都要打我了,我還是堅持不吃。我說我是小弟子,馬上就好。上小學的時候,有次我的右腳底長出好大一個膿包,腳腫的都變形了,可我堅持不去醫院,就是用布包著,每天把右腳綁在鞋子上去學校。回來拆開布條,已經血肉模糊。媽媽十分心疼,我還安慰她:我是大法小弟子,師父幫我消業,沒事的。後來腳好了,連疤都沒有。

二、失去修煉環境 墜入泥潭

後來,媽媽被迫害,陷入囹圄,為此我有近兩年的時間沒有在一個好的環境裏。再也沒有人給我講大法的美好,有的只是親戚們不停的指責、挖苦、嫌棄等。小小的我感受到了來自這個世界的敵意。他們的冷眼令我恐懼,我更不願聽他們給我灌一些對大法不好的話。那時的我,只是知道師父好,大法好,心裏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但是漸漸已混同於常人,也沒人監督我的課業,我變得貪玩,十分沒有安全感,不愛講話,每天也不喜歡回家。

上了初中,媽媽再次被綁架,爸爸也不怎麼管我,沒人約束的我泡在常人這個大染缸中,很多時候也隨波逐流,效仿別人,去聽去看了一些不好的東西。當時覺得生活的很沒有意義,常常有悲觀、消沉的想法,和家人講話不耐煩,把壞脾氣留給了最親的人。現在想起來真是後悔萬分。

三、師尊呵護 緣歸大法

我覺得自己這麼差勁師父肯定不要我了,我給師父抹黑了,但是慈悲的師父看到我有想改好的心,幾次在夢中點化我:考試中同學們都在奮筆疾書,可只有我不知道怎麼寫,老師說快要收卷了,我急的不得了,然後從夢中驚醒。我知道師父也在為我著急,在我上高中時,師父給我創造了修煉環境,我和媽媽單獨在外面住,這樣就方便和媽媽一起修煉。每次到點了,媽媽就喊我起來煉功,每晚讀一講法。我也改掉了之前的很多陋習,吃飯不挑食了,也不發脾氣了,整個人變得樂觀、開朗起來。還有人說看到我就像看到陽光一樣。儘管高三課業緊張,我仍堅持晨煉,有時間就和媽媽一起學法,切磋。放假的時候出去貼一些不乾膠,就這樣我又回到大法中來。

四、不斷修去人心 同化大法

1、去掉愛美的心

隨著身邊的同學、朋友開始注重打扮,聽著她們講甚麼好用,我也盲目「跟風」,買護膚品。喜歡瀏覽購物網站,執著漂亮的衣服,每天很多時間都浪費在這上面。有半個月我的臉上大面積的起紅疹,皮膚反而沒有以前好了。媽媽就來提醒我:你是不是忘記你是甚麼人啦?師父說:「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2]你這是信師信法的表現嗎?感謝師父借媽媽的口來點醒我。我知道錯了,就把買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部扔掉,並在心裏給師父道歉。放下了對外表的執著,我的皮膚就好了。

通過修煉,我發現這幾年,我的外貌也有所變化。額頭變寬了一點,原本雙眼皮不明顯的我,變得十分明顯,皮膚也比以前白淨光滑,還有腿上的雞皮膚現在也消失了。許久未見的老同學都說我越長越精緻了。這一切都是師父賜予我的。

2、常人流行歌曲

我很喜歡唱歌,在上高中和大學時唱歌比賽都拿過第一名,所以也愛看各類唱歌比賽、綜藝節目,習慣性的就哼唱常人流行歌曲,開始我覺得沒甚麼問題,認為不是邪黨的歌,可以唱。後來通過和同修一起交流,我才知道這種想法不對。可總是在不經意間又哼出常人歌曲,為此我很苦惱,想擺脫這種狀態。

於是,我決定不再去聽這些歌曲,不讓這些東西往腦子裏灌,如果意念中一有這個想法想唱,我就正念否定它,然後唱大法弟子歌曲。有次,在唱到《師恩頌》中「助師正法何懼下苦海」時,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心中無限感慨,想到自己幼年得法,何其幸運,可是自己太不爭氣,修煉狀態時好時壞,實在愧對慈悲的師父。

3、去掉對網絡的執著

常人總說:成長是痛苦的。沒錯,因為成長就會伴隨著受到污染。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曾被常人的名利情帶動向下滑,在我不知道怎麼處理問題的時候,是師父幫我化解了難題。我也曾被形形色色的常人東西所吸引,玩手機,看常人網站,電影電視,微信朋友圈、淘寶,成了生活中的消遣。甚至影響到我每天的晨煉。因為身邊的九零後都是這樣,我也自然覺得不落伍。一次浪費了好幾天的時間追一部劇,可是看完後又很懊悔。下決心不能再這樣,但不自覺的又拿起手機翻閱。我知道這是出自於對人的美好生活的嚮往,對男女情的執著,這些消磨著我精進的意志。

師父說:「這個社會已經亂了,那個網已經是甚麼不好的東西都攪在那裏,簡直是像魔鬼一樣,在周轉著,甚麼東西進去都攪在裏邊、混在裏邊擾亂社會、人心、道德、傳統,改變著人的生活狀態,魚龍混雜。」[3]師父還說:「人說眼睛看甚麼沒關係,不願看不看了就行了。不是,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為任何東西在另外空間中它都可以分體的,看的時間越長進的越多。看電視、看電腦,反正是不管甚麼東西你看了就進。」[4]

我意識到就是舊勢力想把我往下拉,我可不能讓它得逞。當我想看常人電視的時候,我就主意識強大起來,正念告訴自己,我是修煉人,這是不好的東西,不能看,就沒有打開看。然後稍有空閒時間就背《論語》,聽師父講法,明慧交流,多發正念,走路的時候也發,真的得到了很大改善。當我想拿起手機看常人東西的時候,就能約束住自己,第一念能在法上了。我真的體會到了師父說的:「不怕有這些常人的東西,行為上能夠抑制它,能夠堅定自己,堅定正念,行為上做好,這就是修煉。」[5]

在此,我也想給自己曝下光:我沒做到每天堅持晨煉,有時還煉不全五套功法。其實,都是自己給安逸心、惰性找的藉口。在節假日的時候,我煉完功就睡回籠覺,想著放假了就放鬆了。可是修煉是沒有節假日的啊!我寫出來,警醒自己,要將他們連根拔起,我一定要突破!

寫到這裏,我深感自己這麼多年做的好的地方太少,做的不好的地方太多,給自己留下了很多遺憾。感謝師父不放棄,一次次的給我機會,幫助我一步步走過來。

五、學會主動修煉

早已由昔日小弟子的我成長為青年大法弟子,可我潛意識中卻還把自己當成小弟子,對媽媽有很強的依賴心,始終沒有走出自己的修煉路。在和媽媽不斷切磋中,以及參加集體學法,我也逐漸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責任。媽媽也不督促我了,而是我每天主動找到媽媽一起學法,我發現以前看了很多遍都沒看懂的一些法,現在也能看懂了。頭腦更加清晰,工作效率也高。我知道是師父給我開智開慧。師父說:「實修者不執於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通讀大法自會得之。學者自變,反覆通讀已在道中。」[6]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堅持學法。

另外,通過在明慧網上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對自己的修煉也很有幫助,有很多值得我學習和借鑑的地方,然後對照自己,看看有哪些不足。想想今天的自己有沒有進步,在修心性方面有沒有提高。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和媽媽加入訴江大潮中,在順利妥投後,我也幫助同修阿姨們整理訴狀。有的老年同修沒有太高文化,很多字都不熟悉,依然寫了整整一張的篇幅,他們訴江的決心讓我內心很有觸動,真的很佩服。想到自己,其實一直都被師父推著走,師父太慈悲了,儘管我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師父也都沒有放棄過我。給了我太多:健康的身體,穩定的工作,好的學法修煉環境,不讓我掉隊的同修母親,常安排同修阿姨給我送些真相不乾膠,週末放假就和媽媽出去講真相,貼不乾膠。感謝偉大的師父。

以前我講真相怕講不好,就把同學帶來我家讓媽媽勸三退(我身邊三退的同學現在都得到了福報)。媽媽每天早上都和三兩個同修出門講真相,我告訴自己也要趕緊行動起來,和媽媽比學比修。現在,我也開始自己講真相了。坐出租車的時候給司機講,走路上給學生講,也敢和身邊同學、朋友開口講了。大多數都是很樂意接受的。我才發現,講真相一點都不難。雖然我講的人數不多,但是師父每次都給我鼓勵。如果我沒有好好學法,講真相的效果就達不到。其實我心裏也很著急,因為我和那些三件事做的好的同修比,我實在是差的太遠了,離師父的要求也太遠。在我一掉隊時,我都覺得自己不配做師父的弟子。我現在能做的就是精進實修,奮起直追。

我有時也會想,自己生在這個家庭真是師父苦心安排啊,讓同修媽媽一直往上拽著我,不讓我掉隊。雖然自己修煉中仍有許多不足,但是重要的是認識到並修去它的過程。再次叩謝師父。寫到這裏,我的眼淚落了下來,師父對我太好了。現在已到正法的最後階段,我深感修煉的嚴肅和救人的緊迫。我的生命為法而來,我一定抓緊時間,珍惜現在的修煉路,精進實修,圓容師父所要的。因為這是偉大的師尊用巨大的承受給我們換來的,不能辜負大法弟子這個神聖的稱號啊!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觀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九零後青年弟子-精進實修-同化大法-354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