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南區秋季一日學法交流 互勉精進實修(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明慧記者孫柏、蘇容台灣台南採訪報導)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台灣入秋時分氣候清爽宜人,來自台灣南區嘉義、台南、高雄、屏東、澎湖、台東六個縣市的部份法輪功學員一千多人在台南市永康國中舉辦南台灣秋季一日學法和交流,會場氣氛祥和,大家比學比修,促進整體提高。

圖1: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來自台灣南區六個縣市的部份法輪功學員一千多位在台南市永康國中舉辦南台灣秋季一日學法和交流,會場氣氛祥和。
圖1: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來自台灣南區六個縣市的部份法輪功學員一千多位在台南市永康國中舉辦南台灣秋季一日學法和交流,會場氣氛祥和。

圖2:上午分成三十四個小組,學習經文並進行交流,不管新、老學員都收穫滿滿。
圖2:上午分成三十四個小組,學習經文並進行交流,不管新、老學員都收穫滿滿。

上午分成三十四個小組,學習經文《致日本法會》、《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以及《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交流內容包括:個人修煉心得體悟,如何遇到事情向內找、提高心性,集體學法、煉功的重要性等,各組交流場面熱絡,不管新、老學員都收穫滿滿。

下午全體學員聚集在活動中心,先一起學法,接下來九位同修輪流上台,分享他們在參與各個項目中,去執著、講真相及推廣神韻等修煉體會,比學比修,互勉精進實修。

從霸氣十足轉變為柔和的母親

來自台南的家惠是三個子女的母親,十幾年前帶著孩子們一同走入修煉。家惠是一個嚴格又嚴厲的媽媽,從小對孩子的要求是「說一不二」,不聽話就處罰。導致孩子們不敢表達自己的想法。修煉初期,要孩子們學法就學法、煉功就煉功,他們都很聽話的照做。但是隨著孩子漸漸長大,有了自己的想法,開始反駁。

家惠曾為孩子現況擔憂,但常自我安慰「只要孩子還有在學法,應該會調整過來」,但若學法沒入心,怎能身心變化?一次,家惠沒守住心性,大發雷霆,孩子們鼓起勇氣說出內心的話:「為甚麼學大法後,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為甚麼同學可以做的事,我們不能做?」當時家惠沒花心思解答孩子們的疑惑,只冷冷丟下一句:「因為你們是修煉人」,讓孩子脫口而出:「那如果我不當修煉人,是不是就可以跟同學、朋友一樣,做我們想做的事?」當下家惠驚醒,啞口無言,感到非常難過,心想孩子的表現又何嘗不是自己修煉狀況的對應和考驗。

後來透過靜心學法,家惠悟到:不能用「母親」的身份強迫孩子如何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遇到所有的情境,她開始紮紮實實對照師父的法要求自己的心性。生氣的時候,問自己是甚麼心生氣了?家惠並找到了自己那強大「對兒女的情及自我為中心」的執著,之後開始改變與孩子的互動方式,站在孩子的立場理解他們,和他們交流,希望他們可以再好好學法,只要學法入心,心中自有一把衡量好壞的尺度,不再硬性要求和阻止他們想做的事。

漸漸的,他們也覺得媽媽變了,也開始主動學法。現在只要有洪法活動或講真相證實法的活動,家惠用鼓勵及交流的方式讓孩子明白活動的重要性及意義,孩子們都能接受,也積極參加大法活動。

大陸遊客稱煉法輪功的人都是菩薩

來自台南的學員麗莉分享:「修煉前體弱多病,二零零六年一位出家人送我一本《轉法輪》,又經一位中醫師的鼓勵,我走入大法修煉。」經過不斷學法、煉功,她的身體變得很健康。

「某次煉第五套功法時,看到身旁有神佛在打坐;有時煉功時也會看到小腹部位有紅色、藍色的法輪,及另外空間的東西。」麗莉知道這是師父給她開天目,讓她看到另外空間美妙的東西,增強修煉的信心。

麗莉每週都會到台南的赤嵌樓和珠寶店對大陸遊客講法輪大法真相,無論颳風下雨都堅持著。有一次麗莉對著一群大陸遊客講真相,突然有一人對她說:「今天我們沒有白來,終於看到法輪功的好人了!」又有一次兩個女生說:「我在大陸就聽說過煉法輪功的人都是菩薩,今天終於看到了。」

一次煉完功騎車回家,她被一輛摩托車撞了,當時就像坐在地毯上,一點也不覺得疼,麗莉對司機說:「沒事!你走吧!」旁邊的路人說:「車子都撞壞了,還說沒事!」想想「對呀,車壞了,我沒錢修」,於是要求對方幫她修車,對方也把車修好了。但過了一週,麗莉的腰骨酸痛了起來,且整個瘀青,麗莉悟到:「我不應該請他幫我修車,那是我和他的業,本來已還清,怎能再要求對方修車呢?」這次痛了一個月後才康復。

又有一次全身癢痛難耐,手、腳、背部、脖子刺痛,一抓就流血,她非常難過,晚上無法睡覺,這時忽然一句法打進她腦海中,要「放下生死」,於是她開始聽法和煉功,沒多久身體皮膚完全好了,連血斑都神奇的消失。

修煉大法數十年頑疾痊癒

來自高雄的退休高中物理教師明仁,有先天胃腸痙攣的毛病,從年輕時就到處找氣功治這個病,常常腹部悶痛,數十年來吃藥打針不見根治。直到五十五歲退休前半年的某一晚上,腹部悶痛突然加深加重,一夜無法入眠。他心想平時生活規律,不煙不酒不賭,氣功及運動也沒停過,何以會這樣?明仁突然想到二哥曾送給他一本《轉法輪》,要他煉法輪功,但他一直沒去翻閱。

接著三姐也打電話來,推薦他報名參加法輪功教師研習營,但那時因需上課無法參加,就直接到煉功點學煉。

明仁說:「修煉天天要早起煉功我可以辦到,但盤腿打坐很難,每天單盤腿翹很高,發抖又冒汗,一小時我都撐過去。」一天下午他拿起《轉法輪》認真地閱讀,越看越覺殊勝好看。讀完《轉法輪》九講的當天晚上,明仁做了一個夢,夢中自己很開心吶喊著「我得大法了」,醒後體會到:法輪大法是他生命中久遠的等待。接著不久,一個夜晚又夢見師父幫他淨化身體,因為他曾練了太多其它的功,已經亂套了,清楚感受到狐狸附體跑到頭部在掙扎逃離,也清楚自己內心喊著:「謝謝師父」。

修煉約一個多月,考驗來了,一天吃完晚餐不久,腹部的悶痛又發作了,又是徹夜未眠,迷迷糊糊就去看醫生,吃藥打針壓下去了;半年後的一天晚上,腹部的悶痛又來了,這次較前兩次劇烈,明仁認為三十多年來這個胃腸痙攣,醫生是無解的,只是給止痛劑,於是下決心這次不去看醫生,試著學法煉功看看,就這樣忍痛直至隔天中午,因太累了就睡著了,醒來時完全不痛了,修煉至今十多年了沒再痛過。這三十多年的頑疾透過煉功學法痊癒了。

現在年近七十的明仁,身強體壯,並發揮他的理工專長,投入網路講真相項目。

勇猛精進,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來自嘉義的信雄從事金飾雕刻和機械工作。二零零三年弟弟送他一本《轉法輪》並且鼓勵他修煉法輪功,信雄心想:「我又不認識字,怎麼煉?」事隔一年後,一股神奇力量使信雄找當地煉功點輔導員學功,就這樣走入大法修煉。當信雄第一次煉靜功時,兩手掌強烈感受到有法輪在旋轉,剎那間又看到了師父金燦燦的法身,信雄知道是師父在鼓勵他。

為了能了解法輪功修煉的內涵,信雄每週四到輔導員家學法,風雨無阻,同修很有耐心地帶他逐字通讀《轉法輪》,漸漸的,信雄認識的字越來越多,後來所有大法的書都能讀了,很神奇。信雄在上班中午休息時間捨不得休息也抓緊時間學法,信雄說:「只要學法,越學我精神越好,身心舒暢,下班後我就直接到煉功點把五套功法煉完。」這樣信雄戒煙、戒酒、不說髒話,很多之前養成的壞習慣都沒了。信雄說:「我思想很單純,只是照著師父說的話做,每天學法、煉功、修心性、講真相,期望能返本歸真。」

信雄煉完功後常到嘉義人潮很多的家樂福徵簽或文化路夜市講真相,有時候到晚上十二點多才回家,也常到阿里山向來往大陸遊客表演功法和發真相傳單,大陸遊客都很喜歡拿看。近期煉功點有同修很有耐心的教他網路講真相,信雄也學會了。信雄說他要抓緊修煉,儘量學,儘量做,希望有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能逢凶化吉,有個美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