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法輪功學員被灌食致死14例冤案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灌食是把胃管經鼻腔、食道,插入胃中,直接把液體營養物通過胃管灌注到胃裏,本是一種救死扶傷的醫療手段。但在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下,中共看守所、勞教所、監獄對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灌食不是出於醫療救助,而是故意摧殘、虐殺的一種手段。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本文從明慧網公開發表的涉及遼寧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致死的案例進行了整理,從這些案例中折射出中共迫害的邪惡程度。為使更多的世人能夠清晰、重新認識中共惡黨的真實面目,從而不再被惡黨邪靈所矇騙,我們將這些迫害事實再次公之於眾,希望更多的善良人明辨是非,分清善惡。

一、孫蓮霞被大連市勞動教養院野蠻灌食,插管過程中,鼻腔、食道黏膜損傷……

二零零零年秋,大連市沙河口區法輪功學員孫蓮霞女士進京為法輪功鳴冤的途中遭警察非法抓捕,被劫持到大連市勞動教養院迫害。

'孫蓮霞生前照片'
孫蓮霞生前照片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孫蓮霞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惡警、犯人野蠻灌食。在插管的過程中她的鼻腔、食道黏膜損傷、鼻孔出血;因鼻孔堵塞,她只好張嘴喘氣;咽喉、氣管發炎又不斷的咳嗽、咳痰;吐得都是膿血;而甚至往嘴裏灌食都很困難;在孫蓮霞生命垂危的最後二小時,也沒有停止對她的摧殘。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孫蓮霞被迫害致死,時年五十歲。

二、李秀梅被大連市姚家看守所拖出去野蠻灌食,就再也沒回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晚,大連市法輪功學員李秀梅女士被大連市沙河口區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關在鐵籠子裏一宿,雙手被銬在鐵籠子上;警察還時不時的對她打罵。後來,她被劫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繼續迫害。

'李秀梅生前照片'
李秀梅生前照片

李秀梅一進看守所就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在李秀梅被迫害致死的前兩天,她被拖去灌食,回來時,她精疲力竭、臉色青紫、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她們掐著我的鼻子,捂著我的嘴,使我上不來氣,想憋死我。」還說:「灌的東西中有藥,使人昏迷。」

第二天(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李秀梅又被拖出去灌食,就再也沒回來,被迫害致死,時年五十八歲。

三、金麗鳳遭葫蘆島市看守所野蠻灌食,管子插到肺部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葫蘆島市法輪功學員金麗鳳女士在工作時被綁架,非法關押在葫蘆島市看守所。

'金麗鳳生前照片'
金麗鳳生前照片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金麗鳳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惡警野蠻灌食;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大年初一),惡警把胃管插到她的肺部,金麗鳳口、鼻流血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九歲。

四、寇曉萍被鞍山勞動教養院野蠻灌食,臉色、指(趾)甲青紫,疼痛難忍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鞍山市法輪功學員寇曉萍女士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刑期,關押在鞍山勞動教養院迫害。

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四,法輪功學員集體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四天後,勞教院野蠻灌食,許多學員被灌食後出現:臉色青紫,手指甲、腳趾甲青紫,全身及五臟六腑疼痛難忍,不能翻身,下地都得有人攙扶。寇曉萍被送往醫院「搶救」,兩天後,寇曉萍離世,年僅四十歲。

五、梁素雲被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撫順石油醫院灌食致死

二零零二年二月,撫順市順城區法輪功學員梁素雲女士進京為法輪功鳴冤被綁架到遼寧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迫害。

'梁素雲生前照片'
梁素雲生前照片

梁素雲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十七天後,馬三家教養院把她拉到撫順石油醫院灌食,手被銬在床上;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七日,梁素雲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六歲。警察為了推責任說梁素雲是跳樓死的。

六、周玉玲遭撫順市清原縣大沙溝拘留所野蠻灌食,管子插進肺臟,被用棉被捂死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撫順市清原縣英額門鎮法輪功學員周玉玲女士被紅透山派出所所長梁大明及其多名警察綁架。

'週玉玲生前照片'
周玉玲生前照片

周玉玲被梁大明與手下惡警用電棍電、打嘴巴、逼寫悔過書和保證書未能得逞;當天下午,周玉玲被劫持到清原縣大沙溝拘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一日,周玉玲開始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第七日,大沙溝拘留所所長尹長江指使手下惡警對周玉玲強行灌食;九月二十日,在灌食時,惡警把灌食用的管子插進周玉玲的肺臟;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年僅四十九歲的周玉玲被用棉被捂死;遺體瘀青、兩眼圓瞪、嘴大張、拳頭緊握、兩腿呈用力蹬的姿勢。

七、曹桂美被瀋陽龍山勞動教養院多次灌濃鹽水,咳嗽不止、吐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間,瀋陽市皇姑區法輪功學員曹桂美女士兩次被綁架到瀋陽龍山勞動教養院迫害;曹桂美曾四十多天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管教多次灌濃鹽水後,咳嗽不止,吐血一個月,人瘦成皮包骨;後被放出;二零零二年末,曹桂美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九歲。

八、黃克被撫順市第一看守所野蠻灌食致死

二零零三年三月,撫順石油化工研究院第十研究室職工黃克先生被綁架到撫順市第一看守所(位於撫順市將軍地區),他以絕食的方式抗議,被送醫院強制灌食,黃克制野蠻灌食,十餘天後被送回家。

'黃克生前照片'
黃克生前照片

二零零三年六月底,黃克再次被撫順市望花區光明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撫順市第一看守所,黃克再次絕食抗議,被看守所多次野蠻灌食。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一歲。前後僅十天時間。而黃克的妻子──法輪功學員鐘雲秀已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在進京為法輪功鳴冤期間被迫害致死。黃家只剩下年幼的孩子和黃克年邁的父母。

九、王秀媛被瀋陽龍山勞動教養院野蠻灌食,胃與食道被插破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瀋陽市沈河區法輪功學員王秀媛女士被沈河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趙洪濤派人蹲坑綁架,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瀋陽龍山勞動教養院迫害。

'王秀媛生前照片'
王秀媛生前照片

二零零二年七月,王秀媛被惡警唐玉寶一腳踹在前胸上,她被踹出三、四米遠,王秀媛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唐玉寶接著又一掌把她打個滿臉花,血從鼻子、眼角處流出,唐玉寶又狠狠的踹了第二腳,王秀媛再次摔倒,頭部重重的磕在暖氣上,頭被磕開一個大口子,血往出淌。

由於長期迫害,王秀媛的身體更加虛弱,胸部內傷惡化,食道狹窄吞咽困難,心肌缺血。二零零四年二月,王秀媛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惡警王靜慧、唐玉寶、惡醫李五一每天野蠻灌食,灌的是濃鹽水,很粗的管子從鼻孔插入胃部,十分痛苦,胃與食道被插破。

三月份,王秀媛突然血壓、心臟出現異常,她被送往遼寧省監獄總醫院。三月末,人已說不出話來,生命奄奄一息。醫院給龍山勞動教養院掛電話,王靜慧去了之後;院方說:人不行了。王靜慧給唐玉寶打電話,唐玉寶不但不放人還叫囂:「給她用手銬銬在床上繼續打針,不能讓她死在這裏」,並索取家屬治療費三千元。四月十九日,王秀媛被放回家,四月二十七日,王秀媛含冤離世,時年五十二歲。

十、李寶傑被馬三家勞動教養院二十多個管教野蠻灌食,麵糊嗆入氣管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盤錦市盤山縣法輪功學員李寶傑女士在家中遭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被劫持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迫害。

'李寶傑生前照片'
李寶傑生前照片

李寶傑一直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有二十多個管教參與對李寶傑強制灌食,李寶傑的頭、四肢被按住,一大隊管教隊長李明玉騎在李寶傑的肚子上;李寶傑的鼻子被捂住,嘴被「開口器」撐開到了最大極限;同時,不斷的往灌食的漏斗裏倒麵糊,麵糊嗆入李寶傑的氣管;曹玉傑又把李寶傑的嘴摁住,李寶傑被憋的更加喘不上氣來,四月八日,年約三十二歲的李寶傑離世。

十一、蓋春林被撫順羅台山莊所謂的「關愛教育學校」插管灌開水燙死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撫順市清原縣南口前鎮霸王溝村法輪功學員蓋春林先生,在家中遭綁架,後被劫持往撫順羅台山莊所謂的「關愛教育學校」迫害。

'蓋春林生前照片'
蓋春林生前照片

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日,蓋春林的家人接到通知說:蓋春林是心臟病死亡。當家人趕到現場時,見到蓋春林臉上有燙傷並扭曲變形,身上右側胸部有燙傷,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驗屍。驗屍的結果是:食道往下都燙熟了,用手一擼都掉皮;心尖變白色──插管灌開水燙的。

十二、吳連鐵被盤錦監獄四次野蠻灌食時,發出一聲特別慘烈的叫聲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瀋陽市遼中縣(現遼中區)茨榆坨鎮黃北村法輪功學員吳連鐵先生在家被遼中縣國保大隊長李偉伙同茨榆坨鎮派出所等警察綁架。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吳連鐵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盤錦監獄三大隊迫害。

'吳連鐵生前照片'
吳連鐵生前照片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吳連鐵戴著帽子被強制去洗腦班,遇到獄警中隊長王魁忠。王魁忠說:「你見政府,為啥不摘帽子?」吳連鐵說:「我沒有罪,為啥給你摘帽子?」當時王魁忠就給吳連鐵兩個耳光,並把吳連鐵關進二樓禁閉室,銬到老虎凳上半天多,到了晚上才放回監舍。五月十六日,吳連鐵開始以絕食的方式為抵制迫害;五月二十二日,吳連鐵被第四次野蠻灌食時,發出一聲特別慘烈的叫聲。之後,三中隊值班犯人許彥林等把吳連鐵抬回監舍。晚上,吳連鐵大量便血不止;值班犯人扒掉吳連鐵的褲子,把他抬到水房,用盆往他身上澆涼水沖洗。大約到午夜時,獄醫李寧一看吳連鐵快不行了,問管教科長王忠海是否送醫院,王忠海說:等伙房有人去做飯時,再送醫院。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凌晨三點左右,吳連鐵死亡。遺體被監獄送往盤錦二院進行所謂「搶救」。吳連鐵嘴唇和牙齒之間、身上襯衣有血跡。

十三、王文舉被撫順南花園監獄野蠻灌食,管子從鼻孔插到的胃裏,瞬間鮮血就從鼻孔湧出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六日,鞍山市岫岩縣湯溝中學英語教師法輪功學員王文舉先生在課堂上講真相後遭學生家長誣告,被湯溝派出所伙同岫岩縣公安局綁架到岫岩看守所。

'王文舉生前照片'
王文舉生前照片

二零零五年二月,王文舉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左右,他被劫持到瀋陽監獄城新入監犯監獄;四月初,他被轉到撫順南花園監獄迫害。

王文舉被關押到「嚴管監區」後就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弄到監獄內的小醫院裏遭到野蠻灌食。獄警把王文舉牢牢綁在床上,管事犯人頭目遲勤帶著幾個犯人死死按住他。獄警把一根管子從王文舉的鼻孔插到他的胃裏,瞬間鮮血就從王的鼻孔湧出。後來基本上是遲勤每天帶著犯人給王文舉野蠻灌食。

遲勤等犯人還在嚴管監區長肖然與監獄高層的命令和授意下,折磨迫害王文舉。用手指彈王的眼睛不讓他睡覺,任意辱罵侮辱;不給鬆綁,讓大小便全便在床上,泡在身下。後來,王文舉要求拔掉灌食的管子,自己吃飯。監獄方卻要挾王文舉寫保證不再絕食,王文舉不寫,監獄就堅決不給拔管子,不讓他自己吃飯。後來王文舉完全喪失神智,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監獄把王文舉轉到撫順礦務局醫院,四月二十七日,王文舉含冤離世,年年僅三十八歲。

十四、趙壽柱被瀋陽新民市公安局和市醫院強制灌食,插管時器官組織被捅破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晚,瀋陽新民市姚堡鄉北安村法輪功學員趙壽柱先生被新民市高台子鄉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被新民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到新民市看守所迫害,趙壽柱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新民市公安局和市醫院勾結,趙壽柱被注射不明藥物、強制灌食,插管時器官組織被捅破;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左右,趙壽柱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七歲。

附:醫學上對插胃管過程中的要求及確認胃管在胃內的鑑定方法

(一)插胃管的過程中有嚴格的要求:

1.插胃管時如有嗆咳、呼吸困難、發紺或聲音嘶啞時,表示誤入氣管,應立即拔出。

2.插胃管的過程中,如有噁心嘔吐要停止進行。

3.動作要輕穩,防止損傷食道粘膜,引起消化道出血。

(二)灌食前,必須確認胃管在胃內。確認的方法如下:

1.胃管末端接注射器抽吸,抽出胃液,並測定PH值為酸性,表示胃管已插入胃內。

2.用注射器向胃管內注入10毫升空氣,同時用聽診器在胃部聽到氣過水聲,表示胃管已插入胃內。

3.將胃管末端放入水杯中,無氣體逸出。如有氣泡連續並且與呼吸一致逸出,表明誤入氣管。

如果鼻胃管的末端插入氣管,那麼灌食時所有的食物都會通到肺中,引起呼吸衰竭和肺炎,被灌食者就會因此而喪生。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2/遼寧法輪功學員被灌食致死14例冤案-355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