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話題不同於法輪功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近幾天從接受了真相的警察處,聽說了幾件事:他們每天收到的微信量很大很多,但是法輪功的信息很少,且大多是講貪官、六四事件的等等。「群主責任連坐制」對他們警察內部也管控的很嚴了,說如果他們參加微信群組涉嫌了敏感話題,同樣要被抓。警察們普遍對共產黨空前失望、不滿,但是敢怒不敢言;他們很多人也不認同法輪功(這說明他們對法輪功基本真相還不了解),但是已經普遍厭惡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工作重心已基本從迫害法輪功轉移到其它方面,「敲門行動」只是應酬一下上面,而且,「敲門」是廣泛的,不是只針對法輪功。

鑑於上述,我認為,對於這些警察,第一步已經過去了,現在需要想辦法、盡全力告訴他們大法的基本真相、勸他們三退了,而且需要用他們能夠接受的角度、方式。因為他們明白的一面,在遠古時就曾求神,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別放棄他們。當然也有極壞的、不可救要的邪惡壞人。

為甚麼要反饋這些信息呢?

因為近來同修內部出現一些波動,比前段時間波動更大。前段時間,當地廠區那邊的同修,被騷擾的警察嚇住,有的就把東西收起來或轉移後,離開當地去外地躲避去了,至今沒敢回家;另外一些同修也風聲鶴唳。而這段時間,有同修就用自己的感覺和狀態,告訴其他同修說:「臨近邪黨開十九大了,情況非常嚴重了,越來越嚴重了」;還有同修通知一些同修改變發正念的內容,叫大家專對著甚麼江鬼九常委發正念銷毀(沒去記所謂哪九個常委),說是從來沒有這麼邪惡,挨家敲門、還要錄像等等,造成更緊張的氣氛。

聯繫到邪黨「敲門行動」和開十九大,我個人的認識是:這同樣是一個在法上認識法的問題。師父用巨大承受延續來的時間是給所有大法弟子修好自己多救人用的。世間的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控中,按照師父正法進程的安排在有序的動。不是師父安排的,師父不承認的,是決不允許出現的,特別是大的天象變化,怎麼可能由人說了算呢?師父一直在告誡弟子們不要用常人的觀念看問題,而要在法上看問題。

幾個月前我遇到敲門情況時,我就告誡自己:面對一切外在情況,心態還不能穩定,還把握不好自己,怎麼能成神呢?自己的心態穩定祥和,才可能讓面對的生命冷靜下來,這是講真相救人的前提和基礎。能夠在任何情況下保持祥和的心態,這是在實修中打下的堅實基礎。師父說:「就是神的一念造了世界。」[1]可想而知,修煉者的一思一念也非同小可。

上次面對敲門、照相時,我特地到居委去向全體居委人員講真相,離開時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災難來時命能保」,九個人全部答應:「記住了。」

前兩天碰到居委人員,告訴我說:「政法委已幾次打電話問你現在怎麼樣,我們回答說你蠻好的。我們現在一直在幫你說好話了。」我說:「謝謝你們,你們在給自己創造美好未來。我祝你們未來更美好。」

今年以來,提供給我們更多的講真相救眾生的機會,同時讓我們鍛煉成熟。其實,很多同修在面對敲門者問還修不修大法時,同修回答「修」,就已經向眾神表了態了,舊勢力也不敢再說話了。

記的去年底我從外地邪惡監獄回到當地,給當地六一零主任打電話說去拜訪他(講真相)時,他出乎我意外的回答:「我是犯了大罪的人,我都要求救於你們了,哪裏還敢受你拜訪?」

據我了解,不少邪黨底層人員在內心深處,真的希望我們不再把他們當作對立面了,而是希望我們能夠饒恕他們。但是,因為我們很多同修自身對法的認識不足和自身的修為沒跟上來,帶著爭鬥和敵視,繼續把他們作為對立面,導致那些等待救度的很多邪黨基層人員不能從正面認識大法,障礙著這部份人得到大法救度。

而且,據我所知,外部的情況已經有很大的變化,已經說不上形勢有多嚴重、嚴峻了。相反,大法弟子內部的一些情況,才真正的是嚴重、嚴峻的,這個話題不在本文裏說了。只簡單說一下我看到的兩種情況。

前段時間,我看到師父把至今在精進的很多同修證實法修煉中證實到的東西去粗取精,整理成厚厚的精裝經典。

最近,我也看見一幕:有些近幾年帶修不修的同修,被邪惡舊勢力強迫從大法修煉隊伍中攆到一個既不靠大法也不靠邪惡的兩不靠地方;同時也看到了一些更不好的景象。

總的看法是,修煉是嚴肅的,沒有多少僥倖存在;修煉是超常的,必須在法上認識法,跳出人的認識、觀念,在很高層次上去看問題,才能從根本上走出人,走向神。

以上個人認識,層次有限,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