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都勻監獄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綜述(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接上文

六、迫害致嚴重疾病案例

1、王美華:非法判刑5年,被迫害致心、胸、腰椎等結核

王美華:遵義法輪功學員,王被非法判刑五年後被劫持到都勻監獄。2003年10月開始,王美華被惡警鐘山三次關禁閉,王美華絕食絕水8天,生命垂危,送去醫院搶救才作罷。這三次對王美華關禁閉、嚴管迫害共72天。

2004年2月,惡警精選了數十名身強力壯的罪犯作為他們的打手,上百副手銬和幾條高壓警棍。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遭到多名罪犯同時毒打,惡警教唆的幾個犯人苗宇、張昌財、彭傳應、盧慶林、趙高榮一擁而上,把王美華的腰打傷(導致王患腰椎結核,站、坐都疼),王美華、吳坤堯被打後昏倒在地兩三個小時後才醒來。

2004年3月10日─4月8日,王美華、馬天軍、陳忠權、臧冬生撕毀誹謗大法的邪畫,被副監區長鐘山用電棍電擊,臉、脖子上燒出肉焦味來。王美華等還被銬在床上成「十」字形,強制看誹謗法輪功的光盤,音量開到最大,從早上6:30播放到晚上12:00.晚上睡覺後,每隔半小時就由維紀組的犯人嚴寧、晏光俊等叫醒一次,不讓他睡覺,期間王美華絕食絕水五天抗議迫害,最後「轉化」沒有達到目的,惡警左勝利抓住王美華頭髮,王華川猛扇王美華六個耳光,左勝利用手指戳他的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銬在床上並強光照射'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銬在床上並強光照射

此後王華川指示對王美華採取特殊的幫教方法,鐘山就指使犯人苗宇、嚴寧、彭傳應、晏光俊等開始通宵不讓王美華睡覺,白天將他的手「紮雞翅」(向後反吊,站不能站,坐不能坐)且專選一副最小的手銬,銬上後王的手很快烏紫腫脹,約30分鐘至1小時再鬆開手銬一次,這次迫害持續37天後才解除。

2004年5月底,惡警將王美華轉到燒成監區,燒成監區的副監區長喻文林,他糾集另外四名獄警組成「轉化」小組對王美華實施「轉化」,包夾人員由最初的5人增加到7人,他們全天讓王坐在小木凳上不讓動。一天,原教育科幹事文勇向燒成監區犯人王鵬下命令:「整死他!」當晚他們折磨王美華到凌晨5點,惡犯王鵬猛扇王美華耳光,熊千里用鞋底板抽打王美華,李先友用膝蓋頂其腰部(使王的腰傷加重),並用開水灌他,惡犯柯星甚至給監區建議用毒品摧毀王美華的意志,後王美華絕食抗議,他們才作罷。

2005年6月,王美華被迫害後診斷出心臟心脆(胞)結核、左右胸腔結核、腰椎結核、淋巴結核四大疾病。儘管如此,惡徒仍不放過對王美華的迫害。2006年3月,王美華又被轉到四監區「嚴管」,全天被逼坐在凳子上不讓動,上廁所都由包夾犯人跟隨,王美華身體非常虛弱,走路搖擺不定,最後被送進醫院。

2、宋彬彬等六位學員被用「細菌療法」染上了肺結核

一種惡毒的「細菌療法」,是都勻監獄的迫害手段。是把患肺結核病犯人吐的痰拌在飯菜裏讓法輪功學員吃。因長期處於禁閉狀態,飯菜全由犯人操作,使法輪功學員宋彬彬、王壽貴、周順志、胡大禮、楊秀敏、張太鵬都被傳染上了肺結核。

遵義法輪功學員宋彬彬被非法判刑三年,2003年被劫持到都勻監獄,不久就被告之得了肺結核,從此被隔離在醫院裏。一年過去了,宋沒有吃過半粒藥,身體也還是健康的。到了2004年的10月,宋說:「我沒病,這是惡警強加的。」後來,這話傳到了惡警王世軍的耳裏。一天夜晚,王世軍來到宋的住處,威脅宋道:「你多嘴,老子搞死你。」過了不久,宋的身體果然就不正常了。

監獄裏的惡人也親自承認,他們利用肺結核患者的痰攪拌在胡大禮等法輪功學員的飯菜中,「考驗」他們是否真的不會生病。監管區的犯人陳遠龍曾對法輪功學員王壽貴說:「我看你能硬多久,我們只要在你的飯菜裏放一點病毒,你就會像周、宋、胡一樣躺在醫院裏。我們的病毒從何而來,告訴你也無妨,是幹警給我們的,我們就是幹警的克格勃。」

王壽貴的病被診斷為肺結核。宋彬彬、周順志、胡大禮也是肺結核。為甚麼這些人都在相差不久的時間得同樣的病?他們沒有生活在一起,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

王壽貴即將期滿時,王向惡警們索要他的病歷和x光片。惡警們卻說:「我們不能給你,這個我們要用來存檔,以防你告我們。」這不是做賊心虛嗎?

七、對社會精英的迫害案例

1、姚俊京博士被非法判刑九年遭到的迫害

姚俊京:博士,現年55歲。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學院,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碩士研究生,西北工業大學博士研究生,貴州中航一集團第二設計所(黎陽飛機發動機設計所)高級工程師,飛機發動機電調設計方面專家,曾榮獲全國優秀十佳青年。

姚俊京從1995年5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2004年10月14日晚被安順國安非法綁架,關押於安順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不配合邪惡,絕食抗議,遭到野蠻灌食,在灌食過程中牙齒被撬掉,又被戴上死囚的腳鐐手銬,關押期間遭到惡人的毒打,從看守所出來後被直接送入貴航303醫院,後被單位取保。

姚俊京當時之所以被取保,據說是因為惡黨希望利用他完成正面臨的一項航空重要科研項目,當項目研究完成並已投產後,2005年7月惡警以他不寫「三書」為名,再次把他綁架。

2005年11月姚俊京被安順市西秀區法院非法判重刑九年,後被劫持到都勻監獄迫害,在獄中,一次,姚俊京被折磨三天三夜,不得休息,獄中多次被惡徒毒打。

2、工業大學學生黃磊被非法判刑5年,遭殘酷折磨

黃磊:1978年生,貴州工業大學(2004年與貴州大學合併)99級學生,因堅持信仰被學校無理開除學籍。2003年被貴陽市公安局非法抓捕,非法判刑五年,2004年3月26日被劫持入都勻監獄迫害。

獄中黃磊被惡警鐘山下令坐小板凳,強令背監規,遭拒絕後,遭到副監區長鐘山、王世軍(主管幹事)指使犯人彭傳應、龔建國、晏光俊等人折磨,主要手段不讓睡覺,有時一天睡兩、三個小時,有時兩三天不讓睡,使黃磊有時走路和如廁都會睡著。因長期坐在凳子上不讓動,黃磊臀部被坐爛,屁股上已長滿了瘡,褲子也粘在肉上,肉血膿粘在一起,疼痛不已,幾次昏死。這種迫害,每次長達三十多天。

為了讓法輪功學員寫「四書」,獄警找了三間遠離人群的監室,二十四小時強迫看誹謗法輪功的造假錄像,黃磊接連七天七夜沒閤眼,黃磊絕食抵制迫害,鐘山指使犯人對其進行野蠻灌食。惡警鐘山說:「我們有一整套流水線的(迫害)方法。你要絕食我們就給你灌食,但灌食的費用監獄不會出一分錢,全由你的家屬承擔,你灌食的時候管子給你插進去又拔出來,多搞幾次,讓你嘗嘗灌食的滋味。」惡警叫犯人彭傳應、苗宇、嚴寧、晏光俊、趙高榮將黃磊按在床上強行灌食。

2004年7月,黃磊在惡警的強制「轉化」迫害中被關禁閉長達30天。犯人彭傳應受鐘山、王世軍的唆使,還用小榔頭敲打黃磊的膝蓋骨,導致紅腫、發紫、浸血不能行走。獄警應旭經常半夜找黃磊談話,還對他說:「反正我是睡好覺才來找你談話的,而你沒睡,我無所謂,我們慢慢談。」由於長時間無正常睡眠,黃磊幾次差點暈倒。

2005年7月20日,惡警將黃磊轉至基建監區強制性超時奴役,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有時甚至達18個小時。

2006年3月5日,惡警又將黃磊轉至四監區進行嚴管,四監區監區長惡警鄭家軍要求加產量,由於黃磊拒絕生產,盜竊犯彭傳應多次用手打黃磊頭部,隨後是長達兩個多月的辱罵、威脅。

黃磊的母親黃貴仙也是法輪功學員,是貴州黔南電視台退休新聞編輯,二零一二年六月在貴陽市遭綁架後,被非法秘密判刑七年,在貴州省第一女子監獄被迫害,於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終年六十七歲。

更多詳情見:《貴州工業大學學生黃磊的申訴書》

八、暴力轉化,酷刑折磨案例

1、石登靈、臧冬生、李林等被電擊、吊銬和關禁閉等迫害

關禁閉嚴管迫害:

(1)2002年9月,法輪功學員臧冬生因學法,湯潤春因發正念被關禁閉15天,嚴管迫害3個月。2002年8月,法輪功學員吳坤堯拒絕參加「軍訓」,被處罰禁閉一星期。

(2)2002年7、8月,法輪功學員李林因發正念被關禁閉迫害8天,並用手銬銬在鐵籠子裏幾個小時,還對李林實行強制攻堅,五天五夜不讓睡覺,最多時有九個罪犯輪流值日夜不讓李林有半點休息機會。法輪功學員石登靈因發正念被關禁閉3天,同時用手銬銬在鐵凳子上幾個小時。

(3)2003年8月 ─2004年3月將法輪功學員全部集中在一監區,因一監區犯人在惡警慫恿下,對大法弟子打罵甚麼都敢來。先後將王美華禁閉15天,嚴管3個月;張壽剛、臧冬生、朱星碧、莫琪、陳忠權處於禁閉45天;

(4)2004年3月10日─4月8日,馬天軍、陳忠權、王美華、臧冬生撕了誹謗大法的漫畫,被副監區長鐘山用電棍電擊,臉、脖子上燒出肉焦味來。他們還被銬在床上成「十」字形,逼看誹謗大法的造假宣傳錄像近40天,馬天軍被關禁閉。

(5)2003年6月,法輪功學員石登靈被兩個惡警銬上死人床用酷刑強迫悔過,鐵床的四個角分別焊上鐵環,把四肢分別銬在四個環上,冬天不給墊也不給蓋,大小便都在床上,石登靈雙手腕被銬出了筷子那麼深的血痕,禁閉關了70天才放出來,使精神和肉體遭到嚴重摧殘。

毒打、吊銬、睡死人床等迫害:

(1)2003年2月13日以來,一監區在監區長徐衛東、副監區長鄭家基的指使下,監區罪犯組長馬迎等罪犯,每天將法輪功學員臧冬生、包健偉、朱星碧強行拉到19號空室,關起門來,逼迫他們念罵大法和大法師父的稿子,並逼迫他們寫「悔過書」等。三位法輪功學員不從,即遭到暴打、謾罵,並往臉上吐口水,用鞋底打臉,每天毆打,暴踩若干次,一上來就是12人拳腳相加,晚上用煙熏、澆冷水、搖床不讓睡覺等折磨他們,包健偉被打得鼻子出血,臧冬生腳被打跛,朱星碧被腳踩的全身是傷。惡警還用罪犯輪流值班,不准他們三人睡覺。三人受了整整7天的非人折磨。迫害使臧冬生出現神情呆滯、木訥、反應遲鈍的現象。

(2)2004年5月20日左右,惡警在監獄內貼污衊法輪大法、誣蔑大法師父的漫畫,被幾位法輪功學員撕下,惡警將關押在都勻監獄的50多位法輪功學員全天24小時的吊銬起來。其中臧冬生、王美華、陳忠權、周順志被吊銬30- 40多天。

(3)2004年7月9日,石登靈向值班幹警反映被王家宇毒打的情況,要求見監區長於新忠,於拒而不見。當天於新忠指使換上另一包夾人員陳華(織金縣人),7月14日該罪犯將號室反鎖,對石登靈破口大罵,將石左太陽穴打起一個大包,石說話吃飯都痛得張不開嘴。石登靈被連續迫害數天,7月15日,石登靈被打得渾身是血,送進醫院急救室進行搶救一個月。惡警王世軍還經常指使罪犯向石登靈施加壓力。

(4)2004年3月15日,法輪功學員被銬在床上呈「十」字形,強迫戴罪犯身份牌,他們是:徐仕文(20多天),張壽剛(61歲,7天),石登靈(7天),趙鄂川(6天),周恆元(40天),莫琪(4天)。

(5)鄭剛是都勻法輪功學員,勞教三年期滿兩個月後因插播事件被非法判刑8年,在都勻監獄四監區三樓時,鄭剛、湯潤春、劉波、等因抵制迫害不換囚服被獄警和囚犯毆打,毆打完後強行換囚服,劉波因此被2個獄警(張X:30多歲,李X:40多歲)及4個囚犯毒打致臉部浮腫,被按倒在地強行脫光衣服逼迫穿囚服,因不更換囚服被毆打的還有王國玨、湯潤春等。

(6)法輪功學員湯潤春拒絕「轉化」,長期受盡折磨,湯閏春被監獄的幾個惡警通宵圍攻,監區長周××講:「如果你不寫出五書,不把你折磨死也要磨瘋你。」 2008年,湯閏春快離開黑窩時,還被轉到四監區,遭強行「轉化」、毒打;將杜貴林手平伸直後銬在長1米9 的床上;唐太國遭到惡警王世軍和犯人合伙毒打。

2、趙鄂川、陳明賽等多人遭地牢迫害:

趙鄂川:被非法判重刑15年,遭地牢迫害致精神恍惚

趙鄂川,男,生於1968年9月30日,因製作法輪功真相資料,2001年11月17日被綁架後非法判刑十五年,被劫持到都勻監獄。

趙鄂川被非法關押在製成監區,惡警把他的雙手銬在床上,一直不讓睡覺,一直折磨了一個星期。後來趙鄂川絕食抗議才讓他睡覺。

都勻監獄把幾十年老澡堂改成的嚴管隊,隔離出15間地下室,沒有窗戶,沒有通風裝置,平時不准開門,濕度極大,陰暗潮濕,暗無天日。在一月中旬,外面下雪、結冰,地下室內更是陰冷達到了極點,趙鄂川長期被非法關押在地牢,完全與世隔絕,終日不能說一句話。

至2014年趙鄂川已經在都勻監獄被非法關押迫害十三年,家人探監時見趙鄂川已被迫害致精神恍惚、失常,很少言語,答非所問或問而不答,以前的趙鄂川精神飽滿、健康,充滿活力,家人探視卻見他似痴呆樣,令親朋非常擔憂。

更多詳情見:《13年冤獄煎熬 趙鄂川被都勻監獄迫害致精神恍惚》

主治醫生陳明賽遭地牢迫害一年半

陳明賽:現年60歲,六盤水市山腳樹礦醫院主治醫生,法輪功學員。2007年陳明賽被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在都勻監獄,惡警用隔離、洗腦、斷食、做苦力等酷刑迫害,到陳明賽生命垂危,才於2010年除夕放回,單位無理開除了他的工職。

陳明賽醫生失去工作後好不容易開了一個診所,2012年4月12日又被展光富、盧瑞友、魯文禮等二十多名警察綁架到盤縣公安局,2012年12月17日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陳明賽醫生第二次被劫持在都勻監獄迫害,被隔離在地牢中迫害一年半時間。

更多詳情見:《主治醫生在都勻監獄遭地牢迫害一年半》

赤水代啟元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單獨關押在地牢

赤水市大法弟子代啟元被赤水法院非法判刑五年,於2009年1月被劫持到都勻監獄非法關押,因代啟元因為堅定信仰不肯妥協,被單獨關在都勻監獄的地下室迫害,地下室陰暗潮濕,終日不見陽光,蓋的被子都被漚爛。警察使用這種看不見刑具的酷刑,目的就是摧毀人的意志。

2017年9月得知代啟元再次被偷偷非法判刑三年半。目前關押在遵義看守所

更多詳情見:《代啟元在貴州都勻監獄遭嚴重迫害》

3、莫琪、曹軍、陳忠權、王國玨等遭到的迫害

莫琪,被非法判刑11年

莫琪:貴陽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11年,在都勻監獄四監區遭受了非人折磨。

四監區惡警鐘山、王世軍指使犯人苗宇迫害莫琪,不讓睡覺,只要莫琪一打瞌睡,苗宇就會用竹鞭子、竹枝抽他,不讓他打瞌睡;限制上廁所,並且不讓兩個法輪功學員同時上廁所,每次上廁所都由包夾監視跟隨。

莫琪被這樣折磨了兩個月後,又被轉到三監區。三監區惡警田根和監區長楊某指使犯人岑超喜、陳遠龍、張世紅變著花樣折磨莫琪,先是不讓睡覺,每天坐在小凳子上不讓動,周圍拉上線,線上面掛著毛筆,如果一打瞌睡,就碰在毛筆上,臉上就會沾滿墨水,直到凌晨四、五點才讓睡覺,而且還讓犯人半小時去騷擾一次,早上六點半起床,二十四小時幾乎不能休息。

2004年2月,因為不戴勞改牌,每個法輪功學員都遭到多名惡犯同時毒打。莫琪把勞改牌從窗戶扔了出去,苗宇、嚴林等約八、九個惡人將莫琪毒打在地,將莫琪兩臂反卷並捆成「雞翅」,惡警用高壓電棍電擊,犯人苗宇還用膝蓋手拐、猛擊莫琪背部、腰部,致使莫琪昏迷,雙手失去知覺。罪犯苗宇險些把莫琪的雙臂折癱,莫琪躺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喝半個多月。莫琪還被雙手銬上反吊在高低床上。

曹軍:被非法迫害判刑8年

曹軍:男,現年41歲,六盤水市水城礦務局汪家寨煤礦宣傳科幹部,大專文化,2001年11月14日因到北京講大法真相,被非法抓捕,被惡警打得遍體鱗傷,2001年12月被單位除名。2002年10月28日,曹軍在貴陽市小河區被抓,2003年8月22日,烏當區法院以所謂「破壞廣播電視設施」的罪名對曹軍非法判刑8年。在都勻監獄四監區遭關小號、剝奪睡眠、「噪音療法」等迫害,惡人將他手腳用手銬銬在床上,呈「大」字形,兩耳邊各放一個音箱,將音量調到最大值,也有用手提電話筒喊話或讓包夾犯人在耳邊大叫。2003年12月20日家人第一次到監獄看到他時,他的身上長滿了膿皰瘡,走路都困難,手上的膿瘡流著血。

王國鈺:被非法判刑12年

王國鈺,六盤水水城礦務局法輪功學員,2003年8月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從2003年被非法關押在都勻監獄後一直遭受惡警惡犯的殘酷折磨。

在監獄三監區由監區長楊德新和幹事田根指使犯人陳遠龍、岑超喜和張世紅(吸毒人員)對王國鈺進行各種非人的折磨:用手肘、拳頭毒打王國鈺大腿的內側面,用手肘猛撞其腰部,用腳尖猛踢王國鈺的腰窩處;用手拇指和食指捏住鼻子,然後旋轉;用手拇指使勁按鼻子,會使人感覺鼻子又辣又痛、不通氣、掉眼淚。

'酷刑演示:拳打腳踢'
酷刑演示:拳打腳踢

惡徒每天強迫王國鈺坐在小號裏的小凳子上,不讓走動,從早上六點半起床一直坐到第二天凌晨四五點鐘才讓睡覺,並且不讓上廁所。有一次王國鈺要上廁所,陳遠龍、岑超喜和張世紅堅決不讓去,把王國鈺壓倒在地拳打腳踢。最惡毒的是被犯人陳遠龍用生殖器瘋狂侮辱。

王國鈺曾先後多次向黔南州中級法院控告三監區對他的迫害,可邪黨的黔南州法院把控告信一次次打回都勻監獄,致使王國鈺遭到監獄更加瘋狂的迫害,並遭到四監區副監區長鐘山的恐嚇,揚言:共產黨的天下,王國鈺是告不了的。

在都勻監獄經十年的殘酷迫害,王國鈺生命危在旦夕,後經家人取保才於2013年2月5日被釋放。但人身自由被家人限制,並要求定期到當地派出所報到。

陳忠權:被非法判刑六年

陳忠權:六盤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六年。都勻監獄安排裝運監區副監區長劉士民「轉化」陳忠權,2004年5月24日下午,劉士民帶大組長周啟剛、謝煥琪包夾陳忠權。從5月底一直到7月初,每天早上7點至晚上12點,持續不斷地洗腦折磨,又從7月開始,把洗腦地點換到圖書室,將門窗用紙糊住,晝夜不停進行毒打、面壁、看造謠錄像,每天最多僅凌晨4點至6點兩個小時的睡眠,睡時還把腳用繩子吊在高低床上。陳忠權全身被毒打得青一塊、紫一塊,腳腫大變形一樣大,眼睛只能睜開一條細縫。 陳忠權被連續關禁閉三次,每次十五天,身心受盡折磨,由於全體大法弟子絕食抵制才被放出禁閉室。

孟文舉:二次被非法判刑共十年

孟文舉:四川人,遵義市法輪功學員,二次被非法判刑共十年。在都勻監獄因反迫害拒戴罪犯身份牌被惡警鐘山帶一幫惡犯強行反銬,打倒在地,包夾犯趁機用腳猛踩,猛踢孟文舉腹部、胸部、背部等,惡警王世軍又用電棍毒打,電擊孟文舉頭部、眼睛,致使孟文舉左眼青腫、嚴重充血,視物不清,之後惡警又教唆四、五個包夾犯輪流毒打孟幾個小時,將孟吊銬在監室床邊上,銬著上廁所等,致使孟文舉很長時間經常吐血。

王曉冬:被非法判刑十年

王曉冬:貴陽平壩黎陽460廠職工,被非法判刑十年。在都勻監獄四監區,從2004年6月16日─05年中國新年前將近八個月時間被包夾他的罪犯管制。罪犯天天強迫他站在一塊地板磚上不准動,直到凌晨兩點,甚至站到三點、四點。使王曉東全身腫脹,當他被迫害暈死過去後,惡徒就用冷水把他潑醒。冬天逼他三天洗一次澡,先用熱水燙他,再用冷水沖,當他沖完身上的肥皂準備穿衣服時,他們又往他身上抹上肥皂,反覆地折磨他。回到號室,把所有的窗戶全部打開,地板澆上冷水,用電風扇吹他,還經常往他嘴裏放屁,邪惡下流之極。

李磊:二次被非法判刑八年半

李磊:畢節大方縣瓢井鄉供銷社職工,2007年7月29日晚被暴力綁架,非法關押到八堡鄉派出所。在派出所,惡警龍永達、王黔治等用背銬、坐飛機、鐵鏈子鎖腳、踩踏等酷刑,迫害李磊二十四小時,李磊被折磨得全身血肉模糊昏死過去。

此後李磊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都勻監獄迫害。在都勻監獄,用隔離、洗腦、坐小板凳、做苦力、抽血、斷食、吹風扇、誘服不明藥物等,酷刑迫害李磊到其連續昏死一個多星期。2010年4月25日回家後,不斷被騷擾,被迫流離失所。

2016年4月李磊再次被綁架,後遭誣判五年,目前仍在都勻監獄受迫害。

張壽剛:在5年冤獄中曾遭受食物下毒

遵義市體育局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張壽剛曾在都勻監獄遭到酷刑及食物被下毒迫害。張壽剛於2001年11月8日被關看守所七個月後劫持到都勻監獄非法關押五年。

張壽剛在監獄受到非人的迫害,被強迫做奴工,每天都超負荷勞動十幾個小時。不轉化就關進強制轉化室銬死人床,把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的手和腳捆在床的四角,一動也不能動,一銬就是八天。他因絕食抗議,警察和獄醫就強行從鼻子裏灌重鹽的玉米粥,過多的鹽把他的胃也搞壞了。遭毒打是家常便飯,警察利用吸毒人員二十四小時包夾,指使犯人嚴旭和聶小明用各種的手段迫害,甚至在食物中下毒,端給一碗白米稀飯,當時吃下就覺得不對勁,不敢再吃。

張壽剛被關進強制轉化室不到十天,滿口牙齒全部松,他只好自己動手把要掉的牙拔了(因為碰到就疼,不能吃飯)。被警察指使服刑人員毒打、捆綁、罰坐半尺高的矮凳子,一坐就是幾天,張壽全身浮腫血壓很高。

張壽剛被非法判刑五年和非法勞教二年,兒子也被牽連輟學,被單位無理扣發退休金十五年(單位領導推說是上面有規定,煉法輪功不寫三書,不發工資),父子倆無一分錢的收入,家中能賣的都賣了,住房也賣了,生活非常艱難。2016年3月張壽剛再次在遵義被秘密綁架,2017年七十多歲的老人張壽剛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仍在都勻監獄受迫害。

鄧樹斌:被非法判刑五年,獄中遭各種折磨

鄧樹斌:貴陽法輪功學員。2004年3月份鄧樹斌和別的學員在獄中撕毀誣蔑法輪功的邪畫,遭惡警銬在鐵床上七天。前四天,鄧樹斌絕食抗議,那些惡警不但不管,還不讓他睡覺。惡犯晏光俊、苗宇、曹寶龍、聶小明等每半小時就去搖醒一次。白天惡警把電視機開到最大音量,強迫鄧樹斌看誣蔑法輪功的光碟,吃飯和上廁所的時候只打開一隻手銬,並強行他用自己的臉盆解手。

七天過後,惡警又把鄧樹斌弄到四監區四樓樓梯間的一間小房子,然後唆使犯人嚴寧和彭傳應、陸慶麟折磨鄧樹斌。一天,惡犯罰鄧樹斌一直坐在一張小凳子上,不讓動,一直到凌晨五點鐘才讓睡覺。在閣樓上又是七天,總共十四天,最後鄧樹斌整個人都是昏昏沉沉的,連上廁所都會睡過去,走路也會打瞌睡。

九、善惡有報案例

(一)善報:

法輪功學員在獄中忍辱負重,面對暴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慈悲勸善,使一些獄警和服刑人員明白了真相,在監獄這個特殊的環境他們雖不能公開站出來支持法輪功學員,但卻常在暗中保護和善待法輪功學員(為了他們的安全略去姓名)。如有個服刑人員,當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時,寫信給「監獄長信箱」,轉述法輪功學員遭到的不公正待遇,還寫信給司法部,追著讓警察把信發出去。他的這一正義之舉也震懾了警察,他在獄中不顧個人安危為法輪功學員發聲的正義行為,也給他帶來了巨大的福報,他出獄後,沒過幾年,就在經營中擁有了上千萬的資產。

還有的獄警用自己崗位的便利條件,力所能及的幫助法輪功學員,善待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善言善行,在後來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好崗位或升遷。而那些利慾熏心想利用迫害法輪功學員往上爬的獄警以及想撈取好處的服刑人員,獲得的卻是惡報上身,看以下幾則惡報案例。

(二)惡報:

1、都勻監獄曾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王世軍妻離子散、重病在身

王世軍,銅仁地區人,四十多歲。先任二監區隊長,後任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管隊分隊長,四監區成立後任四監區主管幹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專業幹事)。後又調任六監區幹事和副監區長,採取上瞞下騙的手段,毒招百出,無所顧忌,從頭到尾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王世軍2013年5月2日獲得「五一」勞動獎章;2014年7月25日被評為勞模,稱為特殊類犯罪改造工作標兵,被稱為「王鐵人」。王世軍的女兒離家出走,妻子與他離婚,他妻子離開他時說:「你是一個最多情的警察,一個最無情的父親,一個最絕情的丈夫。」他的母親在他脅迫下因不敢公開修煉法輪功而痛苦,迫害好人的「鐵人」,妻離子散,自己患嚴重糖尿病及高血壓,真是害人害己。

'王世軍'
王世軍

2、迫害法輪功的主管隊長鐘山腳被摔斷

鐘山,男,原籍重慶,出生於1971年9月28日,家住都勻市興明路14號302棟。

先任一監區幹事,後任專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管隊長,2003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用盡心機,2004年被提升為四監區副監區長,和鄭家軍一起直接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後又任七監區副監區長,參與了2003 至2010年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鐘山威脅法輪功學員林毓忠說:「你不『轉化』,人民警察踩死你。」他在迫害中下手陰毒,詭計多端,毒招百出,挑選那些心狠手辣的服刑人員作「包夾」,組織各種流氓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打、罵、不讓睡覺、生活上虐待等等。吳伯通、胡大禮被迫害致死,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鐘山2011年遭報應腳被摔斷。

另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610」組長喻文林被從監區副區長貶去看大門。

3、包夾惡犯羅文堯:助紂為虐,瞎了雙眼

羅文堯:生於1969年,都勻籍犯人。在都勻監獄服刑期間和法輪功學員王壽貴同吃同住同出工。法輪功學員慈悲告訴他大法的真相,他毫不相信,仍然聽命於惡警楊忠新、杜運林、田耕、周昶的唆使,為了眼前利益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還毆打年約七旬的法輪功學員張壽剛。數月後,羅文堯的左眼角膜壞死,轉監到貴州的廣順監獄醫治後,仍然無效,緊接著右眼角膜也壞死,而且查不出病因來。雙眼瞎了過後,還從眼角處淌出血來。當羅躺在病床上時,才深深地後悔沒有聽法輪功學員的話,犯下了罪惡,瞎了雙眼,他悔之莫及啊!

4、包夾犯曹寶龍:助紂為虐,出獄被殺

曹寶龍:吸毒服刑人員,家住羅甸縣,時任一監區罪犯違紀組長。從十幾歲開始坐牢,至今共被判刑四次,他也公開承認自己算是羅甸縣一霸,當地有名的地痞流氓。2002年至2006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如參與對臧冬生、朱星碧、包健偉、王曉冬的毒打等,出獄不久即被人殺死。

十、惡人榜:

(一)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文中所述年齡為當時參與迫害時的相近年齡)

1、侯立德:出生日期1953年10月20日,原為都勻監獄長,後為貴州省監管局巡視員, 省監獄協會秘書長(2014年5月已被免去監獄管理局副巡視員職務)。是都勻監獄2002到2008年迫害法輪功的總指揮,在他的指揮下,惡警和惡犯採用極其毒辣、下流、滅絕人性的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從中每年單項個人獲利10萬元。法輪功學員吳伯通、胡大禮的冤死,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都勻監獄前監獄長侯立德'
都勻監獄前監獄長侯立德

2、趙貴平:出生日期1957年6月2日,住址:貴州省都勻市興明路14號。初為都勻監獄政委,後調貴定少管所當所長,接侯立德班當都勻監獄監獄長。2017年6月已退休。

'都勻監獄前監獄長趙貴平'
都勻監獄前監獄長趙貴平

3、葉正祥:出生日期1964年10月8日,住址:貴州省都勻市斗篷山路桃溪園18棟2單元301號。後任都勻監獄政委,接蔣鳳鳴班,主管監獄服刑人員日常工作。

'都勻監獄政委葉正祥'
都勻監獄政委葉正祥

4、蔣鳳鳴:男,出生日期1959年11月12日。初為都勻監獄獄政科長,後為都勻監獄政委,主管監獄服刑人員日常工作,為都勻監獄迫害法輪功副總指揮,日常執行指揮,曾經帶都勻監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到國內其它邪窩取經,集國內黑窩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大全,2002年至2010年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吳伯通、胡大禮被迫害致死負有直接責任。此人五十五歲左右,都勻本地人。後任桐州監獄政委。家住興明路14號301棟

5、王華川:男,出生日期1957年5月2日;原教育科科長,專管迫害法輪功,後調四監區任監區長。主導2002至09年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用盡各種邪惡流氓手段。因邪惡勁足才成了惡黨得力黑打手,還將北方法輪功學員轉到這「十佳監獄」來迫害,為此惡黨司法部還下達了六條有關禁令。2004年王華川「轉化」王美華未遂,惱羞成怒的在左勝利幫助提王美華頭髮的情況下,狠狠地打了王美華六個耳光。迫害中很多毒招出自於此人之手,並口出狂言,「要和法輪功鬥爭到底;你們造成了重大的國際影響,就該打死。」此人五十五歲左右,都勻本地人,對法輪功學員吳伯通、胡大禮被迫害致死負有直接責任。後又調任都勻監獄一監區副監區長。家住渡船寶路105棟2單元。

6、鐘山,男,出生日期1971年9月28日,家住興明路14號302棟。

先任一監區幹事,後任專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管隊長,2003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用盡心機,2004年被提升為四監區副監區長,和鄭家軍一起直接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後又任七監區副監區長,參與了2003 至2010年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2011年遭報應將腳摔斷。

7、沈志江,男,出生日期1966年3月30日。時任獄政科科長,2002、2003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並下令將禁閉室的死人床上焊接四個鐵環,當時與王華川一文一武爭相使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都勻地區人,已調都勻地區福泉監獄任副監獄長。 家住興明路14號103棟。

8、鄭家軍,出生日期1970年3月9日。先任獄政科副科長,2002年成立一監區任一監區副監區長,2003年初與鐘山一起組織一幫罪犯對包健偉、臧東升、朱興碧進行暴力試點轉化,為2003年初四十天洗腦班作準備,2004年因迫害法輪功表現惡毒被提拔為專管迫害法輪功的四監區監區長,2002至2009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迫害中惡毒陰狠,手段用絕,後和王華川調換任教育科科長。原籍遵義蝦子鎮人。欠吳伯通、胡大禮兩條人命。後再調任獄政科科長。 家住興明路14號106棟

9、王世軍,先任二監區隊長,後任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業隊分隊長,四監區成立後任四監區主管幹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專業幹事)。後又調任六監區幹事和副監區長(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採取上瞞下騙的手段,毒招百出,無所顧忌,從頭到尾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現時妻離子散,自己患嚴重糖尿病及高血壓,真是害人害己。四十五歲左右,銅仁人。

10、周昶, 男,出生日期1974年5月6日。初為監管監區副監區長,2002、2003年上半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表現陰狠,被提升任監管監區監區長,後調任燒成監區監區長,獄政科科長。2004年四個月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時督戰四監區,是監獄610在四監區的特派員。他父親原是都勻監獄惡黨副書記。周昶後調銅仁監獄任副監獄長,家住工人路38號金麒麟財寶華庭404號。

11、趙學川,初任燒成監區幹事,2003年上半年因迫害李成偉、李林、王守明 、梅貴男表現陰毒,2004年被提升任監管監區副監區長,2004年四個月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當監獄610特派員督戰三監區 ,使三監區惡犯陳遠龍、張世鴻、覃超喜表現不可一世,用最下流的手段、最惡毒的酷刑、最惡毒的語言迫害法輪功學員。在整個監區營造很惡毒的氣氛,強迫要求監區二百多個服刑人員必須對李林、李成偉兇惡。誰跟兩位說話就要被拉去關禁閉。都勻地區人,三十五歲左右,後任監管監區監區長。

12、喻文林,時任燒成監區副監區長,執行「肉體滅絕」政策,2003年上半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李林、李成偉、王守明中使盡毒招,2004年被任命為都勻監獄610「轉化」小組組長,喻文林唆使罪犯柯星不准大法弟子睡覺、不准上廁所等,可以說集最邪惡之大全,只有他想不到的,沒有他做不到的,後被貶去看大門,現已退休,都勻人。

13、於新忠,先任燒成監區監區長,後任裝運監區監區長,2003、2004年參與迫害石登靈等法輪功學員時手段殘忍。在人中道德極壞,拋棄結髮妻子與時任都勻監獄政委,現任監獄長趙貴平妹妹結婚,謀得一個監區長的職位,後任教育科科長。四十五歲左右,都勻地區人。

14、劉世民,先任二監區副監區長,2004年任裝運監區副監區長,先後任後勤科科長,刑法執行科科長。2002至2004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時表現手段殘酷。五十歲左右。在迫害法輪功學員陳忠權時行為極其惡毒。

15、王建印,先任二監區隊長,成立裝運監區後任幹事,2004年參與迫害法輪功時心機用盡,被提升為副監區長,後任十一監區副監區長。四十歲左右,都勻地區馬場坪縣人。

16、夏斌,時任獄政科副科長 ,2002至2004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表現陰毒。2004年任製成監區副監區長直到製成監區解散,2005年回任獄政科副科長。現任普通警員。四十三歲左右,都勻地區人。

17、劉衛紅,原教育科副科長,2002 、2003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心機用盡。再調任後勤科副科長。後被提升任基建監區長和後勤科科長。他父親是甕安監獄的監獄長,四十歲左右。都勻地區人。

18、杜運林,初任監管監區隊長,2003年上半年因參與迫害法輪功時心機用盡,升為三監區幹事,2004年在對莫琪、王國玉、徐士文的迫害中惡毒陰狠,被提升任五監區副監區長。後任八監區副監區長。四十歲左右,都勻地區甕安縣人。

19、楊仲新,先任監管監區幹事,後任三監區副監區長 ,2002 至2007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對徐世文、王國玉、莫琪的迫害中表現狠毒。他父親是都勻監獄惡黨副書記。三十五歲左右。

20、楊德新,時任二監區幹事,後任二監區副監區長。2002至2004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2005年一月毒打湯潤春,過後湯潤春問他,他說是監獄叫打的。他父親是都勻監獄惡黨副書記,三十三歲左右。

21、文勇,曾經被都勻監獄打成三類人員待崗,後任教育科幹事,參與2002 至2010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2004年對王美華迫害中,手段毒辣受賞識,現被提升為六監區副監區長,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四十歲左右,都勻地區人。

22、左勝利,出生日期1969年5月13日初為教育科幹事,2003年上半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此人心術不正,2003年下半年為鐘山主管專業隊四分隊之一(其他三人為王世軍、左勝利、葛航 )。2004年因迫害法輪功學員不遺餘力,升為教育科副科長。後又調任八監區副監區長。都勻人。參與從頭到尾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家住興明路14號104棟。

23、葛航,先在獄政科任幹事,由於迫害法輪功學員陰狠,2003年調任一監區。以鐘山為主管隊長的四個分隊長之一,2004年四監區成立成為王世軍為主管幹事的四個分幹事之一,專門迫害法輪功,2004年3月份帶著一幫罪犯將法輪功學員銬在鐵床上,參與2002 至2004年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後因觸犯鐘山,調任製成監區幹事。再被降為一監區普通警員。三十五歲左右,都勻地區人。

24、李時紅(李時宏),都勻監獄建新生產水泥線時,從水城水泥廠引進的技術人員,後改為警察,2004年四監區成立時,成為以王世軍為主管幹事的四個分幹事之一,2004至2009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後調監管監區內警隊任普通警員。五十歲左右,水城人。

25、應旭,2003年還是內警隊隊長,2004年成為以王世軍為主管幹事的四個分幹事之一 ,專業迫害法輪功學員。2004年至2009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三十五歲左右,都勻地區人,後任四監區副監區長。

26、張世剛,初為製成監區隊長,2004年四監區成立,成為以王世軍為主管幹事的四個分幹事之一,參與迫害法輪功,2005年任三監區幹事。現任八監區副監區長。興義地區普安縣人,四十歲左右。

27、李彬,2003、2004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非常殘暴,經常喝得醉醺醺到號室胡鬧,半夜三更不睡,五十五歲左右。都勻地區人。

28、田耕,先任監管監區幹事,後任三監區幹事,2002至2007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表現非常陰毒,後任教育科幹事。四十五歲左右,銅仁人。

29、劉保衛,先任製成監區幹事,2004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四個月的殘酷迫害,惡警。四十五歲左右,銅仁人。

30、羅顯來,一監區幹事鐘山妹夫。2004年在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時,將馬天軍銬在鐵窗上二十餘天,在寒冬,羅顯來還指使犯人寒冬不給馬天軍被子蓋,表現狠毒。四十歲左右。

31、孔凡勛,四十五歲左右,在醫院監區任幹事期間,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殘酷的迫害。

32、劉書芳,醫院監區監區長,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2002至2004年在各種場合誹謗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五十五歲左右,都勻本地人。

33、金光輝,初為一監區幹事,後被提升為一監區副監區長,參與了對臧冬生、朱星碧、包健偉、馬天軍的迫害。四十五歲左右。

34、朱軍,曾任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六監區監區長。現場執行、組織罪犯,實施迫害手段,王世軍、廖世能、白凱、王利傑、李平是其監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

35、蔡大松,原任獄政科幹事,後任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六監區監區長,王世軍、廖世能、白凱、王利傑、李平是其監區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打手。後調偵查科任科長,2017年6月任七監區教導員、黨支部副書記。

36、沈慧,女 ,原教育科幹事,因迫害法輪功學員很賣力,是時任教育科長王華川的左膀右臂,後調入北京繼續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2002、2003年參與了都勻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三十五歲左右。

37、彭文政,燒成監區幹事,參與2003 至2007 年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38、王遠嬌,原門衛警察,2004年後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39、王利傑,原教育科幹事,後任王世軍的付主管幹事,45歲左右。與王世軍、李平一起,專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都勻人。

40、唐序松,原四監區隊長,45歲左右。2004至2009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銅仁地區人。

41、廖世能,都勻地區龍裏縣人,35歲左右,先任教育科幹事,後任裝運監區隊長和六監區教育幹事,與王世軍爭功,和白凱一起參與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並用打火機、煙頭燙傳強的手,至今疤痕還在。

42、白凱,六監區生衛幹事,30歲左右,和廖世能一起用打火機、煙頭燙燒法輪功學員手臂、臉、脖子。利用惡犯陳光春、楊正林對法輪功學員行惡,辱罵、毒打、體罰,固定坐姿,從早到晚坐在一小木凳上,不准任何放鬆,走動,除吃飯入廁外,就是碼坐。其次就是對用水控制,洗漱,喝開水都不保證。洗澡更談不上。

43、李平,25歲左右。六監區幹事,和王世軍、王利傑一起充當都勻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

44、舒涵,普通警員,2007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暴迫害。

(二)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犯

以下服刑犯人在貴州都勻監獄各監區服刑期間很少或從不參加奴役勞動,主要任務就是接受獄警指示,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各種迫害,其中大部份都因此得到都勻監獄的所謂「記功」、減刑獎勵。

1、馬雲:貴州省凱裏市人,時任一監區牢頭, 原在凱裏市公安局工作,吃喝嫖賭樣樣來,最後弄出人命而被判刑,在貴州都勻監獄服刑期間與四監區惡警副監區長鐘山一直都稱兄道弟,鐘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許多手段都是馬雲出的點子。利用了公安審案的各種手段,2002、2003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對臧冬生、朱星碧、包健偉的迫害。

2、曹寶龍,吸毒服刑人員,家住羅甸縣,時任一監區罪犯違紀組長。從十幾歲開始坐牢,至今共被判刑四次,他也公開承認自己算是羅甸縣一霸,當地有名的地痞流氓。2002至2006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出獄不久被人殺死。

3、苗宇,時任四監區一小組長,家住都勻市,殺害都勻檢察官 ,按刑法應被判死刑,家人用錢賄賂法官,徇私枉法買得一條活命。惡警鐘山,2013年5月特地從凱裏監獄通過私人關係將他調監,故在鐘山縱容下幹盡壞事,2003至2007年使用各種毫無人性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尤其在迫害莫琪、王曉冬上手段惡毒,險些把莫琪的雙臂折癱,莫琪躺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喝半個多月。

4、嚴林(靈),銅仁沿河縣人,吸毒服刑人員,多次被判刑。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2002至2004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對鄧樹彬的迫害。

5、敖國虎,盜竊犯,金沙縣人,牢頭, 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在都勻監獄期間,2002至2006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自稱曾拿了一筆錢行賄惡警鐘山,故一直受到鐘山照顧。

6、彭傳應,畢節戶籍,現家住貴陽市大營坡,在都勻監獄期間幹盡壞事,經常使用最壞的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毫無人性。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 2002 至2007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對黃磊的迫害。

7、晏光俊,六盤水人,吸毒人員,盜竊現金六萬,兩次被判刑,受鐘山關照,罵鐘山是警犬, 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 2002至2006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對龔學順(宮學順)的毒打。

8、劉承勇,吸毒人員,家住織金縣城關鎮,十幾歲進少管所,共被判刑五次。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 2003、2004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對王力猛、吳伯通的迫害。

9、馬恩金銅,家住織金縣,吸毒人員,多次被判勞教和判刑。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2003至2004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對於吳坤堯的迫害。

10聶小明,織金縣人,吸毒人員。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2003至2004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對張壽剛的迫害,二十幾歲小伙子對一個六旬開外的老人下毒手。

11、夏賢廣,息峰縣人。票販子,行賄鐘山,因此得到鐘山的特別照顧,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 2002至2005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12、甘居華,四川省人,以盜竊為職業,曾被判刑15年送新疆服刑。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 2003 至2009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對鄭剛的迫害。

13、龔建國,獨山縣人,吸毒人員。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 2003至2007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駐守所謂的攻堅室(現二樓嚴管隊)。

14、丁四剛,普定縣人,毒販。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 2003至2006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葛航帶領下將眾多法輪功學員銬在床上。

15、袁旭,都勻市人,搶劫犯。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2003至2005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對張壽剛的迫害,毒打。對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下毒手。

16、於大湖,販毒分子,三都縣人。2004至2006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對六十多歲老人龔學順的毒打。

17、陸慶磷,羅甸縣人,多次被判刑,兩次在都勻監區服刑。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2003至2004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18、姚成偉,惠水縣人,先在一監區,2002至2003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2003年初對臧冬生、朱星碧、包健偉的迫害毒打。

19、王家宇,都勻地區馬場坪縣人,時在二監區,後在裝運監區,03-04年參與了對王曉冬,石登靈,陳忠權,林健的迫害,尤其對石登靈,陳忠權的毒打。

20、周啟剛 ,時在裝運監區,凱裏地區麻江縣人,偷竊耕牛,以盜竊為職業,在2004年參與了對石登靈、陳忠權的毒打。

21、陳華,在裝運監區,畢節地區織金縣人,搶劫犯,長期在社會上游手好閒,以搶劫、搶奪為生,2003、2004年參與了對石登靈、陳忠權、王曉冬的迫害與毒打,曾將石登靈左太陽穴打起一個大包,說話吃飯都痛得張不開嘴。

22、王鵬,都勻地區福泉縣人,在燒成監區,2002至2004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李林、李成偉、王守明、王美華、梅貴男的迫害。

23、熊千里,都勻地區貴定縣人, 在燒成監區,2002至2004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李林、李成偉、王守明、王美華、梅貴男的迫害。

24、李先友,貴陽人,在燒成監區,2002至2004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李林、李成偉、王守明、王美華、梅貴男的迫害。

25、柯星,都勻人,吸毒犯,在燒成監區,2002至2004 參與了對李林、李成偉、王守明、王美華、梅貴男的迫害與毒打。

26、謝煥琪,在二監區,裝運監區,毒販子,都勻地區福泉縣人。2002至2004參與對十幾個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謝煥琪對法輪功學員陳忠權施用繩索將法輪功學員腳吊在高低床上,使其氣血不通,兩隻腳腫脹變粗變形,還對陳忠權進行毒打。

27、陳遠龍,盜竊犯,都勻地區甕安縣人。在監管監區、三監區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2004年,在三監區成立以陳遠龍為組長,張世鴻、覃超喜為組員的轉化小組,參與對莫琪、王國玉、徐世文的迫害,手段惡毒。

28、張世鴻(張世紅),在三監區,殺人吸毒犯,貴陽南明區飛機壩人,多次被判刑,2004年參與對莫琪、王國玉、徐世文的迫害,手段惡毒。

29、覃超喜,殺人鬥毆犯。在三監區,都勻地區惠水縣人, 2004年參與對莫琪、王國玉、徐世文的迫害,手段惡毒。

30、辛培強,販毒犯,都勻地區貴定縣人,多次被判刑勞改,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03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出獄一年又二進宮,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常常對大法弟子破口大罵。

31、羅廷科,盜竊犯。 都勻地區貴定縣人,在四監區,是幹部重用的人。2004至2008年參與迫害眾多法輪功學員,動手打法輪功學員,攻堅室常住戶。

32、龍毓波,貪污犯,都勻地區獨山縣人,把自己的妻子一起送進監獄,平分他貪污罪惡而領刑七年。時在四監區,受到獄警李時宏(主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幹事)的重用。2004至2008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33、宋正剛,吸毒犯,多次入獄。2004 、2005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34、田鎖賤,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貴陽地區烏當區新添寨人,強姦犯,強姦自己的姑娘與養女。是一個人性全無的禽獸,2003至2004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35、丁煉,吸毒犯,多次入獄。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2003至2005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36、董文波 ,殺人犯,都勻市人。在四監區,2004至2007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受到獄警的重用,充當鐘山的左膀右臂。尤其是參與對王曉冬的迫害。剛出獄,在廣州又入獄。

37、張昌財,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遵義縣人,盜竊犯,2003至2005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38、鄧樂江,羅甸縣人,在四監區。2004至2006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參與迫害劉述康等,不讓劉上廁所、辱罵,搶法輪功學員食物吃。並口口聲聲稱:「我是共產黨叫來對你們法輪功進行監控的,我就代表共產黨。你們必須聽我的,你們必須對我好。

39、楊通玉,凱裏地區三惠縣人。先在監管監區,後在三監區,2002至2004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2003年對60多歲的張壽剛下手,踹了張壽剛兩腳,使其躺在床上幾天起不了床,2004年參與三監區陳遠龍迫害小組,對莫琪、王國玉、徐士文下狠手。

40、何昌文,都勻市人,殺人吸毒犯,時在四監區,2004至2006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鐘山的左膀右臂,尤其參與對王曉冬的迫害。

41、彭勝利,在三監區,參與了對莫琪、王國玉、徐士文的迫害。

42、黃波,遵義地區綏陽縣人,搶劫犯。先在一監區,後在四監區,2003至2005 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43、趙高榮,貴陽地區清鎮市人,2003至2004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44、楚發連,東北人,在二監區,2002至2004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45、葉大貴,在二監區,2002至2004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46、陳光春,先在二監區,後在六監區,遵義人。2002至2012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47、沈冀東,在二監區,2002至2004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48、楊正林,銅仁人,在四、六監區。2007至2011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49、苟永福,黃平縣人。在四、六監區。2007至2011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50、楊貴榮,黔西縣人,在四、六監區。2007至2011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尤其是對胡大禮的迫害。

51、楊光喜,荔波縣人,在四、六監區。2007 至2011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尤其是對胡大禮的迫害。

52、俞劍峰,雲南人,因常使用小聰明迫害法輪功學員,受到獄警的重用。

52、羅文堯:生於1969年,都勻籍犯人。在服刑期間不聽勸告,聽命於惡警的唆使,為了眼前利益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後羅文堯的雙眼眼角膜壞死,醫治無效瞎了雙眼。

結語

至今,都勻監獄還非法關押著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十幾年來惡警惡徒換了一批又一批,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沒有一天停止。無論時日長短,他們所犯的罪行都將被清算!

而今江澤民已被幾十萬法輪功學員起訴控告,其幫兇周永康、李東生等紛紛落馬,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該清醒了,在你自覺得意行惡不忌的時候,報應將隨時降臨。你今日作惡,明天有誰能為你承擔罪責?惡報在身時,又有誰能為你承受一絲一毫的痛苦?面對慘絕人寰的冤獄酷刑,眾多法輪功學員用頑強的意志堅持善念,他們在苦難中割捨著個人的所有,堅持和平理性的講真相,十八年來從來沒有以暴制暴、以怨報怨,全國沒有發生過一起法輪功學員因遭受迫害和不公而採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鳴冤雪恥的事件,迫害這樣的好人,打壓真善忍信仰,良知和天理何在?飽受摧殘的法輪功學員對你們不記不怨,只望真心勸善能喚回你們的良知善念,立即停止迫害,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三退保平安還能找回一條生路。法輪功學員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中都在為你們祈禱!願你們都能擁有平安美好的未來!佛法慈悲和威嚴同在,珍惜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吧,給你們的時間不多了,當選擇和彌補的機會已經遠離了你時,等待你的就只有無盡的悔恨和痛苦了……

附錄:下載(154.9KB)
附一:被非法判刑關押在都勻監獄受迫害的學員名單
附二:都勻監獄和獄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