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之間判若兩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

幾天之間判若兩人

〔山東來稿〕一次去鄉下講真相,在街道的十字路口遇到一位衣服髒舊,頭髮蓬亂的男子,他雙臂埋頭,坐在一塊石頭上。

我想這人可能精神不太好,就走到村子的盡頭向一位老人問路,老人指點我從剛剛經過的那個十字路口向南。

回到了路口,那蓬頭男子抬起了頭,目光呆滯,看上去有六十多歲了。我想弄清楚此人是否精神正常,就試探著問:「老哥,到某某莊怎麼走?」
「順這條路向南」他答。
「你不舒服啊?」我問。
「唉,高血壓!」

這人不傻啊。於是,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他爽快的以馬某某的真名退出了共青團,並嚴肅的站起來舉手向天宣誓說:相信法輪功。我給了他僅剩的一張大法護身符,告訴他每天有空就念上面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

隔了幾天,我又從這個村子路過。一位衣著整潔、頭髮整齊、紅光滿面的中年男子笑呵呵的迎面走來,對我說:「我天天念!」我一驚,再一看,此人原來是姓馬的那位男子。哎呀,幾天之間竟判若兩人!我又給了他《天賜洪福》和《明白》兩本明慧期刊。

他高興的捧到手裏,說:「我得趕快去買眼鏡,趕快看。」

姨媽聽了師父講法,要做好人

〔山東來稿〕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這天,我大姨媽不小心摔了一跤,因家裏沒有人,她躺在院子裏,感覺不疼也不難受,可就是起不來。

姨媽在院子裏躺了四個多小時,才等到孩子們回家。他們把她送到博城骨科醫院拍片子、做CT,檢查結果是大胯骨骨折並輕度錯位,醫生說要住院做牽引治療一個月。

平時我到大姨媽家就給她全家講大法的美好和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全家人都相信大法好,也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我得到消息後馬上趕到醫院,告訴大姨媽趕快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姨媽說,摔倒後不疼不癢就是起不來,還說:「法輪功好,是外甥閨女的法輪保護了我。」我姨媽今年八十二歲了,又沒文化,所以才這樣說的。我馬上糾正她說:「是大法師父保護了您!因為您平時相信大法好,明白大法真相嘛。」

說完我就和她一起一遍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沒帶大法護身符來,就把寫著「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幣放到她的枕頭底下,告訴她隨時念。

大姨媽說她身上哪裏都不疼,也不難受,不住院。當天晚上就回家了。

十天後我到鄉下去看她,見她氣色很好,她說自己會念「法輪大法好」了。我讓她聽了一講師父在廣州的講法。聽完後她說:我知道這次摔傷的原因了。這是我自己做不好的事得的報應。姨媽說,自今年以來,她天天罵我姨夫,總看他不順眼,挑他的毛病。聽了師父的講法,她明白了這是報應。她以後不再罵人了,她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