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打手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從二零一一年起,揭露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時都提到一個惡人的名字──葉鳴。

在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報導中提到:「范家台監獄的惡警以肖天波為首,有王雄傑、熊祖勇、祖劍、程皓(六一零的惡警)等,他們慫恿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罪犯毒梟葉鳴,因販毒罪在雲南判刑十四年,專門迫害欺負法輪功學員。此犯人手下有專門一批打手,周任龍因打人‘有功’,提前釋放。黑社會的頭子胡飛翔、李小泉在社會上壞事幹盡,打法輪功學員極其邪惡。」

明慧網在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中寫到:「二零一一年三月中旬至四月中旬,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出工,二樓獄警指使犯人曾祥軍、葉鳴為值班人員,掌握打飯打菜,剋扣法輪功學員飯菜,早上稀飯打一口,中午晚上菜就一筷子,還罵,理由是沒出工不應該吃。這樣持續個把月,惡警沒達到目的,又變換一種方法,打飯打菜按正常打,但是坐小板凳的中途不讓喝水解手,因為每天都在電視房集中,強迫法輪功學員背對電視坐,早上六點半就開始,十一點半吃午飯,中午十二點之前又開始到下午五點半,剛吃過晚飯不到六點又開始集中坐直到晚上十點回房休息。白天由葉鳴、曾祥軍看守,晚上是胡飛強、馬駿看守。」

在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慫恿犯人折磨法輪功學員》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每月被強制剃兩次光頭,一次李金剛抵制剃,那穿黃馬甲的牢頭葉鳴馬上頭一挑,就有一群犯人湧上來拳打腳踢,打一陣子過後,再把他按倒在地,用腳跪壓在他身上使他動彈不得,來強制剃頭,剃完頭後李金陽奄奄一息,而後才把他抬到床上。此類事件發生多起,像學員陳得永、柳德玉都遭到此等手段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湖北省武穴市劉吉剛遭受的折磨和毒打》也寫道:「監獄六一零程浩私下唆使毒梟葉鳴、被判無期的黑社會老大胡飛翔強行要我面床罰站站半年、罰坐整年(坐小板凳‘軍姿’)。身子稍微動一下,或不符合他們的要求,他們不高興就踢我,想出各種辦法整我。太多傷害,難以述說。」

指使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打人、折磨人、強行按住剃光頭侮辱人、每天只給一頓飯、只給打一口飯,這就是惡人葉鳴幹的。

葉鳴,男,五十四歲左右,湖北沙洋人,原湖北省沙洋監獄管理局職工,因去雲南販毒被判刑十四年,由於其家裏人都在沙洋監獄管理局工作,他家裏通過關係將葉鳴調回湖北沙洋監獄管理局下面的范家台監獄服刑,被分配到四監區。葉鳴到了四監區,為了表現自己,在迫害法輪功上特別賣力,監獄惡警跟葉鳴以前都是同事,很多事情都跟葉鳴商量,讓他出面去做,每天葉鳴帶著大小犯人研究怎麼迫害法輪功學員,出主意使陰招,用各種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打罵侮辱,一旦有服刑人員接觸法輪功學員,葉鳴就叫喊,跟法輪功談甚麼,把人趕走。葉鳴稱他跟惡警程顥是同學,幫程顥收受賄賂,合伙受賄,利用他跟獄警的關係,幹起賣犯人崗位的業務,葉鳴就是專門負責聯繫安排、收錢,幹這些,並將收到的錢(煙)跟程顥私分。一般犯人減刑是要出錢買減刑的,葉鳴靠迫害法輪功獲得減刑。就這樣,葉鳴在監獄過得有滋有味。

可是,二零一五年六月葉鳴出獄後,發現身體不行了,一檢查是癌症晚期,只得哀嘆自己命不長矣。善惡有報,真是不變的天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