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法輪功做好人 哈爾濱朱千功等遭中共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道裏區新發鎮的四名老年法輪功學員朱千功、高雨林、劉慶富、劉淑華在新發鎮五星村楊家屯向世人派發神韻光盤時,被家住楊家屯的於輝和家住薛家屯的於同剛打電話向新發派出所管片警察趙志明惡意舉報。導致四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高雨林和劉淑華被誣判四年,朱千功和劉慶富被誣判三年。

朱千功、高雨林、劉慶富現被劫持到呼蘭監獄,朱千功整個人被迫害得已經瘦脫相;高雨林被迫害成高血壓,現正在呼蘭監獄醫院住院;劉慶富被迫害得整個人清瘦,並蒼老許多。

朱千功,哈爾濱市道裏區榆樹鎮望哈村人,修法輪大法後脫胎換骨。在修大法前在當地是出了名的混混。1997年,經人介紹,他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的慈悲和高深的法理喚醒了這位迷失的浪子,一夜之間他拋棄了吸煙喝酒的惡習,從此謹慎做人,潔身自好,抵制各種誘惑。剛剛得法的初期,從遼寧來一女子,以做生意為名,想盡辦法接近他,誘惑他,但他已修煉大法,明白這是色的勾引和考驗,他正面拒絕的同時也引導其人學法輪大法,後來那女人明白了修煉人都是道德標準非常高的人,就自動離開了他。在道德標準提高的同時,他竟驚喜的發現,自己頑固的胃痛、皮膚病、頭痛病不知何時也不翼而飛了。他的變化也給家庭帶來了和睦,有一個兒子離婚多年,可是兒媳仍然記著公公婆婆的好,還互有來往,沒有因離婚而恩斷義絕,這也成了一段佳話。

2000年朱千功因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而被非法關押36天,期間遭受非人折磨,後被勒索2000元錢放回。2010年又因躲避警察抓捕流離失所半年。現在家裏只剩下老伴兒一人,整日擔心他的安危,又要持家種田,孤苦操勞。

劉慶富,道裏區新發鎮勝利村人,個體老闆,平時少言寡語,表面看起來平淡無奇,但在他女兒眼裏,他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父親,他雖然家庭富裕,卻衣著簡樸,勤儉持家。他總是默默的為人付出,卻從不圖回報,有推銷產品的大學生上門推銷產品,即使自己用不上,他都要買一套,知道孩子們勤工儉學不容易。

劉淑華,娘家是道裏區新農鎮新立村人,出嫁到新農鎮萬家村,離異後搬到新發鎮薛家屯,和女兒相依為命。她為人善良,知足少欲,雖然收入很少,卻活得知足快樂,她的女兒說她的母親就為別人活著了,甚至家裏人都快顧不上了,雖然如此,卻母女情深。

高雨林,家住群力鄉小西屯,修煉法輪大法前,抽煙喝酒,脾氣暴躁。97年前後開始修煉大法,因法輪功要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很快就把煙酒戒掉。此人心性剛正樸實,身材高大。修煉後家庭和睦,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此人一年四季無論上班辦事,多遠的路都騎自行車,六十多歲的人,身體像四十多歲。從他妻子的表情上就看得出來,大法使他們受益匪淺。曾經是幸福美滿的家,如今沒了主心骨,老伴既擔心他的安危,還要為生計奔波,年齡大了,找個工作難上加難,往日的幸福已不復,憔悴蒼老了許多。

修真善忍的這些好人被如此殘酷迫害,跟於同剛和於輝的惡意構陷、警察趙志明迫害是分不開的。而於同剛和於輝都是些甚麼人?於同剛,人稱於老三,是個無業遊民,愛打仗鬥毆,曾經把於輝妹妹的門牙打掉,賠了9萬元錢才了事。於同剛和於輝是親戚關係,經常去於輝家開的賭局去賭錢。

於輝,小個不高,大兒子痴呆傻,在五星村楊家屯自己家開設賭局,以此為業。於同剛和於輝,親戚朋友都看不上他們,疏遠他們,認識他們的人,對他們兩人的評價都是品質不好。而管片民警趙志明對自己管的轄區開設的賭局視而不見,而參與迫害法輪功卻非常賣力,本末倒置,是非顛倒。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參與綁架迫害陣陣落不下,警察趙志明管片時,新發鎮康家屯多名法輪功學員深受其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警察趙志明伙同道裏分局國保大隊警察到康家屯挨家去綁架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王成妻子、陳發夫婦、吳兆芳與黃鍵母子、以種大棚為生的呂桂芝、近七十歲高齡的老嚴夫婦和孫偉平。其中吳兆芳、呂桂芝均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參與非法辦案的趙志明給四名法輪功學員湊黑材料,導致四人被冤判。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趙志明配合道裏分局國保大隊長王典明,對積極營救父親的法輪功學員劉文茹打擊報復,實施誘騙和非法綁架,憑空捏造湊黑材料,導致劉文茹身陷冤獄八個月。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