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兒媳看到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二年臘月,歡天喜地把兒媳娶進門。這是我家的大喜事。

可是,這個年月也正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年代。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操控全部國家機器,以權錢利益收買、脅迫全民參與迫害;喉舌媒體二十四小時滾動式的謊言誹謗、惡意中傷,抹黑法輪大法及其修煉人,它們的謊言毒害了所有的世人。我就想:年輕的兒媳是否也被毒害?對大法是否也會有偏見?

本著修煉人的善念,自己暗下決心:一定要讓兒媳在我身上看到法輪大法的好、看到法輪大法真善忍是如何育化人的心靈的、是如何教人做好人的;作為一個大法修煉人又是怎樣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的,又是怎樣按照大法要求不斷提升自己道德水準的。所以,我要通過我自身的修煉,讓年輕一輩的人對大法有一個公正的正面認識與體悟。

家中無論大小事宜、買菜、做飯、家務等,我都預先計劃好,先幹甚麼、後幹甚麼,井井有條。兒媳也是一個很善解人意的好孩子,人很勤勞、幹活又快,也不善多言語,每天下班後,都先上廚房。我如果飯菜做好了,她收拾碗筷;沒做好,就幫我打下手,與現在的年輕人比,是個難得的好孩子。

兒媳能嫁到我這個修煉人的家中來,應該是與大法緣份不淺的人,我得想辦法讓兒媳認可大法、認同真善忍,讓她能夠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於是,我就在與她有意無意的聊天中,在平時的言談話語中,或者在無論大小事情的處理中,都是把大法真善忍的理念貫穿其中,尤其講江澤民集團對修煉法輪大法人的肆意迫害、以及迫害的瘋狂程度;那種滅絕人性的迫害,給上億的修煉者、家人帶來巨大痛苦和傷害,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所有的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我還給她講,我在大法修煉中身心受益的事例。我在修大法前,別說幹家務活,自己都照顧不了自己。那時因患多種疾病,身體狀況極差。尤其腰間盤突出和心臟間歇病,根本就上不了班,在硬板床上足足的躺了半年,頸椎也是疼的受不了。在這半年期間,本地醫院、外地醫院、中醫、西醫、偏方都看遍了,錢沒少花,一樣病也沒看好。如果身後邊有人叫我,哪敢一扭頭跟人說話,得整個身體慢慢轉過去,面對著人說話。由於患的是心臟間歇症,緩解心臟的一種叫「保健盒」的藥得隨身攜帶,一出現情況,趕快取出其中的一種藥吞下去。自行車不敢騎,因是心臟間歇嘛,它要休息,眼前立馬一片黑,就啥也不知道了。有一次下班,與同事一同騎車回家,正騎車走著,我就覺的心臟出現情況,立刻剎車下來,還沒下好,就車歪人倒。這還算好的,有時馬路上車多人多下不來,連人帶車就會摔在地上,所以後來就不敢再騎自行車。再後來由於腰間盤突出,就根本騎不了車了。人有病真是太痛苦了,所以老輩人說:有啥也別有病,這話說的太對了。

自從修煉大法後,不足半個月,腿不瘸了,腰不疼了,心臟也不「間歇」了。雖然五十多歲的人了,可自己感覺就像三十多歲時一樣,走路、幹活一身輕,現在騎自行車滿城市跑,那真是爽啊!「江鬼之流污衊大法,說法輪功不讓吃藥。孩子你想,人沒有病吃藥幹啥呀?那東西是隨便吃的嗎?誰願意吃那東西啊,是吧?」每到這時,兒媳總是默默的聽著、思索著。

法輪功信奉的是真善忍,而中共江鬼之流推崇的是假惡鬥,所以它容忍不了法輪功的存在,所以它就掀起了全國範圍的栽贓陷害、煽動仇恨法輪功,全國老百姓都被捲入其中。因此,每每到了他們所認為的「敏感日」,「六一零」非法組織的人及國保警察們就會肆意的隨便闖入任何一個修大法人的家中。

二零零四年正月的一天,五個警察開一輛車來到我所住小區,兩個坐車裏守住單元門,三個到家中搜資料、抓人,兒媳開開門問明來意,正色告訴他們:我媽不在家,等人回來,你們再來也不遲。明顯,兒媳是在抵制這種無理的騷擾與迫害。就這樣,他們很不情願的走了。之後,兒媳對我說:「媽,快把您的書和所有大法物品全部放在我的房間。」我問:「這樣你行嗎?」她說:「行,您放心,我不怕!我看他們誰敢進我的臥室!」就這樣,國保的人兩天來了三次,結果一無所獲。

他們還是不罷休,脅迫我們單位出兩個人,四十多歲的人,二十四小時在樓下監視我的一行一動。其中一個身體很壯的邪黨黨員,兩年後說是得了心臟病走了,單位的人都說:人這麼年輕,身體這麼壯,怎麼死了?讓人想不通。我心裏明白,幫邪惡迫害修煉佛法的人,能不受牽連嗎?

二零零四年初冬,我得了一個胖孫子,添人進口當然是喜事。有了孩子,家中的事當然也就多了。我合理安排好修煉、家事互不衝突,井井有條。兒媳看到我的所做所為,很是佩服。所以每到該學法煉功時,還沒等我說話,她把話先說在前頭:剩下的活擱那吧,等孩子睡著了我去幹,您快去煉功吧!

隨著時間的推移,孫子會走路了,會說話了,扶著牆蹣跚的走入我的臥室,坐下不走,我讀法他咿呀的學著說,我煉功,他也小手伸出去跟著學,我該給師父上香了,他就會連滾帶爬的過來,給師父磕頭,而且口齒不清的叫「師父」,兩隻小手合十,而且一拜再拜,往往逗的我們一笑再笑,這時兒媳就會一哄再哄的把孩子帶走,給我一個安靜的修煉環境。

隨著師父正法的推進,我地區的修煉環境也寬鬆了,我們成立了學法小組,因為有上班的年輕同修,我們就選在晚上學法。每到晚上出門時,兒媳都告訴:路燈不太亮,您慢點走,過馬路要小心,並給我打開家門;碰到陰天,她會早早的把雨傘找出來,讓我帶上。孫子也跟著他媽學,招著小手與奶奶再見。

有一天,我們娘倆做午飯包餃子,她告訴我說:我昨晚上做了一個夢,到現在這個夢還非常清楚、清晰。在夢中看見孩子不緊不慢的自己正在過馬路,這時不知從哪裏突然出現一輛黑色轎車,朝著孩子飛馳而來,因我離的較遠,跑也來不及,眼看著車撞上孩子,我一邊大哭一邊跑,可是乾著急,就是跑不動。這時我看到孩子身上全是血。我一邊大哭一邊隨口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媽,您說這事多神奇,「法輪大法好」這句話剛一出口,孩子身上的血立刻不見了,我使足勁向前跑著、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最後把自己都喊醒了,醒後,眼睛上還掛著淚珠呢!給我講完,她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而且接著說:這個夢就像真的一樣,太不可思議了!我聽完心裏也是非常欣慰。一方面,兒媳認可大法,相信大法好,同化大法了;另一方面,在肉眼看不見的空間師父給孫子化解一個大災難。

我慢慢的說:孩子,你不用笑,也沒甚麼不可思議的,你忘了,頭上三尺有神靈,說不定我的孫子命中真有這麼一個大難,你是孩子的媽媽,你相信法輪大法好,這個大難說不定就被大法師父給化解開了。化解開,難就不會再有。為了讓你知道這個難沒有了,已經化解了,所以在夢中就清清楚楚的給你顯現出來,讓你知道有這麼個事。你要知道法輪功是修佛的,是佛家上乘大法,法輪功為甚麼叫「大法」,你知道嗎?是因為他是宇宙大法。你看江鬼集團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它才是真正的犯罪。江鬼才是真正的犯罪,違憲、違法。話說回來,孩子,你相信佛,佛能不保護你嗎?所以就在你的夢中把這件事顯現出來,把孩子的難化解開,沒有了,就是這麼回事。兒媳一邊聽著一邊非常相信的點著頭。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海外媒體「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引發退黨大潮(退黨、退團、退隊)。我把這件大事詳細的講給兒媳聽,「三退」是甚麼,「三退」的實質意義,為甚麼要「三退」。

她都聽的很仔細,然後在一個休息日,三口子回娘家,回來時告訴我,娘家人全家三退了,而且每到過新年,明慧的年曆都要帶回去十幾本,並說,娘家的人都喜歡要。兒媳是一個很孝順的孩子,我平時的糕點、水果都是她給我買,連給師父上的供果都買回來。她總說:孝順老人是給自己積德、積福,也是給自己的孩子做榜樣。

難得的一個好孩子,明白這些道理。謝謝師父,謝謝大法,讓我的兒媳變的那麼明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