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雄法輪功學員拜年謝師恩(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明慧記者孫柏、蘇容台灣高雄採訪報導)中國新年將要到來,台灣高雄部份法輪功學員提前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五百多位學員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清晨齊聚在高雄文化中心前庭廣場集體煉功後,雙手合十齊聲「恭祝師尊新年快樂」,以表達對李洪志先生的崇敬與感恩。

高雄文化中心,是高雄市民靜態休閒活動之主要場所,充滿文化氣息。晨曦初起就有不少民眾來此散步健身,法輪功學員展示祥和優美的五套功法,壯觀場面吸引不少民眾駐足觀看、拍照,並有人詢問學功的信息。多位學員分享了自己從大法中身心受益的經歷,他們表示,「用盡人間的言語也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之情」,「修煉真、善、忍,使心中充滿了希望。」

'圖1:台灣高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在高雄文化中心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拜年,敬謝師恩。'
圖1:台灣高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在高雄文化中心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拜年,敬謝師恩。

'圖2:台灣高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在高雄文化中心集體大煉功,展示祥和優美的五套功法,向世人展現法輪大法的美好。'

'圖3:台灣高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在高雄文化中心集體大煉功,展示祥和優美的五套功法,向世人展現法輪大法的美好。'

'圖4:台灣高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在高雄文化中心集體大煉功,展示祥和優美的五套功法,向世人展現法輪大法的美好。'
圖2~4:台灣高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在高雄文化中心集體大煉功,展示祥和優美的五套功法,向世人展現法輪大法的美好。

醫師夫婦:用盡人間言語也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之情

'圖5:婦產科醫師黃棟樑與妻子陳麗珍一起向師父拜年,恭祝師尊新年快樂。'
圖5:婦產科醫師黃棟樑與妻子陳麗珍一起向師父拜年,恭祝師尊新年快樂。

有四十多年行醫經歷的台灣高雄婦產科黃棟樑醫師,於一九九九年時,人生遇到很大的瓶頸和挫折,到處想尋找心靈安頓之道。在高雄文化中心,看到一群很祥和的老老少少在煉法輪功,內心很觸動,隔天就開始參加晨煉和閱讀大法的每一本經書,他如獲至寶,遇上了夢寐找尋的東西,就這樣走上修煉之路。

黃棟樑醫師說:「我每天幾乎需接生三、四個嬰兒,每月合計約要接生一百個孩子,等於二十四小時是處於戒備狀態,本著行醫盡責和對生命尊重,精神壓力隨時都在。在還未修煉之前,當時外界誘惑很多,除醫療工作外日常人事應酬行程排的滿滿的,搞的身體都快垮掉了。自己雖然是醫師也無法醫好,身邊隨時都準備好幾種藥,胃藥、鎮定劑、止痛劑等。奇蹟的是修煉法輪功一週後,感知自己的身體在往好的地方提升,慢慢地這些藥物就用不到了。

煉功對醫事繁忙的黃醫師恢復體力幫助很大,婦產科醫師平常很忙,根本沒有時間放鬆運動,黃醫師常利用一點點空檔或看診休息的時間,煉五套功法任何一套都可以,對疲倦的沉澱調和、體力增進都有很顯著的幫助。

現在各行各業都很難擺脫對名、利的束縛,在醫界也避免不了。黃醫師從來不收紅包,常被同行認為是異類,但修煉後,以「真、善、忍」原則指導行醫,確認不能為名、利偏離救人濟世的初衷,更注重修身重德,不以追求利益為目的。雖然資歷越來越深,名利的考驗也越大,但是透過學法心性提升後也越能看淡,不被外界不好風氣所左右,對患者負責更心安理得。

黃醫師表示,對師父的感恩是無法言表的,「師父,謝謝您,在人生迷惘中幫我度過難關,大法又教導我人生方向,恩澤浩蕩無以為報。祝師父新年快樂!」

我要把修煉大法的美好帶給身邊的人

笑口常開的「醫師娘」(台語,醫師的太太)陳麗珍因為先生決定要修煉大法,心想我也要夫唱婦隨,就這樣走入大法修煉。麗珍修煉前患有嚴重的家族遺傳性氣喘,每天睡十幾個鐘頭還是覺得沒睡飽,總感覺很疲倦,清晨要起床煉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奇妙的是,自從下決心學煉大法後,每天清晨因為氣喘的廢氣物卡在喉嚨,不得不起床吐出來,都剛好是早上四點半──煉功時間,就到煉功點煉功,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兩個禮拜,漸漸的每天就自然四點半起床煉功,一個多月後,氣喘症狀不知不覺就沒有再發作過。

生活中,麗珍常會想到自己是一個煉功人,要實踐真善忍,善待周遭的一切有緣人,麗珍也把家裏一切都料理好,讓辛苦工作的先生沒有後顧之憂,她說:「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我要把修煉大法的美好帶給身邊的人,我要扮演好我的角色。」麗珍對公婆的照顧無微不至,日常三餐、生活起居和生病照護,麗珍都無怨無悔,盡心盡力的做好,有時也帶公婆去百貨公司逛逛,讓他們開心。麗珍的公公第二次中風時又有攝護腺肥大問題,生活無法自理,上廁需要人扶持,麗珍也不知哪來的力氣,二話不說抱公公上廁所,幾年後,她公公離世之前非常感激這個媳婦在他生重病時願意這麼耐心地照顧他,公公臨終時在家中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感恩地說:「法輪大法真好!真善忍真好!」

教授誇讚學法輪功的學生多是「精英群」

'圖6:台東大學音樂系學生佩彤修煉法輪功之後,認真學習並讓教授們誇讚學法輪功的多是「精英群」。'
圖6:台東大學音樂系學生佩彤修煉法輪功之後,認真學習並讓教授們誇讚學法輪功的多是「精英群」。

正讀於大學音樂系的佩彤,二零零零年就跟著母親開始修煉,長大後曾經思索過要不要繼續修煉的事,佩彤說:「感謝師父再給我機會從彷徨迷失中,重新走回踏實的煉功學法生活,且課業學習認真常名列前茅,讓教授們誇讚學法輪功的多是‘精英群’。」

佩彤從六、七歲時,每週末參加兒童明慧班,和一群年齡相仿的小孩子一起煉功學法、聽阿姨叔叔講修煉故事,做遊戲,覺得修煉是很自然快樂的事,每天耳濡目染「真、善、忍」做人準則根植於心。然而長大後,兒時明慧班的玩伴都分散了,身邊沒有修煉的同學,佩彤說:「我變得喜歡跟大夥兒一起逛街、聊八卦或流行的事物,當時覺得很開心,總覺得家人不了解我,不懂年輕人心理。」但是漸漸地,佩彤發現那並不是她真正想要的生活,常常心情低落。升高中時,媽媽讓她到雲林蔦松藝術學校就讀,和很多有修煉的同學一起,重拾穩定、踏實的煉功學法生活。

「上了大學後,為了讓同學們了解大法的美好,我們三位修煉的青年學子就一起創辦‘真、善、忍社團’,希望將真善忍的美好帶到整個校園及身邊的人,不管同學有沒有走入大法修煉,至少把好的價值觀建立起來,可以在生活中應用。很多同學遇到逆境時喜歡來跟我們聊聊和交換意見,覺得我們有修煉人風範,值得信賴,真誠且善良。」

佩彤說:「我們三位大法弟子從大一到現在成績都是東大音樂系的前三名,很受教授們的喜愛和器重。教授們在聊天時說:學法輪功的學生多是‘精英群’。」

還有一次學校的樂團要出國表演,有一位老師提議去中國比較容易,但指揮老師馬上說:「若去中國表演,有幾個重要的團員就不能去,這樣我們的樂團水平會降低」。從這知道老師很疼我們,也很保護法輪功學員的安全。

「謝謝師父教導我‘真、善、忍’做人的準則,師父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太偉大了,我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期許自己未來對修煉更堅定、更精進實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