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師父賜予我家的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爸爸媽媽都八十多歲了,身體非常健康,有時我們下班回來晚了,媽媽把飯做好了,等我們回來一起吃。全家人整天笑口常開,無愁事。看我們這一家人,從痛苦深淵中走進這樣幸福之中來,這都是大法給我們的,是李洪志師父所賜。

父母二老行動像年輕人一樣

我的父母都是農民出身,他們由於青少年時家貧,沒念多少書,過早的下地勞動,勞累過度,都多病纏身,父親長期患有冠心病,有時心臟偷停,還有風濕病、腎炎、神經官能症、失眠,五十多歲時,有時行走就困難,常年掙扎在痛苦之中。母親在生哥哥時,得了風濕症,冬夏見不得風和涼水,手抽筋麻木,夏天也得用熱水洗臉和洗衣服,後來還得了黃膽性肝炎,雖然學了多種氣功無效果,為了這個家掙扎,苦不堪言。

一九九六年,父母有幸開始修煉大法,很快身體無病一身輕,二老行動像年輕人一樣。「七二零」以後,父母都為了證實大法,多次被綁架迫害,都在師父呵護下正念闖出魔窟回家。

我和妻子精神頭也足了

由於找工作奔波,我得了一些慢性病和腰間盤突出。後來,我在飯店做廚師工作,整天站著炒菜,每年都得間斷休息一些時間,上醫院要做牽引,住院又貴,治不起。這樣,因為腰疼,我不能堅持正常上班工作。

爸爸、媽媽和我們講真相,給我們辦三退,讓我學一學《轉法輪》,我在實在沒辦法在家休息時,我看了《轉法輪》寶書,看完了,覺得太好了。我雖然沒參加學法煉功,我是真心相信大法好,也和同事們說大法好,並用我爸爸、媽媽的實際例子證實大法好。

因為在飯店打工,當廚師忙,回家很晚,但我有時擠時間看一看寶書,天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也沒上醫院做牽引,也沒吃藥、打針,身上的病全好了,八年來,堅持上滿班。身體也胖了,精神頭也足了,天天還輔導孩子學習,也不感到累。

我妻子零九年夏季身上出了皰疹,中西醫院都看了,醫生都說這個病發現晚了,很不好治,往好處說也得休息半年,吃藥、打針、擦藥。當時都給開了二、三百元錢的藥,都沒取。回家和媽媽說,媽媽說:「你們自己決定。要相信大法呢,就不用去醫院,只要是真心,師父就能給你淨化身體,很快就能好。」

我妻子就洗乾淨了手,給師父法像上香合十,真誠求師父救護,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帶上護身符。她再沒上醫院,只在家休息了三天就好了,只是還有點癢,就上班了。一分錢沒花,也沒休息半年。

我們的孩子──十五歲的小弟子

孩子今年十五歲了,兩歲時,就開始跟爺爺、奶奶一起學法,六歲上學前,就能通讀《轉法輪》,是個小弟子,從來沒上過醫院,沒打過針,沒吃過藥。參加爺爺、奶奶每週的學法小組學法,每天睡覺前和爺爺奶奶一起背大法師父的《論語》。

我和妻子拾金不昧 打車還失主

我們雖然沒正式修煉大法,但我們相信大法,我們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遇事能為他人著想。妻子在一個中型酒店當服務員。她負責的那個包間,二零一零年夏季的一個晚間,一夥人吃完飯走了,快九點了,她去收拾屋子,發現桌子底下有一個錢包。打開一看,裏邊有一千多元現金,還有修車收據和一些其它單據,還有駕駛證,但沒有電話,她沒告訴別人,就給我打電話(我在另一個飯店上班),問我怎麼辦?當時我想到我看的寶書中師父說:「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

我先問她:「你想怎麼辦?」她說:「給你打電話就是想讓你幫想辦法,找到這個人,因為沒有電話號碼。他該多著急呀!」我心裏很高興。因為過去她撿過錢,一百、二百的就收起來,從沒找過失主,她今天也能按大法的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了。

我說:「別著急,一會回到家一起想辦法。」十點多鐘到家,一起翻那個錢包,找到一個電話號碼,一打不是駕駛證上那個人的,但他說是他朋友,是小車司機。我就求他轉告,給我手機打電話,我撿到一樣東西有他名字。一會兒,這個司機就來電話,核定後,因離我家很遠,就定地點、時間,我倆打車給送去,他們夫妻倆已在那等著了,核實後,交給他,我們打車就回家了。他要給錢,我們沒要,也沒告訴他我們是誰。到家十一點多了。

我和妻子看新唐人 心情真好

爸爸、媽媽在外屋安裝韓星五號衛星接收器,收看新唐人電視。爸爸問我安不安?我說安裝,不再看邪黨電視,盡說假話騙人。我和妻子商量不再看國內電視,就在裏外屋兩個電視,都接上了新唐人電視。當我們很晚下班回來,看一會新唐人電視,心情真好。

在此基礎上,我們又配合父母,把一切黨文化和邪黨的一些有關物品,又來了一次大清洗。現在我們家除了人民幣上的毛魔頭的頭象外,全部驅除乾淨了。我們這個住宅是一個純淨的空間,人人感到心情舒暢。我大姑母從農村來我家串門,就說,我一進屋就有清涼感,這個場真好,大姑母也是大法弟子。

我和妻子雖然還沒正式修煉大法,但特別支持相信大法。我們有時也看一看《轉法輪》、新經文和資料,看一看新唐人,我們都受益匪淺。我們暫時沒成為大法弟子,我們也要按照大法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師父說:「同時在傳法過程中,我們也講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們從學習班下去之後,如不能夠按照大法修煉的人,最起碼也能做一個好人,這樣對我們社會是有益的。其實你已經會做一個好人了,下去以後,你也能做一個好人。」[1]

父母危難中 師父呵護

父母學法二十年,各方面都有很大提高,受益匪淺。媽媽三歲時因病停止呼吸,被外祖父用草包上,丟了,被外祖母撿回來,放屋裏三天,活過來,落下一個歪嘴病,七十多年,無法治好,現在已經好了,和正常人一樣,也顯得年輕了,鄰居都說她不像八十一歲的老年人。

二零一二年春,媽媽和爸爸一起去菜市場買菜,過馬路時,看兩面都是紅燈沒有車,就走過去。剛走到馬路中間時,斜右方急衝過來一輛小轎車,一下把她撞倒在地。車停下來,司機也下車來查看情況,爸爸將她拉起來,他們向司機擺一擺手,就走了。賣菜的人都說:老人家,跟他要票子!媽問:要甚麼票子?賣菜的說,就是跟他要錢,他撞你了,不能便宜他。媽媽說,我也沒怎麼的,我是煉法輪功的,沒事,更不能跟人家要錢!

二零一四年秋季一天早晨,媽媽去學法小組學法,因有事晚了一點,過馬路時,她看沒有車,就急急趕路。快到對面馬路邊時,從左側急沖過一輛出租車,眼看就要撞上她了,她一急,轉身雙手立掌一推,來個「金剛排山」[2](第一套功法的一個煉功動作),車貼她前身就定住了,她轉身急急去學法小組學法去了,也沒在意。回來時,路口一個賣烤地瓜的和別人說:「就是這個老太太,汽車眼看撞上她了,把我都嚇壞了,她不慌不忙轉身兩手一推,汽車就被定在那兒了!她離開很長時間了,那車還在那停著,司機也沒下車,這老太太真神了!別人告訴我,她是煉法輪功的,這法輪功這麼厲害,能把汽車定住!」

爸爸在二零零零年八月在戒毒所被迫害時,得嚴重腦血栓,嘴歪、眼斜不能吃飯,有時,昏迷不醒,生活不能自理。廠裏的人和鄰居都讓媽媽帶爸爸上醫院,吃藥和針灸,爸爸和媽媽都堅定的信師信法,都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沒事!不用去醫院,結果十七天就好了恢復正常,一點後遺症沒留。廠內人都感到驚訝,連鄰居都說法輪功真了不得!七十歲的人得腦血栓沒醫治,好的這麼快,一點後遺症沒留,真神啦!

爸爸去年十月初去農村找昔日同修,被車撞了,昏死過去。送市中心醫院搶救、照像後,兩個多小時,送到病房搶救室已快十一點了,還沒醒過來,媽媽和表姐(大法弟子)趕到,齊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他,喊了兩次父親醒過來了!

他第一句話是要求回家,不住院。護士說:「這麼長時間救不醒你,趕快辦住院手續,全面檢查,就現在照像來看,很多骨頭已碎,有不少已折斷,得用儀器一個星期給你骨頭對接上,再一個星期用藥等等給你治,能不能全接上恢復原樣還難說,何況你腦袋和別處是否有問題,為甚麼那麼長時間救你醒不過來?醫院不同意你回家。」爸爸說:「我得回家,因你們救不了我。」護士回醫療室,又回來問他多大歲數了?他說:八十四歲。她一聲兒沒吱,又回去問醫生。回來就說:你可以回家了。她把要給他用的東西全拿走了。其實他們是因他年齡大,又傷的重,沒把握救他了。他回家了。左側躺了十五天,不能動。

在家休息這段時間,爸爸就是聽講法,看書,累了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二十天的時候,在別人攙扶下,坐起來雙盤腿,煉了一個小時靜功,五十天,扶靠背椅在室內走。六十天,在室內慢慢走動。沒住院、沒打針、吃藥,也沒讓司機花一分錢,現在,父親一切恢復正常,完完全全一個正常人。

全家五口人,齊到佛堂師父法像前,叩頭拜謝師父的恩賜!衷心感謝,謝謝師父!法輪大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6/謝師父賜予我家的幸福-340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