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遭勞教迫害 哈爾濱退休女教師再被拘留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哈爾濱依蘭縣退休女教師寧淑賢,在依蘭縣依蘭鎮鄉蘭屯紡織廠講法輪功受迫害真相時,遭惡意舉報,被依蘭縣東城派出所綁架並非法拘留十天。

寧淑賢女士,六十歲左右,是依蘭縣達連河鎮學校退休教師,修煉法輪大法後,擺脫了股骨頭壞死、腦外傷後遺症等疾病的折磨。寧淑賢女士因不放棄信仰真善忍,曾三次被非法勞教: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勞教三年,兩次都被非法關押在萬家勞教所,二零零八年再次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劫持到哈爾濱前進勞教所,後因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加刑四個月。六年多的非法關押期間受盡酷刑折磨。

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上午十點多鐘,寧淑賢、倪春燕(50多歲),去依蘭縣依蘭鎮鄉蘭屯紡織廠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後,遭依蘭縣東城派出所一名著裝警察和一名便衣綁架。警察把倪春燕、寧淑賢兩個人連推帶搡,拖到警車裏綁架,下午劫持到哈爾濱市非法拘留十天。

三次被非法勞教經歷

一、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到萬家勞教所

寧淑賢深知法輪大法好,為了讓人明真相,二零零零年二月去北京信訪辦上訪,結果被中共綁架,在依蘭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八天。二月份出來,因集體煉功,又被綁架拘留了一個多月,期間絕食七天,後被勒索兩千元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依蘭縣東城派出所惡警將寧淑賢綁架到依蘭縣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惡警鄭軍、郭瑩、尚德忠、看守所司機等人一起對法輪功學員們拳打腳踢,薅頭髮,打耳光,打的非常殘忍。寧淑賢曾被銬在鐵椅子上,看守所所長鄭軍曾狠打寧淑賢的胸部,致使其疼了很多天。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寧淑賢被非法勞教一年,劫持到邪惡的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在萬家勞教所,每天包夾輪番「轉化」迫害寧淑賢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強迫寧淑賢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看污衊大法的錄像,逼寫「三書」,寧淑賢和依蘭的幾位法輪功學員一概不配合。一次,晚上寧淑賢和幾個法輪功學員煉功,大隊長張波強迫寧淑賢和法輪功學員們背手蹲在地上,然後將她們銬到暖氣管上,把寧淑賢銬了半宿,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銬了一宿。

酷刑演示:銬在暖氣管上
酷刑演示:銬在暖氣管上

後來寧淑賢被家人辦理保外就醫,在勞教所共呆了八個多月。

二、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 劫持到萬家勞教所

二零零二年五月,依蘭縣公安局,為了完成上級給的「勞教任務」,寧淑賢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兩個多月,後被勞教三年,又劫持到萬家勞教所。

到勞教所,惡警開始強迫寧淑賢寫「三書」,寧淑賢不寫,就開始罰蹲,從早晨五點一直蹲到半夜十二點。因寧淑賢股骨頭壞死,蹲不了,心跳,渾身突突、冒汗。科長趙余慶說寧淑賢有心臟病,讓刑事犯白雪蓮往寧淑賢嘴裏塞速效救心丸。寧淑賢白天蹲,晚上蹲,惡警不讓睡覺,連活動一下都不行,稍微活動一下,白雪蓮就用腳踹她。當寧淑賢蹲到第四天,惡警看寧淑賢實在蹲不了了,就問寧淑賢寫不寫「三書」,寧淑賢說不寫,副科長姚福昌就給寧淑賢「上大掛」,上了半個多小時,那種痛苦,用語言難於表達。

「上大掛」酷刑
「上大掛」酷刑

在集訓隊,姚福昌把改寫的污衊大法的歌作為隊歌,每天早晚讓法輪功學員唱。寧淑賢不唱邪惡編的罵大法的歌,被他們拉出去把眼睛、臉打得紫黑。

三、又一次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 關押到哈爾濱前進勞教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由於講真相,寧淑賢遭構陷,被依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到依蘭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七天後,寧淑賢又被他們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劫持到哈爾濱前進勞教所。

次年三月,市婦聯來前進勞教所「慰問」,當班獄警於芳麗檢查犯人名簽,問寧淑賢為甚麼沒戴,寧淑賢說: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在勞教其中。於芳麗拽著寧淑賢的頭髮,打寧淑賢的嘴巴子,然後把寧淑賢拽到圖書室,拿起拖布桿打寧淑賢嘴,把寧淑賢的嘴打出一道口子,血流如注。班長孫博也過來打寧淑賢,薅頭髮、打嘴巴子、用腳踹。等她們下班後,大隊長張波接班,楊豔把寧淑賢的情況向張反映,張把寧淑賢叫到她辦公室,讓寧淑賢戴名籤,寧淑賢不戴,她就用拳頭打寧淑賢。張波打完後,包夾寧淑賢的獄警周木奇也開始薅寧淑賢頭髮,打嘴巴子。從那以後,她們每個月都給寧淑賢加期,總共加期四個月。

三次非法勞教,寧淑賢承受了六年餘的牢獄迫害,經歷太多太多的痛苦,這裏只是其中幾例,就足見中共邪黨的醜惡。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