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大幫哄的一點淺見

——從戶外煉功說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這幾天,本地有部份同修出來煉功,有的還到學法小組去交流,交流中說:「明慧文章都登出來了,現在不出來還等甚麼時候?等正法結束呀?」有的個別協調人也主張戶外煉功,專門找一些同修切磋,說:「這是突破自己的時候,同時還可以洪法。」有的同修不同意頂了起來:「誰願意出去誰出去,大道無形,我就修我自己,別強拉我。」還有的說:「這事不能一刀切,出不出去,得自己認識到了才行。」還有的說:「這是亂法行為,咱給明慧寫信問一下,看到底能不能出去煉功?」為這事一部份同修之間爭議很大,甚至還形成了間隔。

據我了解,出來煉功的同修,以前就張羅著出來煉功,特別是看了明慧文章《戶外煉功的是與非》以後,這部份人認為《明慧週刊》把這篇文章放到第一篇,這應該是個信號或暗示:是不是正法形勢到了新進程了?大家都應該出來煉功?因此就在同修中宣傳。

我認為,就那篇文章而言,寫的是個人在修煉上心性提高中的一個突破。這個突破是很大的,當時我在看這篇文章時,很為這個同修的提高而高興。儘管我沒有達到這個狀態,但我覺得同修能邁出這一步很了不起。但我又感到,修煉的提高是全方位的,不侷限於某一點,明慧登這篇文章也是鼓勵同修儘快在修煉境界上要突破自己,而不是簡單的讓大家效仿甚麼。假如說你那個地方環境寬鬆了,安全上又沒啥,那你出來煉功是可以的;假如說你那裏環境很邪惡,你硬要出來煉功,那是不是有點偏激?記得,前些天明慧網有篇交流文章說:「迫害嚴重地區的同修,不宜出來煉功。」那麼對於這樣的交流,是否又要大幫哄,把交流當公式來套用呢?其實不管遇到甚麼事,都去理悟有關的法理,從而提高心性、提高救人效果,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表面上那件事絕對應該做、還是絕對不應該做的問題。

大陸同修黨文化思維比較重,一說甚麼事情就搞個「大幫哄」,想表面上弄的轟轟烈烈。本地有過這樣一個教訓:有個協調人有次開法會,地點選在村委會旁邊的同修家,隔壁就是派出所,當時參加法會的有四十多人,開了一上午法會,啥事也沒有。事後,該協調人到處交流:「我們在警察眼皮底下開法會,警察都不管,還問村委會的人:他們法輪功學員進進出出的,在幹甚麼呢?村委會的人說:管那事幹啥呢?現在環境多寬鬆?我們還怕啥?還不趕緊走出來?」他這樣一交流,還真有不少同修出來了,可是這種出來不是境界提高後的表現,是覺的沒事了跟著大幫哄出來的,結果沒多久,不少同修被綁架,該協調人被重判。這是不是一個教訓,迫使大家靜下心來從新審視一下自己的狀態和觀念呢?

修煉是大道無形,每個人狀態都不一樣,修煉靠每個人的理性昇華,絕不是大幫哄,沒必要弄得沸沸揚揚,互相爭論。應該平和的交流,在向內找中提高自己,不能執著觀點和自我。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做好三件事,這是根本啊。

一點淺見,意在交流,並請同修慈悲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4/對大幫哄的一點淺見-340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