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三水洗腦班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全國出現一種奇怪的「學校」,著名法學教授張讚寧律師就質疑過:這種所謂「法制教育學校」實則不歸教育部門管,而是由公安部門和政法委管,行使不經法院審判就可以限制人身權利的法外特權。到這所學校「學習」的人沒有自願的,基本都是被非法綁架來的。綁架者不需要履行任何法律手續,不通知家屬就可讓你秘密失蹤、消音。要不要告知家屬、甚麼時候告知全由綁架者自行決定。這是一所比已廢除的勞教所、比正規的監獄更黑、更可怕的「黑監獄」。在這所黑「學校」裏,被綁架者沒有人身自由、不知何時能獲得自由、不能使用手機、不能通信、不能與外界聯繫、不能與親友見面、連家屬聘請的律師都不能與之見上一面,甚至連被迫害致死都無處打官司申冤。

「廣東省法制教育學校」(俗稱廣東省三水洗腦班)正是這樣的所謂「學校」,已經孽生了十七年,其編製為兩個大隊,在編近百人,另外在社會上招收的混雜人員(所謂的「幫教」)幾十人。部份專職迫害者是由三水勞教所解體後調過來的警察,夾控人員大多是合同工,洗腦班為其買社保。合同工是通過警察牽線介紹,所謂「政治上」絕對可靠的人。據知情人透露,洗腦班綁架法輪功學員的同時,都要勒索當地上交每人十萬元的費用。

為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獲取所謂「政績」,三水洗腦班重金利誘警察和所謂「幫教」參與迫害,他們人性中僅存的善良都被邪惡代替,為了帶血的鈔票不擇手段、不遺餘力地強制「轉化」,不准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睡覺,二十四小時監控洗腦。

在廣東省監獄和勞教所裏一直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在服刑期滿或勞教期滿、甚至還未期滿就被直接送進三水洗腦班繼續迫害,不通知家屬。

據悉,二零一五年底,三水洗腦班已經在做「解散」的準備了。可是二零一六年三水洗腦班死灰復燃。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深圳法輪功學員、企業家葉鳳霞去惠東縣看望朋友,在半路被攔截綁架, 十月十日葉鳳霞被東莞610劫持到三水洗腦班迫害。三水洗腦班人員說這次有十個名額,葉鳳霞佔了一個,說明洗腦班迫害的不止一人,而且不妥協不許家屬見人。

二零一五年後,已知部份在三水洗腦班被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有:廣州劉競、連信群、於亞歐;河源歐明霞;珠海王志軍、新學員陳紅娥;揭陽張紅英、李美紅;茂名周達瓊、吳輕、陳梅英;清遠李庚梅;東莞虎門鎮王鳳聯;韶關市和樂昌市的扶金蓮、余善珍、陳萍珍等。

三水洗腦班迫害方式:

1、封閉式強化洗腦

洗腦班肆意誣蔑詆毀法輪功,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將法輪功學員關押在二十四小時全封閉的房間,實施高壓、恐嚇「轉化」迫害,強迫法輪功學員寫認識、不配合就遭體罰打罵,精神折磨、肉體折磨,連武打小說裏的「點穴」邪術都學來用上了。

如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八日,法輪功學員楊再和另三人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楊再作證說:「作惡最壞的有姓盧(男)、姓鐘(男)、姓黃(女)的幾個人,他們每次打人除了直接打外,都是用最狠毒的點穴(可能訓練過),用手往學員頭部、心臟位置、手的脈門和身體的各大穴位猛點。我被點得失去知覺、暈頭暈腦,身受重傷,那時手、腳、頭全身許多穴位處都是黑痕,全身都腫了,臉腫成了黃黑色,返胃,不能吃東西,一吃就吐。在這種痛苦中,那班惡人還要強迫我看錄像和不讓睡覺,完全沒人性。」

2、下毒,以至被毒死。

迫害者在法輪功學員的飯菜裏放不明藥物,吃後食慾減退、無精打采、頭暈目眩、血壓升高、嚴重消瘦,長期拉肚子。一位廣東南海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三水洗腦班後身體出現異常,想起吃飯時曾聞到菜裏一股藥味兒,懷疑是毒藥作用的結果,他曾質問警察:為甚麼這樣卑鄙地對待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警察予以否認。廣東揭陽大法弟子鄭少卿曾於二零零四年左右被綁架到廣東省三水洗腦班迫害,在被洗腦班迫害期間,曾被迫服食不明藥物。

被三水洗腦班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被曝光的有兩例。一例是六旬的楊雪琴,不知是否被下毒致死。但另一例,佛山市女企業家吳白梅,就嚴重疑似被下毒致死。

佛山樂從國際家私城香迪總部總經理吳白梅女士,湖南岳陽人,家住廣東佛山,擁有幾家實體企業。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吳女士被惡人綁架到廣東省三水洗腦班,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釋放回家,被迫害四個多月。到家僅兩天後便離奇死亡,年僅四十九歲。其遺體嘴唇發紫、手指甲蓋發紫、肚子脹得老高,明顯的中毒症狀。

3、涉嫌參與活摘器官。

一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曾在那裏被非法關押,曾經歷那裏的體檢。他說:那裏配有所謂的醫生,實際上也是配套迫害的,比如在學員抗議絕食時施以虐待式的灌食,比如假惺惺的每週例行量體溫血壓,實際上包括老年法輪功學員,未被迫害前身體都因煉功而變得健康。那天警察帶我出去體檢時,外邊停了一輛寫著三水某醫院的體檢車,上了車廂,用設備只是照一下內臟情況;然後回到衛生室抽血。也就是說體檢只有兩項,而這兩項都是針對器官健康的檢查。然後,我待在那裏近兩個月,也一直等不到所謂的體檢結果,也就是說這是他們掌握情況用的。由於中共體系性的活摘器官罪惡曝光出來了,以上,也可能是他們系統運作的一環。特此揭露出來。

社會精英被迫害案例:

1、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珠海市某報關公司經理何志維再次被綁架到廣東省三水洗腦班,關押超過五個月。十月十三日當家屬去洗腦班見到何志維時,發現何志維被迫害致頸椎間盤三節突出,何志維還受到八日九夜不准睡覺等酷刑折磨。

2、廣州法輪功學員朱宇飆律師,是中山大學法學碩士,曾在廣東廣大律師事務所、恆益律師所執業,因不畏強權、維護弱勢群體的合法權益,低價、折價,以至免費為底層民眾打官司,曾兩次被報紙報導、稱頌。朱律師曾為被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辯護詞精彩嚴謹,審判官、法官等尷尬、震驚得面面相覷,啞口無言,公訴人也被感動,說:「覺得好,就在家煉吧!不要出來。」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朱宇飆律師冤獄兩年期滿後,被從監獄直接劫持到三水洗腦班繼續迫害。朱宇飆絕食抗議一個多月,一度生命垂危。

3、前廣東省南海中國銀行副行長、法輪功學員何志貞是有口皆碑的清官和正直廉潔的領導,被人尊稱為「老行長」。修煉法輪功前,她被多種疾病折磨,跳健身舞後身體非但沒好轉,反倒虛脫得暈了過去。修煉後多種疾病不治而癒,精力旺盛,根本不似花甲之人。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何志貞被佛山市「610」野蠻綁架至廣東省三水洗腦班,被迫害致雙腿關節嚴重疼痛,身體每況愈下。

「廣東省法制教育學校」(俗稱廣東省三水洗腦班)
位於廣東省三水強制隔離戒毒所內,「三水荷花世界」方向
地址:廣東省三水區西南同福北路23號,郵編528199,
電話:0757-87778115(對外)0757-87775113 0757-87778798(傳真)、0757-87774004。

所長:彭志堅,警號 4470000
副所長:陳愛中,警號4470004
一大隊參與迫害者名單:
張敏清(女,安徽人,年約四十歲,警號4470020專職負責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柯玉春(女,狠毒,徐聞人,約三十多歲,手機13928565607專職負責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馬某:書記、安徽人
劉樹其:大隊長(潮汕人,警號4470037)
葉內焱:廣東客家人,手機13709602024
鐘某:客家人,原大隊長現退二線,警號4470018
盧某
陳月琴(女,三級心理諮詢師)
楊暉(女)
潘某(湖南人)
黃雪蓮(女,客家人)
李付清
二大隊:電話:0757-87775128(此號碼如果打入你的手機是沒有顯示的,但電話清單上會顯示)
李俊健 :書記,是盧金虎老婆,警號4470021
殷書記
鄭某:大隊長:15875754534
溫某
陳瑞雄13925406106
謝××(女)13928576598 警號4470028
梁××(女)13905406016
鄭××,警號4470040;電話:15875754534
梁某:隊長
陳某:副科長
古長青:客家人,警號4470034
機關教育科:李繼紅(女,原二大隊長)
機關教育科:楊娟(女)
機關教育科:邢慧(女)
機關教育科:官德蘭(女)
機關教育科:張某,科長
心理諮詢中心:黃某,主任(女)13702754106、
張某:科長(警號4470033)
馬某:女,心理諮詢專業畢業)
徐文奇:工會,安徽人,警號4470046.專上所謂「揭批」課,兩度遭報命危
黃某:醫生(女,警號4470058)
夾控者:張春英(女,內蒙人,年約五十,從洗腦班開始幹到現在)
夾控者:許翠英(女,湖南人,年約四十,近四、五年才進來的)
夾控者:劉亞玲(女,湖南人)
夾控者:鄭向明(客家人)
夾控者:何桂清(客家人)
夾控者:劉春懷(客家人)
夾控者:朱御刁(女,潮汕人)
夾控者:何映花(女,客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