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感悟:跳出名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走在街上我最怕別人問:你在哪教書啊,退休了沒有啊?這兩個在常人看來很輕鬆平常的問題,為何我如此的難回答呢?因為我堅持信仰,十幾年前被單位開除了工作。

雖說十幾年沒有因為沒了所謂的「公職」而淪落到要飯的地步,但被人問及上面兩個問題就臉紅心跳,想迴避。

師父要求我們堂堂正正的修煉,要我們堂堂正正的講清真相救人,我為何在眾生面前要躲躲閃閃呢?師父還說了:「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中這是第一稱號,第一偉大的生命。」[1]我頂著這神聖的稱號在天地間行走,為甚麼躲躲閃閃呢?那不等於說自己的內心並不認同師父所講的「第一稱號」的含義嗎?不認同不就等於不信師不信法嗎?難於回答不就是內心認為人的所謂公職、所謂的職位,在我的心中比大法弟子的身份更讓我重視嗎?公職是甚麼,不就是一個身份,一份穩定的收入,退休後一份福利,這些東西歸納起來不就是名利情嗎?

我一直認為自己淡泊名利,好像是不求名了,雖說收入不多也能把錢拿出來給資料點做資料救人,但是深挖根源,內心還是對名利看的很重,只不過是淡泊一些,與常人比只不過是五十步與一百步的關係,只是還沒有被觸及到根源,還沒有到那個底線而已。也正因為沒有深挖這個對名利執著的根,所以也就認識不了作為大法弟子的神聖。

師父說:「為何不見神 跳出名利眼不盲」[2]。師父講的這個法我能背下來,但是只是學理論,在現實中還並沒有跳出名利的願望,換句話說沒有真修,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法那樣:「不是說你坐在這裏,你就是個修煉者。從思想上根本的轉變過來了,我們就可以給的」[3]。師父在最近的新經文中說「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4]。

二十多年了,還只在大法邊上摸到一點門,讓師父為我操了多少心啊!所以昨天跟幾個老年同修坐在一起交流時,我說起那首歌「師恩難報師恩重,寸草難報三春暉,唯有精進再精進,同化大法隨師回」時聲音都哽咽了。

師父偉大!法偉大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天路在何方〉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