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DC法會 促進整體精進實修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七日】(明慧記者夏延初、李靜菲美國華盛頓DC報導)「二零一六年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九月五日在馬裏蘭州蓋城(Gaithersburg)假日酒店舉行,十七位法輪功學員講述了他們向內找,實修心性、轉變常人觀念、用心講真相救人、修去自身存在的黨文化的經歷和體悟。樸實的交流讓在場的每一位大法弟子受益,心中更添正念,感恩法輪大法師父的洪大慈悲。

'圖1-2:「二零一六年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九月五日在馬裏蘭州蓋城(Gaithersburg)假日酒店舉行。圖為法會交流現場。'
圖1-2:「二零一六年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九月五日在馬裏蘭州蓋城(Gaithersburg)假日酒店舉行。圖為法會交流現場。

向內找不流於表面

一位DC當地媒體協調人交流了她在強烈的心性衝擊下,保持平和心態無條件向內找的經歷。

她交流到:在被同修指出她「亂法」及「這麼多年從未走入修煉」時,她無法接受。這時正值DC神韻巡演期間,她產生的消極情緒導致對神韻推廣工作都產生了懈怠。在外地觀看神韻演出時,舞劇「善的力量」啟發了她的善念,並認識到修煉的差距。雖然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但是有關神韻推廣的具體事務由於心態的及時調整沒有耽誤。

之後,她進一步向內找,發現自己協調的一些方式確實有不符合大法之處,並找出自己對親戚不夠慈悲。她主動給這位親戚打電話,並聊了幾個小時,幫親戚做了三退。這時,她再沒有委屈之感,只有對師父的感恩和對「冤枉」她的同修的感謝。

類似的考驗也發生在管理媒體過程中。由於向內找出了深藏的妒嫉心、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等執著心,這位媒體協調同修在好像沒有路的情況下,找到了一條新路。因為心性的提高,大法賦予她更多的智慧。

在推廣神韻中實修 去掉急功近利和抱怨之心

多位同修分享了自己在推廣神韻中修煉的體悟。一位神韻協調人談到,要做好一件事情,必須用心認真的做,碰到困難不是迴避而是想辦法解決,提升自己的專業水平。大法弟子有救人的使命,要求就更高。

推廣神韻中面對的困難,他的理解是:「到法正人間那一天,師父的功直接在人類社會做,法正人間之前,師父的功通過大法弟子展現。我們就像大法力量在人間的管道,法力通過我們流入常人社會、起作用。如果我們修的無漏,那大法的力量就源源不斷的湧入,如果修的不好,我們的管道就窄,如果修的很差,我們這條管道是堵死的。」

他認識到:「要提升自己,唯有實修,大家在一起共事會有矛盾,爭論當中動不動心,被其他同修誤解和指責時,動不動心,在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的時候,動不動心?實修才能無漏,實修才能昇華自己,才能拓寬自己,才能為法力讓路。」

姚女士交流了自己在艱苦的環境中推廣神韻時,升起了抱怨心,意識到自己把做事和修煉脫節,只勞其筋骨,沒有苦其心志,提醒自己不帶任何觀念,帶著一顆純淨的心把神韻的美好介紹給有緣人。

范女士談到在推廣神韻時,察覺到自己急功近利的心態,及時調整後帶來的局面的改變。也分享了做神韻講座的體悟,神韻不是一般的商業產品,是有博大精深文化背景的文化和藝術精品,我們應儘量幫助人多了解其文化、藝術和精神內涵,這樣有利於傳播神韻要恢復的中國神傳文化和藝術。

識別並修去自身存在的黨文化

多位同修交流了對黨文化的思考及自己修去黨文化因素的過程。王女士幾年來堅持在DC航空航天博物館前給大陸遊客講真相。在這過程中,她也經歷過在黨文化因素驅使下與遊客爭執,並企圖以惡制惡。但現在她要求自己注重語氣、善心加道理,完全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問題,把遊客們看作是自己的親人,希望將善的力量打到他們的微觀中,助他們得救。

吳女士交流中談到,黨文化因素導致她以結果代過程,並認為給他人提供好的結果就是對他人最大的幫助與恩惠。實際上,她發現別人無法接受這種過程,並受到很大困擾和傷害。在工作中及大法項目中,她常常很強調結果,並把過程中的問題歸結於他人的過錯和不足。雖也提醒自己過程的重要,但如果沒有對別的生命的根本尊重,以自己常人的標準(而不是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一個生命的價值與層次,就談不上真正的重過程。

放下人心 救度與自己有緣的生命

在美國天主教大學任職三十三年、擔任了四任系主任的聶先生分享了放下怕心和顧慮心,堂堂正正、理性地向周圍的同事講述大法的美好和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真相。學校的很多教職員工、教務長、副校長和大華府地區總主教──紅衣大主教先後來觀看了神韻。學校教務長在給學校八百名教職員發的信件中特別提到神韻給了他多大的啟發和對高等教育的領悟。紅衣大主教在觀看神韻後,聽聶先生講述了一個小時的真相,他說要為受難的法輪功學員祈禱,並向梵蒂岡介紹神韻。

聶先生說:「以前怕宗教信徒看神韻不理解,怕影響了自己的工作砸了飯碗,放下了執著與顧慮,才能救度眾生及周圍與自己有緣的生命。」

從人的心態轉變到神的心態

鄭先生交流了最近走出修煉困境的體會。過去他覺的自己髒活苦活都能幹,但是講真相太難。師父講法提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後,他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做的到,覺的太難了。師父講的法理,他也有很多疑問。常常每天學法幾天後,就被工作或常人的娛樂分了神,而忘記學法和發正念。師父最近的講法越來越嚴肅,鄭先生在法中看到法的神聖,終於悟到:既然師父說我行,我就行。

真正把自己視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後,他的修煉狀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以前做正法弟子三件事,總是要強迫、要提醒自己去做,現在卻是很自然的事。到點就發正念,有時間就學法,有機會就講真相,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應該是這樣。

法會結束時,參加法會的學員在這次莊嚴的法會中都感受到心靈的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