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修煉法輪功後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一次同修來電話說有病了,迷糊血壓高。我說你閉嘴,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1]那是假相,干擾。她在電話中又說:大姐你這一嗓子把我嚇住了,不迷糊了。第二天又來學法。

我今年八十一歲,一九九七年十月有幸修煉法輪功,從此人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從前人家都說我命苦,三十五歲丈夫去世,扔下五個孩子,四兒一女。大兒子十六歲,最小的才五個月。為了養活孩子,我在丈夫單位做臨時工,連續五年打掃廁所,又髒又累;洗衣房五個人的活我一個人幹。超負荷勞累使我疾病纏身,人也未老先衰,體重從一百三十八斤降到七十二斤,臉上的皺紋像刀刻上似的。還得了一種病:突然像有誰掐住我喉嚨,喘不上來氣,隨時要憋死。

一九九七年大兒子勸我煉法輪功說能祛病。為了治病,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下面就把我修煉後出現的神奇事略舉幾例,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法,真修就能顯神奇。

大字不識的我能看所有法輪大法書籍

我一天書沒念,一個大字不識,我只能參加小組集體學法,同修讀我認真聽。師父在《轉法輪》一書中說「氣功就是修煉」。師父還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

師父的法,句句說在我心裏,我常常是邊聽邊哭,驅散了壓在我心中一生的苦、累、怨、恨,心裏亮堂了,人也精神了。我請了《轉法輪》一書,師父講法錄像帶、錄音帶,在輔導員的幫助下,每天參加不同時間小組學法,晚上又聽一講師父講法,經常顧不上吃飯、睡覺。

師父看我有一顆決心學法的心,加持弟子。有一次我讀完上句,下句師父講的法反映到大腦裏,朗朗入口讀出來,我感動的哭了,給師父磕頭,謝謝師父。以後我就跪著聽師父講法,一個多小時,一點也不累,頭腦清晰。

有不認識的字就問兒子、兒媳、孫子。一次問外孫子「寡」字怎麼念, 外孫說:姥姥啊,寡字說的就是你,是寡婦的寡。一下把我說樂了,不但認識了寡字,還明白了它的意思。

在師父的加持下,同修的幫助下,我基本上能讀《轉法輪》了。

兒媳婦勸她媽學法輪功

我六十多年的左眼睛看東西模糊不清,學法輪大法後不治而癒,左眼睛能看書,滿頭白髮長出黑髮,後腦勺的頭髮又黑又亮。

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怎麼救?首先救我的家人,讓孩子們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兒媳婦看到修大法的婆婆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甚麼事都不往心裏去,總是呵呵一樂,不以老子功臣自居,哪家有困難首先衝上去,出錢出力。

我的四兒媳婦勸她媽學法輪功,說:「你看我婆婆,四個兒媳婦能和睦相處,你一個兒媳婦打翻天!」

大法的美好,高深的內涵吸引著每個人。三個兒子 ,四個媳婦都看過兩三遍《轉法輪》。女兒幫我做真相資料。我為做真相資料捐錢,兒女們從來不埋怨,買最好的水果供奉師父。

一次身體又出現喘不上氣要憋死似的,孩子們亂成一團,又哭又叫讓我上醫院,我堅定的說這不是病,是假相,是干擾迫害。我不驚不怕盤腿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背師父的法。我立刻好了,像甚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孩子們都驚呆了,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講真相救人過程中的神奇事

出去講真相,發光盤,掛條幅,粘貼,發資料,還是傳遞大法資料,我都在心中背師父的法,師父說:「甚麼是大法弟子?是最偉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熱烈鼓掌)是堅如磐石、金剛不破的。」[2]做證實大法的事我沒有怕心,都是堂堂正正的。

二零零零年邪惡迫害最瘋狂的時候,我買布做真相條幅,一米一塊。同修幫我印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布的兩頭縫上袋裝石頭,晚上我出去選地點掛條幅,手攥住條幅的一頭在頭頂上使勁的搖動,向上一跳,就聽嗖的一聲條幅掛在很高的地方上。我愣住了,心裏說:謝謝師父。第二天早上我去看大條幅迎風擺動,九個黃色大字金光閃閃。過往行人說這法輪功真能。

一次發真相傳單,晚上雨下的很大,我拿一大包資料在樓群中挨家挨戶的發,去另一棟樓時地上積水很多看不清路。我一腳踩下去覺得陷的很深,就在我拔腳的一剎那,師父把我托起到對面。回家想起刷鞋,拿鞋一看驚呆了:一點泥也沒有。

十九年了,我沒吃一片藥,身體輕鬆有使不完的勁,不給兒女添麻煩,我的親朋好友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