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親人迫害中離世 海林市閆鳳梅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黑龍江海林市閆鳳梅女士一家人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後,海林市國保大隊在過去的十七年中,對她綁架五次,非法拘留三次、綁架洗腦班一次、勞教一次、非法騷擾十次以上。由於他們的非法行為,使閆鳳梅的丈夫、姐夫、父親先後離世,導致她家破人亡,給這個家庭無論在經濟上、精神上和生活上都造成了極大的損失和傷害,對她家人身心也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閆鳳梅女士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並要求釋放正在哈爾濱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的姐姐閆鳳華。以下是她在刑事控告書中的陳述:

一、修法輪大法 身心受益

我叫閆鳳梅,家住黑龍江省海林市,於一九九八年因身體有病開始修煉法輪功。

煉功之前,我患有風濕、貧血、腎炎、神經衰弱等各種疾病。經人介紹修煉了法輪功,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不久就達到無病一身輕。法輪大法的法理深深的震撼著我的心靈,我嚴格遵循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標準力求個做好人。沒煉功以前和丈夫經常因一點小事爭吵,煉功以後夫妻變的和睦了。

我們開的理髮店本來就生意興隆,學大法以後能夠不分貧富貴賤都做到以誠相待的對待每一位顧客,理髮店開的更加紅火,整天門庭若市。還經常義務為老人、病人理髮,是人人皆誇的大好人。

法輪功不只是氣功祛病健身,還在於法輪功是上乘佛家修煉大法,教人怎樣按「真、善、忍」宇宙特性為準則,從做好人起步,遇到矛盾看自己的不足,修心性,提升道德,敬畏天地,珍惜生命,在矛盾面前也能坦然處之,心情愉快,心胸開闊。我真正體會到,法輪功真好,法輪功真的能讓人道德提升,昇華思想境界。自從學了法輪大法我才真正懂得人生的真正意義所在。這是我的親身實踐。

二、在洗腦班、看守所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被海林市第四派出所王紅旗誘騙到海林市武裝部三樓洗腦班,家裏沒有做任何安排,當時我丈夫金總善也因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海林看守所,剩下十一歲的女兒找不到媽媽了,自己一路打聽找到了洗腦班,手裏拿著兩個燒餅給我吃。當時孩子大哭不止,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洗腦班,在場的人無不落淚。參與迫害的單位有海林市政法委、610、公安局國保大隊。

在洗腦班裏整天逼我們看誹謗大法的電視節目,看報紙上面的對大法的誣蔑宣傳,逼迫我們寫所謂「保證」放棄信仰大法的書面材料,七天後,我被放回家,丈夫還在看守所超期關押,在丈夫被非法關押期間,我被國保大隊非法傳喚一次,被第四派出所在一天深夜十一點鐘綁架到第四派出所非法審問一多小時。

二零零零年十月,為了給法輪功討回公道,我和姐姐依法去北京信訪辦上訪,在火車經過山海關火車站時被火車上的乘警劫持下車,在山海關被非法關押了一宿,第二天被海林當地公安人員帶回,在海林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六十六天,由國保大隊非法勒索我和姐姐保證金共一萬元,此次參與迫害我的主要責任單位是:海林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海林市第二派出所。

二零零一年夏天,海林市第四派出所,以指導員姚福江為首的一夥警察,非法闖入我家,抄家並綁架我到派出所非法審問,在我開的理髮店中翻走一本《轉法輪》,逼我說出其他大法弟子,我拒絕回答,大約十個小時放我回家。

二、丈夫、姐夫在被迫害中離世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傍晚,國保大隊隊長丁玉華帶領手下關敬偉、金海珠、第四派出所惡警一夥到我家入室亂翻並搶劫電腦、MP4,綁架我和丈夫金總善和姐夫孟憲國,我們三人被劫持到公安局進行非法審訊,他們並揚言從牡丹江市調人來整我們(用酷刑迫害)。

第二天,我和我姐夫孟憲國被非法關押到海林看守所,我丈夫金總善下落不明。當時金總善從公安局走脫,後被迫流離在外,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被家人發現時,已不省人事,金總善於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海林人民醫院搶救無效,含冤離世,去世時年僅四十五歲。我姐夫孟憲國在看守所舊病復發,高壓達到二百多,本來孟憲國就是因為患腦梗在家臥床,經修煉大法後無病一身輕,現在被非法關押,失去了煉功環境,導致血壓升高,國保大隊只好把孟憲國放回,回家後孟憲國單位海林煙廠對孟憲國多次施壓騷擾,在高度壓力下,孟憲國病情加重,出現腦出血,經醫治無效含冤離世。

二零一零年九月,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後被放回,在被非法勞教期間,哈爾濱戒毒勞教所警官唆使已經放棄信仰大法的人對寸步不離的監管,不停的勸說我放棄信仰,後來又有二十幾人把我圍在中間一起攻擊,逼我寫保證不煉法輪大法的書面材料,我給家裏寫的書信都要經過警官的過目,有敏感的語句就不給發走,家裏來的信也是他們私自拆開看過以後才給我看,打電話他們就在一旁監聽,還要天天到車間勞動,直到二零一零年我才被放回。

回到家中我才確定丈夫已不在人世。就在我還沉浸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中時,海林市「六一零」、國保大隊惡警還毫無人性地對我進行騷擾。

三、不堪白髮送黑髮 老父悲憤離世

在我被非法勞教期間我們經營的理髮店被迫停業,直到我非法勞教期滿,回到家中時一個人支撐店面,還要照顧八十高齡的父母,父親經常住院,我也經常停業到醫院護理父親,我失去了丈夫,一個人沒有能力應付這麼多的事,根本無法正常營業,也根本就沒有甚麼經濟收入,幾年來全靠親朋好友接濟度日。

我們夫妻在遭到綁架的時候,我女兒正在大學念書期間,年僅二十歲學生,同時承受著失去父親和母親被非法勞教的極大痛苦,當時在孩子的心中天都塌了,幾乎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

本來我和姐姐共同孝敬年過八旬的父母,父親有病住院,我和姐姐輪番照顧。可是我姐姐閆鳳華、姐夫孟憲國僅僅因病修煉大法而遭受嚴重迫害,姐夫被迫害致死,姐姐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還在非法關押中。年邁的父母高齡八十多歲,白髮送黑髮,整天以淚洗面。老父親本來修煉大法已經達到無病一身輕,但是出於懼怕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不敢煉功,自從放棄修煉以後舊病復發,整天往返於各大醫院,幾年來十幾次住院,兩次手術,又加上兩個女兒、女婿遭受迫害,更是雪上加霜,內心極度傷痛,整日悲憤、悲痛、鬱悶,所承受的痛苦無法用語言形容,最終於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日悲憤離世,老父親臨走時也沒能見到正在冤獄中的大女兒。

我母親在幾年內經歷了失去兩個女婿、老伴的沉痛打擊,整日思念著冤獄中的大女兒,心力交瘁,嚴重的高血壓、心臟病等疾病於一身。我姐姐的兩個未成家的孩子,失去了父親,母親又落入冤獄,可想而知,承受的是怎樣壓力。

家裏只有我一人承負著贍養老母親的責任,一個人靠理髮店的微薄收入支撐,由於經常給老人看病,所以,經常停業,根本就沒甚麼客源。

我妹妹閆鳳雲也是因為有病修煉大法,自從法輪大法被打壓,就害怕不練了,放棄修煉以後多次住院治療疾病,最近又檢查患有甲狀腺癌,我又要停業去醫院護理妹妹,如果江澤民沒有發動這場血腥迫害,我妹妹能正常煉功,一定不會有這些疾病。

這些事實經歷都是因為江澤民發動的迫害政策而發生的,這迫害政策使我家破人亡,使我的親人遭受磨難和損失,強烈要求立即釋放我姐姐閆鳳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