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百色市洗腦班惡人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廣西報導)百色賓館3號樓內的第一、第二層,是中共非法設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法外黑監獄。自二零零九年至今,每年都有許多法輪功學員未經任何法律手續即被綁架到這裏遭受限制人身自由,酷刑折磨和被逼迫放棄信仰,他們的身心無不受到極大的摧殘。

這個法外黑監獄也稱洗腦班,直接責任單位是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委政法委610辦公室。它從籌辦到操作沒有任何法律條文或公開的政府文件,就強制非法限制法輪功學員人身自由幾十天、幾個月不等,徹徹底底是一個黑社會運作模式的犯罪集團。目的就是要用酷刑折磨、精神摧殘等殘忍手段剝奪法輪功學員人身自由,強制改變法輪功學員信仰來謀取金錢和利益。

一、洗腦班主要人員

百色賓館位於百色市新興路3號,洗腦班佔用百色賓館3號樓內的第一、第二層,每層入口都焊有一個大鐵門,門旁均有保安看守。每層樓有八至十個標間,每標間有兩個床位,依次為協警、幫教居住。法輪功學員則被關進已拆掉電話、電視機的房間。一、二層的八號房間都為「學習室」(實為禁閉酷刑室),房間有一塊拉動式黑板,兩三張凳子,一張矮凳,靠牆的桌子上擺著一台電視機,VCD音響設備,香爐,各門各派不同法門的書,牆壁上掛有其它法門的神像。

洗腦班主要人員:封志武,男,江西宜黃人,曾任百色市右江區委政法委書記,現任市委政法委610主任。黃春波,男,任610專幹。其機構組織可分為「指使組」、「綁架組」、「幫教組」、「打手組」、「後勤組」幾個部份,具體職能分工如下:

「指使組」為百色市委政法委610辦公室的行政人員,聽命於廣西政法委610,專門部署迫害計劃,是這個犯罪集團的幕後黑手。一切迫害計劃都是由他們暗箱操作,秘密指揮進行,可稱為「蓋世太保」。

「綁架組」為右江區及各縣610組織、國保警察、街道、居委會、法輪功學員單位領導等行政人員。聽命於百色市政法委610,不需要任何法律手續,執行劫持綁架法輪功學員的任務,並不准對外泄露一切信息。

「幫教組」為一群(十人左右)自稱為所謂「老師」,專門在洗腦班裏用各種卑鄙手段實施迫害的犯罪者。這些違法犯罪者來自中國大陸各地(近期廣西、海南省較多),自稱早期學過法輪功後放棄改學佛教,他們中有無業遊民,有邪悟者,也有專業幹此勾當以此為謀生的無恥之徒。

「打手組」為公安局協警,保安(從社會上臨時聘請),陪教。通常每期洗腦班配備兩名協警,四個保安,一個陪教。協警、保安執行看守、威脅、打罵法輪功學員的任務;陪教一般是法輪功學員單位的同事或是臨時聘請社會上的閒雜人員,和法輪功學員同住一個房間,執行監控的任務。因為有較豐厚的報酬,這些人員或是邪黨黨員,或是與政法委610系統沾親帶故的人,特點是受邪黨謊言矇蔽較深。

「後勤組」為賓館勤雜人員和醫務人員。勤雜人員是百色賓館的服務員,隔一兩天進鐵門來做清潔衛生,被告知不許洩露任何消息。百色賓館屬於承包性質,二零零九年至今,已頻繁更換幾波承包責任人,生意慘淡,原先此處的華瑞食府已經倒閉。長年租給百色市委政法委610辦公室做迫害基地。醫務人員為臨時聘請的百色市右江區人民醫院、百色市人民醫院醫生,每一期洗腦班配備一名醫生,每一期醫生人員不同,均是邪黨黨員,受邪黨謊言矇蔽較深,出診費極高,對法輪功學員所用的藥品、藥物不列單、不存單。

二、迫害過程

每一期的洗腦班都由「指使組」即百色市委政法委610辦公室列出迫害名單,依據名單指使「綁架組」綁架指定的兩位法輪功學員進班迫害。兩個學員互相不知道,也不能見面,被關進不同的房間被幫教用各種卑鄙的手段(手段後有詳述)逼迫轉變信仰。一個放出去後,又依據名單抓另一個進來迫害。每一期洗腦班開辦時間長度不同,幾個月、半年不等。

學員被綁架進班後,迫害「轉化」工作就由「幫教組」來全面實施,「指使組」則「垂簾聽政」。「幫教組」採用精神折磨、恐嚇欺騙、各種暴力酷刑、偽善,設圈套,逼改學其他法門等卑鄙殘忍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目的是讓他們放棄「真善忍」的信仰。

堅守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或被延長限制期、或加重酷刑程度、或轉到廣西欽州基地洗腦班繼續迫害。

被迫轉變信仰者,逼迫你寫「三書」(悔過書、決裂書、批判書);要你提供你認識的其他法輪功學員姓名;要你講出你何時何地和誰講了真相,勸退了誰,上沒上明慧網;利誘逼迫你做 「轉化」其他學員的勾當;寫、說讚美謳歌邪黨的文章和話語等。直到他們認為思想已鞏固,「轉化」成功,向610組織邀功請賞後才放人。

三、以黃春波為迫害急先鋒的610集團惡人惡行

百色市政法委610專幹黃春波(男,四十幾歲,矮小,皮膚黑,頭髮亂)是洗腦班這個犯罪集團的主謀。其人專門部署迫害計劃,指揮各級610組織、國保警察、基層領導綁架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有時候親自赤膊上陣非法抓人,並操縱「幫教組」用各種方式逼迫法輪功學員轉變信仰。

因為有著凌駕於公檢法之上「蓋世太保」的特權頭銜,此惡徒極度的囂張跋扈。對有同情心、正義感的基層行政人員以株連、績效考評威脅恐嚇其;對內部人員疑心重,三番五次勒令嚴禁洩露信息。此惡徒很關注明慧網,經常上明慧網,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鋒。

手段一:先到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暗中藏匿,唆使該單位領導打電話叫法輪功學員下樓或到辦公室說幾句話及安排工作,法輪功學員一出現即強行塞進車投入洗腦班迫害。

手段二:欺騙法輪功學員家屬和單位領導說,「去百色洗腦班學習」這只是走一個程序,只是和幾個不同信仰的「專家老師」親切交談,暢所欲言。過後家屬及領導得知法輪功學員受到酷刑折磨,這些「專家老師」不過是一群不透露真實姓名、地址的無業遊民、流氓打手後才大呼上當。

手段三:公然在大街、單位門口、單位大院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直接非法綁人塞進車帶走。

十幾年來,黃春波等惡徒違背我國憲法、刑法,犯下了非法剝奪宗教信仰自由罪、綁架罪、非法拘禁罪等,犯下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斑斑罪行,必須遭到嚴懲!

四、以廖冰為首的幫兇團

以廖冰為首的幫教團對外宣稱專家學者,自稱「老師」,實質大多是一群無業遊民,來自全國各地,海南省、廣西本地人較多。有的專門從事此勾當靠領取幫教佣金為生,有的是被騙邪悟後(此等人還有些善心)參與「轉化」迫害工作的。他們每期8-10人,每期人員不同,行蹤詭秘,不報真實姓名,對自己家屬都極力隱瞞在作此邪惡勾當,是洗腦班犯罪集團中實施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

廖冰,女,四十八歲左右,自稱廣西教育學院畢業,曾在南寧(或是廣西)日報社當過記者,後被開除,早期學過法輪功,勞教後轉化,改學佛教。此人狡詐成性,謊話連篇,變著花樣折磨法輪功學員,是洗腦班幫教組頭目,稱為組長。

以廖冰為首的幫教團逼迫法輪功學員轉變信仰的邪惡手段有:

1、非法拘禁: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沒收手機,被非法搜查私人物品,不能與外界聯繫,也不能見家人。一天二十四小時一舉一動均被陪教或幫教監控,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通常每天早上六時到晚上二十三時,法輪功學員都被迫在八號房間「學習室」上課。吃飯、睡覺、上衛生間均被幫教限制,不能自由活動。

2、「車輪、熬鷹攻堅戰」:安排兩個幫教人員為一組,四個小時為一班,(幫教組一般分為四、五個班)白天黑夜輪番上陣,或灌輸污衊法輪功創始人的謊言邪說,或花言巧語和你談心,幾天幾夜不給法輪功學員睡覺,只要稍一閉眼就被弄醒,此手段使得法輪功學員精神恍惚,神志不清。

3、罰站、罰蹲、「坐小凳」:逼迫法輪功學員幾天幾夜站立、蹲、坐幼兒園小班小朋友坐的小凳,受此酷刑後腰部、腿部酸,腫痛難忍。

4、羞辱、侮辱法輪功學員:威脅脫光女弟子衣褲,拉頭髮,用手機拍照取樂;用衛生紙搓成小團塞法輪功學員鼻孔;幾個人圍著法輪功學員,推搡著用惡毒語言進行人身攻擊;男幫教在女法輪功學員上廁所、睡覺時不迴避,甚至還有猥褻的言行。

5、肆意打罵:用手,用大法書打法輪功學員的頭、臉、手、腿;捆綁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唆使協警打人。

6、設圈套,演戲:紅臉白臉一齊上。有部份幫教扮演惡人,用威脅恐嚇暴力手段對待,這種惡人好識別;那種扮演「好人幫教」的,欺騙性迷惑性大,就不好識別了。他們往往態度和藹,語速平緩,經常會說些同情法輪功學員和抨擊邪黨邪惡的話,甚至背得一段又一段的法輪功著作(如果仔細聽,會發現漏字錯字,其實是一種盜法破壞法行為),暗示自己是「臥底」在暗中保護學員,也給法輪功學員說些好話和行些方便,和你談心,聽你講真相,所有的話全都記錄在冊。「問你證實法沒有?」騙取法輪功學員信任後便偽善勸說:「就假意『轉化』了吧,出去後再寫個嚴正聲明不就行了嗎?」等等。目的就是騙取「轉化」,有學員受此蠱惑後上當「轉化」邪悟。

7、斷章取義、歪曲法理:拿《轉法輪》中的某一句話斷章取義,亂悟一通;要你用手攥蔬菜出水後問你剩下甚麼,以此來攻擊法輪功原著舉的例子,歪曲法理;對法輪功原著逐點逐篇的「討論」, 詭辯,干擾和惑亂法輪功學員。

8、造假欺騙:用假書假經文,氣功痞子的批判書及錄像,央視《焦點訪談》的假新聞報導等音像和資料欺騙法輪功學員,這些資料及音像製品是勞教所以前所使用過的,有一些是宣傳邪黨文化的;用假的經歷(吹噓自己當年在勞教所和監獄被抓被打如何厲害,吹噓自己做了多少資料,哪年哪天去北京上訪了,天目看見了甚麼甚麼等)欺騙法輪功學員;編造其他法輪功學員(特別是明慧網報導的迫害真相都遭到他們攻擊詆毀)的假經歷來攻擊大法及大法弟子。由於曾經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都善意地和他們講過真相,他們對這些大法弟子的基本情況甚至一些隱私都很了解,所以真實情況加上編造加工的假故事,還是迷惑了不少人。但仔細分析就發現內容顛三倒四,都是一派胡言亂語。

9、從內部破壞,搞亂學員:幫教組大多惡徒早期學過法輪功著作,凡是大法禁止的他們都故意為之行之。比如:他們深知法輪功學員尊重師長,不罵人。他們就撕大法書,惡毒咒罵法輪功創始人和踩法輪功創始人法像,在小黑板上寫污衊大法及法輪功創始人的話,逼迫弟子罵法輪功創始人。還有他們深知法輪大法修煉要求「不二法門」(就是你要修煉哪一法門就專心修煉哪一法門,禁止幾個法門摻和著修),他們就偏偏拿其他法門的書和光碟逼迫法輪功學員看。逼迫讀《楞嚴經》,《金剛經》等書,強行播放介紹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的光碟,播放逐一介紹地獄各殿的光碟等,目的是搞亂學員。他們會裝神弄鬼,盤腿而坐圍著法輪功學員一圈,念咒、敲木魚,念他們法門的經書,亂搞儀式要法輪功學員皈依某某法門,改認誰誰為師父,如果弟子不從,他們會假意說是幫你祈福,叫你念自己的名字,目的是引誘學員上當。很多學員被弄得頭昏腦脹,筋疲力盡,甚至出現疼痛難忍,昏厥在地等嚴重病狀。

10、製造恐怖:幫教組惡徒把八號房間「學習室」窗簾拉上,長期開著燈,讓你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幫教組惡徒通宵達旦播放電視VCD,將音樂(一種節奏快速、極其沉悶讓人恐懼的音樂,他們稱為「愣嚴咒」)調至最大分貝形成強烈的噪音,讓人承受不住,出現頭痛胸悶嘔吐狀況;幫教組惡徒威脅法輪功學員說:這裏比監獄勞教所更殘忍,監獄勞教所的警察有編號,弄死人了家屬還會依法上告,這裏弄死人就直接拉去火葬場,沒人知道,完後幫教組惡徒就拍屁股走人,家屬找誰去?沒人會知道發生過甚麼。

11、疑有藥物迫害:幾年來,遭受百色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均當場出現嚴重的幻聽幻覺,妄想,失憶等現象,出現心悸、心律不齊昏倒、心絞痛、全身疼痛等不同程度的病症,且體重明顯下降,目光呆滯,反應遲鈍,記憶力明顯受損,注意力難以集中。為此懷疑有惡徒暗中在飲食中下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且手段極其隱蔽,內部人員也無從了解。並且醫生給法輪功學員注射的藥物不列單、不存單、不公開,且藥費極高值得懷疑。具體情況待查。

12、流動辦班迫害:2015年幫教組流竄到隆林縣開班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堂而皇之地竄到法輪功學員單位辦公室開班迫害該單位的法輪功學員。

這個幫教組成員形形色色,奇奇怪怪。他們三三倆倆聚在一起大聲高談洗腦班的好處是「不用進監獄」,把這個明顯違憲違法犯下非法拘禁罪的洗腦班稱讚是政府高明的策略;他們在菜市場買菜(賓館裏的華瑞食府兩年前倒閉後,他們在洗腦班開伙煮三餐,每人每天都有伙食補助)和小販討價還價,為了小利爭爭鬥鬥;他們不講衛生,用賓館的枕巾、毛巾擦皮鞋、擦腳,把飯菜扔在牆角說是「布施」給螞蟻吃,為此清潔工很是惱火;他們碰到甚麼事就神色慌張喃喃有詞,「佛號」咒語念個不停;他們來去行蹤不定,半夜突然撤走,神神秘秘,裝神弄鬼,說這個有附體說那個有附體;他們不願、不敢提《九評》的內容,說那不是「修煉」,他們害怕自己的惡行上明慧網曝光,惡毒地污衊攻擊明慧網

其中幫教組頭目廖冰最為邪惡偽善,對不明真相的保安、醫生、清潔工甚至政法委、國保警察灌輸一大堆歪理邪說,白的說成黑的,正的說成邪的。近年來政法系統人員由於迫害法輪功學員出現惡報的真實案例震懾了體制內的人,她卻向他們歪曲宣揚為是這些人上一世的因果,她叫囂著說她天天批判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怎麼不見報應她?

廖冰最會偽善。在外人面前對法輪功學員噓寒問暖,很會做表面文章,外人一走立即變臉,打罵詛咒法輪功學員最惡毒。

廖冰長期專業從事洗腦班「轉化」工作,積累了許許多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經驗」,博得廣西610惡首的歡心。她真把自己當成了從省城下來的「特派員」,對幫教組成員、政法系統人員、國保警察吆來喝去,暗中觀察幫教組成員及政法系統人員,發現誰誰有正義感同情心就威脅說:政治立場不堅定,要上報自治區級610。

多年來,以廖冰為首的幫兇組積累了奇奇怪怪的轉化迫害方式。她發現酷刑折磨不能改變法輪功學員信仰,就利用弟子的善心誘騙、逼迫改學其他法門,使得一大批法輪功學員身心俱傷走向邪悟,有的當場暈厥,有的被迫害得嚴重失憶、神經一度失常,有的出現危重病症。

以上是以廖冰為首的幫教組的部份犯罪事實,已嚴重觸犯了我國的憲法及刑法,構成非法剝奪宗教信仰自由罪,故意傷害罪,刑訊逼供罪,必須受到法律的正義制裁!

五、利益、升遷、金錢成了洗腦班的驅動力

1、特權:百色市委政法委原來地址是在百色市右江區向陽路19號市委辦公大樓內。二零零九年左右,政法委使用特權,到百色市右江區站前大道11號佔地建起了辦公樓、別墅區,後政法委遷往此處辦公及居住,辦公條件優越,且每人均分得一幢四、五層幾百平方米的豪華別墅。

2、發跡:現在任的廣西壯族自治區政法委610主任梁炳巨就是在百色市殘酷迫害弟子後一路發跡的。在利慾熏心下,百色市一些政法幹部成為其的部下嘍囉,迫害大法弟子十分賣力,使得百色市成為受迫害嚴重的地區。

3、金錢:「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百色市政法委610組織能得到從最初二零零九年的每人五千元到現今的每人十幾萬元費用。這筆費用是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所在單位,所在政府財政支付,並要求保密,對外稱是國家批准的洗腦班專用款。

百色洗腦班租用百色賓館的費用每天達八百元(八個標間,每間一百元),幫教佣金一千元(十個幫教,每人能領一百元左右的酬勞還不包括伙食費、差旅費);協警(兩名)及保安(六名)佣金八百元。按最保守統計,一天的開支約三千元(還不含醫療費)。如果百色洗腦班迫害一位法輪功學員一期時間為一個月,那麼就得到九到十萬元,受迫害時間越長費用就越多。為此,百色洗腦班成了百色市委政法委斂財、發財的捷徑。

八年來,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在百色洗腦班遭受殘酷地折磨,多少辛酸血淚在那黑窩裏流淌……迫害必須制止,罪惡必須清算!現鄭重將其惡人惡行曝光,望正義人士關注。參與迫害者犯下各種嚴重罪行,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嚴懲!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