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大法師父的慈悲救度,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對師父的感恩是用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的。

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今年六十七歲,出生在四川省川中地區一個貧困邊遠的農村,由於家中貧寒,再加上邪黨「文化大革命」,只讀了小學。

十九歲那年,父母找人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是個有工資收入的鐵路工人。我們只見一面,二十多天後就匆匆的嫁過去。誰知我的丈夫脾氣異常火爆,稍不如他的意,不是罵就是打。我也不示弱,你來我往地打,身上經常青一塊紫一塊的。三、四年後,由於他工作不認真,和領導、同事關係惡化,被單位辭退回家。丟了鐵飯碗,他不但惡習不改,對我更是變本加厲,我時常後悔自己嫁了這麼一個惡丈夫,孩子我帶,莊稼我種,公婆我伺候,不少人背後說我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在精神和生活的雙重壓力下,我漸漸地生病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但還是逃不掉折磨,就這麼在丈夫的陰影下生活多少年。

一九九八年,法輪大法傳到我們那裏,很多親戚煉,獲得身心健康,他們動員我去參加,可丈夫不許,他說:老子叫你向東,你不得向西!

我實在拖不下去了,就去醫院檢查,結論是糜爛性胃竇炎。醫生說這個胃已經爛了,吃藥一輩子都醫不好,只能做手術把胃切除,手術費要三十萬以上,能不能治好還不保險。我聽了呆若木雞,像被判了死刑的囚犯一樣,我這輩子怎麼過啊!只有以淚洗面,以藥當飯,拖一天算一天。這樣又過了一個多月,一天兒子買了兩盒胃泰和,我吃了一盒,第二天晚上我突然昏過去了,丈夫急忙掐我穴位,等我醒來時,發現他哭了,他說:「你明天就去煉法輪功,聽說法輪功師父是神,好多人都把病煉好了。」

得到丈夫的允許,我一下子精神好了許多,不一會兒就睡著了。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上了峨眉山,看見金頂上飛下來幾把飛刀,飛到一山頭的人群那兒,刀一晃人頭的腦髓飛濺而出,死了很多人,刀卻沒飛到我這邊。噩夢嚇醒了我,我把夢中的情景給丈夫講了,丈夫說:「你有救了,法輪功師父在管你了,你快點去煉功點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向鄉鎮所在地的煉功點走去,四、五里路我走了兩、三個小時,到那裏已經在播放師父廣州講法的第五講了,一走進煉功點,我把一切忘了,聚精會神的認真聽法。到了中午十二點,聽完一講時,我的精神一下子就好了,全身十分輕鬆,好像甚麼病都沒有了。我想該吃藥了,去找一點開水。這時幾位同修邀我去吃午飯,我說我要找水吃藥,同修說:「你要真學大法,就不能想你的病,師父就可以幫你,你放不下病,師父對你無能為力。」他們拉我去吃牛肉麵,一大碗牛肉麵就擺在面前,之前兩個月我連吃顆藥甚至喝白開水都要堵喉嚨。這時我聞到面香極了,毫不猶豫地把它吃得乾乾淨淨,有辣椒也不怕了,一下子病就沒了。我感到大法太神奇了,師父太偉大了。

下午聽法,我早早進去坐到第一排,這一下全聽清楚了,又看了師父的《論語》。傍晚回家,渾身有力,不歇氣半個小時左右就到家了,離家門老遠我就喊:「老頭,我好了!」丈夫說:「我把飯都煮好了,你吃吧。」我吃了一碗稀飯,狼吞虎嚥的樣子。

一家人愣愣的望著我,然後都歡呼起來:「法輪功太神奇了!」第二天早上我又吃了兩碗紅薯稀飯。一家人沉浸在喜悅中,兒子說:「爸媽,你們打打鬧鬧三十年,現在媽病好了,你們應該和和氣氣安度晚年。」

通過學法,我悟到:丈夫對我不好,是我前世欠過他,這世他過來討債,我該還他,我應按真善忍做個好人,用大善大忍之心來對待他。丈夫看我修大法病好了,也很高興,不再打我,但是動不動還是罵,他一罵,我心裏就暗暗的叫:師父啊,我一定要做到忍,等我把債還清了,他就不會罵我了。丈夫見我不動心,也不還嘴,再鬧也沒意思,吵鬧就少了,一家人和睦了。

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突然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同修們被抓、被打。有人上訪為大法伸冤,還師父清白,有的嚇怕了,動搖了,甚至走向反面。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迫害。我心裏十分明白,法輪功沒有錯,師父沒有錯,我只聽師父的話,其它的一概不聽。老公嚇怕了,叫我不煉了,我不聽,他沒辦法。

有一天,我們六位大法弟子去鄰村同修那兒學法切磋,警察將我們六人叫到派出所交代幹甚麼事,不說清楚不許回去,我說我們就是學了法,大家切磋了一下,沒幹甚麼壞事。後來警察說:一個人交五百元罰款,輔導員三千元,再寫個不煉功的保證書,不會寫的我們幫你,你按個手印就可以走了。幾位學員真的就八百、三千元的交罰款、寫保證書,當天都回家了。所長問我為啥不交錢、不寫保證書,我說:我沒有錢,反正沒幹壞事,沒甚麼寫的。他問我還煉不煉,我笑而不答,他們就不放我。第二天他把罰款加到一千元,又反覆問我還煉不煉?我說:師父教我做好人,我一煉病就好光了,你們看到了的嘛。

我就是不配合邪惡。臘月二十幾了,我就給派出所打掃衛生,前後兩個院子掃的乾乾淨淨,警察吃了飯,我就洗碗、洗鍋灶、打掃廚房,從未洗過的窗簾我都把它洗了,他們見了也許是受了感動吧。到了第四天,所長對我說:你回去嘛,你說好就在家……我一聽就知道他不敢說那個煉字,我回家了。

回家後,我學法、煉功照樣不停,中午、晚上,我到處講真相,貼不乾膠,逢場就在周邊鎮上講真相,救度世人,沒有一點怕心。二零零四年九月的一天上午,我在坡上挖紅薯,兩個村幹部叫我下來,一下坡來,就發現四個警察在我家門前,兩個是本鄉派出所的,另外兩個自稱是市公安局的,他問我:你煉法輪功多久啦?我坦然面對突如其來的場面,把我煉功獲得身心健康的經歷告訴他們,對他們說:法輪功把我十幾年的病治好了,沒收我一分錢,如不是法輪功,今天我還能跟你們說話嗎?早就傾家蕩產,見閻王去了,你們說這個功哪點不好,我師父叫我們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又哪點不好?我們師父不要權不要錢,只救世人,多慈悲啊!

警察無法回答我的問題,就要進屋搜查,叫我去開門,我邊開門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不能讓警察把大法書和資料拿走,讓他們看不見!他們一進屋就到處翻,《轉法輪》就放在我床邊,相鄰的一個枕頭他們都翻了,而放書那個枕頭他們就看不見,東翻西翻甚麼也沒找到,就沒趣的走了,這樣前後三次來我家翻,都是無功而返,我對村幹部說:法輪大法教我們做好人,你也清楚你的果園經常被人偷,而我的孫子拿錢到你那裏買,你說大法這麼教人好不好?他笑了。

我體悟到只有正念正行,才能解體邪惡,才能保障安全。

孫老太太的神奇變化

二零一二年,我做家政服務,來到一位姓孫的老太太家當保姆。當時老太太快八十歲了,患有高血壓、腦梗阻、腰間盤突出,腰上還插了三根鋼管,再加上患有咽喉炎。我到她家的第一天,她對我說:我家一間屋子專門供佛的,很靈的,我天天燒香拜佛,你也要到佛堂作揖。我說:我不能作揖,我修法輪佛法,我們師父傳的是高德大法,是宇宙大法,你那是底層小道,沒有神佛管了,如果我們有緣,我就幫你,我拿了你的工資,打掃清潔這些是份內事,要我敬這些神佛不行,不然我就走。她答應了我的條件。

我心生一念,一定要救她。首先我把她家裏的一切家務活做得讓全家人都滿意,用行動來證明大法弟子是真正的好。同時我反覆跟她說,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情就好轉,當今世上只有法輪佛法才是救人的佛法。

我不斷的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清除家裏的那些狐黃白柳。有一天她病了,她兒子也感冒了,開車去醫院輸液,當時我也有感冒的症狀。我和她們一家到醫院,一家人都關心我,要我吃藥,他們付錢,我婉言謝絕了。當天晚上,我去另一房間學法煉功,第二天就好了。我對她說:這是大法師父為我清理了身體,這就是大法的超常和神奇。這件事對她有了觸動。

我一再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有好處,只有心誠才起作用。她念了三天,我問她有效果沒有,她說還可以,第四天晚上我就給她放真相光碟,漸漸的她的觀念出現了轉變,我又把師父講法錄音放給她聽,她越聽越感到身體舒服。接著她認真的讀一遍《轉法輪》,並要求我教她煉功,我把教功錄像放給她看,她邊看邊煉,看到第四套功法時她說我腰上有鋼管怎麼彎得下去?我說:你想都不去想,你煉功時那鋼管不曉得到哪兒去了呢,沒事。她把心放下,五套功法全都學會了。二十多天後,她像換了一個人,無病一身輕。

老太太對我說:我早點遇到你就好了,我那老頭子也不會因為糖尿病死去了。我說你要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現在老太太已經八十多歲了,仍然耳聰目明。

我雖然做了一些該做的事情,但離大法和師父的要求還很遠,和許多同修比起來,做好三件事還抓得不緊。今後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踏踏實實助師正法,讓師父少一份操勞,多一份欣慰,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0/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命-335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