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新學員:肝癌中晚期患者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我今年24歲,大學剛畢業,剛出國、結婚,正憧憬著美好的未來。可是今年一月底在北海道檢查出原發性肝癌中晚期,猶如晴天霹靂!實在不敢相信。可是在幾個醫院檢查都是這樣,於是在今年二月做了整個右葉切除手術。在四月複查時,發現復發,並且轉移到頭骨,已經很嚴重了,又要做一次頭骨摘除手術,再安上人工頭骨。

醫生都說我這個癌細胞長的太快了,短短兩個月就復發並轉移。這一次我真是要崩潰了,覺的自己真夠倒霉的。但是我沒有感覺自己要死了,冥冥之中覺的這一次不是我人生的終點,而是一次重生。這時候我的丈夫說只有大法能救你了。

我丈夫2012年在大陸讀大學時一個人開始學大法。那時候很精進,可是畢業出國工作後,在常人的大染缸中也不精進了;再加上和我這個常人結婚後,就完全掉下去了。他安慰我,「朝聞道,夕可死」,人不止一世的。我說好!我再好好的看看《轉法輪》。

我以前是共產邪黨成員,並且是無神論者。當初他給我講真相我也退了,但也是半信半疑。這個時候我就發願:如果我這次開顱手術成功,只要我腦子沒壞,能看書,我就精進實修,寧可信其有!

今年5月成功做了開顱手術。說來也巧,那天正好是我24歲的生日!手術恢復的很快。第三天我就在病房煉靜功;不到兩週就出院。

在住院期間,看了師父各地講法,明白大法弟子要做三件事。從此沒有把自己當成病人,也沒有像別的癌症患者要忌這個、忌那個,並且婉言拒絕了化療和放療,醫生也說化療因人而異,不是對每個人有用,還有副作用。我就是要修煉!

有一天在夢裏我跪在師父面前,對師父說,我是修煉人了!師父沒有說話,對我微微一笑,非常慈悲。我把這個夢告訴丈夫,丈夫對我說這是師父在鼓勵你啊!

出院後又找到當地同修,開始天天到景點講真相,風雨無阻,不但沒有生病、不舒服之類的感覺,反而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在出院後回到家期間,我頭部傷口處開始流黃水,一直流,我知道是師父給我調理身體,我沒有動心。我請求師父,說師父我要出去講真相,這樣流著膿水讓遊客看著不好,等我回家再給我清理吧,怎麼流都沒關係。真神奇,我出門到景點一直到回家之前真的沒有流了。回到家它就流非常多,毛巾都打濕了。兩週後就好了,沒有再流過。我知道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在幫助弟子承受,讓弟子能夠講真相。

兩個月後去醫院抽血,發現我的血常規都開始恢復正常了,已經接近正常值了,醫生說很好。我告訴醫生我沒有吃那個不准停的藥,醫生很驚奇,一直說真的假的啊。

我的性格也有很大的變化。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重慶妹子,性格外向,容易動怒,而且我覺的女人就是要比男人強,經常和丈夫吵架,生氣。修煉之後,我知道要真、善、忍。看了師父《洪吟三》裏面「陰陽反背」這首詩,知道自己以前的觀念錯了,性格變的溫順很多。丈夫都給他的中國同事說我老婆學了大法性格變化很大,他同事說:真的嗎?我也叫我老婆學學。

在海外環境非常輕鬆,網絡也沒有屏蔽,我了解了更多中共邪黨做的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包括活摘器官,以前只知道它壞,真沒想到能做出如此人神共憤的事。我想不能讓中國人都被它騙了,就堅持天天出去講真相。我要不說,沒人知道我是個「重病在身的人」,很多遊客都稱讚大法的神奇,我確實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

我的家人大多數都明白真相三退了。大家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師父的慈悲,我真是無以言表。我知道現在這個時候還能走進來修大法,是多不容易,只有珍惜、精進實修,才不辜負偉大師尊的洪恩。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4/海外新學員-肝癌中晚期患者獲新生-334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