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結石去哪了?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沒用機器碎石,沒打針吃藥,結石不翼而飛了,多年的老中醫震驚了。

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不能煉功,也看不到大法書,再加上飲食和住宿條件惡劣,窗戶太高,終年難見陽光,室內陰冷潮濕。一天只有兩頓主食,還要從事重金屬(有毒)的手工勞動。本來,因為修煉法輪功而獲得健康的身體,再度受到摧殘。表現為白髮增多,皮膚乾燥脫皮,牙齒疼痛鬆動,腰背酸痛,腿疼等等。

直到有一天,右側腹部急劇疼痛,號長玉哥是老中醫,他替我診斷為腎結石。看守所醫生來了之後,也斷定是腎結石,給我開了一包藥,讓我先服下,然後再觀察。

修煉之前,我因慢性頑疾住過幾家醫院,吃過很多偏方,卻越治越嚴重。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健康,人也精神了,從此一粒藥沒吃過,一針沒打過,更不用說住院了。二十來年,連「病」和「藥」的概念都沒有了。所以,接過大夫的藥,我猶豫了,吃還是不吃呢?不吃,室友該不理解了。就這樣,修煉十九年,第一次服藥。

服藥後,渾身發冷,躺在鋪上,蓋上被子,還是冷的不行。半個小時後,一陣噁心,到衛生間把中午吃的都吐了出來,當然,也包括剛剛吃的藥。

晚飯甚麼也吃不下,一直在被子裏,渾身冷,疼的直冒汗。獄警幫我燒了壺開水。喝一些,又灌一瓶,當熱水袋取暖。就這樣,一直不間歇的疼痛,到了就寢時間,號長玉哥看我真的很嚴重,他怕出現危險,再次幫我叫醫生,醫生不情願的來了,不耐煩的說,晚上醫院不開機,沒法碎石。告訴我,能挺到明天,他就帶我去碎石。

這裏根本不把人當回事,大家都非常氣憤。玉哥用他的方式幫我調理了兩下,反而更加疼痛。痛的我用那個裝著熱水的瓶子使勁頂著疼痛的部位,最後,整個身子都壓在了瓶子上,還是無法緩解疼痛。

這是我有生以來經歷的最難熬的疼痛,簡直感覺到了生死的邊緣。我想起網上的一些文章,遇到危難時,喊「法輪大法好」,或求大法師父。我實在不想這麼做,因為,我知道,宇宙的理在平衡一切,那個難不會憑空消失,必須得有人去承受,所以,我不想讓大法師父再替我承受這劇痛。但是,就這麼「交代」在看守所裏,也不值得啊!經過一番掙扎,我終於在心裏默默的對大法師父說:弟子對不起您!請師父幫我過關!

不到五分鐘,我睡著了。醒來,已是後半夜兩點了。疼痛幾乎消失了。我知道,是師父為我承受了這巨難。

第二天,我把經過和玉哥一說,玉哥非常震驚。又給我檢查,又給我號脈的,感到非常不可思議,那麼嚴重的腎結石,說沒就沒了?

法輪大法使腎結石不翼而飛,成了玉哥走進大法修煉的一個契機。也讓全監室的人,包括獄警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3/腎結石去哪了--334490.html